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九章 曲君侯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丁丑區。

  “房間應該就是這里了吧?”

  張景看向面前那扇被仙光覆蓋的大門,不由輕輕松了一口氣。

  可算是找到了!

  大概是由于芥子納須彌的關系,這艘虛空寶舟的船樓內部比外面看起來還要大上好幾倍。

  其攏共有兩千七百三十二層。

  每層又分為二十九個區域,每個區域少則數十,多則上百房間。

  布局錯綜復雜,宛若迷宮一般。

  張景從船頭甲板找到這里,可著實是費了一番功夫。

  他取出船票,將其輕輕貼在門上。

  霎時間。

  覆蓋在房間大門上的濃厚仙光一點點消散。

  正準備開門進去。

  沙沙——

  一陣腳步聲突兀出現在耳邊。

  張景不由循聲望去,映入眼簾的赫然一個身著金色法袍、臉上帶著些許傲意的年輕修士。

  尤其是腰間一塊粉色仙佩,看起來極為騷氣。

還未來得及感嘆  張景目光陡然便是一凝。

  視線中。

這家伙竟然直直地朝著自己走來,速度越來越快,裹挾的氣勢越發強烈,竟是給他一種仿佛一道湮滅萬物的恐怖元磁風暴在移動一般  “實力倒是不弱!而且看這架勢,來者不善啊!只是……我們之前打過交道嗎?莫非是天界一脈的人?”

  他暗戳戳地分析到。

  張景十分確定。

  自己進入太乙無量道門三十多年來,一直都在仙島上苦修,沒有與任何一個人結過怨。

  目光漸漸恢復平靜。

  此人實力尚可,可也……只是尚可而已。

  對面。

  迎著張景目光。

  金袍男子徑直走到他身前。

  不過出乎張景意料的是。

  此人停住腳步的剎那,身上龐大氣勢也跟著消散一空。

  “咳咳,這位師……兄弟,”年輕金袍男子看向張景,小心翼翼地問道,“敢問一千七百七十三層的丁丑區怎么走?我都轉了好久了,硬是沒有找到丁丑區在哪里。”

  “也不知道這艘虛空寶舟是哪個五行缺德的人建造的,可繞死我了。”

  聞言。

  張景臉上驀然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思索片刻后。

  他不由問道:“你真的在這里轉了好久?”

  金袍男子神色坦然地點了點頭。

  看到對方這幅反應。

  張景心里頓時一陣無語。

  只見他深吸一口氣,指了指腳下,平靜地說道:

  “這里就是丁丑區!”

  “這里就是丁丑區?”金袍男子目光中頓時閃過一抹難以置信之色。

  整個人瞬間恍惚。

  如果這里就是丁丑區……

  他不由想起自己剛剛問出口的話,臉色微微泛紅。

  這下丟人丟大發了!

  反應過來。

  金袍男子正想向張景道謝,卻發現對方已然進入了房間。

  頓時間,

  識海深處爆發出一陣爭吵。

  “老師,我就說您不要瞎指路吧,搞得弟子鬧出來這么大一個笑話……”金袍男子埋怨道。

  此話一出。

  他識海中的那道殘缺人影頓時氣得吹胡子瞪眼。

  “你還好意思怪為師?要不是為師指路,你奶奶的連一千七百七十三層都找不到!”

  “可是您帶我在丁丑區里面找丁丑區,著實是有些離譜了。”

  “那是老師我在熟悉環境……”

  “您在丁丑區里找丁丑區!”

  “我那是有原因的。”

  “您在丁丑區里找丁丑區!”男子沒有感情地一次次重復道。

  殘缺人影頓時抓狂。

  最終。

  無奈之下,似是為了轉移話題,便聽殘缺人影的半邊臉上露出一絲嚴肅表情,沉聲說道:

  “剛剛你問路的那個小家伙,很恐怖!”

  “當然恐怖了,我都成人家眼里的小丑了。”

  金袍男子嘆氣道。

  “我是說……他的實力很恐怖,絲毫不比你弱!關鍵是他的年齡應該較你還要小一些。”

  聞言。

  金袍男子臉上表情驀地一滯。

  “伱確定沒感覺錯?”

  他不敢置信地說道。

  殘缺人影篤定地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么。

  下一瞬。

  只聽男子開始抓狂地喊道:

  “老頭兒,你騙我!你不是說我是筑基境最強么,這還沒到驕云秘境呢,怎么就莫名其妙碰到一個絲毫不比我弱的?”

  “照這個趨勢下去,豈不是會出現成千上萬個不比我弱的家伙?”

  聽到這番話。

  殘缺人影不由翻了一個白眼。

  “首先,徒兒你要把那個‘之一’帶上,莫要誤會了。其次,怎么可能會出現成千上萬個不比你弱的?”

  “剛剛那個小家伙是個不折不扣的妖孽,或許是你們太乙道門哪個洞天的真君精心培養出來的。老師建議你和他打好關系,如果對方和你同為下界九域一脈的話。”

  “我知道了,多謝老師指點。”

  男子感激地說道。

  他臉上表情瞬間恢復平靜,和之前相比,仿佛是換了個人一般。

  最終。

  一番尋找后。

  金袍男子驚訝地發現,他的房間竟然就在剛剛問路的那個妖孽隔壁。

  “緣分啊”

  他臉上陡然露出一抹饒有興趣的笑意。

  而此刻。

  距離張景房間不遠處。

  門被輕輕打開。

  一道樣貌普通的身影悄然從里面走出,目光緊緊盯著張景的房間。

  “張景,他竟然也來了?是單純來見識秘境還是……”

  游元明臉上不由露出一抹思索之色。

  據他這段時間了解到的信息。

  類似于張景這般洞天弟子,通常會在筑基境沉淀個一兩百年,而后直接參加驕云秘境筑基前百名的爭奪。

  絕不可能現在就進入秘境!

  只是——他轉瞬又想起對方在下界龍湖道院時的種種恐怖表現,信心不覺有些動搖。

  自己這位昔日的‘師弟’。

  什么時候可以按照常理來預估了?!

  卻在這時。

  游元明旁邊的一扇門緩緩打開。

  “游師弟,在看什么呢?”

  “師兄,師弟剛剛只是看到了一位曾經在下界的熟人而已。”

  游元明笑著回應道。

  “哦師弟在下界的熟人,那想必也是來長見識的了。哈哈,看來大家都想到一塊去了。”

  房間中頓時傳出一聲輕笑。

  游元明也同樣跟著笑了起來,只是眼眸中卻不覺閃過一絲復雜。

  長見識……也許吧。

  時間緩緩過去。

  這一日。

  虛空寶舟船頭的甲板之上。

  三三兩兩的修士分散在各個角落,相互之間好似在聊著什么,臉上流露出或羨慕、或激動、或期待的表情。

  而在這些人之中。

  張景則是獨自一人負手站在一處空曠地域,目光平靜地看著前方一片漆黑的虛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多時。

  一道金袍身影悄然出現張景不遠處,頗有些好奇地問道:

  “張兄在想什么呢?”

  “什么都沒想,只是在放空心神罷了。”

  張景臉上浮現出一絲淡淡笑意,而后轉過頭看向對方,直言道:“曲兄今日倒是舍得出來了?”

  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兩個月。

  張景和眼前這個男子也逐漸熟絡。

  此人名叫曲君侯,同樣來自下界鈞天域赤烏大部。

  而且這家伙是硬生生將極光元磁海參悟入門,這才被上元青景洞天接引進入上界。

  時間上,應該和自己相仿。

  想到這里。

  張景不由再度瞥了一眼曲君侯,卻沒想到正好迎上了對方視線。

  “真是個怪物啊!”

  二人齊齊在心中驚嘆道。

  對于張景而言。

  他很清楚,自己完全是憑借神秘玉符才走到這一步的。若無玉符的存在,搞不好他當前還在下界龍湖道院之中。

  又哪里會如現在這般,自信可以拿下這次的筑基第一。

  而此刻。

  類似的想法同樣出現在曲君侯心中。

  他也明白,若無居于識海的老師幫忙和指導修行,自己現在還不知道在下界那個角落里呢。

  更關鍵的是。

  他對當初張景擠入真靈榜前十之事,直到現在還記憶尤新。

  憑借天賦竟能做到這種程度,屬實變態了些。

  難怪老師要讓自己和對方搞好關系。

  “嘿嘿,雖然張兄你天賦變態,不過這次的驕云秘境就不要怪在下不講仙德了。畢竟是我憑本事認的老師,屆時你我相爭的時候,他老人家指導一下,不算過分吧”

  曲君侯樂呵呵地想到。

  按照老師對張景的評價。

  他知道在驕云秘境之中,自己和對方大概率會有一戰,所以就提前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小準備。

  卻在此刻。

  轟——

  虛空寶舟陡然劇烈顫抖起來。

  張景和曲君侯齊齊面色一變,急忙向前方望去。

  下一刻,眼神中不受控制地閃過一抹驚駭。

  視線中。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原本平靜的虛空竟然翻涌起了可怖風暴,扭曲狂暴的氣息頃刻蔓延不知道多少萬萬里。

  龐大如山脈一般的虛空寶舟。

  在這場風暴面前,卻驀地變成了一粒微不足道的塵埃,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傾覆。

  而且——

  張景目光呆滯地抬頭看向更高處。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

  這綿延萬萬里的虛空風暴上方,竟然隱隱現出半只垂天魔翼的輪廓。

  透過那道輪廓。

  張景仿佛看到了一方由山與海組成的恢宏世界。

  “山……海……蝶!”

  一旁的曲君侯嘴里喃喃道。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