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五十六章 重返上界,秘境將開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垂垂老矣的張父,此刻再也壓抑不住心頭的復雜思緒,喃喃道。

  渾濁瞳孔之中滿是激動之色。

  視線中。

  碧青仙光漸漸淡去。

  一個看上去只有十八九歲的年輕倩影映入眼簾。

  張父兩眼緊緊盯著床上的娘子,目光連半刻都不舍得放開。

  記憶被瞬間拉回到了五十年前。

  那時自己還很年輕,只有二十歲出頭,正在辛苦操持著爹娘留下來的張記藥鋪。

  不過就是在那一年。

  他遇到了從云州躲避妖難而來到永安的張母。

  “沒想到,眨個眼的功夫,一輩子就過去咯。”

  張父臉上滿是緬懷之色。

  隨后似乎意識到什么。

  他戀戀不舍地將目光從張母身上挪開,轉而看向自己滿是皺紋的雙手,表情遂緩緩呆滯。

  情況好像有些不太對。

  在張父身邊。

  張念景和張凡相互看了一眼,均從對方眸子里望見了一絲絲的不真實。

  眼前發生的神奇變化,儼然給他們一種好似在做夢般的感覺。

  只是——

  他們心里同樣也很清楚。

  自己當前所看到的一切,俱都是真實無虞的。

  想到此處。

  二人齊齊看向那位突然從傳說中的上界返回的兄長,眼眸中不由流露出一絲濃烈的自豪與驕傲。

  就連院主和閣主們都束手無策的事情。

  在對方手中卻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隨意就能解決。

  這便是他們兄長!

  另一邊。

  一直等到籠罩在張母身上的仙光徹底消散。

  院主和五位閣主方才如夢初醒一般,直直地看向張景的背影,眼底一抹驚駭之色愈發濃烈。

  作為壽命悠久的金丹神通境存在。

  他們知道的遠比張念景姐弟更多。

  也正是因為如此。

  他們心中的震撼程度更甚。

  房間內頓時泛起輕微不可察的神識波動。

  “延壽寶物根據記載,哪怕在上界,也是珍貴至極吧。張景才前往上界不過三十多年,竟然就能輕易拿出來了。”

  千法閣主輕吐一口氣,不敢置信地說道。

  “關鍵是他沒有半點猶豫,直接就將寶物用在了弟妹身上,哈哈,好一片赤子之心啊!”

  傳承閣主眼神中滿是贊許。

  “說下界就能下界,還能拿出珍貴的延壽寶物看樣子張景哪怕是在上界,也依然不同凡響啊!不愧是筑就仙基、被真仙親自接引前往上界修行的存在。”

  院主臉上滿是興奮與期待之色。

  作為道院院主,張景表現得越是強大,他就越是高興。

  無論怎么說。

龍湖道院對張景都有傳道授業的香火情誼,若是將來有一天院主突然有些不敢想了  不多時。

  房間恢復平靜。

  張景轉身,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溫和笑意。

  他先是歉意地看了眼院主和諸位閣主,隨后便直接向顫顫巍巍的張父走去。

  “爹。”

  張景輕聲喊道。

  對面。

  看著與當初相比,模樣竟沒有半分變化的張景。

  張父眼神中不由閃過一抹唏噓之色,而后有些忐忑地問道:

  “景兒,你娘她怎么樣了?為什么還不醒呢?”

  眼眸倒映出父親以及小妹小弟的擔憂眼神。

  張景笑著解釋道:

  “爹,您放心吧。娘只是還需要一些時間來消化回壽靈液的殘余力量,很快就會醒。”

  呼——

  聽到這番話。

  張父方才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

  下一刻。

  又聽他小心翼翼地說道:

  “景兒,這幾天你娘身體不好,害的道院仙長們辛苦奔勞。你不用管爹了,先去招待他們吧。”

  卻在此刻。

  “哈哈,張兄弟不用客氣。”

  院主聞言笑著看向張父,語氣輕松地說道:

  “張景既然回來了,而且弟妹也已無恙,那我等就不打擾你們一家團聚了。”

  “不過——”

  只見院主似乎想到什么,徑直看向張景,問道:

  “張景,這次你的那些師弟師妹們也過來了,不若給他們一個機會,見上一面?”

  在他身后。

  包括千法閣主在內的諸位閣主,聞言齊齊抬起頭,一臉期盼地看向張景。雖然嘴上什么都沒說,但從臉上流露出來的表情便可以看出,他們顯然也是這個意思。

  這可是龍湖道院第一尊自上界返回的存在!

  若是外面那些內院弟子們見到張景,不知道會作何反應?

  而張景遇見故人們如果高興之下指點一二,那就更好了。

  想到這里。

  眾人不由隱晦地看了眼張念景和張凡姐弟二人。

  張景此番下界。

  或許獲益最大的便是他們了。

  另一邊。

  “哈哈,院主和諸位閣主言重了。外面那些師弟師妹們此番如此費心,于情于理,張景都該見上一面才是。”

  張景笑著回答道,聲音中透著一絲感激。

  這次投影下界之前。

  他確實沒有想到,母親大限將至之時,竟會讓龍湖道院這般興師動眾。

  當然張景心里也清楚。

  這些都是看在自己面子上的。

  不過論跡不論心嘛。

  況且。

他也無法長久待在下界,以后爹娘還是要靠道院照拂  外面的院子里。

  原本還在相互聊著天的眾多道院弟子,忽然間被一陣細微腳步聲吸引了注意力。

  下一刻。

  空氣陡然一寂。

  所有人不約而同地揉了揉眼睛,而后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呆呆地看向院主旁邊的一道年輕身影。

  不知道過了多久。

  “張張景師兄?!”

  有人反應過來,不由失聲喊道。

  驚呼聲頓時讓在場的道院弟子們回過神來。

  霎時間。

  一道道灼熱的目光看向張景。

  “我等見過張景師兄!”

  眾人齊聲恭敬地呼喊道。

  嘹亮高亢的聲音霍然直沖云霄,一遍遍回蕩在偌大星羅城中。

  “諸位師弟免禮。”

  張景溫和的聲音輕輕在每一個人耳旁響起。

  而此刻。

  人群之中。

  季伯常抬起頭,用一種極為復雜的目光看向張景,其中既有驚訝和喜悅,同時還夾雜著濃重的感激之意。

  他知道自己之所有能有今天。

  全仗這位昔日張兄給予的龐大修行資源。

  “想不到張兄竟然從上界回來了,師姐若是知道,肯定后悔今日沒有跟著我過來。”

  他心中想到。

  至于上去和對方打招呼季伯常壓根就沒有這種想法。

  無他。

  雙方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自己哪怕厚著臉皮上去,也不過是徒增尷尬罷了。

  恍惚間。

  季伯常迎上了張景帶著淡淡笑意的目光。

  “張兄還記得我!”

他心里又是一陣激動  時間緩緩流逝。

  諸多弟子臉上帶著激動之色,徑直向道院飛去。

  這次本是來吊唁張母的。

  可誰能想到。

  遠在上界的張景師兄突然返回,使出仙人手段,硬是讓大限將至的張母重返青春。

  更關鍵的是。

  張景師兄竟然還為自己這些人講道足足兩個時辰。

  每一個人的收獲都遠超想象的巨大!

  他們迫不及待地想要將這個驚人消息帶回去,同時看看那些沒有來之人臉上的表情究竟會是何等精彩!

  而在張府。

  臨行之際。

  院主還有諸位閣主目光懇切地看著張景。

  “張景,游元明和農星洲也已經前往上界修行。若是有可能的話,還望你能夠稍稍出手照拂一番。尤其是星洲,他們沒有伱這般恐怖天賦,在妖孽如云的上界,仙道之路想來坎坷。”

  “張景明白,還請院主和諸位閣主放心。”

張景笑著答應道  是夜。

  張府內堂。

  燈火明亮如白晝一般。

  面容蒼老的張父坐在好似少女一般的張母身邊,只感覺渾身都不自在。

  他數次想要往旁邊挪一挪,但下一瞬便被張母抓住手臂,將其強硬地扯了回去。

  天可憐見。

  論力氣,如今的張父那里是重返青春的張母對手。

  無奈之下。

  他只得認命般地放棄抵抗。

  對面。

  張景有些好笑的看著這一幕,手中一道仙光閃過,裝著回壽靈液的羊脂白玉瓶再度出現。

  “爹,回去臥房吧,我也為你準備了回壽靈液。”

  聲音落下。

  一臉局促的張父頓時面色一怔。

  他不由瞪大眼睛看向張景,驚疑道:“景兒,我也有?”

  張景笑著點點頭。

  聞言。

  張父呼吸頃刻變得粗重。

  他不由側過頭。

  一旁張母的年輕容貌頓時映入眼簾,心中下意識閃過一絲渴望。

  然而下一刻。

  似乎想到什么,只見張父連連擺手,拒絕道:

  “景兒,為父就不需要了,反正該享受的也都享受過了,這輩子算是活的值!你一個人在上界肯定不容易,這等珍貴寶物還是先留著吧。”

  聽到這番話。

  張景微微沉默。

  他當然明白對方心中的顧慮。

世上哪有人不渴望活得更久?不過是可憐天下父母心罷了  時間悄然流逝,夜色已然濃重如墨。

  漆黑院子里。

  “兄長。”

  一道輕柔的聲音響起。

  張念景和張凡停住腳步,目光疑惑地看向身前不遠、正負手而立的張景。

  他們不明白。

為何兄長會大半夜將自己二人叫到這里來  沉默了片刻。

  張景輕聲開口道:

  “我這道投影即將消失,所以趁著還有些時間,囑咐你們幾句。畢竟再次投影下界,就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

  話音剛落。

  張念景眼眶便是一紅,臉上浮現出一抹濃濃的不舍之意。

  “請兄長明示。”

  一旁的張凡沉聲說道。

  “你們兩個要照顧好爹娘,有事情就去尋院主還有諸位閣主幫忙。當然這個不用我多說,你們應該也知道。”

  “還有就是,修煉上切不可貪功冒進,需以穩固基礎為主。將來進入萬神小虛天后,可以去找萬神寶庫的嬰大人,提我的名字,一些小忙它會幫的。”

  “至于道意——”

  說著。

  張景單手伸出,頃刻便有兩縷玄奧道意緩緩出現。

  而后。

  道意在他控制下徑直向對面閃爍而去,最終緩緩融入兩人眉心,只留下一道淡淡的印記。

  “這是對應你們傳承的道意,記得時時參悟,莫要懈怠。爭取將其領悟至圓滿境界,蛻變金性道基。”

  話音落下。

  張景身影便在原地緩緩消失。

  不多時。

  已然恢復青春之態的張父和張母匆匆趕來。

  “你們兄長呢?”二人焦急地問道。

  “父親,母親,兄長回上界了。”

  張念景弱弱地回答道。

  空氣陡然變得寂靜。

  最終。

  “唉”

一聲無奈嘆息隨風消逝在無邊夜幕中  洞天仙島中央的宮殿內。

  張景悄然睜開眼睛。

  “還好回去的及時!如今下界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接下來就該為五年后的驕云秘境作準備了。”

  他心中暗道,眼眸中閃過一抹期待。

  其實也沒有什么好準備的。

  事實上。

  有偽版先天元初靈光傍身。

  無論是另外六大頂級傳承勢力培養的筑基妖孽也好,還是諸天萬靈陣營的天驕也罷,張景都有信心與之一戰。

  并且戰而勝之。

  他現在前往驕云秘境的目的只有兩個。

  其一是見識見識各個天才妖孽。

  其二便是拿到秘境內筑基第一的位次,將那獎勵的數十億氣運收入囊中。

  憑借這筆龐大氣運,從而完成自己計劃中在筑基境的最后一步積累和升華。

  想到這里。

  張景壓抑住激動思緒,再度緩緩閉上眼睛。

心中種種道意開始交織  時光悠悠而逝。

  蒲團之上。

  張景幽幽睜開眼睛,卻是正好對上了鹿三十八略微帶著一絲狡黠的目光。

  “三十八你這是?”

  他好奇地問道。

  “嘿嘿,老爺,俺好像快要跨入金丹境了。”

  鹿三十八咧嘴一笑,興奮地說道。

  金丹境?

  張景眸光一陣閃爍。

  修煉進度倒是和自己預料的大差不差。

  有血脈傳承,還有有靈泉之中的仙靈之液輔助修煉,三十年從筑基晉升到金丹,倒也算不得快。

  主要還是鹿三十八這廝在修行上太過于憊懶!

  而后似乎意識到什么。

  張景不由開口問道:

  “對了,老爺我閉關多久了?”

  “五年了。”

  鹿三十八掰了掰蹄子,旋即恭敬地答道。

  聞言。

  張景臉上頃刻露出一抹期待笑意。

  五年驕云秘境將開!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