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三章 真傳有別,天傷魔星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坐在首排第三位,身著明灰法袍的男子臉上綻出一抹意義難明的笑意,似有所指般地開口道。

  看似在自言自語。

  然而聲音甫一出口。

  殿內其他人目光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前排次位,正閉目養神的封無虞身上。

  聽到這番話。

  封無虞緩緩睜開眼睛,目光輕輕瞥了一眼首位的孔師姐。

  他頓了頓,耐心解釋道:

  “張景師弟在道場之中修行,適才接到師尊法旨,此刻想來應該在趕來的路上了。簡師弟安心等待便是。”

  話剛說出口。

  “師弟竟然在我們天界開辟道場了?會不會太過莽撞了些?”

  方才最先開口的簡中福驚訝道。

  “是啊。”

  坐于首排第四位的紅袍女子蛾眉微蹙,接過話茬,當即頗有些嗔怪地說道:

  “張景師弟不過才金丹境,怎么會這么早就想著開辟道場呢?他能找到合適的靈地么?這般修為,還是老老實實在洞天修煉為好,否則也不至于像今日這般誤事。”

  “翟師妹說笑了。”

  封無虞微微一笑,風輕云淡地說道:

  “師弟于天界開辟洞天一事,乃是得到師尊首肯的,自然是有其道理所在。我等并非師弟,如何能橫加評判?”

  “若是想要知道師弟道場如何,等此番真傳法會過后,我等前去一觀便是。正好張景師弟初開道場,按照慣例需為諸生講道一場,以全因果。”

  “至于師妹所說的‘誤事’一說,師尊可都還未現身呢。”

  “好了!”

  孔師姐目光從右側三人臉上一一掃過,陡然開口道:

  “念在張景師弟第一次參加洞天真傳法會的份上,諸位師弟師妹們多多體諒。”

  “我等謹遵師姐告誡!”

  眾人齊齊恭敬應道。

  封無虞沒有說話,只是再度深深看了一眼孔師姐。

  時間緩緩流逝。

  一道鳥面人身的恐怖道影驟然出現在大殿正上方,虛空驀然有了生命一般,變得極度活躍起來,甚至像是有了生命一般。

  這是——

  下方。

  姍姍來遲、屁股還未坐熱的張景,看向師尊這一尊道身的目光中不由帶上了一絲震撼。

  上一次見到這尊道身的時候。

  自己境界還低。

  當時只是驚詫于其面目怪異,但并沒有其他感覺。

  但這一次截然不同。

  在師尊這一尊道身看似空蕩蕩的背后。

  張景靈覺微動,隱隱感知到了六只遮天羽翅的存在,無形無質,無所不在,凝聚無量虛空大道,一念為虛空主宰。

  下一瞬。

  一道宏大道音響起。

  張景驀地回過神來。

  “既然來齊了,那本次洞天真傳法會便照舊吧。”元明真君看了眼下方的諸多弟子,淡淡地說道。

  聲音落下。

  便見祂闔上眼眸,身形頓時沉入層層虛空之中,若隱若現。

  “我等謹遵師尊吩咐!”

  下方。

  包括張景在內的九位真傳,瞬間站起身,齊齊俯身一拜,恭聲應答道。

  說罷。

  便見眾人上方,兩張蒲團悄然出現。

  孔師姐和封無虞師兄身形齊齊從原地消失,緊接著便出現在蒲團之上。

  “此次還是由我和封師弟主持。”

  “需諸位師弟討論商議之事有三,其一是未來千年時間,諸位師弟師妹在洞天內當值的具體安排。”

  說罷。

  孔師姐笑著看了一眼張景,旋即說道:

  “張景師弟你修為尚低,還是安心修煉為好,故此番師姐就不安排你參與當值一事了。”

  “師弟明白。”

  張景微微躬身,語氣平靜地說道。

  “善!”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下面開始第二項,開始商議赤明太皓洞天一千九百二十七秘境之屬管。”

  聞聲。

  張景眼神一亮,不復之前的平靜。

  如果他沒有理解錯的話。

  方才孔師姐所說的意思,洞天轄屬還有接近兩千座秘境?而且這些秘境,師尊竟然都放給了他們這些真傳弟子來管理?

  呼——

  張景心臟猛地劇烈跳動起來。

  經歷過驕云秘境。

  他心中自然明了,若是能夠管理一座秘境,其收獲會有多么恐怖。

  然而下一刻。

  大師姐的聲音傳來。

  直接給了他當頭一棒。

  “張景師弟,你修為尚低,故師姐就不準備將具體秘境分配給你了。”

  張景目光驀地一凝。

  不過緊接著響起的第二句話,卻是讓他不禁舒了一口氣。

  “但師弟放心,該給到你的氣運,不會少半分。”

  “多謝師姐。”

  張景笑著回應道。

  卻在此時。

  “孔師姐,此舉未免有些不妥吧。師弟管屬秘境,和修為高低有什么關系?”

請訪問最新地址  沉默許久的封無虞,終于是忍不住開口道。

  “師弟說笑了,如何和修為無關?張景師弟今日若是合道境修為,會來遲這么久么?”

  “再者說了,屆時張景師弟該分得的氣運,我們也不會少他半分。”

  孔師姐面色坦然道:

  “封師弟若是還要堅持的話,不若就此事,眾位師弟師妹再表決一番?”

  “再度表決?”

  封無虞望著下方目光有些躲閃的幾人,不由得冷哼一聲,隨后面無表情地說道:

  “師姐好安排,師弟佩服。”

  下方。

  望著上方一副孤立無援模樣的封無虞師兄。

  張景有心想要幫襯,然而話還未說出口,便被對方的目光制止。

  他陡然反應過來。

  以自己當前的修為,此刻斷然插不進去嘴,也無力反駁什么。

  這個時候。

  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安靜的聽著。

  “莫非這秘境管屬之權,還有什么別的奧妙?”

  他眼神微微閃爍。

  不過下一刻。

  張景微微搖頭,心中驟然生出一抹灑脫。

  反正看現在的情況,這一次秘境管屬之權,肯定連半點都落不到自己頭上。

  既如此。

  那還想這么多干什么?

  三元城。

  某一間小巷子中的昏暗房間之中。

  “大郎,該喝藥了。”

  一個衣著樸素,但難以掩飾其昳麗容貌的女子,小心翼翼地端著一碗渾濁藥湯,走到床邊,聲音輕柔地說道。

  “這幾天苦了娘子了,待俺身體好些后,便就出去賣炊餅。”

  床上的武大掙扎著起身,顫顫巍巍的接過藥湯,小口小口地喝了起來。

  然而剛喝沒兩口。

  他便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今日的藥……較往日竟然多了一絲淡淡的腥甜,令人直欲作嘔,難以下咽。

  “娘子,今日這藥——”

  注意到自家娘子躲閃的眼神,武大聲音戛然而止。

  鬼使神差之下。

  數年前那位公子的提醒在心頭回蕩開來。

  他仿佛意識到了什么,難以置信地望了娘子一眼,作勢就要將手中的碗扔掉。

  然而。

  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快!讓大郎將藥湯喝下去,已經沒有退路了。若是再拖下去,萬一二郎回來,發覺了跡象,你我焉還能有命在?”

  一道沙啞的聲音悄然傳至潘金蓮耳旁。

  對方心頭一緊。

  說是遲,那時快。

  潘金蓮再顧不得其他,驚慌失措之下,急忙三步并作兩步,沖了上去,一把扶住藥碗,直直將其朝著武大嘴里灌去。

  “大郎,我的大郎啊!”

  她一邊灌著毒藥,一邊哭得梨花帶雨。

  聲音中的那股濃重悲拗之意,讓聞者無不泣淚。

  一道佝僂的身影同樣沖了進來,死死按住武大亂蹬的雙腿,臉上的笑意愈發燦爛。

  兩個時辰后。

  縣衙之中。

  “武大因病暴斃?”

  李九陡然起身,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意外之色。

  下一刻。

  “麻煩了,伱等快快隨我前往現場,這位武大可認識一尊大人物,若是一個處理不好……”

  想到此處。

  李九心中油然生出一絲嚴肅。

  之前不知道那位公子的真實身份,自己尚且不敢怠慢分毫,更別說現在了。

  “是!”

  不多時。

  便見浩浩蕩蕩的一群人快步走出縣衙,徑直向著武大住處走去。

  誰都沒有發現。

  就在武大死去的瞬間。

  一絲漆黑神光陡然亮起,頃刻便將三元城盡數覆蓋。而且還在以一個極為恐怖的速度,向某一個方向蔓延。

  目標赫然是張景的靈樞山道場!

  另一邊。

  在漆黑神光籠罩之下。

  不過半瞬。

  三元城便已然大變了模樣。

  凝練著仙光的城墻,霍然化作凡土;其它亭臺樓閣建筑,也俱都變成了木頭磚石,透著絲絲縷縷的陳舊腐朽氣息。

  宛然一座古樸縣城。

  甚至于。

  往來其中的行人,穿著打扮都變了模樣。

  只是。

  普通人也好,修行者也罷。

  沒有一個人能意識到發生在自己身上,乃至周圍環境上的變化。所有的一切,在他們眼中,就仿佛原本就該如此一般。

  “嘖,天時已至,戲幕拉開。這一次天傷魔星道儀完備,可不能再出岔子了。”

  “那三十六座仙峰,正合天罡道機!”

  一道冥冥中的聲音悄然響起。

  里面帶著一絲希冀。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