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三十七章 老爺把俺帶上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地上。

  一道道好奇中夾帶著敬畏的目光,頓時向著遠處那個被青銅神光包裹、根本望不清面容的神人看去。

  然而。

  目光甫一接觸。

  包括院主和五位閣主在內。

  所有人眼神里瞬間閃過一抹驚恐。

  在他們感知之中。

  此刻對面的那尊真仙神人,儼然化身一方綿延億萬里的恐怖青銅地域。

  天空、大地、山脈、江海乃至里面的億萬生命,竟都是某種青銅所鑄,散發出難以計量的青銅神光。

  恢宏浩大!

  “這就是上界真仙!”

  眾人心頭一顫,旋即飛快將目光挪開,不約而同地聚集在張景身上。

  一想到這般恐怖的上界真仙,竟是專門為接引對方而來,他們心中就忍不住生出一絲艷羨。

  上界何其看重啊!

  不多時。

  張景所在仙島。

  碧玉小樓,會客廳之中。

  張景與周身纏繞青銅神光的封無虞相對而坐。

  此刻。

  對方身上流轉的恐怖氣息盡數向內斂去,仿佛一座深邃無邊的黑洞。

  方才進入道院之時。

  封無虞沒有絲毫猶豫地拒絕了院主的接風仙宴邀請,徑直來到張景所在之處。

  當然了。

  這種情形院主其實早有預料。

  不過雖然明知道對方會拒絕,但是他卻不能不準備,更不能不邀請。

  畢竟面對的是一尊上界真仙。

他們這些下界小修,無論如何小心都不為過  對面。

  一道厚重目光透過濃郁青銅神輝,輕輕落在張景年輕面龐之上。

  隨后就是一聲溫和話音響起。

  打破了房間之中的沉寂。

  “張景師弟,現在可還有什么事情未曾解決?”

  “若是有的話,師兄可以等你一段時間,若是沒有的話,我們就盡快啟程前往上界吧。”

  聞言。

  張景不由抬起頭,望向對面的封無虞。

  因為有太始道意的緣故,他可以輕易感知到,此人修煉的應該也是太始原界傳承。

  他笑著回答道:

  “回稟師兄,師弟已經將所有的事情安排好了。”

  說罷。

  張景頓了頓,隨后又小心地問道:

  “只是師弟心中有一事不明,不知封師兄可否解惑?”

  “但問無妨。”

  “敢問師兄,師弟進入上界之后,將來是否還能再回來?或者說,師弟想要回來的話,需要什么條件?”

  話音落下。

  房間中頃刻響起一聲輕笑。

  “哈哈,師弟,你可知師兄為何直到現在,體外都還覆蓋著神光嗎?”

  封無虞問道。

  這和自己將來能否回來,有什么關系?

  張景心中生出一絲疑慮。

  但他也沒有多說,只是沉默地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不清楚。

  思索了一瞬。

  封無虞輕聲解釋道:

  “師弟你在筑就太始道基之時,應該有所感覺,下界道則是有缺的。包括你們在內,下界所有生靈,體內蘊含的道則都不完整。”

  “所以你將來進入清霄玄明天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進入蛻仙池,補完自身體內道則。否則,就只能成就殘缺金丹,終其一生困守此境。”

  “而當你體內道則補完之后,若是再回來下界,便會被這方天地抽取身上的完整道則,輕則修為盡失,茍延殘喘,重則身死道消!”

  “只有合道境修士,方能稍稍抵御這方天地的索取。”

  “所以師兄伱身上的神光”

  “不錯,就是你想的那般。”封無虞點頭道。

  張景喉嚨有些發干。

  也就是說,這方天地的道是不完整的。

  “難怪”

  張景之前還在疑惑。

  為何如此廣袤的地域,兼之豐富至極的修行資源,可作為下界頂層的存在,每一位道院院主竟然只有金丹境。

  不是他看不起金丹境。

  而是這么多院主,居然沒有一個人突破到金丹之上的境界。

  這著實讓人感覺到不可思議。

  現在看來。

  這種怪異現象,明顯和天地道則缺失有關系。

  回過神來。

  “敢問師兄,從筑基修煉到合道境,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張景聲音中帶著些許希冀。

  “這個因人而異,短則數百年,長的話上萬年都有可能。”

  封無虞不假思索地說道。

  聞言。

  張景眼神霍然一陣黯淡。

數百年  那個時候自己再下來,還有什么意義?

另一邊  “不過,”封無虞話鋒突然一轉,聲音中露出一絲調侃般的笑意,“師弟你真身下不來,但是投影可以下來啊。只需要付出一點點代價就行了。”

  “這個對普通太乙仙門弟子來說,可能代價過于巨大。但于你而言,應該勉強可以承受。”

  呼——

  張景聞言不由輕吁一口氣。

  “多謝師兄告知。”

  至于什么是投影,雖然心中疑惑,但張景還是忍住沒問。

  這種進入上界之后差不多就能搞清楚的事情,何須麻煩眼前師兄?

  等等!

  直到這時。

  張景方才隱隱回過味來。

  眼前這位來自上界的封無虞師兄,剛才分明就是在調戲自己!

  想到這里。

  張景臉上不由閃過一絲無奈。

  “好了師弟,既然你在下界沒什么事情了,那咱們就盡快前往清霄玄明天。”

  “是,師兄!”

  沒過一會兒。

  張景和封無虞一前一后走出碧玉小樓。

  下一刻。

  早已經等待多時的鹿三十八,‘撲通’一聲跪在了張景身前,嚎啕大哭道:

  “嗚嗚,老爺,俺聽說您要離開了?”

  “您這一走,俺可怎么辦啊。俺不想跟著那勞什子院主,俺就想跟著老爺,鞍前馬后地伺候您,還要為您種植靈藥。”

  “老爺,您能不能把俺也帶上啊。”

  這——

  張景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為難。

  卻不料。

  “咦,這只白鹿血脈似乎不簡單啊。”

  封無虞驚疑一聲。

  隨后便見一道沉重目光穿透青銅神輝,直直向鹿三十八掃視而去。

  那目光透過皮肉,徑直看向血脈深處。

  “張景師弟,你這只坐騎是否從來都是一代只生一只,也就是所謂的一脈單傳?”

  封無虞聲音中透著一抹探究。

  而在他對面。

  鹿三十八轉過腦袋,好奇道:

  “誒,你咋知道俺們老鹿家三十八代單傳?”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