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四十七章 詭物?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似人似羊的怪異尸骸遍地。

  猩紅霧氣裹挾著塵埃,被風向周圍吹去,一時間仿佛下起了朦朧細雨。

  天穹上。

  月亮不知道何時又重新自厚重云層中探了出來。

  慘白月輝映照著緋紅細雨。

  教人忍不住驚呼:好一派撩人勝景!

  而在蒙蒙細雨之中。

  張景背對著鎮魔司的一行人,身上衣袍一塵不染,兩只手背負于身后,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他沒有說話。

  鎮魔司的這些人同樣噤聲,甚至不自覺將呼吸都放緩了一絲,仿佛生怕打擾了這位將級強者的思考。

  雙方詭異地保持著一種安靜的狀態。

  時間一點點過去。

  一直保持著一副高人姿態的張景,臉上表情有些繃不住了。

  “這群人怎么還不說話?見到前輩,竟然連聲問候都沒有?”他心中疑惑頓生。

  而他們不說話。

  難道還要自己主動開口?

  如此一來,他張某人好不容易樹立起來的高傲強者形象,不就崩塌了么。

  “乖,快說話啊!”

  張景在心中吶喊道。

  而此刻。

  似乎是保持一個姿勢太久的原因。

  鎮魔司一行人不由轉動僵硬的脖子,求助般的目光紛紛看向站在中間的魁梧男子。

  好似在問:大人,現在該怎么辦?

  魁梧男子額頭瞬間涌出了冷汗。

  那位將級大人在出手之后,就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煩。

  他有心想要上前向大人表示感謝,但又怕觸到眉頭,引得對方不快。

  萬一是尊心狠手辣的存在。

  毫無疑問。

  那自己和手下這些僅剩的兄弟們,可真就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畢竟眾所周知。

  越是高境界的修行者,性情便越是古怪,甚至……和妖無異!

  魁梧男子不敢賭。

  只是,總這樣也終究不是個事。

  最終。

  在兄弟們的期許目光中,魁梧男子硬著頭皮向前走去,步伐中透著些許小心翼翼的感覺。

  走動之中。

  他臉上裂開的九道縫隙緩緩愈合。

  一抹硬擠出來的笑容,悄無聲息地出現。

  “這位大大……大人,方才還要多謝您的出手,我等感激不盡。”

  “你們來自鎮魔司?”

  張景轉過身,淡然一笑。

  聞言。

  魁梧男子心中不由得一松,旋即聲音苦澀地回答道:

  “回稟大人,我等是蒙陽郡鎮魔司的修士,此番便是為了這只妖魔而來。卻不曾料到對方隱藏這么深,居然半只腳踏入了妖級。若非大人出手,我們兄弟怕是都盡數折在這家伙手上了。”

  “血索再次感謝大人救命之恩!”

  說罷。

  對方竟是直接躬身跪下。

  “我等兄弟多謝大人救命之恩。”

  見此,其他人也紛紛跪下,恭敬地喊道。

  視線從眼前十幾道狼狽身影上掠過,張景眼眸中不由閃過一抹詫異。

  蒙陽郡鎮魔司?

  看來,這是一個類似于玄黃界人皇道庭一般的修行朝廷勢力。

  而且……

  觀這些人動不動就下跪的表現,似乎冥夜界中修行者的等階觀念,已然森嚴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程度。

  “與妖魔有關么?”

  張景暗道。

  他心中不由得想起方才的羊頭妖魔,以及眼前這個男子戰斗之時的怪異模樣。

  若不是提前知道。

  他還以為是兩只妖魔在爭斗呢。

  不多時。

  “大人,您真的愿意加入我們蒙陽郡鎮魔司?”

  血索驚喜地看向眼前這位身著黃袍的大人,不敢置信地再次確認道。

  方才在無意中知道這位大人此前一直在山中修行,此番出山乃是靜極思動,但尚還未確定去處的時候,他便抱著試一試的想法,邀請對方加入蒙陽群鎮魔司。

  當然。

  他其實并不抱什么期望。

  畢竟這種將級強者,去哪里都是一方修行勢力的座上賓,如何會來鎮魔司呢?

  雖然鎮魔司資源豐厚,位高權重,可畢竟是要直面各種恐怖精怪,甚至堪比將級強者的‘妖’。

  其中風險何其之大。

  然而。

  之后事情的發展,卻是直接超出了他的意料。

  對方竟然答應了邀請!

  “我只是先去看看,如果你們蒙陽郡給出的條件合適的話,我加入你們又有何妨?”

  張景微微一笑,溫聲說道。

  “大人您放心,我們蒙陽郡鎮魔司,絕對不會讓您失望!”

  血索壓抑著興奮,小心地回應道。

請訪問最新地址  直到此刻。

  他臉上仍然還殘留著一絲恍惚。

  出去一趟,竟然替他們鎮魔司招攬到了一尊將級的存在,這是何等滔天大功?

  與這個相比。

  此番行動失敗之事,瞬間變得無關緊要起來。

  二人說話間。

  一個小隊長身影化作一道肉眼難辨的黑線,瞬息掠過數百丈距離,來到張景和血索面前,半跪著恭敬匯報道:

  “啟稟大人,啟稟血索大人,我們將整個村子都翻遍了,確實沒能找到那精怪的尸體,想來應該是……應該是……”

  他看了一眼張景,支支吾吾不敢接著說下去。

  “應該是逃跑了么?”

  張景接過話茬,目光平靜似淵,聲音之中更是聽不出半分喜悲。

  聞言。

  男子低下頭,不敢再多發一言。

  一旁。

  血索粗獷臉上頓時閃過一絲緊張之意。

  他深吸一口氣,略微組織一下語言,小心地安慰道:

  “大人,這家伙本事詭異非常,而且距離成為真正的‘妖’也僅差半步。您一時沒注意,這才讓它僥幸逃脫罷了。”

  “逃?他逃不了。”

  張景臉上掛著的笑意絲毫不減。

  他沒有理會身旁血索的安慰之言,只是自顧自地看向前方某個方向,一副被勾起了興致的樣子。

  “大人您——”

  血索聞言,表情驀地一凝。

  兩百里外。

  一個掩映在河邊叢林中的村子。

  靜謐夜色驀地被一聲邪異羊叫打碎。

  一盞盞燭燈應聲亮起,寧靜村子頃刻變得熱鬧起來。

  然而不過片刻。

  所有動靜,連帶著明亮火光,盡數消失。

  絲絲縷縷的血腥氣息悄然彌漫開來。

  不多時。

  一只長著三顆羊頭、似人非人的妖魔一步步從村子深處走了出來,在他身后,赫然還跟著十數只半人半羊的怪物。

  “嘖,想干掉吾,哪里有那么容易!”

  羊頭妖魔陰惻惻地自言自語道。

  說話間。

  只見它似乎想起什么,直直向某個方向望去。

  一道身著黃袍的可怖身影在心中一閃而過。

  眼眸中陡然浮現出一抹畏懼,但轉瞬便被陰冷所替代。

  “好可怕!不過等著,吾蛻變成妖之后,一定會再來請教一番。屆時——”

  羊頭妖魔恨恨道。

  然而話還未說完。

  “不用等到那時候。”一道淡漠的聲音瞬間在它耳旁炸響。

  羊頭妖魔一怔。

  不待它反應過來。

  轟隆隆——

  腳下的地面開始瘋狂顫抖,一條條巨大溝壑在視野中快速蔓延,仿佛地底下有無數條巨龍在蜿蜒穿梭一般。

  聲勢駭人無比。

  下一刻。

  伴隨著一道巨大碎裂的動靜。

  一只數十丈大小、厚重明黃仙光流轉不停的大手徑直從地底下鉆出,旋即裹挾著排山倒海的恐怖氣勢,朝著羊頭妖魔所在區域重重拍了下來。

  羊頭妖魔想要躲開。

  然而隨即便絕望地發現,腳下地面上赫然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黃色仙光,讓它根本就挪動不了半分。

  “不是妖,而是大妖,不對,至少是魔級的恐怖存在!”

  望著視線中的那只巨手。

  羊頭妖魔心神被一股莫大恐懼死死攥住,宛然已經忘記了抵抗。

  沉悶巨響轟然傳開。

  羊頭妖魔所在的那一片樹林霍然消失無蹤,原地只余下一只凹陷十數丈之深的巨大掌印,一條條裂紋飛快向四面蔓延而去。

  “咦?這是?”

  一道疑惑的聲音驟然從地下傳來。

  隨即便見地面猛地張開一條縫隙,將混雜在一堆粉紅肉泥中的一根閃爍著幽黑魔光的羊角吞了進去。

  明黃仙光緩緩消散。

  除了變得空無一人的村子,以及那個巨大掌印之外。

  一切恢復如常。

  “大人,咱們現在就啟程回蒙陽郡鎮魔司駐地,如何?”

  眼見手下兄弟已經集合完畢。

  魁梧男子血索轉身走到張景近前,面色拘謹地詢問著意見。

  不過下一瞬。

  血索的注意力便被地上驟然張開的一道丈許長的裂縫吸引住。

  “可以。”

  張景平靜地說道,同時輕輕招手。

  地縫中驀地飛出一道流光,隨后輕輕落在他手上,化作一根漆黑羊角,向外散發出道道似要浸染同化一切的深沉魔意。

  “詭物?!”

  望見張景手上的東西,血索瞬間失態。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