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八章 張念景和張凡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夜已深。

  然而此刻的張府,燈火通明。

  尤其是里院一間廳房之中,更是亮若白晝。

  眾多下人仆役齊齊聚集在不遠處。

  就連那些已經睡下之人,也都紛紛從床上爬起來,徑直趕到這里,滿目好奇地看著那間明亮廳房。

  雖然什么都聽不到,也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這并不影響他們心中的激動。

  就在剛剛!

  他們之中,有不少人親眼看見一個身穿紫色仙袍的年輕人憑虛御空,落在府院內,隨后就見老爺和夫人神情興奮地迎了出來。

  很顯然。

  這是張府傳說中的那位仙長,他們的張景少爺回來了!

  廳房內。

  張父和張母面色激動地看著張景,眼眶已然通紅。

  在二人對面。

  張景懷中一左一右抱著兩個幼童。

  臉上滿是溫和笑意。

  左邊是小弟。

  這家伙正不安分地扭動著小小身體,同時嘴里還在吱吱呀呀地叫喊著什么。

  而在右邊。

  扎著辮子的小妹則是文靜地坐在張景腿上,昂起小小腦袋,烏黑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

  她仿佛在好奇,眼前這個人到底是誰。

  “爹,娘,他們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張景溫和的聲音響起,打破了房間中沉寂的氣氛。

  “姐姐叫張念景,弟弟叫張凡,都是你娘起的名字,已經一歲零一個月了。”

  張父笑著回答道。

  “張念景,張凡”

  張景心中反復默念著這兩個名字,眼神中不覺閃過一絲愧疚。

  母親為新出生的弟弟妹妹起這么兩個名字,意思再明顯不過,他又如何不明白。

  只是——

  張景心中來由一聲嘆息,微不可察地搖了搖頭。

  爹娘的期望,自己怕是沒辦法做到了。

  至少現在做不到。

  想到這里。

  他不由再度看向懷中兩個性格截然相反的小家伙,目光陡然變得柔和。

  還好。

  以后有他們常伴爹娘身邊,自己也能放心追逐長生仙道了。

  “景兒,這次回來多待幾天吧。”

  張母用一種希冀目光看著張景臉龐,期待著一個肯定答復。

  張景還未說話。

  卻聽張父開口說道:

  “好了,娘子你說這個不是讓景兒為難么?他是仙長,肯定要以修煉為主,哪里有時間時間”

  說到最后。

  剩余的話語卻驀地堵在喉嚨口,怎么都說不出來。

  他轉過頭,同樣用期盼目光看向張景。

  迎著二人目光望去。

  張景這才發現,不過才兩年半未見,爹娘竟已蒼老了許多。

十多年朝夕相伴的場景在他心中一閃而逝,有犯錯時爹的責備,也有娘護住自己半步不讓的場景  本來明天就離開的決定,在這一刻直接動搖。

  張景臉上驀然綻出一絲明朗笑容,堅定地說道:

  “嗯,那就多待幾天吧。”

  五天時間眨眼即逝。

  這五天里。

  張父和張母臉上的笑容幾乎沒有消失過。

整個張府從里到外都透著一股喜意  傍晚。

  暮色漸濃。

  張景神色悠然地坐在一張竹椅上,懷中抱著文文靜靜的張念景,一大一小兩個人同時看著遠處的金色夕陽。

  忽然間。

  張念景在張景懷中翻了個身,換了一個更加舒服的姿勢,緊緊依偎在他胸口。

  她烏溜溜的大眼睛不自覺看了眼張景,隨后再度望向夕陽。

  五天的形影不離。

  已經讓小家伙開始熟悉張景的存在,而且不知為何,她尤為喜歡趴在張景懷中。

  就連張母的懷抱都比之不上。

  沒過一會兒。

  “唉喲,小少爺不能再跑了,該去吃飯了。”

  一道焦急的聲音,陡然打破了這一絲美好的寂靜。

  張景皺了皺眉頭,不由輕輕咳了一聲。

  聲音響起。

  正在滿地瘋跑猶如一頭小野豬的張凡,頓時呆在了原地。

  他害怕地望了一眼自己大哥,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

  很顯然。

  這個熊孩子被揍過了。

  侍女趕忙追上張凡,一把將其抱住,而后輕輕走到張景身邊,感激地說道:

  “多謝張景少爺。”

  “沒事的,去吧。”張景微微一笑,柔聲道。

  “那婢子先告退了。”

  侍女說罷,便將張凡抱走。

  轉過身的瞬間。

  她臉上猛地露出一抹興奮之色。

  這幾天里。

  大家都說張景少爺雖然是高高在上的仙長,但卻沒有絲毫仙長的架子,待人溫和,而且說話聲音很好聽。

  她原本還不怎么信。

  畢竟是仙長,怎么可能?

  然而現在——張景少爺真的不一樣!

  是夜。

  一片寂靜。

  張景起身,輕輕推開門,沒有發出絲毫聲音。

  一道法力波動隱晦閃過。

  張景陡然騰空而起,直接來到張父張母的房間正上方。

  隔壁便是張念景和張凡兩姐弟的房間。

  他向下望去,目光似乎透過層層磚瓦,落在熟睡的爹娘身上。

  神識一動。

  道意彌漫。

  周圍數十里范圍內的稀薄天地靈氣頓時被調動。

  漸漸匯聚在身前,凝為一團。

  下一刻。

  道元慶云自腦后升起,五色靈光流轉間,一道純白靈光頓時輕輕將那團濃郁靈氣包裹。

  頃刻間。

  大量靈氣開始逸散,只留下最精純的一縷。

而后在張景控制下,精純至極的靈氣小心翼翼地鉆進張父和張母,以及兩個小家伙體內  另一邊。

  似乎感知到了靈氣的變化。

  永安書院的柳夫子,以及季府的季先明,同時睜開了眼睛,看向張府所在的方向,眼神中不由閃過一抹驚駭和畏懼。

  隨意就能調動方圓數十里的靈氣。

  這就是道院內院修士的恐怖么?

  伴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

  張父和張母身上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略微有些蒼老的面頰開始恢復紅潤,鬢角的華發悄然褪去,整個人像是年輕了十多歲一般。

  隔壁。

  兩個小家伙倒是沒有什么變化,只是睡得愈發香甜。

  揮散靈氣。

  張景手中又出現四道晶瑩小巧的玉佩,輕輕一甩,玉佩化作四道幽深光華。

  下一刻這些玉佩便掛在了爹娘還有小弟小妹的胸前。

  玉佩內部浸染了一絲太陰龍蛟道意,上面還附著了一絲張景的神識。

  只要感應到危險,道意便會被激發。

  筑基境之下不會有任何存活的可能。

  至于筑基境上乘道基之下的存在,就要看運氣了。

  運氣好,扛過道意侵蝕,就能存活下來。

  運氣不好,直接身死道消。

  “一枚玉佩可以激發三次道意,暫時應該足夠保護他們安全了。”

  聲音落下。

  張景身影徑直消失在茫茫夜空。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