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九章 張景說過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時光悄然流逝。

  一年!

  兩年!

  五年!

  這一日。

  道場主峰,清景宮內。

  “終于是快要煉成了,這分身之法,還真是繁瑣,難怪當初師叔會叮囑祭煉分身之時,要萬分小心。”

  一道略微有些滄桑的聲音驀地響起。

  張景緩緩睜開眼睛,眼神中閃過一絲疲憊之色。

  在他身前。

  一尊半尺來高的九竅石胎之上赫然彌漫著濃郁到極致的生機,同時,還有一絲淡不可察的神圣氣機縈繞四面,好似在訴說著其中的不凡。

  不時有絲絲縷縷的厚重黃色仙光從這尊石胎上向下垂落。

  仙光接觸地面的瞬間。

  便是一陣地動山搖。

  “戊土玄黃仙光!沒想到這家伙,還未祭煉成功,便已經覺醒出這般強大天賦。”

  “倒也真不愧其先天神靈胚胎之名。”

  張景不由回憶起當初靈放師叔的介紹,心中油然生出一絲期待。

  雖然這先天九竅石胎被從孕育它的世界取走之后,已然不復先天神圣之機,但畢竟出生不凡,必然能祭煉出一尊強大分身。

  說不得。

  戰力尤勝過自己說不定。

  這樣說好像也不對,反正兩個都是自己。

  驀然間。

  張景眸光一閃,似乎是忽然回憶起什么一般。

  臉上陡然露出一抹淡淡笑意。

  對了!

  他之前就想著,等講道之事結束之后,就去看看能不能將萬神小虛天中的嬰大人帶出來。卻沒想到,忙著祭煉分身,又將其忘了。

  畢竟自己曾經答應過人家。

  而且。

  如今儼然已經成為了真傳弟子。照理來說,應該是有權限的才對。

  想到這里。

  張景目光不由從身前的石胎上一瞥而過。

  下一刻。

  一枚通體泛著淡淡紫意的混沌道印自眉心浮現。

  道印出現的剎那。

  張景便感覺到自己心神鏈接上了一方浩瀚世界,似真似幻,似有似無。其間盤踞著一道龐大淡漠意識,高渺蒼茫,至神至上。

  他心意一動。

  瞬間便將自己想要將萬神小虛天的仙靈帶走的想法反饋給了那一道偉岸意識。

  隨后。

  不待張景反應,便有一道信息躍現在心頭。

  不多時。

  張景睜開眼睛,臉上不由露出一抹哭笑不得的笑意。

  “真傳弟子需要三百萬氣運即可,支付完氣運,便能隨意帶走?這般直接?”

  “區區三百萬氣運,倒是小意思,不過這類生命,竟然需要親自進入萬神小虛天?太乙閣?”

  他心中頓時明悟。

  原來太乙閣還兼之有鏈接流光仙界的作用。

  難怪道門要在清霄玄明天每個地域,都設置太乙閣了。

  下一瞬。

  張景心神再度溝通流光仙界。

  霎時間。

  密密麻麻數十萬道或明或暗的光點出現在感知之中。

  他神識不由向著其中一個明亮光點探去,旋即便發現,那竟是一方類似于自己進入過的萬神小虛天一般的世界。

  熟悉的登天階梯,熟悉的靈神虛影。

  唯一不同的。

  則是每一層虛天的環境乃至分布的妖靈,都與他曾經所經歷的不一樣。

  而此刻。

  這一方萬神小虛天之中,十分熱鬧。

  數以千百計的年輕身影在其中穿梭,或闖通天階梯,或獵殺妖靈,或閉關修行,凡此種種,不一而至。

  小虛天之中,關乎仙途,關乎進入上界的機會,沒有一個人敢懈怠。

  最終。

  張景視線輕輕落在一個傲然立于第十一層的紅袍少女身上。

  “一方開啟的萬神小虛天,還真是懷念吶。嘖,第十一層虛天,了不得!”

  他心中暗道。

  臉上不由泛起一抹懷念。

  之前闖蕩萬神小虛天的場景尚還歷歷在目,然而不覺都已經過去了近五十年之久。

  時間何其之快!

  回過神來。

  “第三千三百二十一號萬神小虛天,明顯不是當初龍湖道院開啟的那一個。還要再仔細找一找才是。”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某一瞬。

請訪問最新地址  張景眼睛驀地一亮。

  終于是找到了!

  思緒瞬間回到現實。

  沒過一會兒。

  “老爺,您找我?”

  寒生靜悄悄地出現在張景身前,躬身行了一禮,畢恭畢敬地問道。

  “寒生,麻煩你代老爺去一趟萬峰原的太乙閣,將一千三百八十五號萬神小虛天鎮守萬神寶庫的一個叫做‘嬰大人’的白云仙靈接至靈樞山道場吧。相關氣運我已經支付,你直接過去即可。”

  “等那家伙到道場之后,讓冰冷冷將其安頓下來。此后,就算是我們道場之中的一員了。”

  張景溫聲吩咐道。

  “寒生知道了。”

  說罷,寒生身影便徑直消失不見。

  原地。

  張景再度閉上眼睛。

  神識自體內探出,徑直投入面前的九竅石胎之中。

  石胎生命波動愈發強烈。

  某一瞬,像是突破了某個關隘似的,一股極為厚重蒼茫的氣息開始急速增長。

  萬神小虛天內。

  嘩嘩——

  硬塊摩擦的聲音源源不絕地響徹在整個空間之中,好似永不會停歇一般。

  事實上。

  這道聲音也確實幾乎沒有停止過。

  接連不斷地響了五十年!

  嬰大人目光灼灼地看著自己剛剛拼好的一面,大眼睛里滿是幸福的光芒。

  “才區區五十年,咱就拼好了一面,實在是太厲害啦!”

  “還有五面。”

  他掰了掰手指頭,臉上旋即露出一道興奮的表情。

  “那就是還需要五個五十年,咱們就能將這玩意兒拼好了,哈哈哈!”

  一時間。

  清脆響亮的笑聲蓋過了‘變塊’摩擦的聲音。

  然而下一刻。

  砰!砰!砰!

  一連串砸門的聲音陡然響起。

  “你這家伙能不能不要吵了!煩死啦!五十年,你能不能消停一會兒,哪怕就幾個呼吸呢?讓咱好好睡個覺能死嗎?”

  幼大人在門外氣急抓狂地大聲吼道。

  嬰大人的笑聲戛然而止。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篤篤!

  輕輕地敲門聲驀地響起。

  聽到聲音。

  嬰大人瞬間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頓時委屈巴巴地朝著門外大吼道:

  “咱都已經很小聲了,你怎么還不滿意呀?”

  然而。

  沒有意料之中幼大人的破口大罵,回應他的仍然是輕輕的敲門聲。

  一聲接著一聲。

  “小幼那家伙,該不會忍無可忍,要對咱動手吧?張景說過,會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叫。”

  嬰大人臉色一變,怯生生地自言自語道。

  越想覺得可能。

  看吧,之前小幼都是大吼大叫,現在可倒好。

  嘿,直接不說話了。

  這分明是想給他嬰大人來一記狠的呀!

  可惡!自己不就是吵了一點點嘛,至于這樣對他么。

  “不行,張景說過,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

  嬰大人擬人化地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向著大門走去。手上赫然多出了一根不知道從哪里變出來的粗大狼牙棒。

  嘎吱——

  大門打開的瞬間。

  “哇呀呀,小幼,你欺靈太甚,咱和伱拼啦!”

  嬰大人怪叫一聲,直接一棒掄了出去。

  他估摸了一下高度,這一下應該正好砸到那家伙臉上。

  “嘿嘿!”

  一想到小幼那家伙被自己砸花臉的景象,嬰大人忍不住笑出聲來。

  然而。

  伴隨著一道‘叮’的動靜。

  嬰大人只感覺自己這一棒像是砸在了某個堅不可摧的東西上,恐怖的反震之力,直接讓狼牙棒脫手倒飛出去。

  “壞了,沒砸到小幼那只咬人狗!”

  嬰大人臉上笑容一凝。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