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一十七章 再見師尊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時光悠悠而逝。

  高層虛空。

  作為無限臨近于赤明太皓洞天核心之處,每時每刻都有海量的仙靈之氣涌出,聚集于此。

  旋即再一點一點地向外擴散而去。

  此外。

  更是不時有種種玄奧道則顯現而出。

  令人眼花繚亂,參悟不及。

  九座浩渺仙島于其間不停浮沉,承接無窮無盡的仙機,仙光無盡璀璨。

  而此刻。

  其中一座明顯屬于后來的仙島中。

  “張景師兄,師弟先告辭了。”

  宮殿之中驟然傳出一道低沉中帶著幾分拘謹的男聲。

  不多時。

  宮殿大門緩緩打開,從里面走出兩道人影。

  一馬當先走在前面的儼然是張景,氣息深沉如淵海,叫人看不出深淺。

  而跟在他身后的那名男子。

  周身赫然彌漫著一股獨屬于法相境的強橫氣息。

  沒過一會兒。

  “師弟慢走,我就不送了。”

  張景停住腳步,微笑地看著對方,溫和說道。

  此人他是第一次見。

  不過這段時間以來,類似于眼前這位師弟一般,前來仙島拜訪自己的九域一脈的弟子絡繹不絕。

  其中法相境修士亦是不在少數。

  故而張景也已經見怪不怪了。

  對面。

  男子不由看了眼面前神色淡然的張景,眼眸里控制不住地閃過一抹淡淡的震撼。

  雖然距離他知曉張景成為真傳弟子的消息,已經過去了不少時間。

  對此也早有所準備。

  然而當真正站到對方面前的這一刻。

  男子心中卻還是忍不住泛起陣陣驚濤駭浪。

  這般年輕!

  僅僅半百之齡,竟然已經成為道門真傳,更是被洞天之主元明真君破格在筑基境就收為正式親傳弟子。

  要知道。

  成為真傳,對他們這些人來說,就已經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及的夢了。

  更遑論真君親傳?!

  “這位的天賦,究竟恐怖到了何種程度?”

  男子暗戳戳地想到。

  而且。

  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

  面前的張景師兄雖然修為只有金丹境,可其體內卻是透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強橫神圣氣息。

  哪怕是身為法相境的自己,都不禁感受到了一股威脅。

  更關鍵的是……

  那道神圣威嚴的氣息,竟然還在緩慢增長,好似沒有盡頭一般。

  這一刻。

  他不禁有些懷疑起來。

  自己該不會修煉的是假的法門吧?

  不然如何解釋,堂堂一個法相境修士,竟然在金丹境修士面前感受到了威脅?!

  這完全不合理。

  似乎法相境與金丹境之間那道不可逾越的天塹,在眼前的張景師兄身上,并不存在一般。

  “呼——,不愧是當初能以筑基境躋身道門真傳的存在,進入金丹境之后,變得更加恐怖了。”

  輕吐一口氣。

  男子驀地回過神來,復雜目光中不自覺多出了一絲敬畏。

  “師兄客氣了,還請留步,師弟改日再來登門拜訪。”

  說罷。

  便見男子化作一道遁光,飛出仙島范圍后,頃刻轉頭向下方掠去。

  只不過瞬息。

  遁光便消失在張景視野之中。

  踏踏——

  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響起。

  “三十八,加上今天這位師弟的禮物,我們現在有多少仙根之種?”

  張景頭也沒回地問道,臉上閃過一抹淡淡笑意。

  聲音落下。

  就聽見身后傳來鹿三十八激動到顫抖的聲音。

  “回稟老爺,這段時間以來,咱們一共收到仙根之種,共計九十七枚,囊括修行、仙材、悟道、延壽等等各個種類。其中頂級仙根五枚,高級仙根二十七枚,中低級仙根六十五枚。”

  張景點了點頭。

  隨后囑咐道:

  “我知道了,三十八你暫時先不要動這些仙根之種。等到師尊回到洞天,我會向祂老人家請求外出開辟道場。”

  “這些仙根,屆時便種在道場中吧。”

  “俺知道了,老爺。”

  鹿三十八用力點了點頭道。

  就在一主一坐騎說話之際。

  又有兩道遁光自下方閃爍而出,旋即輕輕落在張景仙島外面。

  “師弟君山琦,特來為迎仙宴之事向師兄賠禮道歉,還望師兄大人不計小人過,莫要將山琦無禮之舉放在心上。”

  “師弟擎方,今日來此,乃是為此前的莽撞之舉向師兄賠罪。”

  原地。

請訪問最新地址  “是他們?”

  張景眸光一閃。

  不多時。

  “兩位師弟慢走,有時間常來啊。”

  張景笑瞇瞇地說道,熱切聲音瞬間響徹整座仙島。

  聽到話音后。

  剛飛出去不遠的兩道遁光驀地就是一滯,旋即速度陡然加快,好似身后是一個敲骨吸髓的魔窟一般。

  望見這一幕。

  張景臉上不由浮現出一道意味深長的表情。

  不過是花費了一些微不足道的氣運罷了。

  若不是顧忌對方身后的天仙真君老祖的話,此事哪里會這般簡單就結束?

  “還是修為啊!”

  張景在心中嘆息道。

  下方。

  某一座仙島上。

  “君師兄,那張景雖然貴為真君正式親傳弟子,可是您也不差吧!為何會主動送上門,任由他宰割?”

  “這一次可是虧大了。”

  擎方滿臉肉疼之色看向君師兄,聲音中充滿了不甘。

  聞言。

  “你不懂,”君師兄不由轉過頭,無奈地說道:“那個張景,身后可不止站著元明真君老師。”

  “傳說中的那位七欲神君上尊,同樣也是他的老師。那可是一尊兇名赫赫的不朽金仙道君。”

  “我族中老祖可惹不起!”

  “什么?!”

  擎方失聲喊道。

  他兩只眼睛頓時瞪得溜圓,瞳孔更是不受控制地微微收縮。

  三個月后。

  修煉室內。

  一絲若有若無的牽引和呼喚驟然出現在心頭。

  張景悄然睜開眼睛,臉上閃過一絲若有所思的表情。

  這種感覺——師尊!

  祂老人家回到洞天,終于想起來要見自己了?

  下一刻。

  不敢有片刻耽擱。

  只見一道遁光亮起,瞬間飛出宮殿,而后在那一絲若有若無的指引下,直接向正上方急速掠去。

  眨眼功夫。

  張景便來到了一處幽邃虛空之中。

  聲勢浩大的虛空風暴,好似永無休止地吹打著正前方的一座遍布滄桑斑駁的青銅道宮。

  在他的感知之中。

  這其中的任何一縷風暴,都蘊藏著恐怖到無以復加的虛空之力,一旦流露到外界,頃刻便會掀起無邊災劫。

  “該怎么進入那座青銅宮殿?”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肆掠無邊的可怕虛空風暴。

  張景心中一時犯了難。

  他知道師尊就在對面約有百丈開外的青銅宮殿之中。

  然而。

  短短一段距離。

  卻仿若成了一道橫跨在張景和青銅宮殿之間不可跨越的天塹。

  思索一瞬后。

  “這算是小小的考驗么?”

  張景驀地抬起頭,眸光中驀地閃過一抹笑意。

  霎時間。

  眉心處。

  一顆仿若大日驕陽、看不清具體模樣的金丹陡然躍出。

  沉重浩瀚的氣息瞬間向四方橫壓而去。

  同時。

  一道接著一道的先天元初仙光,自金丹之中噴薄而起,地火風水四色仙光流轉不定。

  咚——

  張景邁著堅定的步伐,一點點向青銅宮殿走去。

  所過之處。

  哪怕強如虛空風暴。

  亦被張景這一顆已然超脫太始原界衍世界一道藩籬的可怕金丹,直接鎮壓。

  全然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沒過多久。

  青銅宮殿之中。

  “張景拜見師尊!”

  張景朝著前方躬身一拜,恭敬地喊道。

  而在大殿正上方。

  似有萬千到身影重疊明滅的元明真君,深邃眼眸之中流露出一抹極度滿意之色。

  下一瞬。

  “起來吧,在為師這里,不必講究這些繁文縟節。”

  一道柔和的聲音輕輕在張景耳旁響起。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