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太一道意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目光飛速從眼前的陌生道意上掃過。

  張景下意識挑了挑眉。

  這和自己之前預料的完全不一樣啊。

  不奢求什么出世之時驚天地泣鬼神,至少也該有點異象吧。

  這里面可是融合五行陰陽宙宇等等強大道意。

  雖然這些道意也只是蘊含了些許對應大道的韻理,但是再怎么說也是沾了些邊吧。

  下一瞬。

  張景心意一動。

  身前融合而成的道意緩緩回到體內。

  霎時間。

  一道蒼茫浩大、至元至始的意境驀地彌漫心間,讓他隱約中竟好似看到了天地初生,衍化萬道的浩瀚偉大景象。

  然而這種景象僅僅只出現了一瞬,隨后便立馬消失,

  這是……

  張景眸光閃爍不定。

  太始原界傳承的真意?

  不對!更像是先天元初仙光的意境。

  也不是。

  這種陌生道意雖然和先天元初仙光有些相似,兩者都帶著一絲‘一’的韻意。

  但在本質上。

  卻是給張景的感覺截然不同。

  他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這二者的區別。

  或者說。

  先天元初仙光重在開辟,而這種陌生道意更偏向于存在,給他一種萬物本源的感覺。

  洞同天地渾沌為樸,未造而成物,謂之太一。

  張景心頭驀地閃過前世不知道從哪里看到的一句話,卻仿佛是對這種陌生道意最好的詮釋。

  “所以干脆就叫太一道意算了。”

  他心中暗道。

  隨后。

  似乎意識到什么。

  張景眼神中頓時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太一,也謂之太乙。

  太乙無量道門的三百六十五種合周天之數的基礎道意中,有三十六種道意竟然能夠融合成太一道意。

  而且更巧的是。

  這三十六種屬性的道意,都是太始原界傳承衍世界一道,晉升金丹神通境所需要掌握的道意。

  還有。

  如果他記得沒錯的話。

  之前在下界道院的時候,院主曾經提過一嘴,說純元納息觀想法乃是諸多道院流傳最廣的基礎修行法。

  而純元納息觀想法又隱隱和太始原界傳承,有著某種千絲萬縷的聯系。

  這其中難道都是巧合?

  反正張景是半點不相信。

  “或許太始原界的衍世界一道,不僅僅是一脈傳承那般簡單?”

  思緒回到現實。

  張景強行壓下心頭疑惑,轉而看向周圍熊熊燃燒著的人道真炎。

  腳下偌大青銅擂臺儼然已經瀕臨塌陷。

  對面。

  姬長宇臉上還是之前那副成竹在胸的表情,眉宇間滿是睥睨之意。

  注意到張景投來的目光。

  他不由微微一笑,問道:

  “道友,我剛剛的提議,考慮的怎么樣了?”

  “你我二人若是再不速戰速決,此番驕云秘境的第一,恐怕真的要讓外族拿走了?更別說,這個第一還關乎天賦神通驕陽慶云。”

  見張景不為所動。

  姬長宇思索一瞬,隨即再度說道:

  “這樣,張景道友,你只要肯認輸放棄,我此番在秘境之中獲得的所有氣運,盡皆歸你所有,如何?”

  聞言。

  張景頓時驚異地看了眼對方。

  數十億的氣運說送人就送人了?果然不愧是人皇道庭的皇子,財大氣粗的嚇人。

  不過……

  對方說得也有些道理。

  倒不是因為什么害怕嫦錦坐收漁翁之利。

  而是張景純粹覺得。

  這一場戰斗的確沒有再持續下去的必要了。

  輕吁一口氣。

  只見張景臉上微微閃過一絲笑意,溫聲道:

  “姬道友說的不錯,再拖下去確實沒有什么意義,該速戰速戰了。”

  話音落下。

  他一指輕輕點出。

  點點法力靈光涌現。

  剛剛凝聚成功的太一道意驀地被調動,纏繞在指尖之上。

  霎時間。

  一點靈光劃過長空,徑直朝著姬長宇飛去。

  一絲好似要將天地萬道萬物復歸太一混沌之態的可怖意境,頃刻沿著路徑蔓延開來。

  靈光所至之處。

  之前近乎無物不燃、霸道無比的人道真炎,這一刻好似徹底失去抵抗之力,盡數黯淡熄滅。

  而在對面。

  甫一聽到張景話音。

  姬長宇臉上驟然浮現出興奮至極的笑容,嘴角好懸沒直接咧到耳朵根去。

  “哈哈,張景道友果然一心為咱們人族大義著想。請道友放心,等到出秘境之時,所有氣運都會——”

  話音戛然而止。

  似是察覺到什么。

  姬長宇驀地抬起頭,瞳孔不由微縮,只感覺一股寒意猛地自尾椎骨攀升到頭頂。

  視線中。

  一點飛速閃爍的靈光越來越近。

  在這靈光之中。

  他嗅到了一股濃郁死亡氣息。

  只是剎那間。

  靈光便已臨近眉心。

  一道白色仙光隨之出現。

  “不該大意的,如果能全神貫注地盯著張景,又或者一開始就全力以赴,此刻站在擂臺上的一定是我!”

  姬長宇心中懊悔地想到。

  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

  轟——

  伴隨著一道響徹天穹的巨大動靜。

  裹挾著太一道意的靈光去勢不減地直接轟擊在對方身后的青銅擂臺之上。

  咔咔!

  連綿不絕的碎裂聲響起。

  千瘡百孔的千丈青銅擂臺終于是徹底承受不住,緩緩碎裂成兩半。

  巨大陰影緩緩墜落。

  宛若一小片天空塌了一般。

  這一刻。

  萬籟俱寂。

  原地。

  張景飄然立于半空,平靜目光輕輕從墜落的擂臺上掃過,而后徑直看向天穹。

甲一·嫦錦,勝場:九十七乙一·張景,勝場:九十七丙一·姬長宇,勝場:九十六甲二·曲君侯,勝場:九十五  不多時。

  張景收回目光。

  “目前還剩下與曲君侯曲兄的一場,以及和嫦錦的一場。按照秘境之靈的風格,我和嫦錦的那一場,大概率會被放在……最后!”

  似乎是想到某件有意思的事情。

  他眼角不覺閃過一絲笑意。

  而此刻。

  擂臺上,以及人杰島各個位置。

  一道道或難以置信、或敬畏的目光,輕輕落在張景身上。

  “怎么可能!”

  “看上去分明是姬長宇要更強啊!他那種赤金火焰神通,根本無可抵擋。”

  “哼!可笑!怎么還敢說誰看上更強?”

  “雖然大家都是筑基境,可那三位的實力是你我僅僅憑借雙眼就能判斷的嗎?哪怕強如秘境之靈,不也還需要設置擂臺么。”

  “就是。”

  “你們可別忘了,張景道兄這一戰可是用了足足三十六種圓滿道意!身具這般恐怖天賦,贏了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嘶——可怕!”

  人杰島某一處位置。

  “皇兄,您……沒事吧?”

  姬九臨看向前方略微有些狼狽的姬長宇,小心翼翼地問道。

  說話間。

  他目光不自覺看向上空的張景。

  眼神中閃過一抹駭然。

  鑄就蒼生燎原道基并點燃初火的皇兄,竟然會不敵同為筑基境的修士!

  而且若不是秘境之靈的保護,恐怕剛剛……

  姬九臨搖搖頭。

  瞬間有一種恍然活在夢境的不真實感。

  卻在這時。

  “我沒事!”

  姬長宇緩緩站起身,目露不甘地說道:

  “這次是為兄大意了,沒有防備那個張景的偷襲,不然此番站到最后的,一定是我!”

  說罷。

  只見他臉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分析道:

  “不過……輸了這一場,也不代表我就一定與第一名、與天賦神通驕陽慶云無緣了。一切還有機會!”

  “只要接下來戰勝嫦錦,而嫦錦又戰勝張景的話,那就等于大家扯平了。”

  在他身后。

  聽到這番話。

  姬九臨臉上頓時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有心想要提醒些什么,然而話到嘴邊,卻又被他直接咽了回去。

  皇兄這個狀態。

  他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多嘴的好。

  “老師,近乎同一時間進入道門修行,而且還有你的指導,可為什么我和張兄之間的差距會如此之大?”

  “而且好像越來越大。”

  “一個人的天賦,真的可以強到這種程度么?”

  曲君侯略帶些沮喪乃至絕望的聲音,陡然在識海之中響起。

  剛剛張景擊敗姬長宇的一幕,一次又一次地在他眼前閃過。

  曲君侯臉上表情已然變得復雜無比。

  一時間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按理來說。

  自己應該為張兄感到高興的。

  可每當他回憶起,自己在姬長宇面前近乎毫無反抗之力的畫面時。

  卻又無論如何都笑不出來。

  “徒兒,筑基境乃至金丹境這兩個強弱最看天賦的階段,暫時就不要和那個小怪物比了。非要比的話,也不過是自取其辱。他的天賦遠超伱想象。”

  曲君侯識海之中。

  一道殘缺蒼老人影悄然出現,幽幽說道。

  “不過等待法相境之后,影響實力的因素就多了,天賦機緣氣運缺一不可。那才是你追趕乃至超越他的時候。”

  “為師知道幾處大機緣之地,等你晉升金丹境后就可以嘗試前往其中一處,在那里完成一次蛻變。”

  “多謝老師!”

  聞言。

  曲君侯感激地說道。

  “放心吧徒兒,作為吾之弟子,你不會弱于任何人。著眼于眼前的小打小鬧,沒有任何意義。證得逍遙天仙道果,乃至不朽金仙道果,方才是你的目標。”

  “君侯知道了,多謝老師告誡!”

  聽完老師的話。

  曲君侯眼神中不由閃過一抹興奮之色。

  方才還縈繞在心頭的沮喪和絕望。

  此刻已然消失無蹤。

  時間緩緩過去。

  似乎察覺到什么。

  半空中。

  正在閉目養神的張景,陡然睜開眼睛,直直看向身前不遠處的一座擂臺。

  兩個編號緩緩浮現。

  乙一!甲二!

  “甲二,曲兄!果然如我所料。”

  張景微微一笑。

  旋即又見他目光轉向旁邊緊鄰的一座擂臺。

  甲一!丙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