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七十三章 出手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此刻已然鴉雀無聲。

  僅有一道囂張至極的聲音在肆意回蕩著。

  “弱!太弱了!”

  擂仙臺上,赤目金鵬所化的桀驁男子目光從滿身狼狽之象的葛青神臉上一掃而過。

  當它注意到對方臉上驚恐后。

  赤紅眼眸之中更是閃過一絲不屑。

  “哈哈,不過癮,不過癮吶,爺爺我連筋骨都還有活動開呢!”

  “這就是威名赫赫的不朽道統太乙無量道門的筑基境最強?若是放在我們諸天萬靈陣營之中,怕不是連前萬名都擠不進去。”

  赤目金鵬瘋狂大笑。

  言語之中滿是得意。

  “可還有人敢上來與爺爺我大戰三百回合?”

  說著。

  赤目金鵬直接向臺下眾多修士臉上看去。

  鋒利視線所過之處。

  縱使心中憋屈無比,但眾人卻也不得不紛紛低頭,不敢與其對視。

  開玩笑!

  臺上這只赤目金鵬方才表現出來的戰力有多夸張,他們剛剛可是親眼目睹了。

  如果說在秘境之中。

  這家伙表現出來的實力還算歸屬在筑基境范疇內的話。

  那么今日在擂仙臺上。

  其展露出來的強橫戰力,就儼然不似筑基境了。

  連葛青神都在慘敗在對方手中,就更別說他們這些人了,上去無疑只會死的更慘。

  眼見無人敢與自己目光對視。

  赤目金鵬臉上的桀驁笑意愈發濃郁。

  思索一瞬后。

  便見他手中驟然出現了一枚閃爍著七色靈光的種子。

  “此乃仙根七寶葫蘆藤的種子,珍貴無比。今日誰若能戰勝,不,誰若能在爺爺我手下撐過三百回合,便可以將其拿走!”

  “有沒有人,敢上來一戰?”

  赤目金鵬大聲吼道。

  道道透明音波頓時向四面八方橫掃而去,甚至讓堅不可摧的擂仙臺都隱隱震顫起來。

  臺下。

  有不少人已經開始小聲討論起來。

  “道兄,你真的確定那個葛青神是太乙無量道門的最強筑基?”

  “葛青神必然是太乙無量道門的最強筑基!你看上面那位諸天萬靈陣營的存在不都這般說么?”

  “那怎的表現如此不——”

  “可能是太乙無量道門這一代的筑基太弱了吧。誰能想到,堂堂一方不朽道統,主宰一方浩瀚天界,竟然也會青黃不接呢?”

  被問之人有些不確定的回答道。

  “唉,只可惜我們洞真華妙天始祖仙教的天驕不在,不然哪里輪的上一只扁毛畜生在這擂仙臺上作威作福?”

  窸窸窣窣的聲音緩緩傳入最前方的諸多太乙道門弟子耳中。

  “師兄……”

  沈初身旁。

  一個男子眼眸中頃刻閃過一道憋屈之色。

  他有心想要反駁從身后傳來的那些閑言碎語,但卻又不知該說些什么才好。

  或者說。

  這個時候反駁有什么意義呢?

  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畢竟剛剛葛青神的表現有目共睹。

  雖然對手實力確實強的變態。

  可他們是人族不朽道統的弟子!同境界之中,何時會用敵人實力強橫來作為輸陣的理由?

  呆愣站在原地的沈初,并沒有理會對方。

  只見他雙拳緊握不放。

  看到葛青神竟慘敗在了諸天萬靈陣營的赤目金鵬手中。

  作為素來與天界一脈不對付的九域一脈的一員。

  沈初心中卻沒有哪怕半絲的高興之意。

  無論雙方平日里如何爭端。

  但這一刻。

  他們都是太乙無量道門的弟子,一損俱損,一榮俱榮!

  似乎想到什么。

  沈初急忙看向前方的一座高臺之上,目光中滿是希冀之色。

  他知道那上面坐著兩位實力比葛青神更加強大的師兄。

  “他們該出手了吧?”

  而此刻。

  正在閉目養神的張景,驀地睜開眼睛,平淡如水的目光從下方正在叫囂的赤目金鵬身上一掃而過。

  他緩緩站起身。

  同時。

  坐在一旁的曲君侯同樣跟著站了起來,看向下方赤目金鵬的目光中,儼然透著一抹自信傲然的笑意。

  卻在此刻。

  不遠處。

  那個來自始祖魔教的男子,同樣緩緩起身,若隱若現的沉淪魔光自他眼眸之中閃過。

  仿若一尊復蘇大魔,誓要將一切都拉入無盡幽淵之中。

  很顯然。

  正如張景之前所料的那般。

  此人想要出手迎戰那只赤目金鵬。

  看到這一幕。

  張景不由眸光一閃,旋即對曲君侯傳音道:

  “曲兄,赤目金鵬就交給你了,我去攔住那位始祖魔教的人。此番若是讓他搶先,傳出去道門可就真成笑柄了。”

  “我明白,張兄放心,那畜生就交給我了。”

  曲君侯點了點頭。

  身形旋即化作一道虹光,徑直向擂仙臺上飛去。

  另外一邊。

  始祖魔教的妄姓男子見狀,不由眉頭一皺,瞬間便想跟著飛向擂仙臺。

  身上迸發的氣勢不覺愈發強盛。

  卻不料。

  踏踏——

  一陣細微的腳步聲響起。

  頓時將高臺上所有人的視線吸引過去。

  “這位道兄還請止步,我等太乙道門弟子內部的事情,就不勞道兄費心了。”

  張景緩緩走到對方身前,輕笑著說道。

  聲音雖然溫和。

  卻隱隱透出一絲不容拒絕的霸道之意。

  對面。

  男子泛著深沉魔意的眼眸,緩緩迎向張景淡然的目光。

  他臉上瞬間浮現出一道似笑非笑的表情。

  “師弟客氣了。此番我們始祖仙教作為東道主,焉能眼睜睜看著你們道門弟子被諸天萬靈陣營的家伙欺辱?更別說葛青神還是我之好友。”

  “況且……”

  “讓這些諸天萬靈陣營的生靈混進來,本就是我們的失誤。于公于私,都應該師兄我出手才對。”

  “師弟還是快些讓開吧。對了,讓那位曲師弟也趕緊回來,若是他再不小心傷在那只赤目金鵬手上,那師兄我的罪過可就大了。”

  說話間。

  對方眼眸霍然變得漆黑一片,里面泛著的沉淪魔意頃刻增強無數倍。

  似要將與之對視的張景心神吞噬殆盡。

  “道兄這番熱情,怕不是來的太晚了些。”

  張景臉上閃過一絲笑意。

  陰陽五行諸般道意在他眸光中盡數交融,竟是寸步不讓地對上了對方眼中的怪異魔光。

  旋即便以不可阻擋之勢,徑直向男子橫壓而去。

  滋滋!

  空氣中頓時傳出陣陣怪異聲響,仿佛有什么東西被粉碎了一般。

  感受到迎面而來的可怕氣機。

  妄姓男子臉上驀地閃過一絲驚懼。

  兩人之間的動靜,瞬間落入坐在高臺上的其他洞天弟子眼中,引起陣陣驚訝。

  距離最近的來自人皇道庭的姬姓年輕男子。

  看到始祖魔教的男子明顯不敵張景。

  他眼神中不由閃過一絲震撼,心中暗道:

  “好強橫的實力,竟然能硬生生壓過妄道兄一頭!來自下屆九域的張景……太乙無量道門何時出現了這么一個人物?”

  “而且不只是他……”

  他轉頭看向擂仙臺。

  心里不由閃過一絲忌憚。

  視線中。

  不可一世的赤目金鵬,在曲君侯攻擊下,已然是苦苦支撐之態。

  那種透著一絲萬物湮滅的恐怖道意,竟是直接將赤目金鵬引以為傲的黃金羽毛大片崩滅。

  “葛青神到底是怎么想的?還說要考教這兩位的實力?他怕不是瘋了吧。”

  男子心中哂笑一聲。

  在他旁邊。

  之前和張景二人打過照面的史姓男子,眼神中頓時閃過一絲驚悸。

  “還好當時沒有……”

  他有些后怕地想到。

  至于坐在另外一邊的兩位九域一脈的洞天弟子。

  他們先是看了眼下方擂仙臺上,正將赤目金鵬打的狼狽鼠竄的曲君侯,旋即視線又從壓得那位始祖魔教弟子在原地動彈不得的張景身上掃過。

  眼神不由微微呆滯。

  一切都像是在做夢一般。

  他們九域一脈,什么時候出了這么兩個變態?

  “太乙無量道門最強筑基葛青神?”

  二人不約而同地在心中笑道。

  時間緩緩過去。

  擂仙臺上。

  “不打了,不打了,爺爺我服了,這七寶葫蘆籽給你便是。”

  赤目金鵬化作人形,一臉恐懼地看向曲君侯,告饒道。

  手上則是小心翼翼地遞上那枚仙根七寶葫蘆的種子。

  此刻的赤目金鵬,模樣凄慘無比,臉上哪還有之前的那股桀驁張狂?

  低下頭的瞬間。

  滿地殘破碎裂的金羽引入眼簾。

  它眼神中頓時閃過一抹心疼之色。

  而在擂仙臺下方。

  圍觀的眾人紛紛爆發出熱烈的歡呼之聲,之前郁結在心里的憋屈壓抑,此刻盡數釋放出來。

  戰力恐怖的諸天萬靈天驕,慘敗于他們人族天驕之手。

  這讓在場的所有人都難以抑制住心頭的激動與興奮。

  人群之中。

  “哈哈,誰說葛青神是太乙無量道門最強筑基境的?最強筑基分明是辟地明王!乖乖,那金鵬何等恐怖,可在辟地明王面前,完全被碾壓!”

  “還什么太乙無量道門青黃不接,也是真敢說啊!”

  “就是。人家作為主宰一方天界的不朽道統,高高屹立于玄黃界頂端的存在,天驕妖孽層出不窮,何來青黃不接一說?”

  前方。

  諸多太乙道門弟子,此刻儼然揚眉吐氣。

  不管是天界一脈弟子也好,還是九域一脈弟子也罷,紛紛用灼熱目光看向臺上的曲君侯。

  臉上不自覺露出一副與有榮焉的表情。

  “這就是……曲師兄的真正實力么?”臺下的沈初意識一陣恍惚。

  他單是知道對方很強。

  可哪里能想得到,竟會強到這種程度?

  “那張景師兄呢?”

  沈初不由想到。

  他忽然記起,自己初次在秘境之門前遇到曲師兄之時,對方貌似隱隱有種以張景師兄為首的感覺。

  這意味著什么?

  “此次驕云秘境最終的排名戰上,應該就能見識到張景師兄的手段了吧。”

  沈初心中頓時生出一抹期待。

  另一邊。

  站在不遠處觀戰的葛青神,心神已然被濃濃的驚駭占據。

  一方面是。

  他沒有想到這位‘師弟’,竟然會以近乎碾壓的方式擊潰赤目金鵬。

  正如那只赤目金鵬碾壓自己一般。

  而另一方面。

  則是竟然真的有人族筑基境能恐怖到這種程度。

  他不由回憶起,自己剛剛將敗給赤目金鵬的原因歸咎于人族先天限制上的可笑想法。

  臉上頓時露出一絲自嘲的笑容。

  “我之前竟然還說人家初來天界,見識不足。哈哈,只怕當時在他們眼里,我才是那個沒見識還妄自尊大的人吧。”

  無奈搖了搖頭。

  葛青神悄然轉身離去,背影不覺變得佝僂。

  高臺上。

  一道虹光緩緩落在張景身旁。

  光影還未散去。

  一只手便從里面伸出,五指緩緩張開,露出掌心上一枚閃爍著七色光華的葫蘆籽。

  “張兄,這枚種子我用不上,不若送你吧,正好抵去伱當初幫我租住宮殿的仙晶。”

  曲君侯爽朗的聲音驟然響起。

  聞言。

  張景臉上不由生出一絲詫異,隨即笑著拒絕道:

  “曲兄說笑了,這兩者價值可是天差地別。”

  “張兄,你還是收下吧,這枚種子于我真的沒有任何用處。況且,它本該就有你的一份才對。”

  最終。

  在曲君侯一再堅持之下。

  張景不得已只能收下這枚仙種。

  “曲兄,你這是硬生生讓我欠了一份人情啊。”

  張景笑著說道。

  卻在這時。

  三道人影緩緩走到張景二人身邊。

  “張道兄,曲道兄,在下人皇道庭姬九臨,此前做的如有不對之處,還往海涵。若是有時間,兩位道兄可來我們太育極皇天游玩一番,屆時九臨做東,必然不會讓你們失望。”

  “兩位,在下妄無念,今日初次見面,幸會幸會。特別是張道兄,我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了,哈哈。”

  “在下史伊,上次租住宮殿一事,實乃伊之過,冒犯之處,還望兩位道兄見諒。”

  三人滿臉笑意地打著招呼。

  “幾位道兄客氣了,不過是些許小事而已,何足掛齒。正如妄道兄所言,今日我等算是不打不相識。”

  張景聲音依舊溫和。

  “三位道兄客氣了。”

  一旁的曲君侯雖然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也下意識跟著張景說道。

  另一邊。

  滿身狼狽的赤目金鵬來到一處洞府前。

  十幾息后。

  便見洞府大門緩緩打開。

  不多時。

  “金羽,看你這一身傷勢,想必是將太乙無量道門此次參加秘境的筑基天才都摸清楚了吧。”

  半躺在玉床上的一個看不清面容的年輕女子輕聲問道。

  話音帶著一絲龐大威壓。

  那是自血脈中流淌的威嚴。

  “大人,打探清楚了。”

  “太乙無量道門這次筑基境最強的,是一個叫做曲君侯的人,擅長使用一種元磁湮滅破碎的強大真意,實力極端強橫。”

  “此人哪怕在我們諸天萬靈陣營諸多強大種族的筑基生命之中,也足以位居最前列。不過絕不會對大人產生任何威脅……”

  赤目金鵬諂媚的說道。

  “嗯,辛苦了。”

  女子滿意地點了點頭,旋即目光看向洞府中的另外幾人,慵懶地說道:

  “你們自行安排吧,想辦法仔細探查了解一番,人族其他幾大不朽傳承的各個天才。這次族中給我的試煉任務是在人族驕云秘境中位列筑基第一,絕對不容有失!”

  霎時間。

  包括赤目金鵬在內,洞府內幾人紛紛跪倒在地,目光敬畏地看向女子:

  “大人多慮了,您身負偉大血脈,戰力絕非那些人族能夠比擬的。這次筑基境第一,非您莫屬!”

  “我當然知道呀,不過人族有句話說的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嘛。”

  說話間。

  一只晶瑩白皙無瑕的小腳丫自玉床上落了下來,劃過一道誘惑的弧度,俏皮地在半空微微晃動。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