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六章 第四虛天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第三虛天。

  九層階梯直插云霄。

  轟隆隆——

  只見一道裹挾猛烈冰雪風暴的長河宛若一條百丈蛟龍,周身散發出冰寒至極的駭人氣息,圍繞著九層階梯蜿蜒盤旋而上。

  第六階梯!

  第七階梯!

  一層接著一層,好似沒有遇到丁點阻礙一般。

  不多時。

  張景盤膝坐在五寶靈河最前方,緩緩登上了第十階梯。

  身前不遠處。

  咔咔!

  一道如龍似馬的陰影緩緩移動,身上灰黑色之色飛速褪去,展露黃金澆鑄般的雄壯身軀。

唏津津龍馬裹挾著磅礴暴烈的氣勢正欲沖鋒  結果下一瞬便被洶涌狂暴的五寶靈河淹沒。

  不過半息,身軀便化作齏粉。

  張景有些側目。

  光論氣勢,這只龍馬甚至不差之前的白猿多少。然而這一次,卻是在五寶靈河下連半息都沒撐住。

  究其原因。

  張景不自覺看向了在靈河之中浮沉、散發出恐怖波動的凜霜白風旗。

  所有的上品法器都被擠在一個角落,相互之間不停碰撞摩擦。

  而罪魁禍首便是凜霜白風旗。

  “縱然只是法寶靈胚,其威能也遠不是法器能夠相比的。”張景眼中閃過一絲明悟。

  裝載法寶前后的五寶靈河,相差何止數倍。

  張景驟然心動。

  要不趁著萬神小虛天的這次機會,將所有的法器都換成法寶?

  正好對應筑基境的手段。

  畢竟自己從萬神小虛天出去之后,應該很快就要著手準備晉升筑基的事宜了。

  只是一想到萬神寶庫法寶靈胚的昂貴價格。

  張景又不禁嘆了一口氣。

  買不起!

  況且真有這么多靈蘊,與其兌換法寶靈胚,還不如去參悟道意。

  兩者孰輕孰重,張景還是拎得清的。

  第四虛天。

  無盡海域。

  張景身影甫一出現,便引來了五道詫異至極的目光。

  他瞬間便迎著這些目光看了過去。

  原本聊得熱烈的五人,霎然失聲。

  幾人相互看了看,最終四人目光齊齊匯集在了中間男子身上。

  那目光仿佛在說:好一張烏鴉嘴!

  “你是張景師弟?”肥胖男修打破沉寂,向身前不遠的張景問道。

  他心中知道答案。

  可就是忍不住想聽到對方親口確認。

  “張景見過諸位師兄,師姐。”張景微笑著說道。

  他原本還想著先去嘗試一番,看看有了法寶靈胚和圓滿道韻雙重加持的五寶靈河,究竟能闖到第四虛天的哪一層登天階梯。

  不過現在看來,只得暫緩了。

  一邊說著。

  張景一邊向五人走去。

  然而下一刻,他臉上便露出了一抹古怪神色。

  這其中似乎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自己的幽蛟吞虛道韻便是得自于對方。

  “就是不知道這位師兄,是否記得我啊。”張景心中暗道。

  說實話。

  他很是感激這位不知道名字的師兄,若不是當初從對方身上獲得殘缺的幽蛟吞虛道韻,張景今天能否進入萬神小虛天,真還猶未可知。

  畢竟在道院考核之時。

  完全就是一步慢,步步慢,直接關系到未來修行!

  “張景師弟,你這進度有些快啊。”

  “果然不愧是天才!”

  隨著張景的走近,幾人不由得紛紛客氣地開口道。

  簡單認識一番后。

  張景方才一一將眼前五人與靈蘊榜上位于第四虛天的五個名字對上號。

  這五人中。

  包括兩位神霄內院,兩位玄光內院以及最開始接引張景進入道院的宋詞宋師兄。

  “宋師兄,可還記得我?”

  張景走到宋詞面前,笑著問道。

  “怎么會不記得師弟?”

  聞言,宋詞笑了笑,臉上露出緬懷之色。

  “當初還是我從永安書院把師弟接到道院來的,現在想想,一切都像發生在昨天一般。”

  “可師弟卻已經在不知不覺之中超過師兄了。”

  宋詞聲音中帶著些唏噓。

  “師兄說笑了。”張景客氣道。

  “這可不是客氣,”宋詞不由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張景肩膀,面色復雜地說道:“師弟能以煉氣之身來到第四虛天,想來應該是領悟了一絲道意,出去后便能筑就上乘道基。”

  “長生有望啊。”

  “不像師兄我,只堪堪筑就了白色道基,兩百年后就得塵歸塵、土歸土咯。”

  張景頓時默然。

  他當然知道白色道基。

  那是由不圓滿道韻為基礎鑄就而成的道基,沒有任何潛力可言。

  他不由看向其余四人。

  還停留在第四虛天的人,想來應該都是只筑就了白色道基的筑基初期修士。

  沉思片刻。

  張景勸慰道:“師兄不要喪氣,現在您不是已經進入萬神小虛天了嘛,一切都還有機會。只要將道韻領悟圓滿,自然會蛻變成赤紅道基。”

  宋詞勉強一笑。

  “那就借師弟吉言了。”

  說雖然是這樣說,可道韻若是真那般好領悟圓滿的話,自己當初也不會筑就白色道基了。

  況且。

  有記錄以來,能夠在萬神小虛天內蛻變道基的修士,只是少數中的少數。

  宋詞可不會相信,自己就是那些‘少數’之一。

  半個時辰后。

  五位師兄師姐紛紛辭別張景,直接向島外飛去,而后徑直扎入水中。

  他們當前所處的地方,是第四虛天唯一的一座島嶼,百里方圓,不過上面沒有哪怕一只妖靈。

  所有的妖靈全都在茫茫瀚海之中。

  這是張景剛剛從宋師兄口中知道的。

  原地。

  一切歸于寂靜。

  張景抬起頭看了眼直連云霄的九層登天階梯,目光中隱隱出現一簇熾烈火焰。

  看一看自己的極限!

  而此刻。

  冰寒海水之中。

  光線昏暗無比。

  五道身影圍成一圈,靈識劇烈波動,似乎正在商量著什么重要事情。

  “幾位,最壞的情況還是發生了!沒想到張景師弟這么快和我等同列第四虛天。被一個煉氣境修士追趕上,等出了萬神小虛天,我等可就載入道院史冊了。”

  “該當如何?”

  “自然是盡快進入第五虛天,再度將張景師弟甩開,如此還能還能搪塞一番。”

  “廢話!在張景師弟進入第四虛天之前,我們不也是這個目標嗎?”

  “我的意思是——”

  “從現在開始,大家聯手獵殺妖靈,爭取攢足道功,兌換悟道茶,如此方有機會將道韻領悟圓滿,蛻變道基,徹底甩開張景師弟。”

  “嘶——那得花多少時間?有這時間,人家張景師弟搞不好都已經甩開我們了,以后就更加沒臉見人。”

  “這個不用擔心。”

  “不錯,張景師弟應該領悟了一絲道意。而道意再想要精進,可就沒有那么容易了。而且別忘了,他只能憑借道意加成法術,而我等有道基!”

  “等等!”

  這時,一直在沉默的宋詞突然說道:

  “既然這樣,為何不邀請張景師弟一起?”

  其余四人頓時沉默不言。

  表露出的意思十分明顯。

  第四虛天,第七階梯。

  地上橫臥著一只半人高的人面狐貍。

  它整個身體緊緊蜷縮在一起,火紅皮毛上沾滿冰霜,人臉上顯露出痛苦至極的表情,不時用靈動雙眸看向張景,目光中透著一絲乞求之色。

  張景面無表情。

  腳下五寶靈河絲毫不留情地直接向這只人面狐掃去。

  伴隨著一道泣血般的哀鳴。

  掌心道紋開始閃爍。

  靈蘊加五千!

靈蘊:四萬三千三百一十  呼呼——

  直到此刻。

  滿身狼狽的張景方才徹底放松下來。

  他不由看向地上人面狐尸體,眼神中閃過一絲忌憚。

  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這種妖靈。

  肉身孱弱無比,但是法術極端強橫,關鍵是對方出手之間,竟然展露出一種未知的道韻。

  戰斗時。

  張景只要稍有不慎,心中便會生出無邊雜念,頃刻間燃作一簇簇淡白色火苗,焚燒靈識。

  得虧是有赤神靈光的存在。

  不過饒是如此,他也幾乎是拼盡全力方才將這只人面狐擊殺。

  張景看了眼上方僅剩下的兩層通天階梯,旋即搖了搖頭,整個人飄然向下飛去。

  繼續闖的意義已經不大了。

  以他當前的實力。

  或許有機會通過第八階梯,但絕無可能通過第九階梯,前往第五虛天。

  “現在就兩條路,要么參悟出道意,要么用法寶靈胚加強五寶靈河。”張景暗暗分析道。

  而很顯然。

  道意才是最優選擇,也是他進入萬神小虛天的根本目的。

  況且——這里可不是妖靈難覓的第三虛天。

  張景驀地看向下方無邊無際的浩瀚大海。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