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四章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修煉室內。

  張景雙目緊閉,身上的氣息愈發壓抑恐怖。

  某一瞬間。

  仿佛突破了一個界限。

  滴答!滴答!

  水滴砸落的聲音源源不斷響起。

  與此同時。

  一道恐怖的氣勢陡然從他體內爆發開來,頃刻間便充斥在偌大洞府之中。

  彌漫游蕩的霧狀靈氣頓時像是受到某種強力牽引一般,匯聚成一條條長河,翻涌著向修煉室奔騰而去。

  靈氣極速流動中,裹挾起氣流,在洞府中掀起狂風。

  張景不自覺張開嘴。

  剎那間,海量靈氣如百川歸海一般,被他盡數吞入腹中。

  丹田內。

  原本濃郁到極致的靈力霧氣已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底部一汪幽泉,散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波動。

  嘩嘩——

  徹底凝為液態的靈力緩緩流淌滋養全身,帶動著張景原本就非同一般的身軀再度開始蛻變。

  強度、力量、生機乃至靈氣感應能力,都在大幅度提升!

  此外,靈識也同樣開始增長。

  覆蓋范圍極速增加。

  十丈、二十丈、三十丈......

  一直到覆蓋五十丈范圍時,靈識增長的速度方才逐漸放緩。

  嘩嘩!

  兩條靈河虛影驀地出現,并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更綿長、更寬闊、更加洶涌澎湃!

  心中略微一感應。

  張景臉上不由露出一抹驚色。

  五法靈河可容納法術數量直接暴增,來到了九十九道法術的可怕程度。

  這下真正變成了法術洪流!

  而五寶靈河的法器數量,也增加到了二十四件。

  當然容量歸容量。

  張景暫時還沒有將其填滿的想法。

  根據他的估計,以自己當前的靈力,御使裝填十二件上品法器的五寶靈河是最佳狀態。

  既能保證威力,同時還可以兼顧消耗,讓五寶靈河真正變成常規手段。

  不過該準備的法器還是要準備足。

  畢竟有備無患嘛。

  他可以不用,但絕對不能沒有。

  而此刻。

  靈獸室內。

  鹿三十八正趴在地上,渾身鹿毛根根豎起。

  它面色驚恐地看向修煉室所在的方向。

  不過下一刻,它似乎意識到什么,眼神中恐懼緩緩消散,隨之而來的是無與倫比的興奮。

  對啊!害怕個鬼喲。

  老爺是靠山。

  他越強,俺不就越安全嘛。

  想明白之后。

  鹿三十八鼻子里呼出兩道白氣,隨后便安心地睡去。

  ......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籠罩洞府的龐大氣勢已然消散無蹤。

  張景正在細細感受著突破后的變化。

  只有在親身體驗過后。

  他方才明白煉氣后期與煉氣中期的巨大差別。

  那是一種質的提升。

  以最直觀的戰力來講。

  相同一絲靈力,相同一道法術,在煉氣后期手中展現出來的威力,和煉氣中期修士相比,簡直天差地別。

  不僅僅是靈力強度蛻變的原因。

  更是靈識、法術理解乃至溝通天地靈氣上的差距!

  想到這里。

  張景才猛然發覺,五寶靈河到底有多變態。

  卻在這時。

  “張景師弟,現在是否空閑?還請出來一見。”

  一道儒雅聲音輕輕在耳邊響起。

  有人來了?

  聲音似乎有些耳熟。

  張景緩緩起身向外迎去。

  ......

  不多時。

  洞府會客室內。

  張景奉上一杯靈茶,隨后坐到秋師兄對面,目不轉睛地看著對方。

  面色中帶著些許疑惑。

  秋師兄的突然造訪,卻是徹底出乎了他的意料。

  押了一口茶。

  秋修筠似乎注意到張景臉上的疑惑之色,不由爽朗一笑。

  “貿然打擾,還望師弟見諒。”

  “師兄客氣了,本應該是師弟前去拜訪師兄才是。”張景客氣道。

  “不瞞師弟,師兄這次過來,是有一事想要向師弟確認。”

  秋修筠輕輕放下手中茶杯,臉上表情變得認真起來。

  “師兄請說,師弟定知無不言。”

  張景目光一肅。

  “哈哈,無需緊張。我這次過來,就是想求證一番,張景師弟你......是否已經凝聚出了源符?”

  說話間,他緊緊盯住張景的眼睛。

  此話一出。

  張景陡然一驚。

  秋師兄怎么會知道自己凝聚了源符,莫非是因為自己出售的那些符箓?

  他心中思緒翻飛。

  除此之外,他實在想不到對方是通過什么途徑,確認自己有源符的。

  等等!源符?!

  張景瞬間反應過來。

  聽對方話里的意思,這源符......似乎別的修士也能凝聚?

  而且應該十分重要。

  否則以秋師兄內院之尊,怎么會親自跑這一趟?

  思索片刻后。

  只見他目光坦然地看向秋師兄,笑著問道:“源符......師兄指的是這個么?”

  聲音落下。

  剛凝聚不久的黎星符源符緩緩出現在張景手中,靈光閃爍之間,竟牽引著周圍靈氣開始波動起來。

  周圍空氣泛起陣陣漣漪。

  對面。

  望著張景手中熟悉的源符。

  秋修筠瞳孔微縮,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

  中品源符?!

  對方凝聚的不應該是下品星引符源符么,為何突然變成了黎星符源符?

  片刻后。

  秋修筠視線緩緩從黎星符源符上移開,落在張景身上。

  現在事實已經很明顯了。

  眼前這位師弟,不僅僅凝聚出了下品源符,甚至還將中品源符都一并凝聚出來。

  這種符道天賦.....還要超出自己來前的預計。

  “師弟在符箓一道上的天賦很強,”秋修筠看向張景,真誠地說道:“來我們千法閣吧。以你之天賦,將來凝聚頂尖陣符道基的可能性極大!”

  “敢問師兄,什么是陣符道基?”

  張景疑惑地問道。

  光聽名字就知道,這陣符道基和自己之前從黎師兄處聽到的道基,似乎還有些區別。

  聞言。

  秋修筠微微沉思,似在組織語言,想著該如何向眼前這位師弟介紹。

  不多時。

  “師弟可聽說過道基?”

  他看向張景,目光深邃。

  以眼前這位師弟的天賦,早些知道筑基境的信息,也無甚么壞處。

  “聽說過一些,但是不多,煩請師兄解惑。”

  張景恭聲道。

  “筑基筑基,即為筑就道基之意,這也是筑基境的由來。道基者,玄之又玄,有人稱其為大道萌發之基,亦有人言曰長生之基,種種說法,不一而是。”

  秋修筠頓了頓,笑著問道:

  “師弟之前所了解的道基,是不是和道韻有關?”

  張景點了點頭。

  “那種叫做真法道基。真法道基以諸般道韻筑就,算是最為正統的道基,根據道韻不同,映照天地法理不一。修士由此觀悟天地。”

  “但真法道基也并非是唯一的長生仙道。”

  “師兄剛剛所講的陣符道基,便是另外一種。符箓之道,本質上乃是陣法之道,同樣闡述天地之理。陣符道基不依賴道韻,而是以種種符道法理,即源符來筑就,最終形成本命法陣之基。屆時一念萬陣生,我即法陣,法陣即我,威能無窮。”

  “這同樣是一方長生大道!”

  “我等陣符一道修士掌握的源符多寡和強弱,便決定了所凝聚出來的陣符道基品質高低。”

  “師弟可能不知道,我們千法閣現在的首席游師兄,所凝聚的便是頂尖青金陣符道基,實力極端恐怖,是將來注定要進入上界的存在!”

  “而以師弟你之天賦,若是加入千法閣,選擇陣符之路,完全有可能成為第二位游師兄!”

  秋修筠目光灼灼地看向張景。

  而此刻。

  “上界?”

  張景心中一動。

  這是他第二次聽到這個說法。

  上一次,還是在黎師兄給的萬神小虛天介紹之中有所提及。

  不過比起上界,張景現在更關心的還是秋師兄口中所說的‘青金道基’,這應該指的就是道基品質了。

  他沒有忘記之前黎師兄說過的話。

  由于所筑道基不同,筑基境之間差距極大。

  而秋師兄剛剛所言,其實也是同樣意思。

  想到這里。

  “敢問師兄,道基品質如何劃分?”

  張景看向對面的秋師兄。

  “道基可分為白、赤、青、金、紫五等。其中白色最差,凝聚白色道基者,若無大機緣蛻變道基,根本無緣金丹神通境。而紫色最珍,號稱仙基。”

  “不過紫色仙基億萬萬無一,擁有者皆是資質悟性機緣驚天之輩。”

  秋修筠耐心解釋道。

  “師弟之前聽說過上乘道基的說法,不知......”

  “哈哈,師弟,上乘道基指的便是青色道基。真法一道的修士,欲要筑就青色道基,需完全領悟數種乃至十數種同源道韻,方才有機會。據傳靈道閣首席便是以十一種道韻筑就青色道基。”

  “師弟你想一想,單是修煉一種上品修行法,領悟其中道韻,便已經是困難無比,更遑論十數種道韻呢?”

  “當然,也有‘捷徑’。”

  “所有上品傳承,其實都衍生自萬神小虛天中的諸多道意。若是有修士能直接領悟一絲道意,筑就上乘道基自然不是問題。只不過對悟性機緣的要求嘛,嘖嘖。”

  似乎看出了張景臉上的猶豫。

  秋修筠趁熱打鐵道:

  “以師弟你之天賦,真的更加適合走陣符一道。萬神小虛天內同樣有九道仙珍源符烙印,囊括諸般法理,師弟但凡能領悟凝聚其中一道,便能百分百凝聚青色陣符道基,若是領悟三道,凝聚金色道基指日可待!”

  至于再多......秋修筠則是連提都沒有提。

  那需要的不是資質天賦,而是機緣氣運。

  倒是有過領悟六道仙珍源符的先例,不過距今已經頗為久遠了。

  沉思良久。

  “師兄,讓我再考慮考慮吧。”張景緩緩說道。

  “那好,師兄改日再來。”

  秋修筠將杯中茶一飲而盡,而后笑著起身告辭。

  他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

  張景師弟確實凝聚出了源符,而且還是不止一道,其中更是有中品源符。

  該回去向楊柏師兄復命了。

  而張景的態度,也在他預料之中。

  剛剛甫一進來,秋修筠便發現對方的修為赫然達到了煉氣七層,而且他隱約感覺到了一絲道韻的存在。

  顯然對方修煉的是上品修行法。

  這就意味著。

  自己這位張景師弟,不只是在符箓一道天賦驚人,在真法一道同樣天賦超群。

  所以他剛才才會極力強調真法一道凝聚上乘道基的難度。

  不過秋修筠說的也的確是實話。

  雖然陣符一道更吃天賦。

  但真法一道比陣符一道難走得多,也算是諸多內院們的共識。

  ......

  將秋師兄送到洞府外。

  等到對方身影徹底消失之后。

  張景方才慢慢走回修煉室,遂開始全力消化剛剛秋師兄透露的大量有關道基以及萬神小虛天的信息。

  白、赤、青、金、紫五等道基。

  真法之道,陣符之道......

  還有萬神小虛天內諸多道意,以及九道仙珍源符。

  漸漸地。

  張景心中有了答案。

  陣符道基固然誘人。

  可他心中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快速凝聚源符,完全靠的九衍靈星法箓的技能特性——符源蘊生。

  若是選擇陣符之道,就等于是直接將路走窄了。

  而真法之道,顯然更加契合神秘玉符。

  至于剛剛秋師兄所說的,筑就上乘需要十數種道韻,極端困難,這對于擁有玉符的自己來說,是問題嗎?

  有技能熟練度的存在。

  只要有充足時間,別說區區十數種道韻,就是上百種道韻他也能刷出來。

  況且——

  張景想到了萬神小虛天內的諸般道意。

  方才秋師兄沒有明說,但張景用腳想都能猜到。

  領悟了一絲道意就能筑就上乘青色道基。那么領悟完整道意呢?對應的八成是金色道基。

  有玉符輔助。

  這對他而言,并非沒有實現的可能。

  而且如果張景沒有記錯的話。

  剛剛秋師兄口中那位千法閣首席游師兄,注定要進入上界的存在,筑就的道基也不過是青金道基。

  好吧。

  張景感覺自己是有些飄了,竟然用‘不過’來形容青金道基。

  明確本心之后。

  他臉上再度恢復平靜。

  萬神小虛天也好,筑就道基也罷,那都是之后的事情。

  而現在。

  對張景而言,盡快修煉到煉氣十層方才是正理,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手中驀地出現一枚氣息恐怖異常的妖丹。

  他正欲將妖丹投入五寶靈河之中。

  然而下一刻,手上動作驀地停止。

  張景忽地記起來,似乎黎師兄和自己說過,突破煉氣七層后要第一時間去找他。

  看對方當時的嚴肅語氣。

  好像......并不僅僅是提供更加高級的靈丹這么簡單。

  呼——

  輕吐一口氣。

  張景收起手中的煉氣九層妖丹,五寶靈河緩緩隱去。

  隨后起身向外走去。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