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七章 覆海蛟龍攝虛真法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話音剛落。

  就見到季伯常愣在原地,旋即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向張景。

  “張兄,你剛剛沒說錯吧,確認是上品傳承?”

  在傳承閣也快一個月了。

  各個等級傳承的兌換價格,他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

  也正是如此。

  季伯常才會對張景剛剛所說之話感到震驚。

  九千道功!那可是一個天文數字!

  哪怕是強如五色小隊,也只有寥寥一兩人能勉強拿出來。這其中并不包括自己師姐。

  而張兄才來道院幾個月?哪怕他加入的是排名前三的羅都小隊。

  誠然。

  季伯常對張景有自信,覺得哪怕是上品傳承,對方也早晚能兌換的起。

  但......絕不應該是現在才對。

  然而下一刻。

  “沒錯,就是上品傳承。”

  張景聲音響起,卻是讓季伯常心里頓時升騰起驚濤駭浪。

  真是上品傳承!

  他眼神里不禁透出一絲茫然。

  這一個多月里,張兄到底干了什么,才會有這么多道功?

  至于小隊贈與道功——

  這個想法甫一出現,便被季伯常直接否定。

  道院早有規定,不允許各小隊有類似行為。尤其是前十小隊,據說監察閣那邊,盯得非常之緊。

  若是小額道功和資源,或許還有操作余地。

  可羅都小隊如果想直接給張兄九千道功,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也就是說。

  張兄身上的道功,至少絕大部分都是他自己掙來的。

  只是......這在季伯常眼中看來,離譜程度更甚于羅都小隊直接將道功贈與對方。

  任憑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出自己這位張兄,究竟是如何變出九千道功的。

  時間緩緩過去。

  回過神來。

  季伯常不由看向張景,訕訕笑道:

  “那個,張兄你稍等,上品傳承事關重大,我去喊師兄過來。”

  說罷。

  他快步向傳承閣里面跑去。

  ......

  傳承秘藏。

  熟悉的青銅門前。

  一個身著紫袍,頭戴羽冠,眉心印刻一道血色云紋的男子不由再度看向張景:

  “這位師弟,你確定要用九千道功兌換上品傳承嗎?可要想清楚了,此事非同兒戲,一旦兌換便不能反悔。”

  張景目光堅定地點點頭。

  “師兄,師弟確定。”

  “何必呢?”

  男子感嘆幾句,好似是在說給身旁的張景聽一般。

  “如此年輕的煉氣五層,修煉的還是中品修行法。若是能將這九千道功用于購置修煉資源,很可能在三十歲之前步入煉氣十層,繼而通過考核進入內院。”

  “等進入內院之后,獲取上品傳承便是易如反掌。”

  “何至于現在賭上得之不易的九千道功?”

  “上品修行法極難修習,道韻之領悟更是講究機緣巧合,不可強求。其未必就比中品修行法合適啊。”

  沉默了一會兒。

  眼見張景對自己這番話沒有反應。

男子也不再多說什么,只是輕輕打開青銅大門。隨后便見他袖口一揮,一枚傳承玉匙漂浮至張景身前  “這位師弟,記得盡量挑選一部契合度高的上品傳承。”

  “師弟明白,多謝師兄提醒。”

  張景感激地說道,而后緊握傳承玉匙,緩步走進傳承秘藏。

  門外。

  注視著張景背影。

  男子臉上隱隱閃過失望之色。

  明明按部就班,就能在三十歲之前進入內院,為何非要弛高騖遠,現在就去挑戰上品傳承呢?

  自己剛才分明說得很清楚了。

  外院弟子當以進入內院為第一要務!

  另一邊。

  季伯常不時看向傳承秘藏的方向,手中悄然出現一張通訊符。

  ......

  而此刻。

  傳承秘藏內。

  張景走進記錄諸多上品修行法的區域,旋即直直看向覆海蛟龍攝虛真法的傳承玉柱。

  但他沒有立刻過去。

  而是步履堅定地走到最前面的第一根傳承玉柱前,開始逐一嘗試起來。

  太恒赤烏上霄妙訣,十尺外,不行!

  九翼青鸞蛻凡法,十尺外,不行!

  誒~這個好像是沈青青修煉的那部傳承。

  張景目光一凝。

  ...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所有的上品傳承都已經被張景全部嘗試了一遍。

  最終他還是選擇了覆海蛟龍攝虛真法。

  這一次,張景嘗試控制幽蛟吞虛道韻,再度測試,結果一如從前。

  這就說明自己與這部傳承的契合度確實很高。

  “或者初次來道院的路上,我能從那位正在修煉的師兄身上捕獲到一絲幽蛟吞虛道韻,也正是由于這個原因吧。”

  張景心中猜測道。

  沙沙——

  他緊張地深吸一口氣,隨后握住傳承玉匙,開始向面前記錄覆海蛟龍攝虛真法的玉柱一點點挪去。

  隨著距離一點點接近。

  玉柱和玉匙同時亮起靈光。

  霎時間。

  覆海蛟龍攝虛真法傳承內的磅礴信息如決堤江水一般,源源不斷地洶涌灌輸到張景識海之中。

  虛海、異種幽蛟......各類概念開始交織。

  最后竟組成一副完整的幽蛟覆海吞虛的恐怖畫卷!

  一陣冗長寂靜過后。

  張景緩緩睜開眼睛,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腦袋。

  玉符緩緩浮現。

  覆海蛟龍攝虛真法·未入門(0/150)

  呼——

  上品修行法總算是到手了!

  張景松了一口氣。

  在原地休息片刻后。

  他便拖著有些沉重的身體,向大門走去。

  “師弟,接收傳承可還順利?”男子聲音中透著一絲好奇。

  “承蒙師兄照拂,一切都還好。”

  張景笑著回答道。

  ......

  傳承閣外。

  “張兄,我事務在身,就不遠送了。”

  季伯常一直將張景送到門外,臉上帶著幾絲離別的不舍。

  可能是由于師姐的緣故。

  他在道院中能說話的朋友不多,或許真正意義上......就只有張景一個。

  如今短暫一聚,就要再度分別,心中自是不好受。

  “季兄且留步吧。”

  張景臉上露出一抹灑脫。

  二人說話間。

  一只小山般的白鹿緩慢靠近,甕聲喊道:“老爺,可是要回去了?”

  “嗯,回去吧。”張景回頭應道。

  “張兄,這是——”

  季伯常指著鹿三十八,瞪大了眼睛。

  “這是我的坐騎鹿三十八,”張景輕聲介紹道。

  “你好。”

  鹿三十八將頭低了下來,湊到季伯常面前,聲音低沉地招呼道。

  “你......你好!”

  季伯常看著面前這個碩大鹿頭,整張臉‘唰’的一下就白了,急忙哆嗦地回應道。

  生怕但凡說慢一點,對方就張開大嘴朝自己腦袋啃來了。

  鹿可能不吃肉。

  但妖鹿就未必了......

  看到這一幕。

  張景不由翻了個白眼,直接一巴掌拍在鹿三十八前腿上,呵斥道:“誰讓你嚇人的!”

  “老爺,俺沒有啊。”

  鹿三十八聲音中透著一絲委屈。

  它發誓自己真的只是想打個招呼而已。

  畢竟這還是自家老爺第一次稱呼一個人為朋友。

  “季兄,不用害怕,這家伙兒雖然大了點,但其實很膽小的。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改日再會!”

  張景坐在鹿三十八身上,朝季伯常拱了拱手。

  “張兄還有鹿......三十八,慢走,來日再會!”

  站在原地。

  望著視線中那道愈來愈小的影子,季伯常臉上不禁露出復雜至極的表情。

  其中既有興奮,亦有羨慕。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