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六章 做個交易如何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靈鶴輕輕振翅。

  不時發出暢快鶴鳴聲。

  張景盤坐在靈鶴背上,眼神古井無波。

  身下景物飛快從視線中掠過,直到......三棵熟悉的山毛櫸的出現。

  到了!

  張景眼神微微閃爍。

  他并沒有如上次那般,命令靈鶴下落,而是繼續向前飛去。

  今天甫一從瑯琊郡城出來。

  張景便敏銳察覺到身后若有若無的隱蔽目光,如跗骨之蛆般,任憑他如何控制靈鶴飛行都無法擺脫。

  唯一的好消息是,對方并沒有帶給他那種致命威脅的感覺。

  說明修為最多不過煉氣七層。

  “被盯上了......到底是誰?”

  他自認為是一個老實人,尤其進入瑯琊郡城之后,更是安分守己,不應該會與人結仇才對。

  莫非是那群下品符師?亦或者是——

  張景不禁思索起來。

  不多時。

  靈鶴緩緩下落,最終停在江邊一處茂木叢生的石崖上。

  撲通一聲!

  被護體靈光包裹的張景直接跳入湍急黑河,身上氣息瞬間融于河水之中,消失無蹤。

  河底。

  張景身影宛若一條游魚,極速向下游穿梭而去。

  雖然有信心解決身后之人,但他沒有忘記,藥園之中還有一只瀕臨突破的白鹿。

  為了防止意外。

  張景覺得還是謹慎些好。

  小半個時辰后。

  他再度來到之前那個僅容一人通過的縫隙,輕車熟路地走進去。

  刻意控制下。

  張景身上氣息緩緩沉寂,行走之間沒有一絲聲音,宛若鬼魅一般。

  漸漸地,視野之中出現那只妖鹿身影。

  那家伙依然還是自己上次來時的狀態。

  張景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氣。

  這對他來說,是再好不過的消息。

  若是對方此刻已經完成突破,不免有些麻煩。

  心意一動。

  洶涌水流聲交織著法器碰撞的悅耳聲音霍然響起,宛如一首樂章,由微弱逐漸變得清亮。

  同時。

  一條長河虛影自虛無涌現,圍繞在張景身邊。

  透過清澈河水,隱約可見里面相互碰撞的五件法器。

  然而下一刻。

  五寶靈河虛影陡然消失。

  張景周圍再度歸于寂靜。

  只見他緩緩轉身,面無表情地看向身后洞口方向。

  踏踏——

  沉重腳步聲由遠及近,不過片刻便已近在咫尺。

  一個身著灰色法袍的身影頓時出現在視線之中。

  這是一個長相極為奇異的男子,鷹鉤鼻,雙眼向內凹陷成坑洞,面皮干癟,看不出年齡。

  身上纏繞著一絲若有若無的腐朽陰冷氣息。

  修為應該在煉氣七層。

  “我好像不認識閣下?”

  張景聲音里沒有一絲感情。

  “嘖,”灰衣男子看向張景,臉上露出一絲怪異笑容,故作和藹地問道:“小家伙兒,黑山縣城的血磨應該在你身上吧,可讓我好一頓找。”

  “乖,快把它給我,或許還能保住一條命。”

  “這么年輕就煉氣五層了,前途不可限量,沒必要不明不白死在這里,你說是也不是?”

  在男子對面。

  血磨?黑山縣城?

  張景不由想起自己儲物袋中那個猩紅大磨,眼神微微閃爍。

  也就是說。

  眼前這個灰衣男子,就是瑯琊郡這場妖魔之亂背后存在中的一員?

  不對。

  應該是那些存在手下的小卒子。

  猩紅大磨于張景無用。

  可現在的情況他用腳想都知道,無論交或者不交,這個男子都不會放過自己。

  想清楚后。

  “我交出來,你就能饒我一命?”

  張景看向男子,小聲問道。

  與此同時,虛幻五寶靈河在他控制下,變得狂暴起來。

  “那是當然。”

  男子看向張景,目光卻不時掃向不遠處的靈藥,臉上生出一絲抹之不去的貪婪。

  “那我交。”

  張景深吸一口氣,好似要取出對方口中的血磨。

  他還在等!

  倒不是沒有把握,而是張景忽然發現,眼前這個男子目光,和自己之前感知到的隱蔽目光,并非完全一致。

  心眼在示警。

  此處應該還有另外一個人的存在!

  “呵呵,這一趟倒是有意思,什么牛鬼蛇神都跳出來了。”張景心中冷笑一聲。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灰衣男子眼見張景遲遲不拿出血磨,似乎有些不耐煩起來。

  “小子,拖延時間沒有用。把血磨拿出來,你現在就可以離開。”

  卻在這時。

  “師弟,我們做個交易如何?你將妖丹凈化之法交出來,師兄保你平安。”

  一道陌生話音驟然回蕩開來。

  言語中帶著無比的自信。

  張景循聲望去。

  只見右手邊一處空地上,空氣突然蕩起波紋,一道有些眼熟的身影緩緩出現。

  是他,茍盛!

  那個在交易會中想要自己妖丹凈化法的人。

  張景恍然。

  “嘖嘖,小蟲子終于憋不住了?”灰衣男子聲音陰冷地嘲諷道。

  聽話中意思。

  他剛才似乎同樣在陪張景演戲拖時間,真正目的則是等待隱藏在暗中的茍盛現身。

  “你發現我了?”

  茍盛聞言不由看向那灰衣男子,眼神中閃過一絲驚愕。

  隨后便見他一把將手中符箓扔到地上,罵罵咧咧道:“這張上品匿蹤符果然有問題,老子就知道便宜沒好貨。”

  聲音甫一落下。

  茍盛就不自覺看向遠處生長的靈藥,眼神中閃過一絲興奮。

  今天真是來對了!

  這些靈藥足夠支持他修煉到煉氣十層,甚至......沖擊內院也未嘗沒有可能。

  不過唯一的阻礙就是——

  茍盛看向對面灰衣男子,心中油然生出一股殺意。

  但他沒有立刻行動。

  而是轉過頭看向張景,再度問詢道:“怎么樣師弟,剛剛師兄提議如何?只要你答應,師兄馬上動手,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從師弟手里拿到妖丹凈化之法,再加上這些珍貴靈藥。

  莫非這是老天在眷顧自己?

  茍盛心中美滋滋地想到。

  而就在他沉溺美夢之時。

  一陣駭人的靈力波動驟然從灰衣男子身上激蕩而出。

  只見他面容扭曲,口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支骨哨,扶住骨哨的兩只手青筋暴起。

  骨哨被吹響,竟發出沙啞至極的烏鴉叫聲。

  霎時間。

  一道裹挾著腐朽死寂氣息的音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徑直向茍盛激蕩而去。

  怪異哨聲將茍盛驚醒。

  他驀地抬頭望去。

  只見一道灰黑色音波正在向自己掃來,覆蓋所有空間。

  恐怖死亡氣息化作大手,瞬間將他心臟牢牢攥住,幾欲讓他窒息。

  呼——

  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擋不住......會死!

  生死危機之下。

  茍盛手忙腳亂地催動法器盾牌,煉氣后期的可怕靈力源源不斷地灌輸其中。

  頓時間,法器盾牌光芒大放,直直地抵擋在他身前。

  似乎還覺得不夠。

  他又取出一張符箓往自己身上一拍,一道厚重護體靈光緩緩撐開。

  只是——

  這些手段好似毫無作用一般。

  灰黑色音波不急不緩地從茍盛身上掃過。

  法盾瞬間黯淡,護體靈光更是只堅持了兩息,就轟然崩潰。

  緊接著,他臉上飛速布滿道道灰黑斑紋,散發出陣陣腐爛氣息。

  “如果今天沒有跟過來,那該有多好?”

  失去意識的前一瞬,茍盛后悔地想到。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