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章 幽蛟吞虛道韻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時間一點點流逝。

  也預示著眾人離龍湖道院越來越近。

  房間中。

  原本的竊竊私語已然消失,壓抑的氛圍漸漸彌漫開來。

  一張張或稚嫩、或成熟的臉上,寫滿了彷徨,當然更多的是對于即將到來的考核的恐懼。

  畢竟對于其中的絕大多數人來說,這是此生僅有的機會。

  由不得他們不緊張。

  當然,除了——

  正中間,季伯常四人正相對而坐。

  與周圍人不同,他們臉上滿是輕松,仿佛絲毫沒有將龍湖道院考核放在心里一般。

  不過若是仔細看去,就會發現此刻季伯常的目光中,竟然多了一絲凝重。

  “也就是說,想讓我加入你們?”季伯常眼睛微瞇。

  說話間,他身上原本略微有些輕浮的氣質漸漸消失,凌厲鋒芒自眼底躍然而出,讓人不敢直視。

  “不錯。”綠裙女子楚靈蕓點了點頭,認真道:“世兄也清楚,對于我們而言,真正考驗是在進入道院后,如何在與其他州世家天才以及師兄、師姐們的競爭中立足,獲取足夠多的資源,甚至......進入內院!”

  “不錯。”

  旁邊,鄧安接著補充道:

  “況且季兄你的目標肯定也是道院七十二傳承。兌換傳承所需道功何其之多,單靠自己積攢,那要等到什么時候?”

  “武兄,你也是這般想的嗎?”

  季伯常若有所思,隨后轉過頭向另外一側的武鳴元問道。

  聞言,武鳴元點點頭,贊同道:

  “季兄,楚仙子和鄧兄說得不錯,我等既然同出一州,自當協心同力才是。楚仙子族兄九年前進入外院,如今已是煉氣中期修為。若有那位楚世兄提攜,我們在外院定會順利得多。”

  族兄?煉氣中期修為!

  這都趕得上自己家中長輩了。

  季伯常暗暗吃驚,同時意識到,這對自己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畢竟來之前,家中修行的長輩反復告誡過,道院外院競爭之激烈,以及資源獲取之難,難以想象。

  想清楚之后。

  季伯常心里一松,再度恢復到之前的狀態,手中畫扇打開,笑道:

  “此事于我有利,而且三位如此熱情相邀,季某豈有不答應之理?到時候就要拜托楚仙子了。”

  “哈哈,我就知道季兄不可能不答應。”

  “是極是極。”

  鄧安和武鳴元眉開眼笑地回應道。

  “世兄說笑了,叫我靈蕓便是。什么拜托不拜托的,仙道艱難,我們互相照應罷了。”

  楚靈蕓眉俏臉晶瑩中透著一抹緋紅,輕聲答道。

  看見這一幕的武鳴元,神色變得沉郁。

  “對了,靈蕓,”季伯常似乎想起了什么,說道:“我在永安書院有一個朋友,資質很是特殊,我覺得可以加入我們,將來也是一個裨助。”

  說話間,季伯常看向了張景的方向。

  他知道張景的家境,而且十分清楚,對方的資質并不差,只是缺少資源助力罷了。

  “季兄你說的是剛剛進門時,和你在交談的那位?”鄧安好奇問道。

  “不錯。”

  “季兄,敢問他是林山郡哪個家族之人,竟能入得你眼?”武鳴元順著季伯常視線方向看去。

  卻看到了緊緊抱著包裹,靠墻睡得正香的張景。

  “張兄父親只是一個普通郎中。”

  季伯常苦笑一聲,回答道。

  他明白武鳴元的意思,卻也不得不說實話。

  “世兄,要不等那位‘張兄’通過道院考核之后,再說此事,如何?我那位族兄......眼光比較高。”

  “若是他通過考核時,能獲得乙等評價,靈蕓一定親自登門邀請。”

  楚靈蕓視線沒有跟著移動,只是看著季伯常,平靜地說道。

  “這樣啊,那也行吧。”

  眼見暫時事不可為,季伯常也不再堅持,只能在心里說道:‘張兄啊張兄,機會幫你爭取到了,你可一定要爭氣啊。’

  ‘作為交換,到時候指導我十個,哦不,一百個畫扇,不過分吧?’

  而就在這時。

  “季兄,既然你對那位張兄有信心,不若我們打個賭?反正現在閑著也是閑著。”

  武鳴元再度看了眼張景,饒有興趣地說道。

  “武兄想賭什么?”

  季伯常收起臉上笑容。

  “哈哈,自然是賭張兄能否通過道院考核?”

  “賭注呢?”

  “十枚靈石如何?”思索片刻后,武鳴元說道。

  他轉過頭,對著鄧安和楚靈蕓問道:“靈蕓和鄧兄要不要參與?”

  “不了。”鄧安搖頭。

  “既然兩位世兄有興趣的話,靈蕓倒是可以做一個見證人。”楚靈蕓嫣然一笑,頗有興致地說道。

  “二十枚靈石,這個賭我接了。”

  季伯常沉聲道。

  “二十枚靈石......好!季兄如此豪氣,倒顯得武某優柔了,二十枚就二十枚。”

  “武兄還真是闊氣。”

  “季兄也不差啊。”

  “打賭歸打賭,兩位世兄莫要傷了和氣。”眼見二人情緒有些激動起來,楚靈蕓急忙勸解道。

  ......

  ......

  啊哈——

  張景活動了一下脖子,只感覺一陣神清氣爽。今早因為催動法種而消耗的心神,不覺間已經恢復七七八八。

  “我這是睡了多久?”

  張景抬起頭。

  這才注意到大部分人都擠在一起沉沉睡去。只有零星幾個,瞪大眼睛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中間空曠之處。

  季伯常四人俱都一副盤膝端坐、雙目緊閉之態,姿勢和外面的仙長有些相似。

  “這是......在修行?”

  張景看得一頭霧水。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柳夫子曾說過,龍湖道院有規定,經過書院選拔參加考核之人,不得有修為在身。

  莫非這就是這些世家巨閥子弟參加考核的底氣所在?

  張景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絲羨慕。

  下一刻,他搖了搖頭,暗道:‘我都有玉符了,還有法種心眼在身,羨慕什么?’

  感覺屋內有些沉悶。

  張景小心地站起身,踩著地上睡覺的人身側空隙,悄悄走到門邊,拉開門,隨后徑直走了出去。

  出門的那一刻,張景便睜大了眼睛、

  視線中,是一道盤膝而坐的人影。

  只不過,這人影竟然給張景一種下一刻就要化身蛟龍、吞吐云霧的強烈錯覺。

  我這是撞見了仙長真正的修行?!

  撲通——撲通!

  張景心臟控制不住地激烈跳動起來。

  他想到了自己的心眼法種。

  心動不如行動。

  張景緩緩后退到木屋之中,輕輕關上門,只留下一道縫隙。

  隨后,他混坐在人群之中。

  “心眼!”

  張景調動心神,輕車熟路地催動心眼法種。

  頓時一只虛幻眼睛在他心中出現,緩緩張開,目光透過門縫,看向了不遠處的仙長。

  那里——

  一條身長十余丈的黑色蛟龍,頭角崢嶸,蜿蜒虬結的身體上布滿漆黑鱗片,上面纏繞著某種神異至極的紋路。

  巨大頭顱微微探出,不停將絲絲縷縷的云氣吞入腹中。

  一息。

  兩息。

  ...

  黑色蛟龍的烙印在張景心中愈發清晰,同時蛟龍身上攜帶的吞云吐霧意境也逐漸濃郁。

  玉符上,金色小字緩緩顯現。

幽蛟吞虛道韻·殘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