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一十章、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秦劍一走了。

  三月七星,天狼將軍秦劍一走了。

  在公主殿下的成年禮還沒有正式開始的時候,就帶著自己的弟弟離開了宴會現場。

  原本想要替鼻青臉腫的秦玉陽出口氣,替秦家拾起落在地上的面子,結果面子沒撿起來,反而丟了更大的面子。

  任誰也沒有想到,他會敗在一個舊土少年的手上,引爆了這場晚宴的第一波輿論炸彈。

  “聽說了嗎?秦劍一挑戰唐匪,輸了......誰是唐匪?看來你最近沒怎么關注時事啊。”

  “秦劍一怎么會輸?他可是七星之一,是秦家最被看好的年輕一輩.....這下子怕是前途不妙了。”

“秦劍一是不是故意放水?剛才那場比賽我看了,秦劍一一劍斬來,我站在旁邊都覺得喘不過氣來......可是,那個唐匪站在原地動都沒動,然后秦劍一就說自己輸了  “是不是受到了公主殿下的逼迫?畢竟,聽說那個唐匪和公主殿下......”

  “噓,噤聲,你想死我們還不想死呢.......”

  唐匪知道,此戰結束,自己勢必成為眾人關注和討論的焦點。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有很多時候,他都是迫不得已做出來的選擇。

  別人可以退,他不能退。

  別人退一步是海闊天空,他退一步是魂枯肉爛。

  別人可以為了利益為了某種企圖,而他只是為了活著。不過,這一劍的效果卻大出唐匪的意料之外。

  當秦劍一一劍劈來的時候,那氣勢可要比剛剛進入通幽境的沈清平要厲害多了。唐匪暗自猜測,秦劍一的實力在通幽中品或者上品之間。

  那個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鎖定,全身所有的氣機都被壓制,陰陽之氣難以調動施展。

  如果沒有第一劍的加持,自己只有棄劍認輸的份。

  可是,機緣巧合下自己卻看懂了《幽冥圖卷》,這段時間的重心也一直放在苦練第一劍上面。

  每天一萬劍的這么堅持下去,一次又一次的將自己練至脫力,被小胖從練功房里面給扛了出來。

  功夫不負有心人,危機時刻,自己用這第一劍解除了秦劍一帶來的壓力和危機。兇神的東西,果然很兇。

  而且,唐匪現在一點兒也不覺得兇神兇了,甚至覺得他還有點兒萌萌噠.....

  想起自己扯走了他身上的黑披風,讓一代兇神袒胸露乳的盤腿坐在巨石之上,唐匪的心里就充滿了愧疚感。

  早知道把小胖的衣服給他丟一件,無論如何,不能讓自己摯愛的兇神師父光屁屁啊。

  是的,唐匪決定給自己增加一個師父。

  嚴格意義上來講,老頭子是自己的第一個師父。但是老頭子不肯讓他喊他師父,說教不了他。

  先生是唐匪的文字師父,他跟著先生讀了很多書,寫了很多字。

  至于兇神嘛.....

  雖然大家初次見面相處的不太愉快,但是后來人家也算是對唐匪誠心以待。不僅將世間十大神器之一的骷髏錘送給了小胖,還贈送給唐匪一條披風和一卷劍譜......

  這般的無私奉獻,這般的高風亮節,就是親生父母也不過如此了。

  古人有一字之師,唐匪從兇神那里學了一劍,那更得是自己的師父了。

  再說,學會了一劍就如此厲害,斬掉了三月七星里面的一顆星星,等到自己學完了九劍,那還不得把這顆星球也能斬落?

  想到此處,唐匪就對未來生活充滿了希望。

  唐匪并不在意別人在議論些什么,反正自己是最后的贏家就成。小胖走了過來,關心的問道:“哥,你沒事吧?”

  “我沒事。”唐匪笑著說道。

  小胖一臉欽佩的看向唐匪,說道:“哥,你真是太厲害了。就沒有你打不過的對手.....那個秦劍一那么厲害,還是被你一劍給解決了。”

  唐匪搖頭,說道:“也不能說是解決了,如果我們倆沒有一劍之約,繼續打下去我肯定會輸......但是有了一劍之約,他又不想真的和我同歸于盡,所以就只能自救認輸。”

  “哦。”小胖點了點頭,他才不在意中間的這些事情呢,他只看到自己的大哥又一次贏了。

  而且,贏的還是囂張狂妄不可一世的秦劍一。“哥,咱們現在去干什么?”小胖問道。

  鳳凰還沒出來,成年禮還沒開始,唐匪和小胖也沒辦法立即離開。唐匪便看向小胖,問道:“伱吃飽了嗎?”

  “沒有。”小胖搖頭。

  他才剛剛吃了個半飽,就被人給打擾了,這也是他剛才為何那么生氣的原因.“那咱們就繼續去吃東西。”唐匪說道:“一直吃到你吃飽為止。

  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開心。

  不要讓一些無關緊要的人影響了你的心情,更不能影響到你的食欲。“哥......”小胖指了指四周聚集的人群,說道:“別人會看咱們的.....”

  “想看就讓他們看吧。”唐匪若無其事的模樣,出聲說道:“誰還沒有吃過飯呢”

  說完,便帶著小胖去餐臺前取食物,左手端著滿滿一大盤子糕點,右手端了一杯果汁重新回到八角亭,將糕點和果汁放在長椅上面,然后倆人再次蹲在地上吃了起來。

  “哥,你試試這個巧克力蛋糕,可好吃了.....”“你試試我的草莓派草莓特別的新鮮.....”

  “哥,你還喝飲料嗎?我去給你拿?”“不用了,喝太多飲料吃不下東西.....”“哦,那我也不喝了.......”

  他們旁若無人,他們談笑風生,他們彼此分享著食物和分享每一道糕點的口感,仿佛這里就是他們最熟悉的家,是他們放開胸懷的主場。

  無數賓客在旁邊看著,卻再也沒有任何一個人發出嘲諷的聲音。這兩個家伙.....

  確實和新星上面的少年人不太一樣。鳳凰宮。鳳凰小筑。

  鳳凰坐在白色鑲金的巨大梳妝臺前,兩名宮廷造型師站在身后為她整理發型。另外有一人在為她化妝,描眉畫眼,傅粉施朱,很是精致小心。

  還有幾個小助理在旁邊打著下手,時不時的將化妝師或者發型師需要的物品給呈送過來,一派繁忙的景象。

  今天是鳳凰的成年禮,是一個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而她也將是整場聚會最耀眼的人物。

  不僅僅如此,鳳凰帝國亦有無數人在關注著這場盛會,等待著欣賞流傳出來的照片,以及有可能出現的種種緋聞八卦,解讀這場聚會所傳達出來的每一個政治隱喻。

  所以,即便以鳳凰討厭麻煩不喜濃妝的性子,也只能按照宮廷禮儀官的要求去進行妝容頭發以及服裝的選擇。

  “秦劍一挑戰唐匪?”

  鳳凰的身體不自覺的繃緊,擔心被身邊的這些侍女傭人以及旁邊監督著的禮儀官看出什么端倪,又瞬間放松下來,出聲問道:

  “好端端的秦劍一為什么要挑戰唐匪呢?他們之間又沒有什么過節.....唐匪剛剛移居新星,秦劍一一直在浴火軍當差,他們倆人應該還沒有見過面吧?”

  “事情還是因為秦劍一那個白癡弟弟秦玉陽引起來的。”盛心懷的手指間夾著一根細長的香煙,無視宮廷禮儀官在旁邊橫眉冷對的表情,悠哉悠哉的抽著。

  也只有她有在公主殿下的寢宮里隨意抽煙的權利,即便是最嚴謹苛刻的宮廷禮儀官們都拿她無可奈何。

  作為公主殿下的好閨蜜,今天的盛心懷也是盛裝出席。

  一身黑色晚禮服讓她看起來充滿了神秘氣息,慵懶、冷艷、華麗就像是一束暗夜玫瑰般吸引人的眼球。

  “我聽到的版本是這樣的,唐匪和他那個小胖子弟弟來了之后......”“人家叫公輸磊,不叫小胖子......”鳳凰糾正說道。

  “小胖這個稱呼我還是從你這里聽到的......怎么?你能叫我們就不能叫?只許公主放火,就不許我們點燈?”盛心懷白了鳳凰一眼,很是不滿的說道。

  還沒嫁過去呢,看你這護犢子的樣子。

  鳳凰知道從盛心懷嘴里聽不到什么好話,把她逼急了真不知道會暴露出什么秘密出來,趕緊轉移話題說道:“秦玉陽欺負唐匪和小胖?”

  “也不能說是欺負吧。就是唐匪和小胖來了之后,就裝了一盤子糕點去園子里吃,秦玉陽覺得他們倆吃相可笑,就拍攝視頻錄了下來,并且在大家的面前用多維呈像技術播放了出來......”

  “唐匪覺得他這種行為很不禮貌,就上去讓他把視頻刪除,秦玉陽不愿意,于是倆人就發生了爭執.......”

  鳳凰眼神微凜,說道:“秦玉陽雖然沒有什么才名,但也不應該是這樣的草包才對.....他這是被人蠱惑,還是另有所圖?”

  “這種事情我怎么知道?”盛心懷嫵媚的橫了鳳凰一眼,嬌滴滴的說道:“人家也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教書老師。”

  鳳凰知道她還在記恨自己不讓她喊小胖的事情,哀求說道:“心懷姐姐,你就幫幫我嘛,幫我分析分析....你是咱們鳳凰城有名的女諸葛,很多事情你都看得特別精準,一針見血。”

  盛心懷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我還真看不出來。我總覺得他們在下一把很大的棋......”

  “你說的他們是誰?”

  “沈家秦家還有你們皇家......”

  鳳凰的眼皮子跳了跳,這女人,怎么把皇家也牽扯進來了.....

  天知道這些人里面有多少是陳風雷安插的人手,你也不怕招惹麻煩?

  鳳凰便不再讓她分析局勢了,只關注現場細節,說道:“所以,唐匪揍了秦玉陽”

  “是小胖揍的。”盛心懷笑著說道:“聽說他每抽一巴掌,都大喊一聲商修林是我徒弟......你說好笑不好笑?商修林怎么收了這么一個白癡弟子?”

  “小胖不是白癡,他只是......”.鳳凰又忍不住替人胖心善的小胖說話了。“只是什么?”盛心懷眨了眨眼睛,出聲問道。

  “只是反應不夠靈敏。”鳳凰說道:“小胖肯定是被他哥給蠱惑了......”

  “傻瓜都知道。”盛心懷說道:“不然的話,小胖怎么可能干出這種事情?最倒霉的還是商修林,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你說,秦家會不會找商修林的麻煩?”

  “不會。”鳳凰搖頭,說道:“商修林也不懼。”

  “是啊,我們商院長被院里的學生稱為,結果被這個小胖子一巴掌一句商修林是我徒弟給搞出喜劇效果了......現在再看到他板著張臉給我們開會,我都怕自己會忍不住笑出聲音.....”

  “希望商修林不要惱羞成怒把小胖給趕出去了。”鳳凰擔憂的說道。

  “你這是關心則亂。商修林那么多年不收弟子,九大家族送上門的都不要,偏偏收了這么一個小胖子......那就證明這個小胖子身上確實有其可取之處。他怎么可能因為這么點兒事情就把人給驅逐出去?”

  “再說,難道你不覺得小胖這么嚷嚷著.....”想起當時的畫面,盛心懷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你不覺得很可愛嗎?傻乎乎的,一看就是個大好人.....商修林這個人脾氣古怪,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說不定就吃小胖這一套......”

  “也是。”鳳凰點了點頭,說道:“聽說商修林夫妻倆對小胖極好,還時常讓他到家里吃飯。”

  “說來也是奇怪,唐匪的資質實力明顯比小胖更好,為何商修林就沒有看上他呢?”盛心懷好奇的問道。

  鳳凰搖頭,說道:“他們這種人行事,咱們哪能猜測的到?可能小胖更合他的眼緣吧?”

  “也有可能覺得唐匪這小子太滑頭了,明顯不合商修林這種老古董的胃口......不過,唐匪竟然戰勝了秦劍一,這確實是之前誰都沒有想到的事情。秦劍一落敗的事情傳出去,怕是鳳凰城最大的新聞了吧?唐匪在星空榜上的排名會不會迅速飆升?”

  “我也想不明白......”鳳凰搖頭,說道:“秦劍一成名已久,十八歲就進入通幽境,是鳳凰城一等一的天才少年.....后來又被秦家安排進浴火軍效力,聽說立下了不少功勞,在軍隊中的表現也是相當的突出.....”

  “因為他的座騎機關獸是一頭黑狼,所以又被稱為天狼將軍,很受浴火軍高層的看重。按照他們的實力境界,唐匪應該遠遠不是對手才對.......”

  鳳凰不知道唐匪為何能夠贏下秦劍一,但是她心里清楚,他這段時間在竭盡全力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境界。

  想起嶄新的練功房地板上面密密麻麻的刀劍痕跡,鳳凰就一陣心疼。她把唐匪帶到新星,原本是想改變他的生活。

  可是,卻沒想到這比他之前在舊土上面還要疲憊,一次又一次的遭遇這樣危險的事情.....

  無論是沈家的沈清平,還是秦家的秦劍一,他們都是因自己而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自己就是唐匪懷里的那塊璧.....

  當真要和他漸行漸遠,才能夠讓他真正的享受安定祥和的生活嗎?可是,自己當真能夠做的到嗎?

  或者,他可以做的到嗎?“鐘余秀雪......””

  “啊?”鳳凰猛然驚醒,問道:“你剛才說了什么?”

  “我和你說半天話了,你完全當作沒聽見,走神走到哪兒去了?”盛心懷沒好氣的說道。

  “盛小姐,請注意禮儀......不要直呼公主殿下的全名......”禮儀官實在是忍不住了,在旁邊提醒說道。

  盛心懷吐了個煙圈,說道:“關你屁事?”

  “都弄好了吧?”鳳凰看著禮儀官,出聲問道。

  “弄好了。等到出場前再換上晚宴禮服和公主皇冠就好了。”禮儀官說道。“行,你們出去吧,讓我歇息一會。太累了。”鳳凰說道。

  “是,公主殿下。”禮儀官也想在旁邊盯著,她怕好不容易搞好的妝發,被公主一折騰就給毀了。

  不過,她也不敢忤逆公主殿下的命令。

  還有一個無法無天的盛心懷在旁邊杵著,這女人真是什么話都敢說,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

  等到禮儀官帶著美容化妝師離開,屋子里只有鳳凰和盛心懷兩個人,說話一下子就輕松隨意多了。

  “這個老巫婆,整天在旁邊盯著,這個不許那個不對的,也不知道你們煩不煩?她要是在我家,早就被我從窗戶丟出去了。”盛心懷一臉嫌棄的模樣。

  “沒辦法,宮里有宮里的規矩.......我也煩。可是,如果我不按照她說的去做,她跑去向我爸投訴,我爸又會找我談心。”

  “你就忍一忍吧,反正從小到大你也習慣這種生活了。”盛心懷笑呵呵的說道。“那句話是怎么說的來著?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又不是每個人都能夠享受到公主的身份待遇.....你已經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了。”

  “幸福嗎?”鳳凰看向盛心懷,說道:“我覺得你比我幸福多了。”

  “是吧?我這種人就是沒臉沒皮,想罵的人一定要罵,想睡的人一定要睡.....””

  鳳凰無奈。

  這女人,又開始了。

  “秦劍一走了,生日蛋糕都沒吃上一塊.....這算不算是減輕了你的負擔?”鳳凰搖頭:“他吃不吃生日蛋糕,我都不會在意......”

  突然間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看著盛心懷說道:“唐匪和小胖剛剛來到新星,對宮里的禮儀也不熟悉,要不,你去陪陪他們?畢竟,他們在這邊認識的人除了我也只有你了.....”

  秦府。秦家宅院。

  秦劍一讓秦玉陽在療養床上躺好,將一股陰陽之氣輸入到秦玉陽的身體里面,幫助他恢復精神,清除體內的血瘀氣堵之處。

  秦玉陽不懂修行,感受不到陰陽之氣。這在秦家這種大族里面屬于一個異類,因此并不受家族里面的長輩喜愛看重。

  恰好他的親哥哥秦劍一又是秦家數一數二的修行天才,不能說弟弟憑哥哥貴,倒是也沒有人因此而輕視貶低他。

  他在秦家屬于可有可無的人物,大家提起他也只是。

  因為聲名不顯,如果不是他今天晚上主動出手挑釁唐匪,怕是很少有人關注到這一號人物的存在。

  秦玉陽吐出一大口鮮血,這才覺得胸口的憋悶之氣消失,身體也舒坦了許多。

  “你的氣血已經疏通開了,接下來在療養艙睡上幾天,也就好的差不多了。”秦劍一看著秦玉陽,出聲說道。“我那一腳留了分寸,并沒有傷到你的骨頭。”

  “謝謝大哥。”秦玉陽感激的說道,并沒有因為秦劍一沒有替他討還公道,反而一腳把他踢飛而有所怨言。

  秦劍一看向秦玉陽,說道:“說說吧,到底是什么情況?好端端的,你跑去招惹一個舊土流民干什么?這不符合你的做事風格。”

  秦玉陽努力的坐直身體,從旁邊的紙巾盒里抽出紙巾擦拭嘴角的血漬,這才出聲解釋著說道:“這小子可不是普通的舊土流民,而是鐘余秀雪相當看重的男人.......”

  秦劍一嘴角浮現一抹嘲諷的笑意,說道:“怎么?你也相信那些傳聞?”

  “我倒是不太相信。鐘余秀雪那樣的女人,眼高于頂,什么樣的年輕俊杰沒有見過?怎么可能因為被人救過一次性命就想著要以身相許呢?”秦玉陽搖了搖頭,出聲否認。

  “既然如此,那就不是為了想替我這個哥哥打抱不平......你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其實也有這方面的心思。”秦玉陽出聲說道。“當時看到他們倆蹲在地上吃東西的樣子,確實覺得滑稽可笑.....我想著,把他們這種乞丐一般的模樣拍攝下來發到星網上去,等到視頻傳播開來,直至傳播到鳳凰宮里面去......”

  “外面不是有很多傳聞,說秀雪殿下和唐匪是情侶,說當今國主同意將女兒下嫁......你說鐘道隆看到這些視頻會怎么想?他會愿意讓自己的女兒和這樣的男人關系暖昧嗎?皇室的臉還要不要了?他鐘道隆還要不要尊嚴了?”

  “所以,你想先把唐匪污名化,把他給驅逐出決賽圈?這樣的事情讓別人做就成了,為何要自己出手呢?”

  “機不可失。”秦玉陽出聲說道:“時機一閃而逝,我沒忍住就直接動手了。”

  “再說,我原本想著是偷偷拍攝,拍完就走,然后找一個毫不相關的人用匿名帳號來把視頻給發布出去,神不知鬼不覺,和咱們秦家沒有任何關系.......”

  “沒想到那個唐匪如此警惕,第一時間就發現我在拍攝,我怕他強行將我拍攝到的視頻刪除,便立即大喊大叫,吸引更多的人注意.....先將視頻用多維呈像的方式給播放出來,這樣一來,即便我拍攝的原視頻被刪除,其它人錄頻后的視頻也足夠火遍網絡......”

  “就算被發現了,我們這邊人多勢眾,來的都是些公子小姐,身份顯赫的人物......不過是爭執幾句的事情,他又能奈我何?”

  “沒想到的是唐匪膽大妄為,竟然敢在宮廷之內縱弟行區......他這種行為,倘若被皇室追究起來,那可就是大不敬之罪.....前途未來盡毀......”

  秦劍一看向秦玉陽,說道:“倘若我們這些世家子弟做這些事情,那就是輕視皇權,無法無天,沒有教養,是大不敬之罪......可能前途未來盡毀。他有什么前途未來”

  “所以說......”秦玉陽苦笑不已,說道:“這次栽在他的手里還真是一點兒也不冤枉。此子行事癲狂,出其不意,還真是很難摸準他的脈搏......”

  秦劍一眼神深邃的看向秦玉陽,說道:“既然主要原因不是替我這個哥哥搶女人,那么,真正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為了解秦家危機。”秦玉陽沉聲說道。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請:wap.ishuquge.la

無線電子書    星河之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