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五十七章 光出錢不行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目送走周股長,韓渝正準備過去問問學姐晚上回不回市區看小涵涵,管委會黨政辦劉副主任突然打電話讓趕緊去三河幫著接待客商。

  沉副市長和唐文濤又出去招商了,陳書記在市里開會,另外幾位黨工委委員和管委會副主任全都不在家。招商局的同志好不容易把客商請過來考察,不能沒一個領導接待。

  天大地大,在開發區招商引資最大!

  韓渝一刻不敢耽誤,急忙換上便服,轉換角色,從人武部長兼預備役營長變成了陵海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委員、政法w書記,趕到三河以開發區領導的身份歡迎客商的到來。

  之前不知道跟沉副市長、陳書記陪客商考察過多少次,對于怎么吹韓渝都不用刻意學。

  爬上招商局去年購買的豐田小客車,一邊陪客商在已建成并且看上去很不錯的工業園區轉,一邊介紹起陵海的情況。

  “許總,江總,我們陵海東瀕黃海,南倚長江,是長江入海口的重要門戶。也是清末狀元、近代著名實業家張謇先生的故鄉。全市總人口103萬,土地總面積1012平方公里。”

  兩位老總這是第一次來陵海,但不是第一次跟陵海干部打交道。

  早在去年三月份,他們在一次經貿洽談會上就見過沉副市長和唐文濤。

  作為副處級領導沉副市長真的很年輕,分管招商引資和港區建設的管委會副主任唐文濤更年輕,給他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沒曾想到了陵海,接待他們的開發區政法w書記也這么年輕。

  年輕好啊!

  年輕才有闖勁兒,才能干事。

  并且跟年輕的領導干部打交道,比跟那些年紀很大的領導好說話。

  兩位老總微微點點頭,饒有興致地看向車外那一排排極具現代化氣息的廠區。

  韓渝不知道兩位客商在想什么,接著道:“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陵海的經濟迅勐。1997年,也就是去年,全市實現國內生產總值90.2億元,工農業總產值153.8億元。經濟增長率達到12.8%,市財政收入4.128億元,城鄉居民儲蓄余額達到62億元。”

  黨政辦劉副主任不失時機地開起玩笑:“許總,江總,別看我們這些當干部的工資低,但群眾有錢,不然也不會有那么多存款。”

  “農民負擔不重?”許總笑問道。

  韓渝解釋道:“我們陵海真正種地的農民不多,主要是一些老人。年輕人要么進廠上班,要么出去經商,要么出去打工。你們是大型水泥生產企業,你們二位對建筑行業應該很了解,我們陵海的建筑業非常發達,有很多年輕人在外面搞建筑。”

  許總點點頭:“原來如此。”

  江總則暗暗感慨不愧是經濟發達沿海地區,一個縣級市一年的工農業總產值就高達一百五十多億,相當于自己老家縣的八倍。

  “我們陵海是一方投資的熱土,被譽為北東海,也有很多客商說我們陵海是長三角的小浦東!工業門類齊全,經過多年,已有工業企業1200多家,產品達150個大類,3000多個品種。形成了紡織、機械、冶金、建材、輕工、電子、船舶修造等多個門類的工業體系。”

  陵海這幾年真是一年一個樣,尤其開發區的變化是真大。

  韓渝發自肺腑的驕傲,指指窗外干凈整潔的香港路:“我們陵海的基礎設施建設也很完備,境內已實現公路‘黑色化’。即將建設的江城至濱江的高速公路延伸段,將從我們陵海穿境而過。

  我們開發區的陵大汽渡已成為聯結大江南北的重要交通樞紐,從陵海市區或從我們開發區去東興機場不到30公里,從我們這兒開車去東海只要3個小時。郵電通訊事業也很發達,電話普及率達到每百人9.36部……”

  沉副市長不止一次交代過介紹開發區乃至陵海的情況,不能只說硬實力,也要介紹軟實力。

  見兩位客商笑而不語,韓渝話鋒一轉:“我們陵海的文明程度也較高,前年被評為全國教育先進市,今年二月份,被評為全國衛生城市……”

  牛皮不是吹的。

  陵海這幾年先后獲得好幾個國家級榮譽。

  全國教育先進市絕對實至名歸,陵海高級中學不是在全濱江乃至在全省招生的“超級中學”,只招陵海的學生,但這些年每年都有二十個以上的學生考上清華北大,一本錄取率高達百分之九十。

  事實上不止陵海,東啟、長州等區縣的高中也不錯。

  以至于清華北大等名牌高校的招生老師都繞過濱江,直接來下面區縣的高中招生,去年甚至給了陵海中學、東啟中學和思崗中學推薦學生上北大清華的資格。

  濱江市區的幾個高中差遠了,有本事、有能力的家長都把孩子送到陵海或東啟等區縣上學。

  至于全國衛生城市,說起來有點搞笑。

  當年大張旗鼓創建,上上下下搞了大半年,只要是吃政府飯的幾乎都上街掃過馬路、撿過煙頭,費那么大勁兒卻沒能創建成功。

  時任市領導為了甩鍋,居然認為是韓渝這個小民警把創衛攪黃的!

  去年市里再次啟動創衛,只讓剛組建沒幾年的城管忙了一陣子,在考評組來考評時動員機關干部“突擊”了下,就這么很輕松的創建成功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現在的市容市貌不是當年所能比擬的。

  仔細想想,謝書記在任時并非沒作為。

  他在第二個任期搞舊城改造,把城區幾乎全拆了。

  當時老百姓不了解,事實上大多干部也不理解,都在背后說他為了政績大拆大建,他調走時新城區又沒建設好,在所有人看來他給陵海留下了一個爛攤子,備受爭議。

  葉書記上任之后繼續搞,現在建的就很漂亮。

  要不是市委市政府和公安局只是裝修了下沒重新蓋辦公樓,韓渝去城區開會都以為去錯了地方……

  兩位客商不敢相信陵海的基礎教育這么好,韓渝干脆讓司機去三河中學和三河小學。

  市里重視教育,開發區一樣重視!

  已改名為開發區高級中學的三河高級中學新教學樓蓋得比管委會氣派,開發區中心小學一樣很漂亮。

  在“建成區”轉了一圈,陪兩位客商來江邊。

  人家是徽安一家水泥企業的老總,人家的企業去年甚至在東海股票交易所上市了。如果能把人家引進到開發區投資建廠,那么陵海就有了第一家上市公司!

  在引進水泥企業這方面開發區有優勢。

  首先開發區在江邊,水運便捷,并且水運的成本遠沒汽運那么高。

  再就是土地資源豐富!

  經過葉書記、錢市長和沉副市長的不懈努力,不只是又申請到幾千畝工地用地指標,并且讓上級土地管理部門正式承認十二萬畝沿江灘涂是由長江淺灘沖集而成的,屬于國家計劃外非耕地。

  這十二萬畝怎么用都行,不涉及用地指標。

  現在是既有國家政策,也不存在拆遷問題,連道路、通訊、碼頭、水電等基礎設施都搞好了。在國家對用地實行嚴格控制的大環境下,這十二萬畝“處女地”不愁賣不出去。

  不出所料,兩位老總對江邊的灘地果然很感興趣。

  事實上他們感興趣的那片地已經不能再稱之為灘地,陵海港建設要疏浚航道,這兩年幾乎都有工程船在江上抽泥沙吹填,在疏浚專用航道的同時幫開發區造了上萬畝新土地。

  與此同時,剛從東海回來的張二小和姜平華,正在白龍港派出所一臉羨慕的聽小魚顯擺。

  “這么說你以后既是公安也是軍官。”

  “不是以后,我現在就是!”

  “能穿軍裝嗎?”

  “當然能,不穿軍裝算什么軍官。”

  小魚咧嘴一笑,又得意地說:“咸魚干把姐夫也征召入伍了,姐夫現在一樣是軍官,等訓練完授銜就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預備役上尉。”

  張二小低聲問:“一毛三?”

  “嗯。”

  “你呢?”

  “我年齡夠不上,只能一毛二。”

  “除了你和姐夫,咸魚還征召了誰。”

  “多了。”小魚吃完張二小從東海帶回來的香蕉,眉飛色舞地說:“梁曉軍和檬檬姐你們都認識,他們兩口子都參軍了,一個上尉一個中尉。還有吳老板家的吳恒,過幾天也要跟我們一起去訓練。”

  小姜十幾歲時就在吳老板船廠做電焊工,對吳恒太熟悉了,驚詫地問:“吳恒也當軍官?”

  “嗯,他爸跟我們營搞軍民共建,給我們營了五萬塊錢經費,不然這好事哪輪得著他!”

  “花錢就可以做軍官?”

  “哪有你說的這么簡單,吳老板是出了錢,但他家吳恒是大學生。”

  “什么大學生,吳恒上的那個大學是花錢買的。”

  閑著也是閑著,不如花點錢弄個軍官做做。

  張二小越想越有道理,笑看著小魚問:“兄弟,我們龍港米業一樣可以跟你們營搞那個什么什么共建。”

  “軍民共建。”

  “對對對,就是軍民共建。”

  “這事你要問咸魚干,跟我說沒用。”

  小魚意識到他倆跟姐夫一樣想過軍官癮,笑問道:“你們打算跟營怎么共建,軍民共建是要簽協議的,不能空口說白話。”

  張二小不假思索地說:“不就是五萬塊錢么,吳老板能出五萬,我們一樣能出!”

  小姜點點頭:“是啊,我們也可以出錢!”

  “吳老板五萬塊錢送他家吳恒來我們營里做少尉軍官,你們跟吳老板不一樣,你們是兩個人!”

  “我們十萬可以了吧。”

  “十萬還差不多,不過我說了不算,而且你們學歷不夠。”

  他倆是跟兩條魚一起長大的,相互之間知根知底。

  張二小不禁笑道:“說得好像你學歷很高似的!”

  小姜也忍俊不禁地說:“小魚,你連小學都沒上過,我和二小好歹還上過小學。”

  小魚最見不得別人拿學歷說事,啪一聲拍了下桌子:“我是沒上過小學,但我有本科文憑!”

  “我知道,你那個本科文憑是函授的。”

  “函授的怎么了,函授文憑國家又不是不承認!”

  “我也可以去函授一個本科文憑,報紙上有好多打的,只要花點錢什么文憑搞不到。”

  “我們馬上要去訓練,你們現在報名參加函授學習也來不及。”

  “不可能來不及,我等會兒就去問問,有沒有加急的。”

  “這也可以加急?”

  “只要舍得花錢,沒什么事辦不成。”

  這兩個臭小子現在有的是錢。

  他們把米廠交給章叔幫著管,當起了甩手掌柜,整天吃喝玩樂,把之前買的小轎車給章叔開,又重新買了一輛進口的皇冠轎車。

  小魚見他們如此囂張,覺得應該征召他們入伍,到時候就可以好好訓練訓練他們,讓他們知道下本魚的厲害。

  更重要的是,小平同志讓他們先富起來,不是讓他們花天酒地、醉生夢死的!

  我家一樣有錢,我家玉珍的錢不比他們少,我不是一樣在為國做貢獻么,你們這些先富起來的也應該為國家做貢獻。

  想到這些,小魚嘿嘿笑道:“回頭我幫你們跟咸魚干說說,你們也要去找找咸魚干。這么大事光點錢肯定不行,我們營是防汛搶險機動突擊營,只征召對我們營有用的人。”

  張二小每次跟未婚妻去學校,總有人在背后指指點點,笑話他沒文化,只有幾個臭錢。有些知根知底的,甚至到處說他以前是煙販子。笑話小琴跟他好,是貪圖他的錢。

  好不容易做上政協委員,那些眼紅的人還是笑話。

  如果能做上軍官,那些人敢再笑話嗎?

  張二小覺得這是一個提升社會地位的機會,追問道:“要對營里有用?”

  “姐夫什么機器都會修,我們將來真要是執行搶險救災任務,肯定要開船去,要帶施工設備去。如果船壞了或者施工設備壞了,姐夫就能幫上大忙。梁曉軍和檬檬姐一個是醫生,一個是護士,一樣能幫上大忙。”

  小魚笑了笑,看著二人問:“你們會什么,回去想想,真要是進了我們營,你們又能做什么?”

  小姜不假思索地說:“我會電焊!”

  “二小,你呢?”

  “我……我……我回去想想,想好就去找咸魚。”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