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百五十八章 提攜提攜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一轉眼又迎來了元旦,香港再過幾個月就要回歸,舉國期待。

  新年要有新氣象,從元旦那天開始,市領導就幾乎天天來港區出席奠基儀式。

  陵海港工程破土動工,江海河港池破土動工,幾條公路工程破土動工,吳老板的新船廠破土動工……打開電視機,全是港區建設的新聞。

  黃江生和張二小的龍港米業也舉行了奠基儀式,由于投資不是很大,葉書記沒來,沉副市長來了。

  馬上要過年,今年主要是砌圍墻,挖基礎,工地上沒多少人施工。

  老章現在是龍港米業的副總經理,并且全權負責基建,黃江生和張二小又是多少年的朋友,韓渝和韓向檸再忙也要來看看。

  “你們還要建小碼頭?”

  “方便收糧,沒碼頭人家把糧用船運過來,怎么往岸上卸。”

  張二小指著西邊的河灘,眉飛色舞地說:“苗主任說公路明年底就能建成通車,等公路通車了我們再建碼頭。現在建修路隊肯定會用我們的碼頭,他們要裝卸的都是黃沙石子,把我們的碼頭搞壞怎么辦。”

  韓向檸好奇地問:“自建碼頭要辦手續嗎?”

  張二小笑道:“我們在河邊又不在江邊,苗主任說不用辦什么手續。”

  工地挺大,工程卻不多。

  從圖紙上看,只有兩排一共四個大型的倉庫兼車間,一大片用于曬糧的水泥地面,以及一棟兩層辦公樓兼宿舍樓。

  韓渝看著正在砌圍墻的民工,問道:“找的哪兒的工程隊?”

  不等張二小開口,老章就笑道:“良莊建筑站的工程隊,經理姓陳,他今天沒來。”

  黃江生和張二小這兩年一直是良莊榨油廠的大客戶,自己要投資開米廠,盧書記知道了肯定會幫良莊建筑站拉業務。

  韓渝不禁笑道:“這么小的工程,良莊建筑站也愿意干?”

  老章指指陵海城區方向,解釋道:“我們這邊的工程小,吳老板那邊的工程也不多,但林小慧那邊的工程大。三個工地都是陳經理負責的,良莊建筑站在陵海就陳經理手下這一支工程隊。”

  韓渝驚詫地問:“吳老板船廠的工程也是良莊建筑站做的?”

  韓向檸嘻嘻笑道:“我幫著介紹的,良莊建筑站的汪總還來過呢。”

  老盧為發展良莊經濟真夠拼的,到處拉關系走后門。

  不過話又說回來,良莊的地理位置沒三河好,在那個犄角旮旯,想把經濟搞起來也只能這么干。

  韓渝正暗暗感慨,老章竟低聲道:“咸魚,你記得我們去良莊辦桉時見過的那個李特派嗎?”

  “記得,他得了癌癥,在腫瘤醫院照光。”

  “早回良莊了,人已經走了。”

  “走了?”

  “死了,陳經理不說我都不知道。你說這人多假,我們去良莊辦桉時他還生龍活虎,這才過去幾年,他就沒了。”

  老章唏噓感嘆。

  韓向檸也低聲道:“我一樣是剛知道的,從人民醫院轉到腫瘤醫院,照了一年光,罪沒少受,錢沒少花,結果……結果病還是沒能治好。”

  師父因為癌癥英年早逝,李特派也因為癌癥走了。

  韓渝心里很不是滋味兒,沉默了片刻掏出手機,聯系老盧。

  跟往常一樣,等了幾分鐘,老盧回撥過來,一接通就聽見老盧那熟悉的思崗普通話:“小韓,你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的?”

  “盧書記,你們良莊警務室是不是在抓人販子,在打擊拐賣婦女的違法犯罪?”

  “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老家又有人找你了?”

  “有,不過是半個月前的事,別的事可以請你幫忙,這種事讓我怎么跟你開口。我打這個電話,是想問問對于那些買婦女的光棍,你們那邊是怎么處理的。”

  老盧不解地問:“你問這個做什么?”

  韓渝連忙道:“盧書記,前段時間太忙,一直沒顧上跟你說,我又調回陵海公安局了,我們轄區也存在買婦女的情況。前段時間摸了下底,一共六個,并且都有孩子了,有兩個孩子都已經上小學。

  我是頭一次遇上這種情況,真不知道該怎么處理。如果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裝作不知道,那就是縱容收買婦女。要是管,就會拆散六個家庭。我問過局領導,也問過鄉鎮領導,他們都不知道怎么弄,真的很棘手。”

  原來是打電話取經的!

  老盧樂了,抑揚頓挫地說:“拐賣婦女性質多惡劣,必須要管!這個情況我開始不知道,知道之后我要求我們良莊派出所嚴厲查處,抓了好幾個人販子,已經批捕了,接下來肯定要槍斃,不槍斃不足以平民憤!

  至于你說的這個情況,我們這邊一樣存在。沒有買就不會有賣,我的態度很堅決,發現一個解救一個。鄉里為了安置安撫那些解救出來的婦女,我召集綜治辦、婦聯、團委成立工作組,把那些婦女先安置在老黨校,然后抽調人員送人家回家。

  至于那些買婦女的,有一個抓一個,不抓不行,不然以后還會有人買。

  考慮到有些被拐賣過來的婦女已經結婚生子,夫妻感情還比較好。對于那些買婦女的涉桉人員,我們鄉黨委和公安局研究決定先拘留,該起訴就起訴,法院那邊視情節輕重判緩刑或者拘役,該罰款照罰款,不處罰剎不住影響這么惡劣的風氣。”

  原來是高舉輕放。

  遇到這種情況,好像也只能這么辦。

  韓渝想了想,追問道:“盧書記,良莊有派出所了?”

  “早有了,我們良莊現在不但有派出所,派出所還加掛思崗公安局刑偵大隊打拐中隊的牌子,全思崗的拐賣婦女兒童桉件都歸口到我們良莊來查處!”

  “有派出所了,這是好事啊。”

  “小韓,你不給我打電話,過幾天我也要聯系你,我們良莊還有更大的喜事!不只是我們良莊,也包括你們丁湖。”

  “什么喜事?”韓渝笑問道。

  老盧這幾天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哈哈笑道:“我們申請撤鄉建鎮的事上級批下來了,丁湖不但別想把我們良莊并過去,我們良莊還要把丁湖和永陽兩個鄉鎮并過來,以后沒有丁湖鎮也沒永陽鄉,只有我良莊鎮!”

  “真的?”

  “騙你做什么,不信你打電話問你二姑。我們這段時間正忙著籌備撤鄉建鎮儀式,等日子確定下來,我要邀請你和你岳父回來見證這個歷史性的時刻。”老盧越說越激動,敲著桌子強調道:“對我們良莊人民而言,這個意義跟香港回歸一樣重大!”

  認識好幾年,一起吃過好幾次飯,電話打的更多。

  韓渝很清楚老盧不是在夸大其詞,因為老盧的世界就是良莊,良莊就是老盧的世界,對他而言良莊不會被撤并確實意義重大。

  韓渝禁不住笑問道:“盧書記,這么說你以后就是我們老家真正的父母官!”

  “現在就是,用不著等到撤鄉建鎮。”

  老盧這幾天睡著了都經常笑醒,揮舞著胳膊笑道:“小韓,有件事我也因為太忙一直沒顧上打電話告訴你,縣里可能覺得鄉鎮撤并這么大事不能沒個人主持,非要跟濱江市委推薦我做什么副縣級調研員,也就是說良莊、丁湖和永陽現在都歸我管。”

  “副縣級調研員就是副處,盧書記,恭喜恭喜。”

  “都是為了工作,其實做不做這個副縣級調研員我不是很在乎。我都五十好幾快退居二線,兒子在港務局,女婿是飛行員,女兒也是部隊軍官,做不做這個副縣級調研員對我來說沒什么意義。”

  “盧書記,你是事業家庭雙豐收!”

  “提到事業,我還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什么好消息?”

  “我們良莊接下來要搞西部大開發,要在柳下河邊搞一個工業園區。不是要搞,是已經動工了,先搞基礎設施建設。建筑站、建材機械廠、榨油廠等企業正在進行股份制改革,建筑站馬上就要變成良莊建工集團,榨油廠要改制成良糧集團。”

  老盧看了一眼“西部大開發”的規劃圖紙,接著道:“我們今后不但要出去做工程,也不只是出去推銷產品,一樣要招商引資。你們陵海經濟發展的比我們良莊好,你們陵海人有錢,如果陵海有老板想投資建廠,可以介紹人家來我們良莊考察。”

  我現在也在協助招商引資,給你介紹,那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嗎?

  韓渝正覺得搞笑,老盧話鋒一轉:“小韓,我知道你很能干,但我們良莊派出所的小韓所長也非常有能力非常能干,為人也沒得說,現在是我們思崗的打拐英雄。我正在重點培養他,接下來要向縣委推薦他進入我們鎮黨委班子。

  但我們良莊的情況你是知道的,走出去的部隊干部不少,在公安系統的人不多。你參加工作比他早,在市局水上支隊干過,在長航分局也干過,對市局比他熟,回頭我介紹你們認識,有機會提攜提攜。”

  韓渝被搞得啼笑皆非:“盧書記,我提攜別人,你真瞧得起我。”

  老盧哈哈笑道:“小韓,你剛才說調回了陵海公安局,忙得一直沒顧上告訴我,其實我早知道了,建造站汪總告訴我的。你現在不簡單啊,陵海港工業園區的黨委成員兼港區公安分局的局長,這跟你們陵海公安局的副局長差不多。”

  “什么分局,就是一個稍微大點的派出所。”

  “分局就是分局,我打電話了解過,你們那個工業園區是真正的園區,你們那邊一投資好幾億,跟你們一比我們良莊的園區就是小打小鬧。而且你們規格很高,常委副市長兼園區的書記,等園區搞起來上級肯定要提拔你們。”

  市里對港區是很重視,沉副市長說馬上要改名,要改成陵海經濟技術開發區,為將來申請國家級開發區做準備。如果申請國家級開發區獲批,開發區的行政級別就會變成比陵海更高的副廳級單位!

  至于現在的城東開發區,等過完年就會變成城東工業園區。

  雖然申請國家級開發區的事八字沒一撇,但管委會和三個鄉鎮的干部現在都像打了雞血,負責征地拆遷的主動加班,負責招商引資的都在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對待黃江生、張二小等企業負責人的態度別提有多好。

  門難進、臉難看、話難聽、事難辦,現在在港區是不存在的。

  如果誰敢故意刁難或吃拿卡要,用不著客商投訴,同事就會向領導匯報,把破壞招商引資環境的害群之馬清除出港區干部隊伍。

  總之,只要在港區干,未來可期。

  韓渝一樣有點小激動,被老盧說的有些不好意思,連忙岔開話題:“盧書記,李特派是不是走了?”

  老盧愣了愣,輕嘆道:“走了,在良莊干了幾十年,沒過上幾天好日子,因為是得癌癥走的,在公安局那邊連個積勞成疾都沒能混上。”

  “沒幫李特派去局里爭取爭取?”

  “爭取什么呀,他在濱江照了那么長時間光,除了小韓所長,公安局都沒人去探望過。”

  老盧越想越氣,又恨恨地說:“老李雖然是我們鄉里推薦做的公安特派員,但一樣是公安干警。在基層干了這么多年,就算沒功勞也有苦勞。公安局居然不把他當自個兒人,你說說他們干的是人事嗎?”

  在陵海公安局肯定不會出現這樣的事,不管怎么說應該去醫院看一下。

  韓渝正不知道該怎么評價兄弟區縣公安局的做法,老盧感慨地說:“小韓所長雖然沒跟老李共過事,但人家就把老李當前輩當同事。去濱江腫瘤醫院探望,老李出院時安排車去接,老李咽氣之后人家幫著操辦喪事,人家是怎么做人的?

  我們思崗公安局的局長政委和那幾個副局長,要水平沒水平,要能力沒能力,要學歷沒學歷,連做人都不會,比小韓所長差遠了。所以我要重點培養他,也請你有機會提攜提攜,現在像小韓所長這樣的干部真不多。”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