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五十一章 有整有零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大鯊魚”是怎么裝上半潛船的,就要怎么卸下來。

  萬里迢迢、漂洋過海轉運回來了,最后的卸載絕不能出問題,整個卸載過程持續了十三個小時,精神高度緊張,韓渝累的坐下就不想起來。

  就在拖輪把“大鯊魚”拖進軍港的時候,又有一艘拖輪從遠處緩緩駛來,對講機里竟響起馮局的呼叫。

  “咸魚咸魚,收到請回答。”

  “收到收到,馮局請講。”

  “朝這邊看,我在拖輪上。”

  韓渝趕緊爬起身,跑到三層船樓外的甲板上一看,赫然發現學姐和何局竟跟馮局一起站在拖輪的船頭上,頓時欣喜地問:“檸檸什么時候來的,何局也來了!”

  “我們昨天來的,不能影響你的工作,也就沒告訴你。”

  馮局笑了笑,接著道:“潛艇雖然安全卸載了,但你的任務并沒有完成。跟伱的荷蘭朋友說一聲,引水員馬上登船。”

  這一帶是海軍艦艇進出港的水域,半潛船卸載完潛艇就要駛往民用碼頭加油加水,船員們上岸休息一下再回返。

  人家對這邊的航道和水流不熟悉,不可能自引自靠,需要引水員引航,也需要拖輪協助靠泊。

  韓渝反應過來,急忙道:“是!”

  接引水員上船,幫著系纜繩,然后啟航……忙活了三個多小時,半潛船終于安全靠泊在濘波港的深水碼頭。

  上岸就意味著入境,要接受海關和邊檢檢查,直到太陽快落山,韓渝才真正回了國。

  馮局與其說是來接“大鯊魚”的,不如說是來給漢斯先生等荷蘭航運公司的主管、船員接風的。

  畢竟是中遠出面跟人家簽的運輸協議,并且國家跟俄羅斯簽了兩艘“大鯊魚”的購買協議,這才轉運回來一艘,還有一艘明年才能建造好,到時候需要請人家繼續幫著轉運。

  雖然人家這一趟賺了很多錢,但相比俄羅斯的報價人家要良心的多,只有俄羅斯報價的十幾分之一。

  晚上安排在濘波港最好的酒店,馮局和中遠東海分公司的領導親自給漢斯先生等人接風。

  韓渝搖身一變為翻譯,忙得不亦樂乎。

  何局和韓向檸也參加了,吃完招待宴,一起把荷蘭友人送到酒店房間,走出來低聲道:“咸魚,那些外賓晚上沒怎么動筷子。”

  “他們的口味跟我們不太一樣,不過沒關系,我已經跟酒店經理說了,請酒店再準備點西餐,等會兒給他們送房間去。”

  “他們吃不慣?”

  “嗯。”

  “他們什么時候走?”韓向檸好奇地問。

  韓渝回頭看了看正在跟東海分公司領導說話的馮局,笑道:“明天一早,要把甲板上的塢墩全部拆下來,明年轉運第二艘時還要用,所以他們最快也要后天才能返航。”

  何局好奇地問:“那你要不要參加明年的轉運?”

  韓渝想了想,帶著幾分遺憾地說:“應該不需要我再參加了,畢竟轉運過一次有了經驗。”

  今天的經歷,讓韓向檸覺得海軍真有那么點“過河拆橋”。

  “大鯊魚”卸下來之后,就跟荷蘭航運公司沒什么關系了,把人家扔給中遠,連頓飯都不安排。而她和何局也跟著馮局搬出了海軍基地的招待所,換了一家賓館。

  不過想想也能理解,畢竟那是軍港,軍港里都是軍事機密。

  她正想問問什么時候能回家,馮局快步走了過來:“咸魚,何局,我們趕緊回賓館,總參裝備部和海軍的同志馬上到。”

  “領導們去我們住的賓館?”

  “去表彰你家咸魚啊。”

  生怕這丫頭不了解,馮局扶著車門解釋道:“咸魚不是現役軍人,并且這次也不只是執行押運任務,參加轉運的海軍艇員甚至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所以要分開來表彰,不能讓一起回來的官兵覺得上級對他們不信任。”

  韓向檸愣了愣,猛然反應過來。

  何局也意識到運那么昂貴、那么先進的裝備回來,上級肯定要考慮全面點,參加轉運的人員都是要相互監視的,不然誰能放心。

  韓渝困的眼睛都快睜不開,不在乎能不能被表彰,只想趕緊回賓館洗個澡,好好睡一覺。

  可上級要在晚上表彰,只能強打起精神鉆進轎車。

  四人趕到賓館,一下車就有一個海軍上尉迎了上來。

  原來領導已經到了,四人整整衣裳,跟著上尉走進大堂,乘電梯來到三樓的一間很大很氣派的宴會廳。

  人很少,廳太大,顯得空蕩蕩的。

  之前在首都見過的總參裝備部的陳部長,一看見韓渝就迎上來拍拍韓渝的胳膊:“韓渝同志,辛苦了。”

  “謝謝首長關心,不辛苦。”

  “都瘦成這樣了,怎么可能不辛苦。”

  一位大校好奇地問:“咸魚同志,瘦了多少斤?”

  韓渝猶豫了一下,一臉不好意思地說:“十幾斤。”

  “感謝你為國防事業作出的貢獻,這位是韓向檸同志吧,也感謝你支持韓渝同志的工作。”

  “報告首長,我是黨員,支持他工作是應該的。”

  “好,知道你們都很累,我們正式開始吧。”

  陳部長從一個少校手中接過一份表彰文件,抬頭道:“同志們,受上級委托,現在宣讀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關于給韓渝同志記一等功的命令。”

  一等功!

  并且是總政記的,這是真正的軍功!

  韓渝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韓向檸欣喜萬分,禁不住笑了。

  馮局笑而不語,因為早就知道。

  何局以為聽錯了,緊盯著佩戴少將軍銜的陳部長,眼神中全是驚愕。

  “交通部公安局:長航公安局濱江分局消防支隊副支隊長韓渝,心系國防,1988年以來積極參加民兵訓練,先后三次被陵海縣(市)武裝部評為民兵訓練先進個人和訓練標兵。”

  “在1989年打擊長江濱江水域非法捕撈鰻魚的專項行動中,帶領基干民兵堅持奮戰在專項行動的第一線,確保長航運輸暢通,保護國家漁業資源。”

  “1994年、1995年,陵海地區遭遇臺風,他主動請戰,以公安干警和基干民兵的雙重身份,率領民警和基干民兵積極投身防臺防澇、搶險救災。

  “他果斷指揮,身先士卒,連續奮戰,共解救遇險群眾700多人,轉移疏散群眾1200多人,為保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作出了突出貢獻,贏得了廣大人民群眾的高度贊譽!”

  “1995年8月,他積極參與總參后勤部的重要裝備轉運行動,連續奮戰八十二天,出色地完成了上級交辦的任務。”

  “為表彰韓渝同志的先進事跡,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決定給韓渝同志記一等功。希望韓渝同志繼續發揚我黨我軍的優良傳統,謙虛謹慎,不驕不躁,努力學習,勤奮工作,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和國防建設作出新的貢獻……”

  領導宣讀了那么多,真正跟表彰有關的只有參加重要裝備轉運這一條,并且只有寥寥三句,顯然是考慮到保密。

  可能太累太困,韓渝正聽的渾渾噩噩。

  陳部長捧著剛從少校手里接過的獎章和證書,微笑著提醒:“韓渝同志,馮總說你每次被表彰都因為有任務參加不了,都只能委托你愛人參加。今天是破個例,還是繼續委托你愛人,把那個傳統延續下去?”

  韓向檸沒想到首長竟會開玩笑,噗嗤一聲笑了。

  韓渝緩過神,一時間竟不知道怎么往下接。

  馮局哈哈笑道:“一起接受表彰,軍功章里有咸魚的一半,也有向檸的一半么!”

  “一起也行,韓渝同志,拿著。向檸同志,獎章交給你。”

  “謝謝首長!”

  “不用謝我,應該是我感謝你們,來來來,我們合個影。”

  領導見過很多,但跟將軍合影這是第一次。

  韓向檸急忙拉拉韓渝,站到陳部長身邊。

  陳部長把馮局拉了過來,又探頭看了看,見何局站在邊上發呆,笑道:“何斌同志,過來一起合影。我很羨慕你啊,能有韓渝這么能干的部下。”

  “首長……”

  “趕緊過來,這也是你們分局的光榮。”

  馮局把老何同志拉到身邊,深以為然地說:“連記功命令都是先發到你們部局的,不只是你們分局的光榮,也是你們部局的光榮。”

  隨著宣傳干事咔嚓咔嚓連按快門,簡短又不失莊嚴的表彰儀式宣告結束。

  剛跟馮局一起送走總參裝備部和海軍的領導,晚上一起為漢斯先生等荷蘭朋友接風的中遠東海分公司領導趕過來,把韓渝等人再次叫進宴會廳。

  “韓渝同志,辛苦了,馮總說你歸心似箭,我們不能耽誤你回家,今晚把該辦的事都辦了,來,在這兒簽個字。”

  “徐總,簽什么字?”

  “出差補助和航行津貼,一共六千兩百六,你點點。”

  一等功有兩千元獎金,出差補助和航行津貼又是六千多,這是真正的名利雙收……

  韓渝覺得自己的收獲遠大于付出,怎么好意思要這個錢。

  馮局看出他不好意思,干脆拿起徐總剛從包里取出的那疊現金,往老部下一塞:“檸檸,你點點。六千兩百六,怎么還有整有零的。”

  (本章完)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