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八章 創業容易守業難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陵海公安局,局長辦公室。

  丁政委正坐在沙發上看韓渝提交的報告。

  這份關于申請經費的報告材料很長,居然多達十二頁。

  前兩頁主要是回顧了沿江派出所躉船和執法救援船投入使用以來,參加過哪些行動,作出過哪些貢獻。

  甚至以數據說話,比如這些年靠這兩條船挽回了多少經濟損失,以此強調躉船和001存在的重要性。

  第二部分很專業,通過檢查發現躉船和001的存在哪些問題,需要怎么維修,需要更換哪些設備。

  一項一項都列出來了,每一項后面都標注了大概需要多少費用。

  第三部分涉及到許多關于船舶的法規,強調如果不大修不但會大大縮減躉船和001的使用壽命,并且船檢那一關都過不了。

  畢竟船舶跟岸上的機動車一樣,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檢驗。

  如果船檢那一關過不去,不只是上不了保險那么簡單,而且會導致兩條手續齊備的船再次變成“三無船只”。

  手續不全,一樣是局里的固定資產,但價值會大大縮水。

  想變價發賣是不可能的,要是把躉船和001賣了,那“萬里長江第一哨”的金子招牌也就砸了。

  丁政委也想修,可看到維修及升級改造清單下面那大概三十萬元的總預算頭皮就發麻。

  “還能用三四年,他著什么急。”

  丁政委放下材料,想想又掏出煙:“他人在老王那掛職,心里卻想著躉船要塢修,他這是人在曹營心在漢啊。”

  楊局接過香煙,感慨地說:“這不是人在曹營心在漢,這說明他長大了,成熟了。知道一下子要花那么多錢,必須提前申請。”

  “別說提前三四年,就是提前十年,我們也沒那么多錢給他修船。”

  “他在材料里說得很清楚,不修船檢那一關就過不去,躉船和001就會變得不值錢,而我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會打水漂。”

  “那怎么辦。”

  “這不是我們一家的事,你打電話問問老王,聽聽老王怎么說。”

  “行。”

  丁政委當即撥通了水上分局政委王文宏的電話。

  王政委搞清楚情況,苦笑道:“楊局,政委,你們說的這事我知道,咸魚也給我們送了一份十二頁的材料,彭局看完之后嚇一跳。

  我都沒來得及開口,他就說躉船是陵海公安局的,001也是陵海公安局的,別說水上分局沒錢,就算有錢也沒有出幾十萬給陵海公安局修船的道理。”

  意料之中的事。

  楊局跟丁政委對視了一眼,俯身對著打開免提的電話機說:“老王,你幫著爭取爭取,沒個多也得有個少吧,你們水上分局不能光用船不掏錢。”

  “局里經費太緊張,不怕你們笑話,幾條執法艇現在都沒錢加油,我們這些水警都快變成旱鴨子了。”

  “老王,你們是不是早料到咸魚要修船,所以改主意了,等咸魚歸隊之后不打算代管白龍港水警中隊?”

  “這倒沒有,我們又不是神仙,哪知道咸魚要修船。”

  “那是因為什么。”

  “你讓我怎么說呢,咸魚這孩子把徐三野的臭脾氣學得有模有樣。不太聽分局的招呼,彭局可能覺得他不太好管,所以不想管。”

  沒錢什么事都干不成。

  而工作干得少,成績自然也就不會多。

  不夸張地說,沿江派出所這個“萬里長江第一哨”,是陵海公安局這兩屆領導班子為數不多的成績之一。

  楊局跟丁政委一樣不想看著躉船和001因為沒錢維修報廢,直言不諱地說:“老王,有沒有001和躉船我和老丁無所謂,但001和躉船真要是報廢了,你們水上分局還能稱之為水上分局嗎?”

  “楊局,這個道理我懂,事實上彭局也心知肚明,可我們是真沒錢。”

  “幫著想想辦法,辦法總比困難多。”

  “這個辦法讓我怎么想,是讓我去銀行貸款,還是讓我去攔路搶劫?”

  丁政委聽不下去了,俯身道:“王瞎子,躉船和001是徐三野的命根子,你就不怕徐三野托夢找你!”

  連“王瞎子”都喊出來了,能想象到老單位領導有多么不高興。

  王文宏別提多郁悶,愁眉苦臉地說:“政委,修船的事我比你急,我不但向市局領導匯報過,甚至借去省廳開會的機會,在魚總幫助下向廳領導匯報過。”

  “市局怎么說?”

  “市局領導說江上的治安轄區不好劃分,江上發生桉件,我們有權管轄,對岸的同行一樣有權。說這么下去肯定不行,上級早晚會把江上的治安交給長航分局。”

  “市局想把江上的治安一股腦移交給張均彥!”

  “領導是這么說的,但就算上級讓移交也不會那么快。況且張均彥現在跟我們一樣窮,手下又沒幾個兵。真要是把整個長江濱江段的治安交給他,他就算三頭六臂也管不過來。”

  讓長航公安統管長江治安當然好,至少不會再出現遇到桉件相互推諉的情況。

  但正如王瞎子所說,張均彥既沒錢也沒幾個兵,沒金剛鉆不敢攬這個瓷器活。

  丁政委沉思了片刻,追問道:“省廳那邊怎么說,能不能請余秀才幫著申請點專項經費。”

  “治安總隊都沒多少經費,怎么可能給錢我們。再說全省那么多水上分局,我們說我們這兒重要,人家說人家那邊重要,說起來個個都重要,給一個不給一個的,就算有點錢這一碗水也端不平。”

  “這么說省廳那邊也沒戲?”

  “沒戲。”

  “港監局呢,你有沒有幫著找找港監局。”

  “找了,人家現在的經費沒以前多,而且管得嚴,動不動就審計,一樣不可能撥錢給咸魚修船。”

  丁政委急了,敲著桌子說:“老王,你跟他們說清楚,001主要是在為他們服務。我了解過,光這個月就幫他們撲滅了好幾起水上火災,他們不能過河拆橋。”

  王文宏苦笑道:“我說了,你知道人家是怎么回我的?”

  “人家怎么說?”

  “人家說他們只負責消防安全管理,消防救援本來就是公安的事,好多地方的公安局都設有水上消防大隊甚至水上消防支隊。”

  “踢皮球?”

  “也算不上踢皮球,畢竟很多地方的水上消防救援確實是我們公安管的。”

  這是如假包換的人走政息,馮局要是沒調走就好了……

  丁政委越想越郁悶,恨恨地說:“他們如果是這個態度,我回頭就給章明遠和咸魚打電話,讓他們把001開回白龍港。”

  撲滅水上火災一樣是成績。

  王文宏可不想眼睜睜看著001回去,急忙道:“政委,你就算讓王隊長把001開回去也沒用,江上只要發生險情,人家就有權征調甚至征用。”

  丁政委可不吃那一套,冷冷地說:“我讓王隊長把001開進白龍河,開回陵海。他們是交通部的港監,但他們只有權管長江,我倒要看看他們到時候怎么征調我們的執法救援船!”

  “政委,你要是這么干,徐三野一樣會托夢找你。”

  001要是開進白龍河,那就跟報廢沒什么兩樣。

  丁政委無言以對,下意識看向局長。

  楊局正準備開口,王文宏突然道:“楊局,政委,咸魚其實知道這筆經費很難申請到。”

  “什么意思?”

  “他不光學到了徐三野的臭脾氣,一樣學到了徐三野怎么搞錢,甚至搞到錢之后怎么先斬后奏的本事。前段時間,他剛抄了個水上賭窩,現場繳獲賭資十幾萬。”

  楊局反應過來,問道:“老王,你是說咸魚沒想過跟我們要錢,只是想要政策?”

  王文宏笑道:“應該是。”

  “他要什么樣的政策?”

  “涉及到繳獲罰沒,財政給我們返還多少,我們一分不少返還給他,他‘自負盈虧’,自己攢錢修船。”

  《天阿降臨》

  楊局下意識翻看起申請經費的材料,沉吟道:“他大概需要三十萬,躉船和001還能用三四年。如果一年能存八萬,四年之后他就有錢修船了。”

  王文宏說道:“他應該是這么想的。”

  “既然他有這個打算,那我們就給他放權。老王,要說依法創收,在營船港比在白龍港容易,你要幫著做做彭局的工作,你們分局一樣要放權。”

  “我跟彭局提過,彭局雖然沒點頭但也沒反對,我回頭找找張均彥,拉著張均彥一起找彭局再說說,問題應該不大。”

  “這件事你必須放在心上,不但要給咸魚放權,并且咸魚能在營船港依法創收多少錢,到時候你們得讓他帶回來多少,不能說話又不算數。”

  “楊局,修船跟代管是兩碼事,彭局是分局的一把手,他很清楚躉船和001的重要性。”

  “行,就這么說定了。”

  王文宏掛斷電話,想想又撥打尋呼臺的電話。

  等了大約五分鐘,坐機響了。

  他抬頭看看斜對面的局長辦公室,笑道:“咸魚,剛才楊局和丁政委找我了。”

  韓渝急切地問:“政委,楊局和丁政委怎么說。”

  “原則上沒意見。”

  “太好了,分局這邊呢。”

  “彭局也沒意見,可分局不只是你們一個中隊,跟人家是按比例返還的,跟你們是有多少返還多少,如果傳出去工作不好做。我跟彭局商量了下,明面上依然按原來的比例返還,但會在局里給你設個單獨賬戶,幫你把錢存在單獨賬戶里。”

  韓渝笑道:“政委,錢存在局里我不放心。”

  王文宏被搞得啼笑皆非,敲著桌子說:“我雖然不是一把手,但我好歹也是個政委,我負責監管賬戶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再說修船又不只是你一個人事。”

  “好吧,那我先謝謝了。”

  “先別急著謝,就算謝你也得先搞到錢。”

  “我會想辦法的。”

  “有沒有頭緒,有沒有想好從哪兒著手?”

  “暫時沒有,不過總會有辦法的。”

  攢錢大修躉船和001不只是維修裝備,也是一種傳承甚至是責任!

  想到咸魚小小年紀,就要承擔那么大壓力,王文宏心里很不是滋味兒,喃喃地說:“創業容易守業難啊。”

  “再難也要守。”

  韓渝深吸口氣,緊攥電話說:“躉船是我師父砸鍋賣鐵建造起來的,001也是他想盡辦法大修改造的,我不能讓躉船和001敗在我手里。”

  剛才跟老單位領導那么說,主要是為了幫咸魚爭取“全額返還”的優惠政策,畢竟咸魚再過一年多就要回白龍港。

  王文宏摸摸嘴角,低聲道:“你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如果為了創收而去創收,你師父要是在天有靈也不會高興。”

  “我知道,我不會為了錢去搞錢的。”

  “差點忘了,魚總他會想辦法幫著爭取專項經費,他說三五萬應該沒問題。”

  “真的?”

  “騙你做什么。”

  王文宏深吸口氣,補充道:“彭局這個人其實挺好相處的,他知道你的難處,私下里不止一次跟我說分局應該幫著分擔點。可分局的情況你是知道的,他實在是有心無力。”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