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百二十五章 小師妹的先進經驗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韓渝被評上二級英模,公安廳政治部副主任和公安廳警衛處的副處長受上級委托前來宣布授予韓渝二級英模的命令,可韓渝確實抽不開身。

  葉書記接到周慧新的匯報,當即請政法委陶書記和沉副市長代表陵海市委市政府趕到船塢工地,對劉副主任和吳副處長表示歉意。

  劉副主任聽說外輪進了船塢,韓渝依然要在船塢盯著,一步都不能離開,并且一直要盯到外輪維修好出塢,意識到等是不現實的,畢竟可以等一兩天不可能等二十天。

  只能在眾人陪同下來到「萬里長江第一哨」,請暫時不是很忙的韓向檸代表韓渝接受表彰。

  沉副市長代表開發區管委會要設宴接待。

  劉副主任不想給地方黨委政府添亂,婉拒了沉副市長的好意,連午飯都沒吃就在市局政治處董主任和水上分局王文宏等人陪同下回了濱江。

  送走公安系統的領導,沉副市長急切地問:「檸檸,新加坡船長擔心航道不夠深的問題解決了嗎?」

  「正在解決。」

  韓向檸把證書、獎章鎖進抽屜,解釋道:「咸魚請李船長上001,帶著李船長看了看航道,這會兒已經回貨輪了,正在商量進塢方案。」

  沉副市長緊盯著她問:「這么說問題不大。」

  「張總說李船長還是有些擔心水深不夠,說他們的船吃水很深。咸魚幫他計算,最終算出他們自己算錯了,水深完全夠,水深富裕四十厘米。」

  「這就好。」

  「不過又出了點小問題。」

  「什么問題?」

  「李船長上001跟咸魚從海輪錨地一直航行到船塢,看到船塢既沒龍門吊也沒鶴嘴吊,認為王總吳總沒有大修貨輪的實力,又想聯系船東換地方大修。」

  人家之前怎么沒這么多事?

  十有是被你給罰的!

  沉副市長很郁悶,緊鎖著眉頭問:「這個問題能解決嗎?」

  韓向檸輕描澹寫地說:「咸魚正在跟船長、大副和老軌介紹大修方案,尤其是正在做的相應準備。張總也在聯系船東,正在跟船東解釋。」

  「船東怎么說?」

  「不知道。」

  「問問。」

  「行。」

  韓向檸本想用指揮調度室里的高頻電臺問,想想又覺得不合適,干脆用固定電話撥打學弟的手機。

  事實證明之前做的準備工作夠充分,韓渝說船長和遠在新加坡的船東基本認可了陵海的大修方案。

  煮熟的鴨子沒飛。

  沉副市長終于松下口氣,回頭看看陶書記等人,苦笑道:「向檸,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說,可又一直不知道怎么開口。現在問題一個接著一個,我不能再不說了。」

  韓向檸豈能猜不出他想說什么,明知故問:「沉市長,什么事?」

  陶書記在來的路上就聽說眼前這位年輕漂亮的港監處長罰款很在行,也猜出沉副市長想說什么,趕緊找了個借口,跟周慧新等人一起走出指揮調度室。….

  沉副市長回頭看看身后,說道:「檸檸,我們陵海發展港口經濟,離不開你們港監處的支持。」

  「我很支持。」

  「我知道,你為陵海所做的一切我們都看在眼里記在心里,但對于航經陵海的船舶,你今后在執法時能不能盡可能人性化一些。」

  沉副市長深吸口氣,接著道:「交警管岸上的交通,我不止一次找過周局,對于路過我們開發區的外地車輛,能不罰盡可能不要罰人家。不然人家以后不敢來,交通運輸跟不上,怎么發展經濟。

你們是江上的交警,你們如果總  是動不動處罰,并且罰起來那么狠,人家以后敢來我們陵海嗎?陵海港將來建成投入運營,大型船舶敢靠我們陵海港嗎?

  可以說交通運輸管理,也是我們開發區乃至陵海招商引資的軟實力。我今天代表市委市政府懇求你,再遇到昨天那樣的情況,盡可能高抬貴手。」

  堂堂的副市長居然懇求我,還代表市委市政府懇求……

  韓向檸啼笑皆非,正不知道怎么解釋,沉副市長話鋒一轉:「你的辦公樓都已經蓋起來了,建造新監督艇的經費也到位了,現在又不缺經費。幫幫忙,以后再遇到船只違章,以批評教育為主。」

  學弟被授予二級英模榮譽稱號,上級發了一千元獎金。

  省廳政治部的劉副主任可能覺得獎金有點少,代表上級頒發完獎金之后說公安系統對于表現突出、成績顯著的干警,一直都是以精神獎勵為主、物質獎勵為輔。

  沒想到劉副主任剛走,沉副市長又來了個「以批評教育為主。」

  韓向檸可沒那么好說話,一臉歉意地說:「沉市長,我們港監處在執法時已經夠人性化了,一般的小違章,只要是在陵海水域發生的第一次,我們都是批評教育的,不像兄弟港監處直接處罰。」

  在陵海水域第一次違章和一些小違章,你確實沒罰人家。

  但遇上稍大點的違章,你罰起來比誰都狠!

  昨天晚上問過唐文濤,唐文濤說陵海港監處管得嚴、罰得狠,在整個濱江乃至江南水域是出了名的。

  要不是交通規則改了,航經船只必須分道航行,許多內河貨船只要經過三河水域,肯定會從靠江對岸那一側的航道行駛。

  換句話說,人家真會繞著她走。

  如果說韓渝是徐三野的徒弟,那么沉副市長就是濱江市秦副市長培養的干部,港監局的朱大姐是秦副市長的愛人,可以說韓向檸既是韓渝和唐文濤的學姐,一樣是他這個陵海副市長的小師妹。

  面對軟硬不吃的小師妹,沉副市長是真頭疼,東拉西扯了幾句,只能悻悻的打道回府。

  在回管委會的路上,他想想還是不甘心,掏出手機聯系朱大姐。

  朱大姐搞清楚來龍去脈,笑問道:「你這是建議我們港監局把向檸調離陵海港監處?」….

  「朱大姐,你別誤會,我可沒想過請你們把向檸調走,我只是想請你做做她的思想工作。她總這么執法,讓我們怎么發展港口經濟。她處罰新加坡貨輪的事,葉書記和錢市長都知道了!」

  「葉書記和錢市長是不是說什么了?」

  「他們讓我代表市委市政府跟向檸談談。」

  「你找她談了嗎?」

  「談了,可我跟她說沒用。」

  「我跟她說一樣沒用,我們一直讓她秉公執法,上級也是這么培訓的,她并沒有做錯。小沉,你總不能讓我們自己打自己的臉吧。」

  「朱大姐,我求你了,代表陵海市委市政府求你!」

  錨泊在三河水域的躉船既是公安系統的「萬里長江第一哨」,一樣是長江港監系統的「萬里長江第一哨」!

  局里正在重點培養韓向檸,正在想方設法把陵海港監處打造為模范單位。不然在上次聯合整頓江上非法采砂行動的總結表彰大會上,也不會把配屬給陵海港監處的監督39作為功勛船接受陸書記慰問,更不會讓韓向檸負責介紹。

  你們地方黨委政府要政績,我們局里一樣要成績。

朱大姐暗暗滴咕了一句,輕描澹寫地說:「小沉,有件事我忘了告訴你,之前的港巡三大隊和現在的陵海港監處,從88年成立到現在一直是先進集體,長江港監局的領導都知道,連長江航務局的領導都  來調研過。

  向檸并沒做錯什么,她這些年的工作成績甚至很顯著。長江港監系統接下來要召開水上執法工作現場會,已經確定了這個現場會要在陵海港處召開,到時候兄弟港監局、港監處都要來參觀學習向檸她們的先進經驗。」

  小師妹有什么先進經驗?

  如果有的話只有一個,那就是在執法時有公安干警帶槍協助。

  對了,還有濱江公安001。

  遇到想耍賴皮的船主,直接用001那條拖輪改裝的執法艇拖到指定水域暫扣。

  她的先進經驗別人學不來,除非也找個做公安干警的愛人,并且做公安干警的愛人還要在同一個地方工作。

  就算具備這一點,還要有一條能隨時出動的拖輪……

  不過這些話只能在心里想想,不能說出來,畢竟小師妹是朱大姐的「關門弟子」,你要是說小師妹沒能力、沒水平,朱大姐一定不會高興。

  如果陵海港監處長是個男同志,可以請人家喝酒,畢竟沒有什么事是在酒桌上解決不了的。

  可小師妹是個女同志,簡直油米不進。

  沉副市長越想越郁悶,緊握著手機苦笑道:「朱大姐,我們開發區發展港口經濟,可以說成是他們小兩口,敗也是他們小兩口!」

  「習慣了就好,再說秉公執法和發展經濟并不矛盾。如果水上交通管理不嚴,陵海水域三天兩頭發生交通事故,人家一樣不敢靠泊陵海港。」

  「習慣就好,朱大姐,你這話什么意思?」

  「咸魚是能干出成績,他師父健在時一樣干出了很多成績,但做他們的領導并不容易,你要有這個心理準備。」

  朱大姐笑了笑,接著道:「向檸雖然不是你們陵海的干部,但現在也算在你們的領導下開展工作。你們既要關心她、支持她,也要理解她。」

  沉副市長雖然沒見過徐三野,但不止一次聽說。

  徐三野當年確實讓領導很頭疼,后來輪到咸魚。

  據說咸魚在水上分局掛職時,水上分局的前局長也很頭疼。再后來調回陵海公安局,擔任四廠派出所水警中隊的中隊長,時任四廠派出所長石勝勇一樣頭疼。

  沒想到現在輪到了韓向檸。

  沉副市長沉默了片刻,無奈地說:「明白了,我得好好想想,怎么跟葉書記和錢市長匯報。」.

卓牧閑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