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二章 實彈射擊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農場十二隊,緊挨著長江。

  東邊是一個大土堆,南邊是長滿茅草的江灘,周圍沒什么人家,一直以來被縣武裝部作為四廠及周邊幾個鄉的民兵訓練基地。

  從下午兩點開始,清脆的槍聲不斷在江邊回蕩。

  五天前打過一百米固定靶,今天是第二次實彈射擊,難度系數增大,打五十米移動靶。

  跟上次一樣,五人一組。

  四廠鄉人武部的雷部長和縣武裝部軍事科的劉參謀,確認每人都分發到五發子彈,一個用臨時架設的有線電話聯系躲在前面坑道里拉靶子的人員,一個下達起命令。

  “三排二班第二組出列!”

  “立正。”

  “稍息。”

  “驗槍!”

  參加訓練的民兵都是十七八歲,韓渝個子最矮,站在最南邊。

  梁小余家庭雖困難,小時候營養也不良,個子卻最高,站在隊列最北邊。

  上次打了五發子彈,他三發脫靶,連長和教員很不高興。

  韓渝擔心他今天打不好又要被批評,不禁探頭看了一眼。

  “韓渝,做什么?”

  “報告雷部長,沒做什么。”

  “正在實彈射擊,集中注意力。”

  “是!”

  韓渝不敢再分心,在雷部長的口令下,快速往彈夾裝填子彈,臥倒,調整呼吸,三點成一線,瞄準正在移動的靶位,拉動槍栓,算好預留量,點發射擊。

  隨著扣動扳機,子彈像離弦的箭飛往靶位,后坐力將肩膀猛地撞擊了一下。

  繼續瞄準,繼續射擊。

  五發子彈打完,趴在地上不能動。

  直到身邊的戰友全部完成射擊,雷部長才下達起立、收槍、驗槍、歸隊的命令。

  這時候,報靶員通過電話把成績報過來了。

  八二年入伍,八五年上過老山前線,榮立過三等功的縣武裝部黃教員,抑揚頓挫地報起成績:

  “一號位,四十二環!二號位,二十六環!三號位,三十五環……”

  移動靶,五發子彈能打四十二環,這個成績非常不錯。

  雷部長不禁笑道:“韓渝,打得不錯,沒給你們徐所丟臉。”

  “謝謝雷部長!”

  “表揚你一句,尾巴就翹上天了。帶隊入列,第三組準備!”

  能打四十二環,韓渝也很高興。

  更高興的是,等三排戰友全部打完靶,就可以把背了十天的五六式半自動步槍交還給武裝部的干部,回住了十二天的農場小學舊校舍參加表彰大會,然后就可以收拾行李,乘坐中午就來了的大卡車回四廠。

  在高興之余又有些舍不得,畢竟只要是男孩,誰沒有一個當兵夢。

  剛剛過去的這十二天,雖然只是民兵訓練,雖然很艱苦,但也圓了一個綠色軍營夢。

  至于艱苦,那是全方位的。

  首先是住宿條件,幾乎廢棄的舊校舍沒有床,只能找麥秸或稻草往地上一鋪,再鋪上從所里帶來的被褥,十幾個人一起睡大通鋪。

  伙食比所里差多了,吃飯按班為單位,用臉盆打飯打菜盛湯,放在地上十個人圍一圈,蹲著吃。

  早晚饅頭、稀飯,中午一盆大鍋菜、一個湯,只有上次打靶和今天打靶改善伙食,中午添加了一小盆紅燒肉。

  值得一提的是,盛飯、盛菜和盛湯用臉盆,洗臉洗腳也用臉盆。

  剛開始不習慣,看見就不想吃。現在習慣了,肚子餓了什么都吃。

  訓練更艱苦,科目安排得很緊湊。

  隊列訓練、穿越障礙、槍支拆卸、拼刺刀、實彈射擊、投彈、捆綁炸藥包、布設地雷……

  甚至要土工作業,挖戰壕建工事,進行陣地防御訓練。還要學習三防(防化、防核、防細菌)等軍事常識。

  早上要出操,晚上要點名講評,每天都累得精疲力盡。

  飯量比之前多了一倍,晚上躺下就睡著,梁小余他們的腳臭不臭,睡覺打不打呼嚕,根本顧不上。

  至于著裝,民兵是沒有制服的。

  穿的是修船時的工作服,胸口用別針別上一個蓋有“陵海民兵”字樣的小布塊,腰扎帆布彈藥攜行具,腿上打綁腿,腳穿從所里帶來的解放鞋。

  盡管很艱苦,但依然覺得有意義,并且交了很多朋友。

  連性格靦腆不太敢說話的梁小余,經過這十二天的訓練都放開了,每次唱歌他的聲音最響亮。

  正想著等會兒表彰大會能不能被表彰,遠處突然傳來摩托車的引擎聲。

  “誰啊?”

  “看著像公安。”

  “咸魚,你認不認識。”

  韓渝咧嘴笑道:“是我們所長。”

  梁小余也看到了,抱著槍露出了笑容。

  打靶期間周圍都封鎖了,但攔得住別人,攔不住徐三野。

  他把邊三輪一直開到雷部長和劉參謀身邊,這邊根本沒路,韓渝真擔心他會把斗子顛飛。

  “雷部長,我沒遲到吧。”

  “你不是去東海了么,什么時候回來的?”

  “不只是去東海,還去了趟徽安,剛到家,一聽說你們今天打靶就趕過來了。”

  徐三野從雷部長手中接過煙,回頭看了看,找到了兩個部下,跟教員似的下起命令:“咸魚,梁小魚,起立!”

  “是!”

  “過來。”

  三個鄉的民兵一起訓練的,編成了一個連,下設三個步兵排,一個機槍排和一個女民兵救護排,共一百三十多人。

  訓練期間誰也搞不了特殊化,除了縣武裝部領導沒別的單位領導來看過。

  所長來看自己,并且當著這么多戰友面點名,韓渝心里美滋滋的,覺得特有面子。

  急忙爬起身,背上槍,帶著梁小余跑步前進。

  “報告徐所,韓渝、梁小余前來報到,請指示。”

  “稍息。”

  這十二天沒白訓練,能感覺到這兩條魚的精氣神跟之前完全不一樣。

  徐三野很滿意,拍拍韓渝的胳膊,拉拉梁小余身上的裝具,回頭笑道:“雷部長、劉參謀,辛苦你們了,訓練的不錯。”

  最后幾個民兵已經完成了射擊,雷部長示意連長組織帶回,轉身笑道:“這兩條魚既然參加了訓練,在解散前他們依然我的兵,伱越過我下命令,是不是有點過分。”

  劉參謀深以為然,走過來笑道:“雷部長說得對,你就這么闖進我們靶場,對我們的兵發號施令,對我們也太不尊重了,就算高部長過來也不會像你這樣。”

  “我是來檢驗你們的訓練成果的!”

  徐三野摘下韓渝的步槍,拉開槍栓檢查了下,舉起槍一邊瞄準,一邊問:“打了幾發子彈?”

  韓渝連忙道:“報告徐所,固定靶五發,移動靶五發,共十發!”

  “加起來才十發……手榴彈呢,投擲了幾個?”

  “手榴彈投擲了一下午,幾次不記得了。”

  “訓練彈?”

  “是!”

  徐三野放下步槍,轉身笑罵道:“雷部長,劉參謀,你們的訓練越來越水!子彈只讓打十發,投彈用訓練彈代替,這么訓練有意義嗎?”

  眼前這位人見人厭,但跟武裝部關系非常好。

  劉參謀可不怕他,不快地說:“你以為是你做民兵營長那會兒?現在能組織一次訓練,能打十發子彈已經很不錯了。”

  “子彈剩多少。”

  “子彈多的是,車上堆了幾大箱。”

  “有沒有手槍彈。”

  “有。”

  劉參謀知道他要么不來,來了不打過癮肯定不會走,從腰里拔出手槍,笑問道:“用你的還是用我的?”

  “都用。”

  徐三野接過他的槍,卸下彈匣,拉開槍栓,確認槍膛里沒子彈,抬頭喊道:“小丁,過來一下。”

  武裝部軍火庫的丁班長趕緊跑了過來,立正敬禮:“徐所,什么指示?”

  徐三野把劉參謀的五四式手槍交給他,轉身指指韓渝:“教教咸魚怎么用。”

  丁班長不假思索地說:“是!”

  公安就應該用手槍,韓渝激動不已,跟著丁班長就走。

  “雷部長,你也別閑著,找點子彈,幫我好好教教梁小魚。”

  “行,你不是徐所,你現在是徐部長,而且是大部長,不是我這種小部長。”

  “晚上我請你吃老酒。”

  “這是你說的。”

  雷部長哈哈一笑,走過去拍拍梁小余的胳膊,帶著梁小余去裝軍火的卡車邊拿子彈。

  徐三野放下槍,從邊三輪的斗子里取出一套帶紅領章的老式軍服,當著眾人面脫褲子換了起來。

  “劉參謀,我一個人練沒意思,一起來吧,老樣子,怎么樣。”

  “我沒帶作訓服。”

  “就這身,臟了回去洗。”

  “我好久沒練過,現在真不行。”

  “你是軍事科的參謀,是民兵預備役的中堅力量,誰都可以說不行,就你不能說不行。敵人要是打過來,你說個不行試試!”

  劉參謀沒辦法,回頭看看四周:“就我們兩個也搞不成。”

  “黃紅軍,過來!”

  “徐所,什么事?”

  “你說呢?”

  徐三野反問了一句,拍拍黃教員的肩膀:“你上過前線,參加過實戰。今天你做尖刀,我和劉參謀掩護。”

  上過前線又怎么樣,上過前線軍事素質也沒你這個從小就玩槍的好。

  黃教員不敢班門弄虎,也不敢掃他的興,只能硬著頭皮笑道:“徐所,還是你做尖刀,我和劉參謀掩護吧。”

  “行,抓緊時間準備,爭取十五分鐘內拿下那個山頭!”

  “要不要手榴彈?”

  “有實彈?”

  “有。”

  “既然有,趕緊去拿呀,順便讓小丁壓幾個彈盤,拿下山頭我們再來一頓大盤雞!”

  接下來的一幕讓韓渝和梁小余目瞪口呆。

  徐三野和劉參謀、黃教員竟綁上了攜具,在攜具里插滿彈匣,一人還背上了五顆手榴彈。

  徐三野喊了一聲“沖”,就一馬當先地往土丘方向沖去。

  劉參謀和黃教員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三人時而匍匐前進,時而點射,時而連發,交替掩護,攻擊前進。

  只見他們一口氣沖進之前搞陣地防御訓練時挖的工事,在戰壕里面鉆來鉆去,并且扔真的手榴彈。

  隨著砰砰的幾聲悶響,三人沖出戰壕,繼續交替掩護著往前沖,在槍聲和手榴彈的爆炸聲中,竟一路沖到了土丘上。

  “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把營歸,胸前的紅花映彩霞,愉快的歌聲滿天飛,米少那米少,那少米多讓,愉快的歌聲滿天飛……”

  他們“攻”下“山頭”,邁著整齊的步伐唱著歌回來了,像是打了一場勝仗。

  “咸魚,看見沒有,這才叫民兵訓練。”

  徐三野麻利地驗了下槍,交還給韓渝,隨即回頭問:“小丁,大盤雞有沒有準備好。”

  “報告徐所,準備完畢。”

  “過去支幾個靶子。”

  “是!”

  他打完步槍、扔完手榴彈,又開始打轉盤機槍。

  一個人玩不過癮,竟讓劉參謀擔任副射手,讓黃教員和軍火庫的丁班長操作另一挺轉盤機槍,搞起了交叉火力。

  順著曳光彈留下的痕跡望去,遠處的幾個靶子,在噠噠噠的槍聲中被打成了碎片。

  PS:端午節到了,老卓祝各位書友事業像龍舟競技,順風順水;家庭像艾草溫馨,幸福安康!

  并感謝立刻行動、書香嘆茶、曦映和靈風書友的慷慨打賞。

無線電子書    濱江警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