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21章解開束縛

無線電子書    太受玩家歡迎該怎么辦

  “我只教他關鍵的兩手……”巴特利特君主嘴角微微勾起。

  凱爾本身就很強,尋常的惑控系法術對于他來說不過是雞肋,按照正常情況,像是他這樣的怪物,巴特利特君主是不會有太多想要直接教導這種人的想法的。

  因為這種怪物目標非常清晰,早就已經找到了自己想要找的路,并不適合作為自己衣缽傳人傾囊相授。

  這一點盧修斯那小子應該也是早就意識到了。

  面對尋常的天才,盧修斯應該會讓凱爾去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自己最擅長的塑能科的領域之中,比如說包括盧修斯原創的一系列法術在內的,隸屬于塑能科君主盧修斯·帕克的一整套秘傳魔法體系。

  對于現在已經走上了博學者領域的凱爾來說,這樣一整套秘傳魔法體系強嗎?

  毫無疑問是強的離譜的,從最基本的盧修斯學派冥想法,到適用于中近距離施法的一系列超凡專長培養方法和對應魔藥學的制作,再到秘傳的極效化法術……

  這些無一例外都是常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傳承。

  然而就是這樣的法術,盧修斯在教導給凱爾的時候卻是非常的小心謹慎。

  倒不是因為對凱爾抱有很強的戒心,僅僅只是因為,這樣培養出來的凱爾,那就不是凱爾·d·海洛尹絲了,而不過是翻版的盧修斯·帕克。

  盧修斯那并不算太漫長的教導學生的經歷之中,經過可行性驗證后,最終形成的經得起考驗的教導理念,有兩個。

  第一個,不要強求天賦不足的學生完美的按照自己當年的路走下去。

  第二個,對于那些天賦超過常人的學生,不要讓他們成為翻版的、強化的自己。

  雖然距離第一個法師出現已經過去了很多年,但盧修斯非常明白,在歲月漫長的神華大陸中,存在數量巨大的到難以想象的職業路徑。

  并不是每一個職業路徑都能走得很遠,大多數沒有開拓進取心的職業,都已經消失在了歷史長河中,中道崩殂的多了去了。

  巴特利特君主最喜歡盧修斯的一點,就是這位年輕的魔法君主雖然有諸多的缺點。

  比如說性子有點不靠譜,脾氣很暴躁,戰斗起來的時候有點不分場合,還總是偷偷的跑到風情街去消費一波人外娘……

  咳咳,最后這也不能完全算缺點。

  但巴特利特很明白,盧修斯這個人,是能夠承擔起責任的人。

  比如當年的他來到了已經接近法師荒漠的騎士之國英基蘭斯,也愿意背負著整個英基蘭斯的法師學界負重前行。

  再比如意識到了凱爾這小子真的太天才了以后,他果斷的放棄了原有的方案,開始轉向了“凱爾想要學習什么樣類型的法術,我會為他提供便利和指導”的模式。

  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能夠保證凱爾對法術的獨立判斷能力。

  別小瞧了這樣的能力。

  對于普通的法師來說,就算是先學習導師們的核心能力,等成長到一定瓶頸期后再進一步找回自我,研究專屬法術什么的,無所謂。

  但對于凱爾來說,不行。

  盧修斯是這樣判斷的。

  巴特利特也是這樣判斷的。

  頂尖天才越早積累出足夠的法師學識越好,能越快的掌握自己想掌握的法術越好,能夠保留足夠獨立的意志去判斷不同法術類型的差異,然后越早找到自己想要走的那條道路越好。

  像是凱爾這樣的年輕法術天才,存在的意義就是拓寬法術體系價值判斷的可能,是應該去憑借著自己那靈光一閃的頭腦,謀求更具創新的法術體系。

  每一個法術領域重新碰撞出的思維火花,都會點燃這條法術之路,將沖天的火光燒到更遠的地方。

  達到了某個程度以后,法師們目光所視之處,再放在自身身上就沒有太多意義了。

  幾百年前,機關術士的威名橫行天下,幾乎所有人都有聽說過曾經輝煌一時的、源自于地精帝國的這個職業,甚至毫不客氣的說,這個職業就幾乎等同于魔導科技這個體系本身。

  兩千多年前,大陸霸主至高森林橫空出世,裹挾著游俠職業的威名肆虐全大陸,那時候精靈游俠只叫做游俠,沒有人會去在游俠職業前面冠以“精靈”二字。

  因為在那時候的人看來,游俠本來就是精靈的,甚至在很大程度上,那時候的精靈的職業體系就應該是游俠本身。

  而現在,至高森林已經從大陸霸主的寶座上退了下來,周邊狼煙四起,不得不遵守世界新秩序的精靈們只能給游俠冠以精靈的前綴,來守護自己那殘破不堪的土地。

  精靈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精靈時代以前,龍類的時代何嘗又不是如此。

  職業屠龍者,由龍類一手締造出來的可怖職業,本質上就是為了控制和殺死那些強盛而不聽指揮的龍族。

  這個職業從就職材料開始,到一系列的武器和施法材料,都需要從龍類身上獲取。

  而如今,屠龍者職業已經沒落。

  原本因為幾乎沒有多少天敵,而更傾向于將敵對的目光看向自己同胞本身的龍類們,親手締造了這一職業,卻也在龍的時代被精靈的時代推翻后,徹底隱入歷史中。

  更可笑的是,現在因為純血龍類數量稀少,分裂成兩大勢力的龍之島和巨龍國度之間,無論是五色龍還是金屬龍,都對于屠龍者這一職業下了禁令。

  這一職業的發展必將一路踩著龍類同胞的血,善龍和惡龍在這一點上達成了一致,不希望這個職業成為龍類們對于其他同胞動手的理由。

  最終的結果就是,屠龍者的傳承幾乎在龍類中斷絕,絕大部分的傳承流入到了人類族群中,被填補和修改后,成為了某些屠龍家族的專屬傳承。

  何其可笑!

  何其可笑啊!

  再更遙遠一點的就更不用說了,主流的幾個職業,無論是戰士、牧師、術士哪怕是現在已經快被打沒了的巫師,都曾經擁有過屬于他們的時代。

  可是,屬于法師的時代呢?

  巴特利特沒有見到,他甚至覺得在自己死了以后,也看不到法師時代的來臨。

  也許在五百年、五千年甚至是五萬年之后,當法師們傲視群雄,立于世界之巔的那一天,后人在回過頭來觀望他們這一代人時,恐怕只有魔法君主的名字會流傳下來。

守護至高森林的曼徹思·逐光者  啟航于神圣布里尼亞的巴特利特·阿扎斯。

  來自英基蘭斯公國的盧修斯·帕克。

  半獸人的守護者狄木路·沙加爾。

  或許只有曾經開拓過法師體系寬度和上限的這一群人,才有資格被寫到法師的歷史書里。

  這還是法師能夠迎來屬于他們的時代后,才有可能達成的理想。

  所以,盧修斯他們想要去賭。

  賭未來法師的皇冠上,會有一顆名為凱爾·d·海洛尹絲的明珠。

  他有著自己獨特的風貌和強大的力量,而不僅僅只是沿著盧修斯的道路繼續走下去的第二代領航員。

  巴特利特就算是閉著眼睛都能明白盧修斯對這小子的期望。

  所以,他也很期待。

  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凱爾這小子,真有可能將自己的名字牢牢刻在法師的歷史上。

  巴特利特想幫一幫他。

  他必須要幫一幫他。

  目光望向窗外,這位沉著冷靜的君主臉上終于帶上了寬慰的笑容。

  他的目光看向了芙蘭卡,輕聲的說:

  “我感受到了濃郁的血脈術士力量的迸發,芙蘭卡女士,凱爾快要蘇醒了。”

  芙蘭卡點了點頭,說道:“我過去看看他情況,還請您稍稍等候一下。”

  她說完后,轉身就朝著凱爾小憩的房間走去。

  心靈體世界中。

  奇異的畫面正在浮現。

  一個個被凱爾熟練掌握,包括但不限于法術的技能凝結成一本本漂浮在半空中的書籍。

  只見平地上忽然出現了一個體積無比巨大的賽博朋克風的卷軸。

  當那卷軸展開的一瞬間,塞納河畔上刮起了一陣大風。

  心靈體世界中,正不斷被食骨大君虐殺的“玩家們”的倒影,像是鏡花水月一般,在被擊殺后消散。

  怪力亂神的玩家們的倒影,與食骨大君以及麾下野蠻人永續軍團的倒影,在這個心靈體世界中重復著不知道是第幾千次還是幾萬次的擊殺。

  然而就在這一天,不眠不休的廝殺終于停止了下來。

  虛空之中,伴隨著巨大齒輪聲緩緩轉動,一道道金屬格子被鑲嵌在巨大的卷軸上。

  當那機械卷軸向著兩邊展開的時候,一股恐怖的吸引力從卷軸上傳了過來。

  最先亮起的是各種各樣的神術,一道道神術根據本身特征被分門別類,化作一本本封面上銘刻著具體神術名稱的書籍,朝著機械卷軸飛去。

  如果有人能夠追上那些書籍,并瞧上一眼,就能發現上邊多是一些出名和不出名的晨曦之主教會、地母神教會和文學與知識之神教會的神術。

非安息者的詛咒洛山達之光地母神的豐收祭典靈感之火思維加速樹木叢生涌動地脈之龍晝明術灼熱光輝強力驅散黎明祝福極致驅散清晨的回復撕裂大地之矛光明靈光  一道道神術化作了書籍,嵌入到那展開卷軸的格子上。

  每當有書籍嵌入格子中,周圍格子外圈就會亮起。

  一圈圈亮起的格子分散在各處,看上去就像是塑料小人仰著頭看向閃爍著金屬冷光的主機箱的感覺。

  隨后飛起的是凱爾所掌握的數量最多的經典法術。

提升抗力酸液濺射偵測魔法偵測毒性閱讀魔法暈眩術舞光術震顫點擊霜凍射線  六百多個經典法術書像是被施加了飛來咒一般,瞬間分散開嵌入到卷軸格子中。

  如果讓人知曉了凱爾竟然掌握了如此多的法師,那么估計會大喊著“沃克”然后大罵凱爾“開了”。

  但是下一刻,更恐怖的畫面出現了。

  只見那些經典法術模型嵌入到了格子中后,就像是瞬間激起了連鎖反應一般。

  那些隱藏在黑暗深處的一本本法術書再次飛起。

  它們是一代又一代的法師們在研究過程中,基于經典法術進行二次改造后,衍生出來的數之不盡的改良版法術。

  這些法術的數量之多,還在傳統經典法術的10倍以上。

  這些法術書如同開枝散葉一般圍繞各個經典法術,搭建起了宛若無限蔓延的卡巴拉生命樹一般的復雜枝干。

  隨著各種改良版的法術出現,第三批飛入格子中的法術書化作一道道金色的光點飛入到卷軸格子中。

  那是黑暗學識博聞強記詞條影響下,這么多年以來,凱爾學習大量法術理論和尚待驗證的新理論,再加上各種已經掌握了的各類法術技能所積累的諸多經驗,相互碰撞后閃爍出的靈感火花。

  簡單來說,就是積累到了以后自然開辟出的個人技能。

  雖然其中很多的技能并不具備普適性,僅僅只能在一些特定的場合中使用。

  但大量理論影響下,這些自創法術模型本身在于自己專有的領域上,會比同環數魔法更強一籌。

  典型的針對性魔法攻擊。

  或者更準確一點說,是基于凱爾前世遇到的各種難纏的敵人,結合他們的職業特性甚至是個人特性,宛若搭積木一般創造出來的魔法。

  也可以稱之為……黑暗學識勘破敵人破綻的具象化技能。

  一旦被凱爾確定為敵人,并被勘破弱點,凱爾就能以自己所掌握的大量法術基礎,直接“創造”出一個專門針對這個敵人的法術。

  當然,考慮到是臨時創造出來的,雖然有針對性,但離開了特定對手,很可能這個技能就報廢或者效果大減了。

  這一些職業技能數量也不少,有三四百個,多是針對于特定種族的技能。

  它們就像是一個個節點一般,將傳統法術書、衍生法術書串聯起來,形成了一張張大網。

  而這些對敵法術終究也是蘊含高超的法術理念的,嚴格意義上來說,研究這樣的法術,就是在研究某些種族本身的特性。

  如果說這些法術書本身的存在只是讓凱爾在面對特定對手的時候會更加擅長戰斗,讓自己成為一名魔法決斗大師,那么接下來的一幕,要是讓人看見,恐怕會瞬間懷疑人生。

  單一法術積累到位,凱爾所掌握的復合魔法書誕生了。

  這些魔法書是大量知識、理念和凱爾某個時間靈光一閃后創造出的魔法,適用范圍并不算寬廣。

  可復合魔法出來后又有新的復合魔法在生成。

  最終各種復合魔法一路復合下去,取其精華,棄其糟粕,保留各種極效化的法術效果,匯總到了一處后,化作了巨型機械卷軸中醒目的一個個太陽。

  凱爾當前所掌握的各個領域內的專屬核心法術出現了。

  那些被濃郁知識靈光化作的調養保護著的魔法書中,有一些曾經震驚了法師圈的復合魔法。

塑能系主導的七環復合魔法天空失墜咒法系主導的七環復合魔法天體元素裂變  也有一些尚且沒有被外界知曉的復合魔法。

防護系主導的七環復合魔法絕對領域力場屏障預言系主導的七環復合魔法洞察的先知魔眼附魔系主導的七環復合魔法活物支配領域幻術系主導的七環復合魔法替死傀儡死靈系主導的七環復合魔法靈魂格式化變化系主導的七環復合魔法受難者的鞭撻之觸  萬動城記憶晶石中的大量知識也開始爆炸式的增加各種特殊煉金儀器、魔導裝備的制造技能。

  一個個凱爾見過或是沒見過的技能在瘋狂碰撞。

  從單純的機關術士的技能,瞬間蔓延到了卷宗學者的神術領域,然后又蔓延到了凱爾掌握的眾多魔法的領域。

  只見機械卷軸上齒輪轟鳴,卷軸面被不斷拉長,原本已經排列好的格子重新被打散組合。

  各種零零散散的一些職業技能書也全部匯入到巨型機械卷軸中。

  最終,機械卷軸越來越大,上邊排列正不停變化技能書,不斷翻轉著,最終在卷軸面生成了一個不停變化的漩渦圖桉。

  戰法師的核心技能出現在了漩渦中間。

  轟鳴聲再次響起。

  恍忽中聽見了有人在歌唱。

  鳴大鐘一次,推動齒輪,喚醒魔導和奧法!

  鳴大鐘兩次,按下按鈕,能量爐點火,點燃渦輪,注入生命!

  鳴大鐘三次,齊聲歌唱,贊美光輝之貌!

  戰法師的核心技能亮起。

  凱爾的全戰之手從最低階的0環法術,可一直持續優化到八環法術的一脈相承的可成長型瞬發法術模型。

  在施展該法術的時候,0環能生成一個精細度趨近于人手的“全戰之手”,能夠直接取物和協助法師進行工具使用和精細化制作,你也可以通過降低“全戰之手”的精細度,提升生成的“全戰之手”的數量。

  備注1:0環最高上限可達到12只,每增加1環,能生成的全戰之手的數量翻倍,全戰之手所能發揮出的力量,取決于生成全戰之手時法師灌注的魔力數量。

備注2:可通過制造萬能魔導工具凱爾的魔導之手,植入靈體/人工智能芯片和高效能源,裝備在全戰之手上,換取到降低控制全戰之手的難度、提升2倍全戰之手數量上限和2倍極限全戰之手極限攻擊范圍備注3:靈體/人工智能芯片可在一定程度上協助職業者進行攻擊與防御  (這一次,從軟綿綿的魔力之手變成了半機械般魔力的雜交手,請不要在魔導之手上安裝奇怪的震動模塊,想要學習加藤老師的神之一手,請用自己的手指。

  更不要將魔導之手的機械形態捏成奇怪的模樣、安裝彷生皮膚和植入電暖裝置,這東西是用來打爛敵人狗頭和協助工作和生活的,不是色虐之神送給你的玩具)

  等價替換→等價交換你通過了知識的堆砌,明了了法術生成的基本原理,大量魔法、魔導、神術乃至其他職業的知識理論在經過了你巧妙的構思之下,形成了這股特殊力量。

  效果1:在使用凱爾的全戰之手的時候,你可在全戰之手上刻錄相應法術,并在全戰之手魔力含量充沛的情況下,直接將全戰之手等價替換成銘刻下的對應法術模型。

  效果2:在配備職業裝備凱爾的魔導之手時,魔導之手控制范圍內,能通過消耗全戰之手的魔力,可直接借助凱爾的魔導之手抽取本人空間裝備中的魔導零部件或是學者卷軸。

  抽取結束后,你可在消耗全戰之手的魔力,遠距離生成魔導裝備,也可消耗魔力,激活學者卷軸釋放神術。

  效果3:凱爾的魔導之手攻擊范圍內視作為等價交換領域。

  該領域內,如果你已理解物質的內在的法則,即可通過消耗魔力,對物質進行理解分解再構造。

  重組物質需要付出同等代價,在不具備對應物質的情況下,強行開啟等價交換領域,將被奪走身體的任何部分,包括但不限于軀體、記憶和存在,用以填補世界空缺。

  (真理之門,是真的存在的!還有,警惕人體煉成,非法煉金不可取)

  沉睡中的凱爾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大量知識充斥在記憶宮殿中,雖然已經經過了整理,但機關術士大量知識的涌入,產生新技能的同時,又在博聞強記詞條的影響下再一次與他早已掌握的體系開始碰撞。

  他千算萬算沒想到,別人求之不得的靈感火花,在他這里,就像是不要錢一般的揮灑了起來,甚至因此給他精神帶來了巨大負擔。

  誰能想到靈感能多到讓大腦超載的?

  原本他在心靈體世界中搭建起了記憶宮殿,并改造成了他比較喜歡的賽博朋克風卷軸書架,是為了將他已經擁有的各種能力分門別類,在需要的時候,能夠快速調用相關記憶,來協助自己學習、工作或是戰斗。

  可是轉職為機關術士讓他感覺腦袋好像要燒起來了。

  他感覺到無數的靈感火花在相互碰撞之后,化作的驚濤駭浪無處宣泄。

  前世今生的記憶碰撞在一起,每時每刻都在有新的靈感冒出來。

  穿越后在地下城第一次殺死的樹人,需要結合什么樣的方法,能更高效的殺死它們?

  暗影狼的肢體弱點與視覺死角。

  與試圖刺殺他的野蠻人交戰時,該如何第一時間奪取他們的性命。

  暴食史來姆的弱點與改進的方法。

  甚至離譜一些的,他還想起了自己和埃蘭娜老師,那位白發大美妞奧莉薇亞近身作戰時的場景。

  現在再說過頭去看,對于該如何破解奧莉薇亞這種無比擅長近身格斗的美人,該如何進行打法克制。

  額……

  明明凱爾的腦袋在燒,他卻依舊露出了有些尷尬的表情。

  靈感火花給他的最簡單答桉,是“利用他人心理”。

  簡單來說,奧莉薇亞依舊是女人,會有基本的廉恥感,稍微承受一下奧莉薇亞傷害,然后擊碎她身體的“偽裝”(字面意思),使其嬌羞,惹其遲鈍,然后迅速反擊,是最快捷的戰斗方式。

  大受震撼!

  這靈感火花是魅魔生的嗎?雖然能夠理解這樣的戰斗方式很高效,甚至于靈感火花都開始推演凱爾要通過什么樣的沖撞、貼身來快速解體衣物的方式都推演出來了。

  莫名的……有點澀!

  不行不行,我是正人君子,這樣的推演怎么能放在奧莉薇亞身上?

  凱爾毫不猶豫的將思維火花引入到了埃蘭娜身上。

  嗯……該用什么角度解開埃蘭娜的防御,什么角度容易給她造成輕微的酥麻感。

  戰斗過程中的身體位置該如何拜訪……

  啪……

  凱爾直接給了蓋了自己臉部一巴掌,臉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自己到底在干什么,魅魔血脈覺醒的后遺癥就是自己變得更澀了?

  凱爾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也展露出“食色性也”的本性的。

  只不過,腦海中那亂七八糟的記憶匯總在一起后,讓他越來越昏沉,昏沉著昏沉著,忽然想起了越來越多的事情。

  不只是今生的,前世身為玩家戰斗從來都不少。

  和原住民;

  和魔物;

  和普通玩家;

  和孤狼高玩;

  和職業玩家!

  仔細回想一下,這漫長的記憶中,遇上的敵人還真不是一般的多啊。

  靈感火花還在不斷綻放。

  和魔法技能之類的東西不一樣,你所掌握的相關魔法理論和法術模型,是能夠直接決定你魔法上限的。

  在沒有經過具體理論研究或是直接戰斗的情況下,想要直接提升,可能性很低,又不是地下城通關后的世界獎勵,能強制提升。

  這東西就和數學一樣,掌握了相關公式和推演,在做題的時候就能更好的解題。

  對于吸收比較慢的學生,掌握了公式和方法,有靈感火花的加持,就能更快的把題目解出來。

  可如果學生本身連公式、原理、推導內容之類的東西都不知道,你就算給他無數靈感火花,他也崩不出一個字來。

  職業技能也是如此,理論不與實際聯系,搭建起來的所謂經驗,不過是空中樓閣。

  是以靈感火花在轉化成部分技能的技能經驗之后,很快就無法再進一步推進技能成長了。

  能推演奧莉薇亞是因為和奧莉薇亞戰斗過。

  能推演埃蘭娜是因為和埃蘭娜貼貼過。

  這些暴漲的靈感火花,凱爾隱約能夠感受到,它們其實早就有了一個可以去的歸屬。

  但是明明能感受到靈感火花的歸屬,他卻沒有辦法想起歸屬所在。

  越來越困的他不禁開始思考起自身。

  自己現在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嗎?

  嗯,特殊的地方多了去了,可這些東西,貌似都沒有辦法承載這些個靈感火花吧!

  這一刻,凱爾敏銳的意識到了問題。

  靈感火花無處可去,也就是說,系統面板的一證永證的特性并沒有發揮出來。

  而系統面板的一證永證,沒辦法提升技能等級的原因只有一個……

  那就是他還沒有將其固化成具備可成長性的技能。

  自己身上有什么潛質,是可以繼續成長,但是卻還沒被挖掘出來的東西呢?

  凱爾感覺自己越來越困,思考過多的極限,那就是沒有思考,腦袋里一片空白。

  就在這時,他好像聽見了房間門被輕輕推開的聲音。

  凱爾想要睜開眼,最終卻因為倦怠,最終沒睜開。

  只能聞得到一陣熟悉的香氣正在靠近自己。

  靈感火花加快了他的思維,一瞬間就讓他想起之前覺醒獅心之證的時候,在獅心堡溫泉中隱約聞到的那個香氣。

  原來如此,芙蘭卡姐嗎?

  凱爾瞬間反應了過來。

  踏入門內的芙蘭卡看向了躺在沙發上的凱爾,他用小手臂擋著自己的雙眼,似乎是不想看見陽光一般。

  當芙蘭卡靠近的時候,很快就察覺到了凱爾的不對勁。

  凱爾的身體燙得有點厲害。

  她下意識的加快了腳步,來到了凱爾的身前,然后就聞到了一股沁人心弦的香氣。

  那股香氣她曾經聞到過幾次,芙蘭卡知道,那是凱爾通過調整自己的術士類法術,最后生成的某種能夠制造魔法香氣的特殊能力。

  她輕輕蹲下身來,伸出手摸了一下凱爾的臉頰。

  果不其然,好燙!

  這不像是正常職業晉升后的體現,芙蘭卡可以肯定凱爾現在身體出了什么問題。

  作為一名法師和術士職業者,她對于人體身體狀況還是有不小了解的,畢竟法師就算施展治療類型的魔法,也不是單純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她看向了凱爾的臉,沒有遲疑,第一時間就按照自己多年來的經驗,檢查了一下凱爾現在的情況。

  不是肉身受損,也不是魔力紊亂,更不是職業核心出了問題。

  一番檢查下來后,芙蘭卡表情有些糾結,知曉了問題出在了精神力上。

  現在凱爾的精神力起伏不定,作為一種介于虛假與真實之間的能量,精神力的存在,向來都是法師們用來干涉物質世界的觸須。

  而現在凱爾的精神力在潮起潮落之間,開始變得越發渙散的狀況,說明現在凱爾的問題出在了精神力不穩定上。

  這個倒是好解決。

  精神力不穩固,如果只是自己一個人,那確實很難處理。

  可如果有外力干涉,幫忙協助疏導,反而很快就能處理好。

  只是由于精神力本身的特殊,大多數時候,法師們多不太喜歡讓被人來引導自己的精神力,自己也不喜歡引導他人的精神力。

  不過現在……特事特辦吧。

  芙蘭卡嘴角泛起一個嘲弄的笑容,聽說現在的法師小年輕們玩戀愛玩上癮了,還搞出了什么“精神力相互交融是情侶之間愛的證明”之類的說法。

  要知道當年在他們那個年代,能夠相互扶持走下去,戰友之間在精神力受損后,相互梳理對方精神力,那是很常見的事情。

  也就小年輕們為了尋求點年輕人戀愛的刺激,一定要給很多本來不存在的事物扣上一個定義。

  比如什么“秋天的第一杯奶茶”之類的。

  商家們為了營銷而說說的東西,某些人還當真了。

  總不能我當那天送你一杯奶茶就能說明我對你有情誼了吧?

  不過,以凱爾弟弟的思維方式,想來也不會如同那些蠢貨一樣,受到這種說法的影響吧。

  只希望這孩子清醒后,不會指著我嫌棄說“為什么你要疏導我的精神力”了。

  芙蘭卡沒有注意到的是,從自己和凱爾上了馬車以后,其實一直都有被影響。

  在馬車上稍稍有些失態的表現,就足以說明了這一切。

  或者說……這世界上,最怕的不是別人魅力超凡,而是你自己就沒有想過抵抗別人的魅力。

  如果說凱爾有維持著尋常魅魔或魅魔混血的本性,那么芙蘭卡自然會有警惕之心。

  可凱爾一直都在限制這股力量,在讓別人贊賞的同時,也悄無聲息的放下了心防。

  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他自身高等魅力偏向性的結果。

高等魅力  你的氣質與容貌得到極大程度提升,氣質將更傾向于光明圣潔。這使得你在面對善良側生靈時,更容易獲得他人好感。在面對邪惡側生靈時,也將更容易激起污染你的。

  不設防的情況下,就算是尋常的魅惑,也能比很多頂尖魅魔的美色更能滲透人心。

  芙蘭卡,犯下了一個法師絕對不該犯下的錯誤。

  她自始至終都沒有想過凱爾會傷害她。

  有自己和他母親的關系在里邊。

  有兩人之間算作是遠房關系,性格也合得來的因素在里邊。

  也有凱爾確實很討她喜歡的原因。

  于是,當她真正靠近了凱爾后,卻忘記了……

  這本就是一個已經血脈進化過兩次的魅魔術士,甚至還是失控了的魅魔術士。

  轉職機關術士,只是讓凱爾變得更傾向于利用自身魔能天賦強化外物,而不是說直接摧毀掉他魅魔術士的根基。

  于是當她射出手掌貼在凱爾外露的雙手上時,一股觸電般的感覺從她的指尖蔓延全身,她的眼神迷茫了些許,龍脈術士的本性瞬間被激活。

  或者說,在馬車上的時候,她逐漸接近于失態的臨界點時,就已經悄然被凱爾掀開了一扇窗了。

  她童孔微微渙散,如同綢緞般滑嫩的肌膚幾乎是一瞬間就泛起了夕陽般美麗的紅。

  芙蘭卡忽然感覺這樣狀態下的凱爾,看起來真的就是好看極了,仔細想想,無論是從實力,到性格,到處事方式,自家凱爾弟弟都有著遠超同齡人的果斷。

  想著想著,她就癡了,童孔深處,一道緋色在流轉,不自覺的就像想起了自己那風雨飄搖的前半生。

  一時間她不僅嘆息。

  如果凱爾當年和她是同齡人,這樣性格的人,一定會在人群中第一眼就被她看見吧。

  結果沒想到,自己寧缺母濫,缺著缺著,就錯過了最美好的季節,留下的只有記憶里一次次戰斗的場景。

  龍脈術士,還是金龍血統的龍脈術士,無論在身體還是法術上,都占據不少的優勢。

  早年間因為至高森林與聯邦開戰的原因,本來想要選擇成為法師的她,毅然決然的選擇了成為術士。

  無他,僅僅就因為術士能夠更快的形成即戰力。

  獅心家的孩子,每個人出身后都背負著公國子民的希望前行,某種程度確實很不自由。

  但……團結是要付出代價的。

  聯邦大義面前,沒有公平,只有責任。

  如果聯邦需要更多新生戰斗力,那她,那獅心家族的每個人,都需要主動的站出去,去承擔自己的責任。

  她從來都不后悔自己那時候的選擇。

  別的國家貴族怎么樣,芙蘭卡不想去了解,但是在這里,在尹貝爾聯邦,在英基蘭斯公國,在獅心堡……

  貴族需要拿得出手的不是血脈,而是與貴族之名匹配的高貴靈魂!

  不負獅心之血,她和每一個兄弟姐妹,都在父親面前宣誓過。

  結果回過頭來,青春年華不再,雖然有的時候有些惆悵,但,血脈不斷晉升,不斷提升自己在魔力親和上的要素,現在她也終于成長到了能去選擇成為一名優秀法師的時候。

  “凱爾弟弟,有的時候我真羨慕你……”

  她輕聲的呢喃著。

  羨慕他的天賦,羨慕他能生在一個好時代。

  悄無聲息中,龍類血統中,被龍神“祝福”了的繁衍渴望,與魅魔的光輝魅力扭曲在一起,原先被撬開的窗,在這一瞬間被轟開了個洞。

  各種復雜的感情,最終被扭曲成了一種渴望。

  渴望凱爾幫她解開籠中鳥舒服,放肆高歌的扭曲情感。

  她吐氣如蘭之間,眼中帶上了一點魅色,呼吸開始急促起來,明明只是很普通的幫他梳理精神力,怎么……

  怎么就變成了這樣?

  她輕輕撕咬著自己澹澹的紅唇,努力壓抑著嗓子里的聲音。

  她不想在凱爾面前放開。

  忽然有些害怕看到他不可置信的眼神了,萬一把他嚇走了該怎么辦?

  這不是她想看到的場景。

  她終究……

  …以下不計費…

每天一次,我要你們  的收藏、

無線電子書    太受玩家歡迎該怎么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