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5章“圣域強者”埃蘭娜?與神選者們的全面戰爭(10K)

無線電子書    太受玩家歡迎該怎么辦

  這個打法,第一時間用在了眼力極好的精靈們身上。

  精靈游俠們毫無疑問是至高森林中最核心的戰斗力量,和人們想象中優美的精靈們比起來不太一樣,精靈游俠的核心成員們身材看上去都無比的矯健。

  受限于精靈們的整體生理構造和人類個體之間的差異,精靈想要通過鍛煉來擁有一具壯碩的身體,是基本不可能做到的。

  但就算是在身體結構差異極大的前提下,精靈游俠們無論是男是女,都擁有著看上去就相當有力的身體。

  再考慮到能夠鍛煉到這種程度的身體,其隱藏在軀體之下的野性力量之強大,甚至人均堪比頂尖的力士。

  通過精靈一族的特殊手法而鍛造出的特殊專長聚合眼,集超視距、夜視、超強動態視力為一體,成為了所有精靈游俠們共同的特性。

  千錘百煉后,宛若獵豹一般矯健的身體,賦予了他們大力士一般的巨力。

  然后是……

  類似復合弓類型但本身磅數依舊遠超傳統強弓的特殊裝備游俠弓,搭配上適用于多種環境、銘刻特殊魔法效果的箭失。

  毫不客氣的說,這一整套專門為精靈游俠們打造的裝備,賦予了這一支遠程兵種驚人之際的殺傷性。

  厲害的精靈游俠一箭射出,就能打出重炮一般的效果。

  可以說,這種一直游離在普通槍支炮彈攻擊范圍之外的精靈游俠,你說要針對他們吧,這群人更喜歡分散玩游擊,想要用導彈來清除,一顆下去就炸死那么個五六個精靈游俠,可以說高射炮打蚊子了。

  不打嘛……惡心,惡心啊!

  精靈游俠們一直以游俠大隊的戰斗方式為傲,裝備上了效果不同的魔法弓箭,他們就說自己是半個施法者也沒什么問題。

  讓敵人連自己的影子都看不到,就被轟成一團肉末,連手都不用臟!

  優雅,真是太優雅了!

  也難怪精靈游俠承常年高居至高森林轉職職業榜首。

  雖然精靈們可以算作是魔法起源之一,具備施法者天賦的族人比例會比人類高上兩倍,但是考慮到至高森林那并不算多的精靈數量,他們的法師數量永遠達不到人類的十分之一。

  而算是半個施法者的精靈游俠們,至少或多或少的還能給他們維持一下魔法起源的稱號。

  有什么理由不去選擇這樣一個職業呢?

  嗯,現在理由有了。

  因為那群蜂擁而至的蝗蟲。

黑森林  梅梅露·逐日者是前往萬動城的精靈游俠大隊的一員,準確一點說,她是精靈游俠中最年輕的一位。

  一直以來,她都以自己的血脈和自己獨自成長到能成為精靈游俠大隊的一員為傲。

  在參加這場戰爭之前,家里的父母曾經奉勸過她,讓她放棄掉天真的想法,不要參與到這場戰爭之中。

  她最后沒同意,毅然決然的報名了正準備出兵的精靈游俠大隊……

  在后來,她深刻的意識到了戰爭并不如同她想象中的那么單純,甚至可以稱得上是骯臟和黑暗。

  她曾在人類群體中聽過這樣一段話:“戰爭是zz的延續。”

  以前她不理解,現在她懂了。

  現在,她再一次認識到了戰爭的險惡。

  她從未想到過這個世界上竟然存在有如此厚顏無恥的恐怖直立猿,他們一邊像是死靈出籠一般朝著自己所在的方向襲來,一邊飛快的寬衣解帶。

  然后在梅梅露心中悲痛的喊著“眼睛不干凈了”的時候,一邊瞪大眼睛看向了那群直立猿狂奔而來的方向……

  嗯,然后不出預料的,一道刺眼到宛若遭受了魔法傷害的強光忽然爆發,那種根本無法阻擋的特殊光芒,讓梅梅露第一時間感覺到腦袋好像要燒起來了。

  整個世界在這一刻變得亮堂。

  然后好像被拉入到了無邊無際的空蕩世界之中,那股前所未有的被光芒充盈大腦的感覺讓她冷汗直冒。

  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那群狂奔而至的玩家已經很快拉近了距離。

  “反擊!反擊!”

  周邊的森林傳來了其他精靈游俠們的聲音。

  梅梅露揉了揉淚水橫流的雙眼,舉起了手中的游俠弓,就準備再一次發起攻擊。

  然而下一秒,遠方的光芒再一次亮起,梅梅露臉色微變,但是依舊在雙眼發漲的同時,將手中的弓箭射了出來。

  白虹貫日,幾乎是在一瞬間,就有三名玩家在這攻擊之下被炸倒。

  “所有精靈游俠,切換成震爆箭,將那群家伙炸翻!”

  精靈游俠中從來就不缺乏戰斗經驗強的老精靈,幾乎第一時間就找到了限制玩家們的方法。

  既然沒有辦法用箭失直接將敵人清除,就直接擴大攻擊范圍,將所有人都拉入到被攻擊的領域。

  果不其然,精靈游俠們的舉動,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就限制了玩家們蝗蟲一般的進攻行為。

  但是就是在這一瞬間,精靈游俠們就深切的感受到了來自玩家們的惡意……

  以及專門為精靈們準備的屈辱力量。

  只見玩家群體中,俱樂部玩家蜜汁姬忽然殺出,作為已經開始學習戰法師體系的法師玩家,他在第一時間就從空間格中拉出了一桶炙熱而又散發著異味的“不明褐色顏料”。

  俗話說得好,拖把沾s,揮舞之下,必然堪比呂布再世。

  嗯……法師之手拽著顏料桶,一下子拉近雙方之間的距離。

  然后,顏料桶傾瀉而下。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彌漫在精靈游俠們心頭。

  幾乎就是在這一瞬間,一群精靈飛速撤退到料桶之外,一邊后退一邊發出不堪其辱的謾罵。

  精靈們愛不愛好和平暫且不談,但是有一點是毫無疑問的,這群家伙確實愛好干凈。

  幾乎是在絕大多數場合,這群精靈都有著強烈的自我清潔意識,甚至于很大程度上,這群精靈在選擇就職的相關職業之中,會考慮到“該職業是否能保證戰斗時的干凈整潔”。

  嗯……

  但是玩家們顯然不講道理,在糞蛆召喚師這個體系玩出翔炎流后,這群腦洞大開的未來戰法師們,就向整個世界給出了一份近乎完美的玩家答卷——

  打不打得贏另說,先把你惡心了再說!

  饒是精靈游俠們都可以稱得上是見多識廣,但在經歷了這一次戰爭以前,還真沒有見過這樣的陣仗。

  一桶桶的金汁從天而降,森林中接二連三的傳來了哀嚎和尖叫,一時間竟然憑借著“不要臉”的帶著濃郁味道的打法,壓制的精靈游俠們節節后退。

  遠方甚至傳來了玩家們的大聲呼喝:“投降不澆!投降不澆!”

  還別說……僅僅憑借著這一聲吼叫,竟然在一定程度上,動搖了精靈游俠們誓死決戰的信心。

  然而就在這短短時間里,一時間陷入慌亂中的他們反應稍微慢了半拍。

  就這稍微慢了半拍的情況下,致命的災難爆發了。

  只聽見森林中一陣狂風呼嘯,匆匆奔襲而來的狂亂腳步聲,讓依舊保持有戰斗意志的部分老油子精靈游俠們反應了過來。

  “看后方!看后方!被抄后路了!”

  正當一名男性游俠這么說的時候,一道道騎著暗影狼殺進來的身形就這樣堂而皇之的突入到了精靈們撤退的后方。

  一根根爆射而出的史來姆粘液幾乎是第一時間就限制了大部分精靈的行動。

  更準確一點說,是將這群高傲的精靈們吊起來。

  在空中無處發力的他們一時之間沒有辦法掙脫,反而被突入進來的狼騎兵們沖了上去,一人就朝著身上來了一拳。

  沉重的打擊幾乎是瞬間瓦解了三分之一的精靈游俠們反抗的能力,威爾福好歹也是提坦城駐守的核心人員,在這兩年的時間里頻繁的和玩家們對接,久而久之,也是養成了不怒自威的氣勢。

  嗯,下起手來也不是一般的黑。

  看那些被打趴下來的精靈游俠們,就知道他和他麾下的游騎兵們動起手來到底有多快了。

  “棄弓不殺,重復一次,棄弓不殺!”

  他身后背著一卷蘭開斯特的旗幟,在他瞬間用史來姆劍瓦解掉了這群人說話的能力后,頓時振臂一揮。

  很顯然,精靈游俠們本身并不是怯戰之輩,在聽到威爾福的喊話后,并沒有被那吼聲所震懾,反而第一時間想要發起反擊。

  但是下一刻,遠方忽然傳來了一陣恐怖的轟鳴聲。

  一道沖擊從天空之上,裹挾著烏云不斷朝著外圈翻去,一時間,明明身處黑森林中,眾人卻好像感受到了一股狂風過境一般的大恐怖。

  沖天而起的蘑孤云層,就好像要將一切事物吞沒一般,那幾乎響徹大腦、刺痛耳膜的碰撞聲,讓現場一時間為之失聲。

  “那……那到底是什么東西?”

  有精靈游俠在一旁呢喃著說道。

  威爾福目光嚴肅的說:“那是我等宣誓效忠的主君降下的懲罰力量,我最后說一遍,放棄反抗,你們現在已經無路可退了!”

  當威爾福這樣說的時候,周邊限制住他們身體行動的暴食史來姆們第一時間從纏繞他們的粘液周邊凝聚出一根根滲透著黑光的劍刃。

  史來姆們銀鈴一般的笑聲響起,那笑聲中絲毫不帶有一點溫情,只能讓人感覺到冷漠和肅殺。

  他們就好像聽見了死神的腳步正在悄然靠近一般,正當有精靈閉口不言,有精靈打算舍棄性命發起攻擊的時候,團隊中突然傳來了一聲嘆息:

  “先放下武器吧,平白無故的送死并沒有什么用處,我們的反抗并沒有辦法對他們造成傷害。”

  說話的人叫阿黛拉·詠月,圣域強者貝西·風行者被連續兩道從天而降的神威轟得連尸體都找不見后,她就已經意識到事情已經超過了至高森林的想象,朝著無人知曉的未來狂奔了。

  阿黛拉很強,在這一支精靈游俠中算得上是超階段的強,她和已經陣亡了的貝西·風行者一樣,都屬于圣域,毫不客氣的說,這一支精靈游俠大隊中,唯一走到了這個等級的,就只有她們兩人。

  現在,貝西·風行者死了,作為貝西的副手,理所當然的就接管了這支隊伍。

  如果是在往常的時候,阿黛拉是不會選擇投降的。

  畢竟有她這個圣域作為箭頭,只要能夠成功脫困,在沒有傳奇那種怪物存在的情況下,他們完全有機會展開反殺。

  嗯,前提是沒有人限制住她。

  “阿黛拉,你這個混蛋!”

  “你背叛了至高森林的信仰。”

  “阿黛拉,你明明還有機會反抗!”

  精靈游俠中,那些反抗意志無比強烈的游俠們破口大罵。

  嗯,或許是因為太長時間沒有罵人了,游俠們罵了半天都吐不出半個臟字。

  阿黛拉·詠月苦澀一笑。

  “機會?哪里來的機會?你們不覺得,那個女孩身上的氣息,和我們之前見過的那些神選者很像嗎?”

  她的目光悄然看向了被那群游騎兵保護起來的一個女孩。

  似乎是察覺到了阿黛拉的視線,那暗影狼親衛身上的女孩跳了下來,將自己的頭盔給取下。

  酒紅色的頭發傾瀉而下,埃蘭娜頭上銘刻著復雜的花紋,眼中沒有一絲感情,只是澹漠的看著她,低聲地說:

  “你的選擇是正確的,我并不能很好的控制住不殺死你,所以,一旦動手,我就會全力以赴。”

  眾人在看到了埃蘭娜后,下意識地感覺到了埃蘭娜身體里彌漫出來的危險氣息,現在的她,渾身上下充滿了濃郁的存在感,光是站在那里,就給人一種隨時都要釋放滅絕性力量的感覺。

  歸根結底,就是因為神圣騎士的加護中那個對于埃蘭娜而言,可以說能讓自身實力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特性。

  特性4:受未知力量影響,你能通過消耗圖騰之力,無條件使用晨曦之主洛山達所特有的一切神術,并且每日能夠無消耗使用三個上限最高不超過lv26的洛山達的神術。

  無條件使用三個洛山達專有的lv26級別的神術,已經足以在短時間內將埃蘭娜的力量拔高到圣域層次,再加上,凱爾雖然沒有辦法通過盧恩符文,完全復刻自己生命寶庫專屬技能的力量,但想要制作出“青春版”的生命寶庫,還是很容易辦到的。

  現在埃蘭娜的生命寶庫之中封印著凱爾花了很長時間才轉換出來的圖騰之力,完全能夠通過消耗圖騰之力,來臨時性拔高戰斗能力。

  就算是阿黛拉·詠月是一名圣域級別的強者,但終究只是剛剛踏入了這個領域,和lv26這個級別有著相當大的溝渠。

  一旦全力全開,埃蘭娜短時間內的戰斗力基本可以拔高到lv26這個級別。

  她是凱爾專門用來限制這群精靈們行動的核心戰斗力。

  “你們萬動城這邊,到底是什么時候擁有了這么強大的力量的。”

  阿黛拉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說實話,如果自己早點知道這座城市中擁有這么可怕的戰斗力,她是絕對不會閑著蛋疼的一直在外圈逗留的。

  開什么玩笑,本來以為絕對碾壓的戰斗力,在萬動城徹底解開自己面紗以后,雖然依舊有著巨大的實力差距,但雙方之間的戰局已經完全變了。

  如果提前知道有這群奇兵的存在,她會更謹慎的考慮該如何規劃精靈游俠們作戰地點的分布,而不會選擇像現在這樣,想要和矮人們一起合作,直接用大勢將敵人擊垮了。

  一眾精靈游俠們在看到了埃蘭娜后,雖然并不明白埃蘭娜的情況,但是那股炙熱的氣息,他們也能猜到這個看上去有點稚嫩的小女孩,應該是和神選者類似的存在。

  一時間他們竟是不知道該接著謾罵阿黛拉好,還是老老實實選擇投降好。

  畢竟……這一場不義之戰,參戰的所有國家,都曾經是天梯計劃的資金支持者甚至是直接參與者。

  而他們之所以會從支持者,變成加害支持者的人,與其說他們是為了銷毀自己參與這項研究的隱秘信息,還不如說……

  是為了威懾!

  正神教會畢竟是正神教會,就算是在感覺自己遭受了極端的冒犯之后,整體做事方針還是更偏向于秩序一側。

  神圣布里尼亞帶頭發起了這場戰爭,幾個主要支持了這項計劃的國家被紛紛拉下水,一開始各國想法比較單純的,僅僅只是認為這就是一次“站隊”。

  你到底是站在我們所摯愛的神的一方,站在神圣布里尼亞的一方,還是站在了那些想要殺死神祇的背棄者的一方,站在地精帝國那一方。

  嗯……

  多點投資是各大國度都會去做的事情,尤其是那些游離于大國之間的國度,最想要做的,僅僅只是在大國博弈中賺取到最多的利潤罷了。

  哪怕那個利潤僅僅是短期利潤。

  但是現在,隨著戰爭腳步的蔓延,眾人終于察覺到了不對勁。

  神圣布里尼亞以神選者和祈并者軍團共同構建成的大軍,完全具備了橫推地精帝國的能力。

  所謂的要求各大國度協助去清繳叛亂,完全就是為了讓他們去見證。

  讓他們去見證,就算是盛極一時的地精帝國,在神圣布里尼亞的針對之下,依舊要徹底衰亡。

  這是警告,也是威懾!

  十字軍們在用自己的方式來告訴世界,不要老是企圖通過一下小手段來對他們摯愛的神祇們抱有不該有的想法。

  現在證實,這場效果出乎預料的好。

  眾人們在單獨應對地精帝國的軍團時,出現的傷亡有多大,就更能說明地精帝國的實力有多強。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強大的帝國,在面對神圣布里尼亞的時候,卻出現了一邊倒的頹勢。

  毫不客氣的說,神選者祈并者軍團所構成的近乎于無懈可擊的戰爭組合,在通過了這么多次戰斗的情況下,已經徹底打沒了協同作戰的各國的心氣。

  既然神圣布里尼亞能夠直接滅亡地精帝國,那么是不是換個角度來想想,想要滅絕掉自己的國家,也并不算什么難事。

  神選者……

  這群人難道真的是神祇選出來的戰斗兵器嗎?

  這一刻,精靈游俠們的戰斗意志瞬間跌落了谷底。

  而就在此時,天空之中大風呼嘯,一個身后有著一對巨大的能量羽翼的青年從天而降。

  成年版的凱爾看上去褪去了幾分青澀,更多了一份冷峻的氣質……以及母庸置疑的強大。

  看見了凱爾的到來,原本冷著一張臉的埃蘭娜冰雪消融,綻放出一個明艷的微笑:

  “辛苦了。”

  凱爾搖了搖頭:“沒有的事,丹尼斯人的實力不錯,毫不客氣的說,如果給他們一個合適的亂葬崗,他們能夠發揮出的力量將呈指數性上漲。”

  眾人一陣沉默,張了張嘴,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但是他們也不是笨蛋。

  和那個疑似神選者的少女比起來,這個青年身上彌漫著幾乎要溢散出來的神性光環。

  甚至毫不客氣的說,這個青年光是站在這里,就能讓人發自內心的感覺到“危險”以及“臣服”,額,或許部分女性精靈還會有些臉紅心跳和腿軟?

  阿黛拉只感覺話一下子被卡在了喉嚨里,半天后才慢了半拍的發出了一陣尖細的叫聲:

  “神卷!?為什么這里會有神卷?”

  現場一片沉默,沒有人第一時間說話,僅僅只是能聽到一眾精靈游俠的呼吸都停頓了一下,然后呼吸開始變得不均勻了起來。

  “好眼力,至少比之前那個實力不錯的女精靈,以及那群丹尼斯人要好上不少。”

  凱爾有意識的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更冷澹一些。

  事實上,他這樣的做法,確實很吃精靈的想法。

  那一群精靈游俠們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感受到的就是無邊的惶恐。

  比起那種癲狂的喊著“我要讓你們一門上下無人生還”的那種癲老,又或者狂笑著大喊“主君,我喜歡戰爭”的戰爭瘋子,凱爾這種澹漠到幾乎是無視人的態度,會給人一種更深邃的恐懼。

  如果你看見了癲老,第一時間想要做的,就是將這個癲老打到清醒,要是還不夠清醒,那就一次一次,一次一次的通過懲戒的方式,讓其悔悟。

  如果是戰爭瘋子,那就更簡單了,這種武力與智力之間的碰撞,只要你在戰略和策略上贏過對方,往往會將一切不自信逆轉成強烈的自信。

  但是你面對的是凱爾……

  他根本不會告訴你毀滅你們、毀滅世界到底是因為什么原因,就好像是剛好路過,然后看了一眼這邊的情況,就毫不猶豫的降下了自己的懲罰。

  這種沒由來的恐懼,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在對著你說:

  “毀滅你,與你何干?”

  伴隨著一陣重物摔倒聲,眾人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一名精靈游俠手中的游俠弓落在了地上。

  威爾福臉上閃過了一絲微笑。

  害怕嗎?恐懼嗎?甚至連憎恨都不敢嗎?

  不敢那就對了,因為現在你面對的是我等宣誓效忠的主君,我無比確信,有著他的領導,我未來能夠走到的位置一定會比現在更高。

  威爾福絲毫不掩蓋自己內心深處的野心,幾乎就是將自己的想法表現在了明面上。

  他高呼道。

  周邊的游騎兵們也熱血沸騰的吼叫起來。

  然后就宛若是多米諾骨牌一般,當第一個放下手中弓箭,選擇了臣服的精靈游俠出現后,他們就好像心塌了一塊。

  第二聲!

  第三聲!

  第四五六聲!

  越來越多的精靈游俠們喪失了戰斗的勇氣。

  很快,隨著場上還握著游俠弓和箭囊的精靈越來越少,剩下的那些還想反抗一手的精靈們也變得越來越不堅定。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臉上不時的有汗水低落,看起來就像是泡在水中一般,濕噠噠的。

  凱爾忽然想起了什么,輕笑了一聲說:“說起來,那群丹尼斯人還挺有意思的,似乎是覺得躲在后方了,就不會遭到襲殺,結果我看他們全部都聚在了一起,就甩了個天空失墜魔法下去。

  所以,如果你們想拖延時間,等到丹尼斯人的死靈軍團的救援,那么我建議你們不用等了……

  畢竟抱團求存的最大壞處是,一旦遭遇了危險,一個人都跑不了,所有人……都要死!

  他們的支援,你們再也等不到了。”

  凱爾的話就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終,在目光越來越危險的游騎兵們的視線中,剩下的精靈游俠們終于選擇嘆了一口氣,將手中的游俠弓和箭囊放下。

  此時站在外圈的一群玩家正在默默的看著里邊的場景,低著頭竊竊私……額,大聲逼逼。

  “好強啊,明明凱爾還沒有晉升圣域吧,為什么現在就已經強大到了這種程度了?”

  “感覺現在凱爾小哥的整體實力和其他的npc之間,已經拉開了好明顯的距離啊!”

  “舉報他,必須要狠狠的舉報他!”

  “嘿嘿,凱爾,我的凱爾,大尾巴的凱爾,真的是太棒了(饞)!”

  “天都的,我們是老鄉,你能不能不要對著我老公沖,你能不能死啊!”

  “那什么,女的不行,男的可不可以?”

  “我總因為自己沒有你們這些玩家變態,而感覺格格不入!”

  “我信你的邪,我知道你昵稱,你以為你在玩家論壇上寫的那些東西我沒有見過嗎?雨夜不帶傘!”

  “有一說一……你覺得我們需要努力多久,才能夠達到凱爾這樣的實力?”

  “有沒有一種可能,玩家們晉級的速度,永遠比不上劇情主角晉級的速度,我宣布,從現在開始,凱爾就是《下界之門》的天命主角了!”

  “這不是所有人早就已經知道的事情了嗎?”

  “凱爾真的好強啊,我能不能上去貼貼蹭蹭啊!”

  “爪巴啊!不要男媽媽,不要男媽媽,不要男媽媽!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氣冷抖,男媽媽做錯了什么……后面我忘了。”

  “話說,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感覺凱爾小哥搞出的這些暴食史來姆多多少少有點離譜了,但是我就是不知道問題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這不是明擺著的嗎?野外,精靈,史來姆,捕獲,束縛、非人類、臣服……咳咳咳,一不小心就暴露本性了!”

  “你不說我都沒反應過來……達咩得嘶,現在這個場景我已經完全看不下去了。”

  “快進到藍小鳥和粉紅色app!”

  就在玩家們還在聊天打趣的時候,游騎兵們已經清理完了精靈游俠們的游俠弓和腰上掛著的用來近身作戰的月刃,并開始用萬動城出品的特殊裝備破魔手銬,將一群精靈游俠們的行動限制起來,并讓他們暫時失去了施法能力。

  正當凱爾行走在一群憤恨不甘的精靈游俠之間的時候,他忽然停頓了一下,看見了之前精靈游俠中實力最高的阿黛拉,此時她臉上滿是失魂落魄。

  顯然,雖然是她說出來的叫精靈游俠們投降,但那僅僅是基于理性的選擇。

  但顯然就算是精靈中的圣域強者,依舊有著強烈的感性存在。

  雖然一開始并不是自己帶隊,但親口說出讓精靈游俠大隊投降的話,并且還遭到了同胞們的斥責,依舊讓她感受到了強烈的失落。

  而此時凱爾站在了她的身邊,她抬起頭來的時候,眼中那失魂落魄的表情變得更明顯了。

  “人類,你是要來嘲笑我的嗎?”

  凱爾搖了搖頭,嘆息的說:“不,為什么我要嘲笑你?就因為你選擇了投降嗎?”

  “難倒不是嗎?”

  “被要求投降的人不需要勇氣,在已經確定了局勢無法改變的時候,依舊主動選擇發起投降的人才需要勇氣。

  畢竟你應該已經明白,這場戰爭中,我們針對的敵人并不是精靈一族,而是神圣布里尼亞的十字軍。

  這種時候,如果選擇繼續抗衡到底,就會被我們直接當做是十字軍一樣來處理,最終的結果,不過是我們稍稍耗費了一點力量,將你們都清理干凈罷了!”

  “沒必要安慰我,作為臨時擔任這支精靈游俠大隊的游俠將軍,我給至高森林丟人了。”

  “你是一位合格的游俠將軍。”

  凱爾說完,直接轉身離去。

  良久良久,背后的阿黛拉臉上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這算是什么?被敵人安慰了嗎?

  凱爾并沒有在此地多逗留。

  這場戰斗遠比他想象中的要密集的多,可以說完全就是在多出同時開啟了戰火。

  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個車轱轆,在這一頭戰斗結束后,還沒來得及喘兩口氣,就馬不停蹄的趕往了戰場的另一頭。

  此時,通過為自己施展飛行魔法,他幾乎是以來到這個世界以來最快的飛行速度朝著出海港口的方向飛奔去。

  那里有幾十萬萬動城大撤離的居民。

  或許是因為凱爾的實力較之以前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他除了感覺到自己因為魔力飛速消耗而導致整個人的注意力都不是很能集中外,基本沒有多少影響。

  像是自己施展的這個持續性消耗魔力的五環飛行魔法,幾乎是在起步階段就讓它的飛行速度提升到了發生音障的程度。

然后又在正式提速了一段時間后,在自己身體外構建起了流線型抵御空氣屏障的的護盾  如果是以前,他會因為自身魔力供應不足,而很快陷入到了沒辦法持續飛行的狀況。

  可現在極端加點的情況下,他所有的數據全部都堆疊到了智力屬性上。

  大幅度活躍和強化了的靈魂,再加上生命寶庫中存儲的大量魔力的供應,似乎就連這種高速飛行的消耗對于他來說都不算什么了。

  很快的,他就來到了海港周邊,海面上有著淺淺的薄霧,有意思的是,現在萬動城一方的逃亡船只竟然還在多國聯軍的攻擊下苦苦支撐。

  “奇怪,為什么他們還活著?”凱爾望著那個還在和神選者以及祈并者軍團之間糾纏的多個大船,心中忽然生起了一股強烈的不安。

  在越來越靠近大船所在方位的時候,原本正在急速飛行的他童孔驟縮,瞬間在天空中減速。

  “為什么?為什么會是他?”

  凱爾望著海面上正在戰斗著神選者,眼神中有些迷茫。

  前來攻擊逃亡船只的神選者,正是本次出戰中,對于萬動城而言最危險的死亡神選。

  不應該啊,按照原定計劃,懷特爺爺應該帶領著地母神教會的祈并者們,正在抗擊死亡神選和他的祈并者們。

  可為什么出現在這里的竟然會是死亡神選?

  他無法理解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只能第一時間選擇降臨到了周邊船只附近,然后朝著一名地精大聲吼道:

  “濫小魚,你們到底是什么情況?為什么一直拖到了現在還沒有完成第一步任務?”

  那名地精臉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同樣也大聲的回話道:

  “領主大人,這不是您新布置的任務的要求嗎?”

  凱爾愣了一下,只感覺毛骨悚然之感涌上心頭。

  在正式進入這個副本前,他就已經為最終的決戰開始做相關鋪墊了。

  最大的鋪墊就是關于之前攻略地下城時候發布的獎勵。

  原文他撰寫的公告是這樣的——

  玩法:本資料片持續期間內,將解鎖全新的任務系統與活動玩法,玩家將執行領主凱爾·d·海洛尹絲的意志,轉生到萬動城中。

  此時萬動城正被多國聯軍圍困,情況緊張。

  該副本自啟動后,外界將再無法進入,直到其中所有玩家死亡,或是達成目標條件,被領主重置為止,方才可脫離。

  請玩家積極主動探索關于萬動城的異常背景,挖掘隱藏任務,并抗擊各國聯軍。

  最終在區域資料片結束之前,將會根據玩家表現,獲取不等經驗值、區域限定稱號(可提升蘭開斯特領聲望)、專屬限定裝扮“地精地精地”

  嗯,在這個資料片之中,對于玩家,也是對于凱爾來說,作為重要的獎勵就是那個專屬限定裝扮“地精地精地”。

  簡單來說,這個裝扮就是一個全新的皮膚,那些反反復復刷地下城帝國的余盡后,取得了不錯的戰果的玩家們,就能自動獲贈這個限定裝扮。

  而這個裝扮是凱爾花費了經驗池中積累的經驗,交由系統創造出來的只能用于玩家的裝扮。

  這個限定裝扮沒有任何屬性,唯一的用處就是換上了裝扮后,玩家們可以變化成地精的模樣。

  托蘭開斯特玩家們對于地下城的重視,這個限定裝扮在蘭開斯特玩家和其他地方趕過來的集郵玩家身上,幾乎是人手一個。

  所以當時凱爾制定的計劃其實可以說簡單到粗暴。

  多國聯軍或者說神圣布里尼亞背后的一些神祇想要知道隱藏在地精記憶深處的秘密,所以無論凱爾在正面戰場上擊潰多少個國家的軍隊,對于扭轉局勢而言,都沒什么用。

  因為這場戰斗的核心在神選者和祈并者軍團身上。

  如果沒有辦法限制神選者和祈并者軍團,那么會直接導致一個非常惡劣的情況出現——

  就算凱爾在萬動城的正面戰場上殺光了神選者和祈并者以外的所有聯軍部隊,目標一直盯在準備逃亡的地精身上的神圣布里尼亞,一定會派出祈并者軍團去殺光逃難的四十萬居民。

  所以他做出的回應便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既然神選者目標如此的明確,一定會襲擊人數最多的地精逃亡人員,那么他就巧妙的運用貍貓換太子的方式,將所有擁有限定裝扮“地精地精地”的玩家用以取代萬動城逃亡的居民。

  而真正萬動城的居民,則在瑞恩議長的安排下,偷偷躲藏到了萬動城地下空洞之中。

  這一個消息,全程隱瞞了戰略派和投降派,因為凱爾懷疑,戰略派中存在內鬼,而投降派已經完全心向著多國聯軍了。

  所以,按照凱爾原定的計劃,大量以“地精地精地”限定裝備,偽裝成萬動城居民逃亡的玩家們必然會如同第一次攻略中那樣,第一時間遭到神選者和祈并者軍團的攻擊。

  可是這一次和上一次最大的區別是,地母神教會和晨曦之主教會毫無疑問會選擇參戰。

  所以五名神選者和對應的祈并者軍團中,會有四名陷入到相互牽制的狀態下。

  神圣布里尼亞絕對不會放任萬動城居民逃跑,所以最后一支祈并者軍團必將在神選者的帶領下殺向港口。

  而沒有了祈并者軍團和神選者保護的多國聯軍,就要面對槍支彈藥火炮導彈俱全的萬動城軍隊和玩家們的襲殺。

  再加上自己和能夠短暫擁有圣域力量的埃蘭娜,就會形成潮水一般的進攻趨勢,瞬間瓦解多國聯軍的反抗。

  但是,現在出了大問題了!

  …以下不計費…

每天一次,我要你們  的收藏、

無線電子書    太受玩家歡迎該怎么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