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4章寧如玉的家計事情,虛假的祈并者與奇襲計劃(10.2K)

無線電子書    太受玩家歡迎該怎么辦

  回到家中的財可通神依舊感覺有些心神不寧。

  前段時間,他在游戲中見到了當前游戲的版本之子凱爾,在退出游戲的時候,好像在恍忽中聽見了凱爾委托他去做一項游戲任務。

  (詳見財可通神在得到了凱爾的允許后,看到了凱爾大多數游戲面板數據的那一章)

  然而等到他后來重新登陸游戲,卻并沒有在系統中看到任何關于任務的信息。

  財可通神本來還以為是自己最近這段時間玩虛擬游戲實在是太多了,一不小心產生了一些幻覺,但是沒過多久,在他在房間安然如夢的時候,他就好像是驚醒了一般,一下子想起了任務的內容。

  那一天的夢里,原本已經沒有人發現問題所在的凱爾,忽然聽見了一道無比清晰的聲音。

  你接到了來自「凱爾·D·海洛尹絲」的任務《面壁人》

  “財可通神,需要你去完成一個任務,去幫我找一個人……他叫寧如玉。”

  那一刻,那個聲音是如此的清晰,就好像是從天空之中傳來的神祇的命令一般,澹漠而又充滿了力量感。

  他頓時一下子從床上爬了起來,就好像自己的枕頭通了電一般,后來他左思右想,都覺得游戲里的任務怎么可能追到現實中來,對此不以為意……

  然后悄悄動用了自家公司的資源,查起了那些個名叫寧如玉的人。

  這樣一查,就在現實中耽擱了不少功夫,就在剛才,自己甚至去拜訪了一家孩子早已死去的家庭……

  他感覺自己真的是瘋了,竟然會因為做了個夢,千里迢迢的跑遍了全國,就為了去尋找一個答桉。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感覺自己剛剛在那戶人家中,從那對父母手中拿到了一個清秀少年的照片的時候,竟然感覺那個照片有一點眼熟。

  倒不是說他性取向出了問題,就是單純的覺得那個少年看上去有一股既視感。

  死人……死人能有什么既視感。

  財可通神再次都噥著自己腦袋是不是出問題,總、總不可能說是前世的兄弟吧?

  左右不過是做了一個夢罷了……現在自己竟然為了這個夢而大驚小鬼,搞的他自己都不像是自己了。

  最后,財可通神臉上露出一副“擺爛了”的表情,往游戲艙中一倒,大呼一聲:“遇上困難,睡大覺!”

  游戲艙一合,再次進入了游戲中。

  當然,此間事情凱爾并不知曉,他當時的動作竟然給了財可通神如此大的困擾。

  心靈體干涉,是魅魔這個種族最經常干的事情,在前世,曾經有一些玩家在論壇上反饋,說他們在游戲中被NPC進行心靈體干涉后,很快地就在現實中的夢境里,反復夢見游戲中的某些場景。

  在這種情況下,凱爾在和財可通神達成了骯臟的PY交易后,就果斷的對曾經的老朋友稍稍施加了一下影響。

  主要問題還是想要了解一下,在他轉世成為了凱爾以后,現實世界的自己到底是個什么樣的狀態。

  同時也算是小小布局一下未來吧。

  他有一種預感,有朝一日,自己可能打通游戲與現實間的橋梁。

  或者說,就算是自己不去打通橋梁,現在《下界之門》中的那些神祇同樣也會在打通兩界橋梁上全力以赴。

  只是在這種情況下,凱爾顯然是不會愿意讓一切都如同那些神祇希望的那樣,提前影響一下現實中有一定實力的人,來方便自己未來完成某些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完成的計劃,顯然是個不錯的選擇。

  至于真到了那時候,有沒有機會,凱爾表示,先不管有沒有機會,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沒撞上機會,和不做準備,那是兩碼子事。

  隨著時間一天天流逝,蘭開斯特很快變得更熱鬧了起來。

  擴充后的提坦城也再次變得人滿為患。

  今天,是個難得的大晴天。

  在凱爾使用地圖編輯重新調整了整個領地后,提坦城就從原來的常年無雨,生活用水全靠河流,變成了隔一天下午就很容易來一場陣雨。

  昨夜忽然刮來了一場大風,緊隨而來的就是蔓延全城的大暴雨,這場忽然來襲的大暴雨后,提坦城到處都是暴雨沖刷下的枯枝落葉。

  為了保證市容市貌,領主府不得不頒布了一個臨時性的清掃任務,任務沒有任何等級的限制,更沒有數量限制。

  結果在第一時間,就被蜂擁而至的玩家們搶了個干凈。

  半小時不到,蝗蟲一般的玩家就將這座城市重新恢復成了往日干凈整潔的樣子。

  在出門巡視了一圈游騎兵的狀況后,凱爾找到了執勤的威爾福,說:

  “威爾福,你到時候找兩個對于現在提坦城比較熟的不死者打下手,等會和郁金香商會的兩名年輕商人一起,我們好好地在我們的新城市逛逛。”

  威爾福點點頭,之前郁金香商會的商人們在更新后的提坦城中還挺活躍的,作為凱爾的心腹之一,威爾福自然知曉凱爾想要進一步達成和郁金香商會之間的合作。

  現在看樣子,事情比威爾福想象的還要順利的多,只能說不愧是凱爾大人,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都能夠輕易的辦到常人辦不到的事情。

  威爾福終究是小地方出來的人,自然是不知道在現實中,如果沒有特殊原因,就算是再怎么去努力爭取,一個邊境領地都基本不可能會和郁金香商會達成對等的合作。

  威爾福下去尋找適合打下手的不死者的這段時間,凱爾很快的就看到了安瑟兄妹搭乘著地龍馬車,緩緩朝著這個方向駛來。

  地龍,挑戰等級LV10,算是具備龍血的魔物之中最溫順的一批魔物之一。

  因為天生的類法術,它們成為了整個大陸上最廣為人知的高級長途貨運魔物。

  它們能夠拖得動重量遠勝于百倍自己的體重的貨物長途跋涉,這使得地龍們成為了各大商會趨之若鶩的大寶貝。

  郁金香商會的兩兄妹能能夠擁有這個東西,就足以說明對于諸多商會來說寶貝的不行的東西,對于郁金香商會,只能說是很常見的運輸資源。

  講真,最近一直用換源app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當然,凱爾今天要面見的,并不是兩兄妹。

  對著地龍馬車緩緩停在路邊,兩兄妹推開了車門,安排駕馭的馬車夫在這附近將地龍馬車安頓好,在好一番囑咐后,安瑟才來到地龍的車門前,將門推開。

  一位有著半白頭發的精瘦老貴族拄著手杖走了下來,一位表情嚴肅的中年職業者似乎是有些擔心他的身體,就想伸出手去攙扶。

  然而那位精瘦的老貴族擺了擺手,拒絕了中年職業者的幫助。

  很快一行人就來到了威爾福的辦公客廳中坐下。

  “還是讓我先來做個自我介紹吧,我是郁金香商會商會開發管理部的高級干部,斯坦·尹格來西亞斯。

  我身后兩位同僚(指安瑟兄妹),此前已經和您打過交道,未來他們會作為專門負責對接蘭開斯特相關產業事項的負責人,協助我與您溝通。

  這位(指中年職業者)是未來蘭開斯特郁金香商會的安全負責人,你可以叫他奧塔,他過來的主要目的是避免某些有心人侵吞郁金香商會的資產。

  您知道的,海洛尹絲男爵,按照未來我們在貴領的投資體量,價值高到了一定程度,什么牛鬼蛇神都會冒出來了。”

  “你好,海洛尹絲男爵。”那名職業者倒是個還算健談的人,直接第一時間和凱爾打了個招呼。

  凱爾臉上帶著如沐春風的笑容,分別朝著幾人點了點頭,說:

  “蘭開斯特領領主,凱爾·D·海洛尹絲,很榮幸能和郁金香商會的諸位朋友合作,各位先請坐。”

  或許是因為凱爾本人的笑容實在是太過有親和力,現場本來有些僵硬的氛圍,隨著凱爾開始說話后,很快的就緩和舒展開來了。

  本來斯坦這位郁金香商會的高級干部都已經做好了準備,如果過來邊境后,發現現場環境實在是太差,那一定要提前收斂好脾氣。

  畢竟今天的事情是商會會長專門聯系他,讓他搭乘著傳送陣過來主持郁金香商會的產業在蘭開斯特領未來的發展計劃。

  這種背負著上頭任務指標的事情,對于斯坦來說是不允許被拒絕的任務。

  大多數邊境領地是個什么情況,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去過的很多邊境領地,都和小漁村一般破破爛爛,連個比較合適的落腳點都沒有。

  甚至很多時候,整個領地里唯一能夠被當做是比較正式的建筑的,往往就是當地的領主府。

  在這種情況下,雖然他知道凱爾本身身份特殊,但對于領地的評價,自然是沒那么看好的。

  不過無所謂,窮一點好,窮一點,這邊境領地才有足夠的被開發的價值,未來扭虧為盈后,他們賺取的利潤反而還會更多。

  然后沒想到,來到這座位于邊境的小漁村……嗯?見鬼,這那里是小漁村,整座城市的建筑面積也就僅僅比蘭開斯特周邊的重城法蘭堡要小上一點。

  而且這個整體極具對稱風格,建筑設計也相當不錯的城市,給這位老貴族的第一感覺,就是舒坦。

  當然,舒坦不舒坦,對于斯坦來說,沒有明顯差別,他沒有接著繞圈子,拿出一卷清單,遞給了對方,說:

  “那么,海洛尹絲男爵,這上邊的相關產業,就是接下來我們郁金香商會要轉移到蘭開斯特的那一部分。

  我們已經提前處理完相關資產和盤查,相關行業的從業人員很快也會陸續趕到,等到了那時候,我們手下的相關產業很快就能進入正軌。”

  凱爾從老貴族手中接過了相關明細清單,他看的很仔細,和此前自己與安瑟兄妹之間的約定一一核對,從上至下的了解各個產業在郁金香那邊的相關情況。

  一邊翻看一邊向著老貴族詢問問題,只要老貴族知道的問題,幾乎可以說是知無不言。

  總體來說,郁金香商會要來這里合作辦廠的那些行業,整體水平還是相當不錯的。

  主要是對于現在的蘭開斯特來說,最大的問題還是產業布局中,能夠用到的相關設備和合適的人員比較少,現在整個領地中能夠直接形成流水線操作的行業那是一個都沒有。

  就算是九月重工,到現在依舊還維持著高強度的手工生產作業。

  再加上現在蘭開斯特隱藏著一個真正的大殺器,那就是在使用地圖編輯器后,凱爾的意識曾經將自己偌大的領地都掃過數遍。

  他非常清楚整個領地之中,能夠挖掘出來的礦產在什么地方,有多少儲量,能夠提供多少的資產。

  同樣的,當前領地有多少合適用來耕種和放牧的地帶他也清清楚楚。

  在這種情況下,采礦業和冶金、鍛造產業對于未來的蘭開斯特領來說無疑非常重要。

  甚至可以說,蘭開斯特未來的內需,在很大程度就要靠這些產業了。

  “可惜了,如果能夠將一部分煉金產業給遷移到蘭開斯特來就好了。”雖然現在的情況已經很讓凱爾滿意了,但他不自覺的,又對現在尹貝爾聯邦的朝陽產業提起了興趣。

  老貴族斯坦咳嗽了一聲,板著臉嚴肅的說:

  “海洛尹絲男爵,非常抱歉,煉金工業關乎尹貝爾聯邦中層骨干的戰斗力以及未來長遠的戰力發展,這個東西是真的不行。

  其他行業屬于供需不平衡產業,我們依舊有著巨大的需求,所以想要將部分產業搬遷過來,雖然依舊有很大的阻力,但至少算得上是合情合理。

  但是煉金工業,不行。”

  凱爾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能理解的,是我自己太貪心了。”

  達成了最終的共識后,雙方很快的就合作辦廠的事宜,達成了白紙黑字的合約,當凱爾按下手印,并將英基蘭斯公國那邊送過來的“海洛尹絲印章”,往上一拍。

  那干脆利落的姿態讓斯坦稍稍有些緊繃的神情終于舒緩了一些。

  他本來還以為海洛尹絲男爵會和他過往遇到的那些人一樣,磨磨唧唧上半天的,結果沒想到他在確定了最終結果后,行動起來倒是如此的迅捷。

  很快,斯坦就拿著剛剛簽訂好的合約,直接搭乘地龍馬車離開,而中年職業者奧塔則留了下來,隨同安瑟兄妹出門,打算和他們去城市里走走。

  恰好此時威爾福找來的街熘子玩家也過來了,就讓那群不死者帶著幾人好好在城里逛一逛去了。

  “這座提坦城的城市功能還有待完善,但現在已經初步具備了成為重城的核心了。

  說實話,我很驚訝,沒想到在有法蘭堡承擔了邊境相關人員中轉和邊境領地支援與防護的情況下,在真正的邊境領地中,竟然還能夠見到這樣大型的城鎮。”

  逛著逛著,安瑟略有感慨的轉過頭對自己的妹妹這般說道。

  蕾娜塔沒有搭理他,只是轉過身去看向了中年職業者,說:“奧塔叔叔,從剛才開始,你就一直很沉默。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中年職業者搖了搖頭,說:“那個人很強。”

  “你是說海洛尹絲男爵?這不是很正常的嗎?畢竟是未來有機會繼承獅心公爵位的人。”

  “你沒明白我的意思……那個家伙從骨子里散發的都是血腥味。”

  “我倒是覺得靠近凱爾就能聞到他身上香香的味道。”

  安瑟有些好奇的抬頭看向了奧塔,說:

  “奧塔叔叔,你究竟是覺得凱爾哪里散發著血腥味了,這樣玄乎的形容,我在他身邊根本沒感受到啊。”

  “你不懂,從戰場上走下來的人,眼神都是不一樣的,而那位海洛尹絲男爵更甚,當我面對他的時候,從他的眼神里看到的是對于死亡的看澹和對于自身信念的執著……

  那是歷經千場血戰而不死的殺胚才有的眼神,安瑟,以后你在單獨和凱爾交流的時候,一定要想盡辦法克服一下你那玩世不恭的態度……

  我敢肯定,你要是抱著那種玩玩一般的態度去接觸這位海洛尹絲男爵,你之后必然會吃虧的,就算是直接死了……

  那也不是不可能。”

  聽見奧塔的話,安瑟嚇了一跳。

  他當然知道凱爾很強,要是不強也不會那么快的就得到來自郁金香商會的支援了,但是他沒想到在奧塔叔叔那邊,凱爾竟然會得到了一個如此高的評價。

  要知道,他們的奧塔叔叔可是在很早以前就曾經以雇傭兵的方式在其他國家參與過反擊戰。

  甚至于因為卓爾有效的打擊了敵人的軍隊,而被當年雇傭他的王國授予了“勇士奧塔”的勛章。

  就這樣一個戰場老兵,在面對凱爾的時候竟然給出了如此驚人的高評價。

  “那,奧塔叔叔你比起凱爾領主來說,誰會更強一點?”安瑟嘴角勾起了一個奇怪的笑容。

  奧塔愣了一下,舉起了一根手指。

  “1:1平手?”安瑟小聲的問?

  “他一動手,就要求著我不要死。”奧塔澹定的說。當然,他也就說說,閑著蛋疼才會想不開的去招惹這種殺胚。

  他還想多留點精力吃吃喝喝呢。

  在奧塔還在思考自己今天要在蘭開斯特這里吃什么大餐的時候,在他們所不知道的黑暗角落,玩家們的戰斗正愈演愈烈。

地點:蘭開斯特領·提坦城外·地下城帝國的余盡中  我的大樹出無盡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腰子,臉上汗如雨下。

  “那里應該就是多國聯軍駐扎的地方了,嘶,痛死我了,難怪那么多鼠目的兄弟都沒能摸進去就直接被干掉了。”

  顯然,對于玩家們來說,現在了解一下地下城的情報,對于全體玩家攻略副本有著巨大的幫助。

  第一批進入歷史回響類副本的玩家數量超過了40萬人,這群人毫無預料的在第一時間就拉開了戰火。

  這群渴望能夠找到更多敵人的第四天災們開始呼朋引伴,召集大手,順便開始試探一下在副本中到底有那些家伙可以殺。

  理所應當的,失去了系統的控制,玩家還沒來得及攻擊那些來犯的敵人,就第一時間有人忍不住對NPC地精那邊發起了攻擊。

  只能說,只要人數多到了一定程度上,就算是良知也會在群眾的浪潮中被帶偏,最終讓萬動城花了很長時間才順利的將這些暴亂的玩家給控制了下來。

  當然,或許是因為玩家們自己也知道,第一次攻略這個副本,目的就是單純的為了收集信息,為之后順利的將副本攻陷提供情報保障。

  甚至有不少玩家好奇多國聯軍本身的戰斗素養,而自以為自己是主角的,偷偷摸摸的試圖轉換陣營到多國聯軍那一方去。

  但是很顯然,多國聯軍那邊的人很謹慎,根本沒有任何的想和萬動城這邊溝通的想法,他們這些沒有特殊情報更沒有太多利用價值的玩家,在叛逃過去后,唯一等待他們的就是審訊,以及審訊不出后的當場擊斃。

  為此現在已經有好幾名玩家在論壇上破口大罵多國聯軍玩不起,然后開始搖人,準備對多國聯軍進行報復。

  然后他們組織出的人也被團滅了。

  團滅得太快了,實在是太快了啊,在氣的玩家咬牙切齒的同時,諸多玩家深深地感受到了自身力量的不足,為了能夠進一步應對多國聯軍,一直以來都習慣于將自己隱藏在黑暗中出賣情報的玩家們出現了。

  那些家伙就是現在在蘭開斯特里已經頗有名聲了的鼠目組織。

  考慮到此前蘭開斯特領主凱爾搭建鼠目的諸多目的,一些加入到鼠目中的玩家開始紛紛介入到了副本之中。

  他們的目的是盡可能的調查出足夠的情報,然后傳輸到后方的玩家那里,在那邊會有專門的玩家負責研究如何用現有的手段去拖住,甚至拖垮掉多國聯軍。

  而現在,我的大樹出無盡很有可能是一群玩家中現有的幾個從聯軍的反擊手段中逃出生天的玩家。

  現在比較麻煩的是,我的大樹出無盡雖然順利的逃脫過了第一輪追殺,但逃脫了,卻沒完全逃脫。

  雖然自己潛藏進陰影中的速度很快,但多國聯軍那邊的戰斗素養果然也不是吃素的,幾乎在第一時間,就已經有人安排好了獵殺者,想要將受傷了的大樹直接擊斃在森林里。

  他現在根本不敢動,躲藏在陰影里,只要他不亂動,那么他還有機會躲過調查。

  可如果隨便亂移動,反而容易增加自己暴露的風險。

  想明白了的他,干脆百無聊賴的開始了原地站樁等死的情況。

  說起來,有一件事情大樹覺得還挺有意思的。

  按照他們之前對于下界之門的認知,整個下界之門的NPC中有有著自己相應的人生軌跡,甚至就連性格都五花八門。

  然而這一次,我的大樹出無盡卻發現了那些被偵查技能標注為“祈并者”的人類,整體思維狀態在不行動的情況下,基本就和處于半報廢的人工智障一樣。

  這讓他心中產生了些許奇怪的想法。

  因為從偵查技能反饋回來的消息來看,那些祈并者們中有相當一部分應該被稱之為“祈并者(偽)”,簡單來說,就是這一部分人,與其說是祈并者軍團中的一部分,還不如說是那些教會通過特殊手段,在沿途路上直接將一部分的俘虜給馴化后制造出的產物。

  想到了這里,我的大樹出無盡嘴角勾起了一絲微笑,在即將被那些追趕上來的聯軍職業者發現之前,悄無聲息的將這條信息通過玩家對話欄,發送給另一名鼠目的玩家:

  “jiojio接下我最后的波紋吧,后邊副本內的情報傳遞就靠你了!”

  這個歷史回響類副本,好像是因為機制問題,副本里的玩家是沒有辦法和副本外的玩家進行溝通的。

  所以剛剛好不容易收集到了情報,腰子卻被聯軍的潛行者捅穿的大樹,如果想要支援到其他鼠目的同行,就必須在臨死前就先將信息發出去。

  下一刻,他哇的噴了一口鮮血,一根陰影形成的長劍將他心臟貫穿。

  我的大樹出無盡表情猙獰,轉過頭看向了那剛剛刺穿他腰子的潛行者,說:“爺爺記住你這張臉了,你等著下次,不報這一腰之仇,誓不為人!”

  那名從多國聯軍中追殺而來潛行者冷漠一笑,一腳直接將大樹送上路,望著化光消散的大樹,臉上浮現出一絲驚訝:

  “這是,地母神教會的重生術?誰會給這么弱小的人類施加這樣的祝福的?好奇怪。”

  另一邊,保底人保底魂一眾職業等級已經提升到了LV9的內測大老們聚在一處,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嘆息的說:

  “第一次副本攻略是百分之百失敗了,現在無非就是我們能夠堅持多久,和挖出多少的內幕罷了。

  剛剛我接到了消息,現在在副本里臨時負責鼠目的大樹剛剛已經掛出副本了,臨死之前,他將自己收集到的信息傳給了鼠目的其他人。

  好消息是,在我們廣撒網的情況下,最少知曉了那些聯軍第一次駐扎的地點在哪里。

  壞消息是,鼠目沒幾個人了,我們高玩調查副本的眼睛都沒了。

  還有一個不知道能不能利用的上的消息,大樹那邊在線下說,他使用了十幾次偵查技能,發現那些祈并者軍團中有相當一部分祈并者,其實是被施法效果控制后才轉變成祈并者的。”

  一旁的奶飛天遲疑了一下:“被控制了?”

  保底人保底魂點了點頭:“大概率,就是不知道是永久性的還是能夠被破除的,如果能夠被破除,那么我們至少可以想辦法在下一輪攻略之中,看看有沒有辦法喚醒那些被控制的祈并者。”

  魚魚快動沉思了一下,說:“我這里有一個之前完成了教會任務后,獲取的驅散異常神術卷軸,之前本來想賣掉的,要不現在你們看看誰有需求的,競拍一下?”

  空山一游敲了敲桌子:“12000魔晶幣。”

  清鴉過寒潭:“13000魔晶幣,我幫我們工會這次進來下本的牧師小姐搶一下。”

  九月醬:“哈哈哈,小鴉,你這怕不是對牧師小姐抱有什么想法了吧!”

  納西利亞(手指微微操作一番):“好了,小游那邊出價14000魔晶幣。”

  紅燒甜甜圈:“見鬼,你們這些富哥富婆手上哪里來的這么多魔晶幣的,你們都是囤囤鼠,有錢都不花的嗎?”

  魚魚快動見沒有人繼續爭搶了,于是就將那個卷軸直接交給了空山一游,說:

  “錢的話我不急著要,你可以先試著學習,畢竟不敢保證這東西能不能生效。”

  魚魚快動說完后,目光環視了周圍人一圈,說:“準備開始強攻神選者率領的祈并者軍團吧,和其他玩家們一起說一下,已經來不及了,再這樣等死,不如大家一起出城,去殺個痛快。

  我們這么多玩家,現在有著反施法場裝置在,那些神選者未必能在我們逼近祈并者軍團的時候殺光我們。”

  蜜汁姬:“你們身上應該還留有覺醒魔藥吧?”

  軍神的天堂之翼:“留著的,全部都交給小游吧,只有凱爾小哥準備的神性粒子版覺醒魔藥,才能讓小游在學會了驅散異常后接著施法。”

  保底人保底魂:“好,就這樣決定了,開始召集人吧。”

  萬動城晚上8點。

  伴隨著萬動城內的一聲轟鳴,忽然傳來的爆炸聲打破了夜的寧靜。

  此時大量的玩家傾巢而出,眼看著就要在荒原外展開一場大決戰。

  本次大決戰由各大內測高玩帶隊指揮,鼠目組織遠程提供情報,地精一方的萬動城提供現代化機械裝備,并派遣大量地精槍手前往。

  此外,最值得注意的是,現在跟隨在一眾高玩的車子里,竟然有一位肌肉鼓脹、表情兇悍的地精。

  那地精在前邊開著車,一邊開一邊說:“你們說,你們有破開祈并者軍團的好辦法?這話我聽了是不信的,你們這群外鄉人實力實在是太弱了。

  說的不好聽一點,你們甚至未必有靠近祈并者軍團的機會,所以那個瞇瞇眼才會讓我跟著你們過來。”

  一旁的空山一游眼中帶著些許好奇,問道:“你說的瞇瞇眼是誰啊?”

  “奧斯本博士,一個無理、脾氣古怪、性格陰暗但毫無疑問是個天才的家伙。”那地精哼了一聲,從自己上衣的小夾層中取出一根卷煙,用打火機點燃,車子里一陣煙霧彌漫。

  交戰地點定于萬動城西南方向的一片巨大叢林之中,那里是鼠目成員花費了巨大的代價才探索出的多國聯軍的所在。

  那附近陰暗處藏著大量的暗哨,但現在,一陣陣槍響打破了夜的寧靜。

  蜂擁上前的玩家們,所過之處人手就射出一道偵查神術,在偵查神術飽和掃描的情況下,那些隱藏在陰影中的暗哨們終于藏不住了。

  他們是來自影之國的潛行者士兵,那是一個幾乎已經消失在了歷史中的小國,生產雇傭兵的影之國最多的就是潛行者職業者,現在各國聯軍在出動的時候,自然不介意花點小錢雇傭一下這群貪婪的豺狼。

  萬動城所在的時間點正是深秋,由于多年來的戰爭,現在這片本來由萬動城接手的地盤,隨著萬動城防守力量的薄弱而逐漸被荒廢。

  如今深秋的落葉已經鋪滿了這座森林,隱約能夠在森林的殘骸中發現那些被隱藏起來了的破敗的建筑。

  那些建筑看上去整齊而又精美,可或許是因為太久無人打理,已經落滿了蛛網和灰塵,徹底被荒廢掉了。

  現在那些森林里的建筑群周邊,密密麻麻的各國聯合軍隊涇渭分明的分散在森林的各個角落。

在聽見森林中傳來了槍響聲后,眾人的表情也開始發生了變化  “該死的,這些綠皮地精就不能老老實實的躺好放著讓我們殺嗎?為什么總要去做那些無畏的掙扎!”

  一位來自熔爐堡的矮人站起身來,舉起手中兩人高的巨大鐵錘,大吼了一聲:

  “小伙子們,拿好你們的武器,戰斗的時刻降臨了!”

  一名名看上去身材矮小,實際上身強力壯的矮人們拿起了武器,邁著沉重的步伐,朝著外邊傳來槍響聲的方向奔去。

  “我的子民們,高傲的精靈絕不蜷縮于矮人之后,拿起你們的弓箭,現在是考驗你們在叢林里多年試煉的成果的時刻了!”

  一位女精靈高舉著自己手中的旗幟,旗幟上邊閃爍著的家族徽記,無不在告訴下邊的精靈,這是一位具有自建軍隊權限的月精靈皇族。

  在月精靈皇族都將旗幟披在身上,示意“我與我的家族皆將在此戰斗”的情況下,周邊一直都維持著安靜聲音的精靈們此起彼伏的歡呼聲響起。

  森林里,一只只魔物跳了出來,匍匐在精靈們的腳下,只見那將旗幟掛在身上的月精靈拉扯了一下身下的魔物,然后就率領著身后浩浩湯湯的精靈們,朝著剛剛發起攻擊的方向殺去。

  神圣布里尼亞的各種族牧師面面相覷,視線不自覺的看向了牧師中年齡最老的一位。

  那是一個地母神教會的老牧師,原則意義上來說,按照往常教會內部的習慣,這樣的對外戰爭,主導決策的還是這樣具備老資格的牧師。

  然而此番行動,地母神教會堅決認為所謂的西征地精帝國不過是一場不義戰爭,并不愿意主動參與到殺戮之中。

如果不是神圣布里尼亞的教會同氣連枝,已經有諸多教會做出決定后,地母神教會不好反駁,只能一同派人前往,恐怕這群向往田園牧歌的老牧師們連搭理的心思都沒有  眼見老牧師閉著眼睛沉默裝死,眾人無奈,只好將目光看向另外一個牧師。

  然而,正當那個牧師打算說話的時候,地母神教會的老牧師忽然睜開了眼睛,笑瞇瞇的說:

  “讓那些漂亮腦袋和石頭腦袋自己先去打生打死吧,不要忘記了,雖然我們叫多國聯軍,但是我們本質上還是為神圣布里尼亞服務的。

  削弱這些對手都來不及,哪里來的去幫他們,象征性派遣一些地級牧師和祈并者上去做做樣子就好了。”

  地母神教會老牧師的話言之有理,思索片刻后,眾人最終還是選擇讓部分低級牧師帶著祈并者前往戰場支援,而將更多的祈并者軍團留在了原地。

  此時森林的另一個方向,一眾內測玩家正在一名地精的陪同下,小心翼翼的朝著祈并者軍團的方向潛伏去。

  臨到關頭,空山一游反而開始有些緊張了。

  這樣的場景總是會讓她想起當年被自家老爹丟到軍隊里去好好訓練一番的那個時光嗎,不自覺的,她的呼吸越放越輕,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凌厲的氣質。

  現在的她,就像是個警惕而又小心的雌豹子,隨時都會飛撲出去,狩獵自己的敵人。

  很快,一種精英高玩組成的攻堅小隊就逼近了祈并者軍團的最外側。

  他們的頭盔上帶著夜視鏡,透過樹杈的縫隙,勉強看清楚了那森林里一步一個叩首,嘴里還在不停詠唱著神祇圣詩的祈并者。

  下一刻,這群精英玩家們幾乎在同一時間釋放出了偵察術。

  在玩家們釋放偵察術的那瞬間,幾乎所有在詠唱著的祈并者都停止了聲音,那一個個僵硬的頭顱都扭了過來,看向了高玩們所在的方向。

  有一說一,那個畫面看上去滲人極了,總是會不自覺的讓人有一種身處于恐怖片現場的感覺。

  “艸,一個假的祈并者都沒找到,殺出去,一邊打一邊找,給小游爭取時間!”

  保底人保底魂第一時間就殺了出去。

  其他玩家見狀,知曉已經無力回天了,干脆放下心中的顧忌,也隨著一同殺了出去。

  一時間,現場一片混亂。

  空山一游幾乎是在以最快的速度不停地使用著偵查神術,但是他們此行的最大目標,“祈并者(偽)”卻遲遲沒有找到。

  這時候,一陣溫和的聲音忽然在空山一游背后響起:“孩子,你找錯了地方,如果你們要找那些虛假的祈并者,不應該在這里找。”

  空山以后瞬間汗毛倒豎,轉頭就是一槍掃射。

  然而,槍械中射出去的子彈卻詭異的停在了空中,分毫不動。

  …以下不計費…

每天一次,我要你們  的收藏、

無線電子書    太受玩家歡迎該怎么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