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三十四章局勢失控,青雉、桃兔來襲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小哥,你怎么也過來了?”雷利拿起酒壺擰開瓶塞喝了一口酒后,隨口問道。

  “當然是來看草帽一伙吃癟的嘍,順便好好欣賞一下他們絕望、崩潰的表情。”

  雷恩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說完,他就拿出了爆米花和可樂,準備十分充分。

  雷利:“…”

  真是夠惡劣的。

  還好意思說他惡趣味,這家伙才是閑得蛋疼呢。

  雷利眼鏡下的雙眸中精光一閃,語氣有點好奇的問道:“你也很看好草帽小子嗎?”

  他可不認為對方只是單純來看戲的。

  “當然,畢竟是這個時代的驕子,最有背景,氣運和潛力的新人王…也就是我的目標不是成為海賊王,否則我不介意在這里殺光他們,片甲不留。

  扼殺奇跡,只手遮天,感覺很刺激呢。”

  雷恩一邊往嘴里塞著爆米花,一邊微笑著回答道。

  “小哥說笑了。”

  雷利拿著酒壺,一臉淡定,也不奇怪炮王會說這種話。

  他和羅杰,草帽路飛可不是一類人。

  雷恩搖了搖頭:“我可不是說笑,威脅就要提前扼殺在搖籃里,一點活路都不能給。”

  他的任務并不是成為海賊王。

  不然,什么“鐵拳”卡普,革命家龍、四皇紅發…都不管用,不管路飛的背景有多硬,在拍賣場時他就會成為一具尸體。

  畢竟此時扼殺路飛比以后再處理方便多了,全是好處。

  至于報復?

  呵呵,盡管來啊,真正的狠人可不會顧忌什么背景。

  赤犬殺艾斯和路飛時猶豫了嗎?

  他還不是直接痛下下手,管你是不是海軍英雄卡普的孫子…

  黑胡子一開始就是瞄準了路飛,后來對“火拳”艾斯的處理也是絲毫不留情面。

  用他換來王下七武海的位置,引爆白胡子海賊團和海軍本部的戰爭,奪取震震果實…幾乎是把火拳的剩余價值利用到了極致。

  事后這兩個狠人非旦沒遭什么報應,還事業蒸蒸日上。

  一個當上海軍元帥,一個成為了四皇,君臨兩個陣營的頂點,堪稱大海上的勵志典范。

  這個過程中火拳艾斯功不可沒,給了黑胡子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給了赤犬人頭和軍功…

  可惜這兩位成功人士還是差了一點。

  要是他們能做的更絕更賣力一點,把草帽路飛也弄死了,他們就一個是海賊王,一個是海軍王,能高忱無憂一直笑到最后。

  大海上很浪漫,也很殘酷。

  “黑胡子”馬歇爾·蒂奇和草帽路飛毫無疑問都是這個時代的弄潮兒,但看黑胡子海賊團和草帽海賊團的成長歷程,完全就是兩種風格,你都很難相信這兩伙人是在同一個世界混…

  “只能說還好你的目標不是海賊王,不然草帽小子就真危險了。”

  聽到雷恩那些殺伐果斷的話,冥王雷利只是微微一笑。

  他曾和雷恩一起吃喝玩樂過幾天,剛剛又給草帽路飛他們講了一些關于羅杰海賊團的事,很清楚雷恩和路飛兩人之間的不同。

  所以他并不擔心他看好的兩個年輕人會廝殺起來。

  雷恩對大秘寶,空白的歷史,海賊王和古代兵器都毫無興趣,只是想稱霸一方。

  而路飛則對稱霸一方毫無興趣,只想享受冒險成為大海上最自由的人,成為海賊王。

  終點完全不一樣,無需分高下,矛盾就不會無法調和。

  所以雷利的心情很放松,看著面前氣定神閑毫發無損的雷恩,他目光中多了一絲贊嘆:

  “我其實也是剛趕到這個區域的,之前你和黃猿戰斗時我一直有觀看。

  閃光與雷霆的交鋒,真是精彩之極啊。

  沒想到你竟然可以做這一步了,有些東西我其實也沒太看明白,不過光是將見聞色霸氣修煉到預知未來的程度,就很讓人驚嘆了。”

  他知道,要壓制一位海軍大將可不容易。

  像雷恩這種將黃猿從頭壓制到尾,打的他沒有一點脾氣,更是極其罕見。

  這可不是體術更強一點,或者說用惡魔果實能力就能做到的,只有見聞色霸氣達到了預示未來的領域,才能在同級大戰中處處占據先手,壓的對方喘不過氣來。

  光憑這一點,炮王就是頂級強者中格外難纏的一個。

  “這都被你發現了,果然是見多識廣的老前輩,眼光就是毒辣。”

  雷恩吃著爆米花,一臉淡定。

  被人看出了端倪,加上雷利也不是敵人,他倒也沒否認。

  反正黃猿應該也發現了這一點,不然他不會溜的那么果斷。

  預示未來級別的見聞色霸氣,效果非常bug,看卡二把路飛壓制的有多狠就知道了。

  黃猿可沒辦法鎖血、開掛,在絕境之中爆種突破界限,繼續打下去,就是繼續吃癟。

  “那等會你出手對付黃猿如何?”雷利笑著問道。

  他都一把老骨頭了,已經退隱,能不動手還是別動手為好,惹急了世界政府和海軍他可就沒法好好養老了。

  “別想白嫖我的戰力。”

  雷恩撇了撇嘴,“佛之戰國那個老陰嗶知道我在這,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別以為這次可以輕松過關。”

  他從27號區域出來后,中途還去找了一趟怪僧烏爾基問情報,這樣都趕到12區域了。

  而黃猴子到現在都不見蹤影,難不成是去包扎傷口了?

  搞不好來的都不止桃兔一個增援。

  “這倒是。”

  冥王雷利想起了那個號稱智將,卻詭計多端的老對手,揉了揉手腕,活動著筋骨,“希望我這把老骨頭,還沒有生銹…”

  草地上,有熊出沒,激光掃射,在地面上炸出翻涌的煙塵和火光,怒吼聲和爆炸聲一刻不間斷。

  “橡膠jet手槍!”

  “三刀流·六百煩惱·攻城炮!”

  “惡魔風腳·羊肉·jet!”

  草帽一伙三大戰力,路飛,索隆,山治聯手發動對一頭“和平主義者”發動了猛攻!

  嘭嘭!

  橡膠拳頭,凌厲的劍氣,燃燒的鞋底就如同狂風暴雨般瘋狂打擊著和平主義者結實健壯的身體,震起陣陣洶涌的氣浪!

  奈何效果只能說還湊合。

  打了半天這頭熊還是屹立不倒,他的手心和口中的金色激光亂射,讓路飛等人手忙腳亂。

  只能說草帽一伙現在還菜的摳腳。

  這種貝加龐克研究出的“人間兵器”,虐菜還行,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不堪一擊。

  原本的海賊女帝都能一腳一個。

  甚至,白胡子海賊團一些會武裝色霸氣的精英小兵,幾個兄弟一起上,都可以干趴下。

  不過草帽一伙也有他們的辦法,質量不行數量來湊。

  人多力量大,大力出奇跡!

  隨后,布魯克,娜美,喬巴,弗蘭等草帽海賊團的人開始不講武德,全部一擁而上。

  在正義群毆下,那個和平主義者就漸漸不行了。

  看到這一幕,你會有種錯覺──月光·莫利亞,那個七武海之恥,憑一己之力把王下七武海的逼格拉了下來的男人,可能還沒有一臺“和平主義者”強…

  最后路飛開三檔,一拳定乾坤,“熊大”終于被打死了。

  草帽一伙也累的氣喘吁吁,筋疲力盡。

  路飛因為三檔的副作用身體縮小,索隆,娜美和山治等人也汗流浹背,坐在地上休息。

  這證明,目前草帽海賊團的全部戰力加起來,就值兩頭熊。

  重物從樹上墜地震裂了大地,一個身穿紅肚兜,扛著斧頭的胖子從煙塵中出現了。

  打扮這么另類,騷氣,一看就不好惹。

  他是科學部隊隊長──戰桃丸,也是貝加龐克的保鏢。

  戰桃丸看著倒地不起的“熊大”,眼神很不滿的道:

  “喂,px—4,你怎么被打成了這副熊樣?要知道,制造一臺和平主義者可是需要投入一艘軍艦的費用啊…”

  他有點心疼軍費,那可都是真金白銀啊。

  草帽一伙:“…”

  都還沒喘幾口氣,敵人又來了。

  特別是看到戰桃丸的背后竟然竟然還跟著一頭“熊二”,路飛和索隆他們都臉色一變。

  他們已經筋疲力盡了。

  無力再戰,再來一個和平主義者,就算拼命之下能打贏,他們中可能也要出現傷亡了。

  “呼…呼呼…我們…還是趕緊跑吧!!”

  路飛氣喘吁吁,額頭冒汗,果斷下達了逃跑的命令,“大家分開跑!不能擠在一起…”

  索隆:“…”

  山治:“…”

  喬巴:“…”

  娜美,羅賓和弗蘭奇等人也是臉色一變。

  路飛這句話看似不經意的話,給了草帽海賊團的其余成員極大的震撼。

  第一次,船長第一次下達這樣認慫,幾乎是不戰而逃的命令。

  其實從這一刻開始,草帽一伙就無法憑自己的力量掌握命運了。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就是他們的處境。

  雖然心神震動,但山治,索隆和娜美他們還是開始了他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逃跑。

  可惜,這個時候已經晚了。

  “足空獨行!”

  戰桃丸攔住了草帽路飛的出路,面對對方打來的橡膠拳頭,他雙手向前輕輕一推!

  嘭!!

  路飛像是挨了一記無形的鐵錘,身體佝僂著狼狽地倒飛出去,他一路滑行最后撞在了一棟半塌的墻壁上,震起無數碎石灰塵!

  “好痛啊…”

  這一擊也打的路飛慘叫了幾聲,往日里非常耐操的橡膠體質似乎也不起作用了。

  因為“足空獨行”是一種武裝色霸氣外放的攻擊。

  毫不客氣的說,不用黃猿來,光熟練的掌握了武裝色霸氣的戰桃丸和另一臺“和平主義者”,就可以擊敗此時的草帽一伙。

  然而,路飛吃癟僅僅是一個開始。

  正在奔跑的索隆突然身體一滯,一道熾熱的金色鐳射擊穿了他的胸膛,血花綻放!

  遭遇如此重擊,他慘叫一聲,無力的撲倒在了草地上。

  “索隆!!”

  “索隆!”

  烏索普,布魯克,山治等人立刻發出了一聲驚呼。

  而爆炸的煙塵中,黃猿現身了。

  他表情猥瑣,看著躺在地上幾乎奄奄一息的索隆,用一種頗為欠扁的語氣說道:

  “懸賞金1億2000萬貝利的海賊獵人索隆,才一擊就倒地不起了…看來你之前積累了不少傷勢呢。”

  嗯,一擊撩到,這才是正常的年輕人該有的表現啊。

  “咳咳…可惡,偏偏是這個時候…”

  索隆咳出幾口血,劇痛讓他額頭不斷冒冷汗。

  他身體佝僂著竭力想要爬起來,可疲憊不堪肌肉仿佛在發出不堪忍受的哀鳴,根本用不上力。

  在恐怖三桅帆船,被巴索羅·米熊造成的舊傷還未痊愈,此時又直接中了黃猿的一發鐳射,他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了。

  不遠處羅賓大聲提醒道:“小心!那個人就是海軍大將──黃猿!”

  屋漏偏逢連夜雨,此時遭遇大將,讓她有點絕望。

  “哎哎哎…大將?!”

  “什么,他就是黃猿?!”

  布魯克,烏索普頓時驚呼出聲,一臉驚駭。

  黃猿來到趴在地上索隆身前,將一只腳慢慢抬起,腳底閃爍著無比刺眼的金色光芒,仿佛下一個瞬間就會將他斃殺于此。

  可他就是不把腳立刻放下去,非要欣賞一下草帽一伙的垂死掙扎。

  “索隆!快跑啊!”

  看到這種情況,路飛大喊一聲,山治和娜美等人臉上也露出緊張或絕望的神色。

  但他們從來都沒有放棄的習慣,烏索普和布魯克直接沖向了黃猿,打算阻止他。

  但很多時候,輸出沒法靠吼,意志與決心是不足以挽回局勢的。

  還未掌握武裝色霸氣的草帽一伙,面對黃猿沒有任何獲勝的可能,甚至都傷不到他一根毛。

  “沒用的,老夫是自然系·閃閃果實能力者。”

  黃猿維持著一只腳抬起的動作。

  任由烏索普用彈弓射擊他,也不回避布魯克在他胸膛處瘋狂穿刺的長劍,他站著不動,臉上的笑容略帶嘲諷。

  還是虐菜輕松啊。

  “你胡說!”

  烏索普根本不信,瞪了黃猿一眼,還用彈弓指了指他的肚皮處,“那里綁了繃帶,還有鮮血的痕跡!一定有辦法能打傷你!”

  黃猿:“…”

  被打臉,心情瞬間有點不美麗了。

  想起炮王的那一發兇狠霸道的“地獄突刺”,他現在都有點背脊發寒。

  黃猿有點不爽地的撇了撇嘴,笑容愈發嘲諷了:

  “老夫是會受傷,但是很遺憾,你們可做不到這一點啊。”

  烏索普:Σっ

  布魯克:“…”

  是啊,會受傷又怎么樣,他們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打到他…

  這個傷應該是劍豪雷恩造成的,他說過要去攔截黃猿,那邊的動靜非常大,他們在這邊都能聽到一點。

  可是,此時黃猿依然出現了,而雷恩卻不見了蹤影,估計是兇多吉少了吧…

  “劍豪…雷恩,他已經…輸了嗎?”

  被鐳射的光芒閃耀的睜不開眼睛,索隆嘴角溢血,身體佝僂著,艱難的開口問道,“回答我,死之前…我想知道…這個…”

  最強劍豪,不會敗,他始終堅信著這一點。

  “劍客的執念嗎?”

  黃猿瞇起了眼睛,也沒隱瞞,“那個小怪物可不好對付,老夫沒和空他繼續糾纏下去了。”

  “所以你奈何不了他,就來欺負我們一群新人了?”

  烏索普故意用鄙夷的眼神瞪了黃猿一眼,挑釁道。

  盡管心中有點怕,他依然試圖把仇恨拉過來。

  羅賓也趕緊對娜美使了個眼色,后者一激靈反應過來,急忙開始翻找身上的口袋。

  該死,東西呢…

  “嗯?老夫的目標本來就是你們,誰讓你們襲擊了世界貴族。”

  黃猿的表情依然那么欠扁,“好了,老夫已經給你們交代遺言的時間了,永別了。”

  話音剛落,他把那金光熾熱閃耀的腳底對準了索隆的腦袋,就準備一腳踩下去。

  是的,看在卡普中將的面子上,草帽路飛可以選擇活捉,但其余人可沒這待遇。

  殺了就殺了唄。

  “索隆!”

  “索隆!!”

  路飛,山治,弗蘭奇他們見狀,驚慌失措的大喊道,聲音中充滿了絕望。

  “救命!雷恩!快救救我們啊!”

  毫無征兆,娜美的手用力一擲,摔碎了一塊藍色玉佩,大喊道,“你的條件我們答應了!喂,快來啊!求你…”

  轟!!

  她聲嘶力竭的吶喊還沒有停下,一道漆黑的死光就撕裂大氣,那是一柄纏繞著電光和強悍霸氣的長搶,直刺黃猿的心臟!

  黃猿臉色一變,顧不得裝逼,抬起光芒閃耀的腿對著來襲的長槍側方,重重一踢!

  嘭!!

  光速踢和黑色長槍驟然相撞,雷霆和閃光碰撞出璀璨的能量流,讓空氣都發出一陣炸裂般的聲音!

  僵持片刻后,黃猿腳底用力一掃,踢飛了長槍!

  不過他也被混亂的霸氣和能量沖擊波震的身體飛退了出去。

  噼里啪啦~

  另一邊,璀璨的電光狂舞交織,凝聚出了雷恩的身影。

  “啊,得救了。”

  烏索普臉上一喜,他反應很快,扛起重傷的索隆就和布魯克往旁邊跑開。

  “呼呼~”

  羅賓,山治和娜美等人頓時松了一口氣。

  “你打算多管閑事嗎?”

  被長槍震退的黃猿從空中落下,看到突然現身的雷恩后,他表情有點凝重。

  炮王會幫草帽一伙,這一點他是沒想到的。

  “黃猿兄,給我個面子,放他們一馬如何?”

  雷恩試圖發動面子果實的能力,不戰而屈人之兵。

  試試嘛,萬一成功了呢,這可比打跑了對方還有成就感。

  黃猿搖了搖頭:“這可太為難我了,今天要是不把他們抓住,我們海軍在瑪麗喬亞的天龍人面前可抬不起頭來了。”

  他只會對路飛手下留情而已。

  其余草帽海賊團的成員,他是真準備拿去向天龍人和世界政府交差。

  雷恩:“…”

  ヽノ,他的面子果實,失效了…

  不開心,他很不開心。

  “那沒辦法了,我只好砍死你了!”

  雷恩臉一黑,抽出一把劍柄上鑲嵌著寶玉且有黃金條紋裝飾,劍刃泛著幽藍色懾人光芒的可怕黑刀,踏步而來。

  他身上磅礴的煞氣混雜著血腥味,格外懾人。

  “誒呀,真實讓人頭疼。。”

  黃猿表情猥瑣,氣勢卻陡然提升了一截。

  下一秒,他手中金色粒子閃爍,雙手一拉凝聚出了綻放著璀璨光華的天叢云劍!

  [鎖定目標,弗朗西斯·d·雷恩,懸賞金10,0000,0000貝利…]

  可能是雷恩進入了視野范圍內,這個時候一旁的和平主義者口中突然粒子閃耀,向他發射了一發光芒熾熱的鐳射!

  “小心!那是…”

  看到他不避不閃,娜美喊了一句。

  雷恩臉色平靜,目不斜視,單手握刀朝旁邊隨意一劈。

  近百米長的湛藍劍光撕裂大地,那道金色鐳射被這可怕的劍氣一劈,化作粒子消散!

  而狂濤似的璀璨劍芒毫無停滯,剎那就吞沒了那臺和平主義者的身影!

  轟隆!

  和平主義者身上頓時血液飛濺,連他背后的幾顆樹木甚至那座小山丘都被劍芒劈開撕裂了!

  地動山搖,碎石煙塵翻涌。

  待劍氣消散,地面留下了一道長達數百米的裂縫。

  至于熊二,已經被劈成了兩半,化作廢品倒在了血泊中。

  “美女,你剛剛說什么?大聲點,我聽不見。”雷恩回眸瞥了小賊貓一眼。

  娜美提醒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

  熊二…被一劍秒了。

  “喂喂,這是飛翔斬擊?太夸張了吧?”

  烏索普看著大地上那道長長的裂縫,咽了口唾沫。

  除了索隆曾經見過還算淡定,布魯克,羅賓,弗蘭奇和喬巴等人第一次目睹這種可怕的斬擊,都一臉吃驚。

  戰桃丸愣了一下,旋即有點氣憤,“可惡,劍豪雷恩你這個混蛋,試驗品全都打壞了,我要怎么向貝加龐克交代?!”

  這個胖子挺勇的,目睹了這種劈山斷岳的斬擊后都敢懟人。

  “那是你的事。”雷恩不屑一笑,“什么雜魚生物兵器,就別讓他傻乎乎湊上來送死了。”

  戰桃丸:“…”

  這個混蛋,竟然說貝加龐克博士的偉大發明是雜魚!

  草帽一伙:“…”

  喂喂,這打擊面太廣了吧。

  這種熊都是雜魚的話,那他們之前和一頭雜魚激烈干架了半天,又算什么…

  “黃猴子,來戰!”

  雷恩拖著幽光綻放的黑刀星夜,對海軍老油條勾了勾手,“讓我見識一下你的老年人養生劍法!”

  黃猿:“…”

  這小鬼。

  黃猿也不客氣,發動六式剃,一個極速閃爍就沖到了敵人面前,手中光華璀璨的天叢云劍如同激光一樣劈向了他的頭顱!

  因為要掌控手中的光子能量,拔出天叢云劍的他無法全身光子元素化瞬移了。

  當然,對方同樣如此,必需有一只手一直抓住武器。

  鏘!!

  雷恩舉刀架住黃猿激光劍的一劈,湛藍劍氣和光子能量互相絞殺,伴隨著兩人武裝色霸氣的對抗,頓時震蕩起澎湃的勁風氣浪和一陣風雷之音!

  “小哥,滋味如何?”

  黃猿仗著身高的優勢俯視小短腿,嘴角微微翹起,用力將手中的光劍往下壓。

  嗤嗤~

  天叢云劍上激光頓時愈發璀璨,傳來陣陣熾烈恐怖的能量波動,那種幾乎能切割萬物的光子鋒芒更是讓人膽寒。

  “馬馬虎虎吧。”

  雷恩眼中略顯興奮,手更癢了。

  對方的劍術本就很不錯,加上“天叢云劍”強大無匹切割的威力,讓黃猿的斬擊足矣媲美頂級大劍豪,值得一戰。

  “但是,還不夠啊!”

  雷恩突然加強霸氣,黑刀“星夜”的劍刃上頓時寒氣幽光大盛,發出一陣興奮嗜血的鳴顫。

  這可是一柄無上大快刀,比之鷹眼的黑刀只強不弱。

  他舉劍一挑,黑刀硬撼黃猿天叢云劍上不斷迸射出的金色激光,一擊就將他的身體震的后退!

  “好可怕的黑刀啊。”

  看著那柄氣息宛如深淵的黑刀,黃猿后退的同時,也不由得目光一凝。

  這一仗,不會輕松了。

  鐺鐺…!!

  試探一擊后,兩人不再保留了,悍然沖向了對方,手中的光劍和黑刀激烈的碰撞震蕩出無數火花,一道道劍氣沖擊波擴散!

  劍氣撕裂切割大地,如颶風卷地,樹木和石塊都被攪碎了。

  連遠處的雜草都被劍氣余波壓得成片低伏下去!

  “他竟然真的能對抗海軍大將!”遠處,娜美一臉驚嘆。

  厲害了,我的哥。

  “果然,擋住了。”

  “得救了,剛剛好險啊,只是,他為什么可以打中黃猿?”

  “這個…不太清楚。”

  烏索普,喬巴和弗蘭奇等人看見到雷恩與黃猿激烈交鋒的場面,臉上忍不住露出劫后余生的欣喜與驚嘆的神色。

  ‘好強啊,這個風衣男…’

  路飛臉上也有點震動,目光如炬,不過他此時十分冷靜:

  “我們走,留在這里也幫不上忙。”

  連他們交手的動作他都捕捉不到,雖然心中有點不甘,但他很清楚,他們留在這只會當累贅。

  “對,這里不并安全,快離開!”

  山治從兩人交手的激烈場面中回過神來。

  他看了一眼烏索普背上重傷的索隆,一臉嚴肅。

  還沒脫離危險呢。

  “想去哪里啊?問過本大爺了嗎?”

  戰桃丸從天而降,雙腿震碎地面,強勢攔住了草帽一伙。

  “可惡。”

  “沒時間耗了,快點打飛他。”

  敵人阻路,山治,路飛臉色一冷,一馬當先沖了過去。

  戰斗爆發,然而讓人吃驚的是,他們竟然打不過這個胖子。

  嘭!!

  草帽路飛被戰桃丸一斧子劈飛,那蘊含著武裝色霸氣的強大攻擊打他身上血液飛濺!

  山治隨后也被胖子一記“足空獨行”轟的撞在了廢墟中。

  雖然有體力消耗過度的原因,但他們此時確實打不過戰桃丸。

  “路飛!”

  “山治!”

  看著瞬間戰敗的兩大戰力,娜美,羅賓和喬巴都忍不住驚呼出聲,眼神有點焦急。

  然而,更絕望的事發生了。

  “快快,攔住他們!”

  “羅茲瓦德圣有交代,格殺勿論!”

  這時,不遠處的草地上一群人包圍了過來。

  有拿著火槍和利劍的海軍士兵,有穿著盔甲全副武裝,隸屬于天龍人的護衛。

  其中,還有幾個身披白色風衣,戴著面具的cp部門諜報人員,以及一臺和平主義者!

  因為雷恩之前襲擊過查爾羅斯圣,這段時間香波地群島天龍人的身邊安保力量加強了不少。

  這種影響,也讓草帽一伙倒了大霉。

  ‘這下,完了…’

  看著圍上來的上千士兵,cp人員,和那臺高大威猛的和平主義者,娜美和羅賓等人一臉絕望。

  窮途末路,插翅難逃。

  就算雷恩擋住了黃猿,也沒用。

  甚至,危機遠不止如此。

  27號區域,碼頭區碧波蕩漾,一艘軍艦拋錨了。

  桃兔手握金毘羅,腳底一踏,發動了月步直接從船只的甲板上跳了下去。

  沒有絲毫停頓,她留下那些士兵,馬不停蹄的往12號區域沖了過去。

  不僅如此,另一邊寒氣彌漫,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騎著一輛自行車,悠然行駛在海面上。

  “啊啦啦~午飯還沒吃呢…公開處刑前這樣大動干戈真的好嗎?”

  懶癌發作,他真的不想加班。

  奈何世界政府和戰國元帥他們這次似乎有點被惹毛了,決定清洗一下香波地群島。

  辱罵、毆打天龍人,襲擊海軍大將…這里的人太能作死了。

  上面的人說,那什么草帽一伙,“炮王”雷恩之類的狂徒,最好都清理干凈了。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