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八十五章頂上戰爭,一波拉滿仇恨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海軍總部,馬林梵多。

  為了迎接白胡子海賊團的到來,海軍本部將所有能征善戰的士兵從世界各地召集而來,總人數達到十萬余人的精銳部隊已經集結完畢,靜等決戰的到來。

  上午,晴空萬里,艷陽高照,離公開處刑還有3小時。

  明明是風和日麗的天氣,卻無法給人半點舒適的感。

  戰爭的陰云籠罩在所有人頭頂,即使這座全世界人們心中最堅不可摧的正義要塞,此時氛圍也一片壓抑和沉悶。

  大約10萬名海軍精銳手持兵器,匯聚在馬林梵多的廣場中央。

  望眼看去黑壓壓一片,人頭攢動,能讓人犯密集恐懼癥,士兵們手中的刀兵和槍械連成一片,在烈陽下反射著無數寒光!

  這是一幅震撼人心的光景。

  如此可怕的軍容、軍威,足以一般的海賊聞風喪膽,

  但馬林梵多的氛圍依然很緊張,陽光并不毒辣,可不少士兵的額頭上還是汗水直神高度緊張。

  沒辦法,只因他們這次的敵人,是位列新世界四皇的白胡子海賊團,是號稱‘世界最強男人’,曾與海賊王羅杰齊名的——愛德華·紐蓋特!

  監視船已經全部被擊沉,海軍無法掌握白胡子大艦隊的具體行蹤,也不知道敵人會從什么方位發動進攻。

  所以,海軍元帥戰國無奈之下,只能下令全方位戒備。

  月牙形的島嶼和港灣外,已經被50艘大型軍艦包圍。

  海岸邊更是架起無數門重型大炮,一旦發現白胡子海賊團的艦隊,就會火力全開,予以海賊們迎頭痛擊。

  月牙港口的最前列,五道身影一字排開。

  他們是王下七武海。

  世界第一大劍豪,鷹眼——喬拉可爾·米霍克。

  暴君——巴索羅米·熊。

  天夜叉——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

  海賊女帝——波雅·漢庫克。

  以及七武海之恥,充話費送的、月光·莫利亞。

  特別一提,月光只是姓氏,莫利亞竟然連個響亮點的外號都沒有,委實拉胯。

  不過拉的只有他一個人,其他4個都是狠人。

  廣場的后方,人山人海,還站著幾個體型巨大的巨人族海軍中將,他們的背后就是處刑臺的位置。

  處刑臺下方,擺放著三把空椅子。

  “怎么回事,這股壓抑的氣場…”

  “是大將們!”

  烈日下,不少精神緊繃,嚴陣以待的士兵紛紛回頭。

  只見處刑臺下,三個身高3米左右,穿著正義大氅的海軍排成一隊,不緊不慢的走來。

  青雉,赤犬,黃猿,三大逼王閃亮登場,立刻成了全場的焦點。

  他們毫無戰爭爆發前的緊張感,一個個從容不迫地坐在椅子上,還囂張的翹起了二郎腿。

  特別是赤犬,逼格最強,因為他的坐姿完全違反人體力學。

  不信你可以試試模仿赤犬的坐姿,擔保你把腿都扭斷了,都擺不出這種姿勢。

  黃猿也翹著二郎腿,表情一如既往的欠扁。

  唯有青雉是雙腿著地,最低調,這可能就是他后來被打斷了一條腿的原因。

  說好的大家一起裝逼,他竟然不跟隊形…

  三位頂級強者,以讓人絕望的陣容,構建了最后一道防線。

  大將,中將,少將…王下七武海,這一刻世人能夠想象的所有正義力量全部聚齊!

  與此同時,馬林梵多附近的海域已經全面戒嚴,所有船只一律禁行,海軍元帥戰國親自下令,公開處刑“火拳”艾斯期間,但凡停徘徊在海軍總部附近的可疑船只,無需通報一律直接擊沉!

  戰爭的號角已經吹響,風雨欲來。

  海軍嚴陣以待,布下天羅地網,只等白胡子海賊團。

  這一幕也被海軍專門設置的影像電話蟲傳遍世界每一個角落。

  四海,偉大航路前半段的樂園,后半段新世界…幾乎所有人都在注視著這里。

  無論是海賊,還是平民百姓,幾乎所有人都暫時放下手上的工作,觀看這一場足以改變世界格局,改變未來走向的頂級戰爭!

  大海上的各個角落,許多人都在討論白胡子會不會出現,戰爭的勝利者又是誰。

  “海軍這陣容,太強了,白胡子這次完蛋了。”

  “是啊,簡直讓人絕望。”

  “我想不到白胡子獲勝的可能…”

  香波地群島上,紅樹下,一群記者拿著筆記本和鋼筆仰望著大屏幕,議論紛紛。

  有點見識和大局觀的人,都不太看好白胡子海賊團。

  當然,也有人力挺白胡子。

  “此言差矣,我看白胡子勝算很大。”一個醉漢咧嘴笑道。

  “別胡說八道,海軍可是有三大將…白胡子怎么越過最后一道防線?”

  “哼,大將沒你想的那么強,別忘了,不久前炮王就在這座島上打退了黃猿!”

  “這和炮王有什么關系?”

  “你傻啊,炮王懸賞金18億貝利,就可以打跑黃猿了…你知道白胡子賞金多少嗎?”

  “多少?”

  “50億貝利以上!”

  “嘶…”

  “所以,以賞金算,四舍五入一下,白胡子≈3個炮王,能打三個大將!”醉漢自信一笑道,模樣十分睿智。

  路人們:“…”

  有道理…啊呸!

  有人嗤之以鼻,還打三個大將,這個世界不允許有這么牛逼的人…

  也有人覺得有點道理,點點頭,信以為真。

  很多吃瓜群眾其實根本不明白四皇和海軍大將的實力處于什么水平,只知道他們很牛逼。

  但具體有多牛逼,也只是道聽途說罷了。

  類似的討論發生在四海和偉大航路等諸多島嶼上。

  不多時,馬林梵多,處刑臺上,火拳艾斯戴著海樓石鐐銬,被幾個劊子手押了上來。

  接著,海軍元帥佛之戰國,海軍英雄卡普聯袂登場。

  “我要公布一切了。”

  戰國神色嚴肅,瞥了一眼身旁情緒低落精神恍惚的老友,壓下不忍,用冷酷的口吻道。

  “隨你。”

  卡普心情非常糟糕,懶得敷衍,直接跳下處刑臺,落在了離三大將的位置有一段距離的高臺下一側。

  戰國心中嘆息一聲,卻也說不出什么安慰的話。

  他拿起話筒,走到跪在地上的“火拳”艾斯的身側,開始獨家爆料。

  而且他不是那種很沒技術含量的,就簡單的說一句——“火拳”艾斯的父親是海賊王哥爾·d·羅杰。

  而是通過講故事的方式,一問一答,來鋪墊,來轉折,來敘述…

  引人入勝,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別小看講故事或者爆料的技巧,一件事由不同的人來講述,造成的影響差別很大。

  典型如渾元功法掌門人、馬老師,他講的《武林,以和為貴》、又名《年輕人,耗子尾汁》的故事,句句經典,內涵豐富,精彩紛呈。

  之后,不管各路大神怎么修改,鬼畜這個故事,都不配給馬老師提鞋。

  此時,佛之戰國就馬老師附體,聲情并茂的講述了一個《海賊王,注定斷子絕孫》,又名《當海賊,克老婆,前途無亮》,或《震驚,你爸是羅杰》的故事。

  敘述技巧之高,能讓bbc無地自容,讓uc震驚部掩面而泣。

  這不,盡管火拳艾斯一口咬定他的父親只有白胡子,但戰國更來勁了:

  “…你的父親就是哥爾·d·羅杰,你是海賊王留下的罪惡血脈!

  正因為如此,白胡子才不遺余力保護你,因為他想把你培養成下一個海賊王!”

  石錘,證據確鑿,這一刻,整個大海都沸騰了。

  “火拳艾斯他…居然是海賊王的兒子?!”

  “天啊,海賊王的血脈沒有斷絕!這太可怕了…”

  “難以置信,羅杰的兒子還活著…最罪惡的血脈還在延續,羅杰的傳奇還沒結束…”

  無論是廣場上的海軍,還是王下七武海,以及各地屏幕前的觀眾,都震驚于艾斯的身世,下一秒,輿論被引爆,人們七嘴八舌的議論了起來。

  “哦?”

  月牙灣邊緣,聽到這個消息,多弗朗明哥臉上的笑容更邪魅了。

  鷹眼眸光一閃,心中略感意外,二十年前他在東海羅格鎮觀看過對羅杰的處刑,不曾想如今又在這…

  海賊女帝面無表情,她才不在乎火拳艾斯是誰的兒子。

  只有月光·莫利亞在不停的嘰嘰歪歪,人菜嘴還臭。

  “原來如此,怪不得上頭一定要對他公開處刑,不止是針對白胡子啊…”

  “就是,羅杰的兒子,罪惡的血脈,必須死!”

  廣場中,不少海軍士兵激動起來,同仇敵愾。

  處死海賊王的兒子,想想就…

  “罪惡的血脈?”聽到這話,女帝漢庫克絕美的容顏上浮現出一絲冷笑。

  “哦,你不這樣認為嗎?”明哥笑容邪魅。

  “哼,‘火拳’艾斯沒做錯什么,他唯一的罪惡——就是他不夠強!”女帝冷哼一聲道。

  火拳艾斯若是能宰了黑胡子蒂奇,哪來這么多破事。

  在她看來,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菜,就是原罪!

  所以她這些年從未懈怠過,自從十年前在“百獸”凱多手上吃虧后,她就沒有任何一天停止過體術和霸氣的修煉。

  連逢年過節時,她深夜都要抽時間鍛煉…

  她瘋起來,自己都怕。

  明哥感知到她身上如火山一樣,縈繞不散的霸氣和恐怖壓迫感,咋舌不已。

  md,這女人真嚇人,還病的不輕…

  雖然海賊女帝嗤之以鼻,但海軍士兵們確實像打了雞血一樣,激動起來。

  戰國老師傅見狀,急忙火上澆油,用激情澎湃的聲音道:

  “火拳艾斯,自從你出海到現在,從你展現的資質就能看出,終有一天,你會立于下一個海賊時代的頂峰!

  所以今天在這里取下你的頭顱有重大意義,即便演變成與白胡子海賊團開戰,海軍也在所不惜!!!”

“哦喔喔喔…吼吼吼  戰國的話音剛落下,底下,十萬海軍將士當即齊聲響應。

  一聲聲咆哮和怒吼直沖云霄,士兵們誓要與海賊和邪惡決一死戰,士氣高漲,軍心前所未有的凝聚起來。

  聽到這些聲音,處刑臺下一側,卡普的臉色更加陰沉了。

  他身邊,還站著三個女人。

  頭發花白,面容蒼老的鶴中將;長腿高挑,身材十分火爆的袛園;以及金發披散,膚白貌美,背后的正義大氅上繡著一條銀色神龍的阿爾托莉雅。

  這三人可以說是海軍中地位最高,實力最強的女性。

  “卡普,錯不在你。”

  鶴中將看著笑容和樂觀不再,眼中一片陰霾的卡普,有點擔憂,及時安慰了一句。

  世界上最殘忍的事之一——白發人送黑發人。

  這種滋味,一般人很難體會。

  “小卡普,事已至此,看開一點吧。”袛園柔聲道。

  “哈哈哈哈…這個時候還是你們女人溫柔啊。”

  卡普勉強笑了笑,不想再聊這個,看著雙手抱胸的袛園轉移話題道,“你也留在這了啊?”

  桃兔,茶豚,同樣被委以重任——專門安排保護安置到了別處的海軍家屬們。

  這是一件很重要的工作,很多卑劣又殘忍的海賊不敢報復海軍將校本人,就專門挑他們的家人下手。

  想想前海軍大將、“黑腕”澤法的家人被海賊殺光的悲劇就知道了。

  “…最近劍術上有所感悟,我急需在戰場中磨練自身。”

  袛園手扶著名刀金毘羅的刀柄,嫣然一笑道,“那邊有加計和澤法老師在,沒問題的。”

  她先后和炮王,“冥王”雷利交手,又拿到了一部分劍圣傳承…最近隱隱有所感悟。

  “看來上次受傷,也算因禍得福啊,劍豪雷恩那小子成全了你。”卡普說道。

  “哼,有機會,我一定會宰了他。”袛園冷聲道。

  混了這么多年,就屬上次在香波地群島和炮王言爭武斗輸的最慘,還差點被他弄上了床。

  ‘你怕是沒機會了。’

  阿爾托莉雅瞥了她一眼,沒說什么。

  就像赤犬和青雉關系很差一樣,她和袛園也是塑料姐妹情…

  “白胡子還沒到嗎?”

  袛園有點按耐不住了,她留下來,就是想和白胡子海賊團的最強劍客——花劍比斯塔交手。

  “已經來了,在前方海灣水底下。”

  阿爾托莉雅的異色瞳神采奕奕,見聞色感知到月牙狀海灣的水底下的船后,眸光閃動。

  袛園一怔,卡普和鶴也神色一動,凝神感知了一下。

  但過了半分鐘后,他們才感知到海灣下水底的一些動靜。

  卡普有點詫異的看了凱特一眼,贊嘆道:“好強的霸氣,小丫頭真是越來越厲害了。”

  “馬馬虎虎吧,也就比你和羅杰強一些。”

  鶴中將代替白龍回答了他,一開口就是老凡爾賽了。

  “很自信啊,阿鶴。”

  “那當然,也該輪到女人抬頭了,下面是女海軍的時代。”鶴很欣慰,笑的很開心。

  她是看著凱特長大的,對她算是比較了解。

  “哈哈哈哈…”卡普頓時大笑起來,“被紐蓋特那個家伙直接突入到這里,我們的布置可就都打亂了。”

  “亂了就亂了唄。”

  鶴中將一臉淡定,絲毫沒有緊張的意思。

  身邊,白龍穿著銀色戰靴和皮甲,背后的白色大氅在風中搖曳,深沉森然的氣息宛如一尊不敗戰神…這給了她極大的信心。

  區區卡普,區區羅杰,區區白胡子…

  就在鶴,卡普也感知到水下的動靜時。

  同一時間,上面的戰國臉色一變,一旁座位上的赤犬抬起頭,青雉和黃猿也目光閃動,更遠處,女帝,鷹眼都微微低頭,盯著前方和水底。

  戰爭的另一方,白胡子海賊團終于出現了。

  海面上,蒙蒙薄霧籠罩被吹散,浪花翻滾,白胡子海賊團旗下43個附屬海賊團,數百艘船乘風破浪,承載著五萬海賊的超大艦隊從遠處疾馳駛來。

  “是白胡子海賊團!”

  “該死,他們是怎么穿過正義之門的?”

  “全軍戒備,立刻進入戰斗狀態…決不能讓白胡子海賊團突破港口!”

  白胡子海賊團越過正義之門,直接出現在海軍本部的正前方,打亂了海軍之前的一系列部署。

  散布在馬林梵多島嶼四周的巨大軍艦幾乎完全成了擺設。

  “竟然被突進到了這么近的地方…”

  戰國手指攥的發白,臉色鐵青,額頭冒冷汗。

  戰斗還沒打響,他就被白胡子擺了一道。

  這一下,海戰,接舷戰計劃廢了,架設的炮臺也有一半沒了作用。

  不僅如此,月牙形港灣的中間,海面下的陰影變大,水花翻涌,鍍了膜的莫比迪克號沖破海面浮了上來。

  沒錯,依靠鍍膜從海底過來,白胡子海賊團直接突破了島嶼邊緣軍艦組成的防御壁壘。

  巨大的莫比迪克號宛如一座小山頭,盤踞月牙海灣中央。

  噠噠噠…

  腳步聲,敲擊聲響起,船頭上,一個高大的身影踏步而上,于眾目睽睽下來到甲板上。

  “我親愛的兒子,沒事吧…!!”

  四皇,世界最強男人,最強超人系震震果實能力者——白胡子愛德華·紐蓋特,登場!

  他身形高大,肌肉健碩,頭戴黑巾,留著標志性的彎月狀胡子,赤著的上半身肩披大氅,手持大薙刀,一人獨立千軍萬馬之前。

  頂天立地。

  霸氣側漏!

  白胡子佇立在那里,笑容豪爽,只是看一眼,眾人就被他強大無匹的氣勢震懾。

  現場剎那鴉雀無聲,縱然是一些身經百戰的海軍精銳也不由自主心生怯意。

  他傲立于船頭,無視十萬海軍,虎目遙視處刑臺上的艾斯,然后轉向戰國:“幾十年沒見了吧,戰國。”

  該死,被擺了一道,他根本沒有說場面話的心情,

  隨著白胡子的到來,戰爭一觸即發。

  艾斯跪在處刑臺上,視線從白胡子以及他背后的隊長身后一一掠過,那些曾經把酒言歡的面孔,都來到了他面前。

  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可以預料,很多人會流血,會死。

  這一刻,“火拳”艾斯非常后悔,自責…

  他發泄似的吼道:“為什么?老爹,還有大家,為什么要來救我?”

  他就是一個多余的人,為什么要因為他把這么多人帶到這處地獄…

  “是我擅自行動才落到這個地步的!為什么不讓我自生自滅?明明是我自己任性,為什么要大家來承擔責任?”

  “不對!”

  白胡子果斷打斷了傻兒子的發言:“是我讓你去的,艾斯,是我讓你去找蒂奇的!”

  艾斯潸然淚下,怒吼道:“少騙人了,那時你明明阻止了我,而我卻一意孤行…”

  “我說了,是我讓你去的!對吧,馬爾高?”白胡子不容置疑道。

  “沒錯,我也聽見了。”

  馬爾高耷拉著眼皮,一臉無所謂,“讓你吃盡苦頭了,艾斯!不用內疚,蒂奇那個混蛋已經死了,下一個,就輪到海軍本部了!”

  艾斯:“…”

  黑胡子,死了?

  不止是他,戰國也愣了一下,今天一大早就不見了蒂奇的蹤影,難道真的死了?

  可是,不容他多想,那邊的馬爾高繼續喊道:

  “在這片海上,誰都應該知道,對我們的同伴出手會是怎么樣的下場,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傷害了你的家伙!

  艾斯,你等著,我們馬上就去救你!”

  “噢噢噢噢噢…!!”

  五萬名海賊一起舉起刀劍和火槍,怒吼聲響徹云霄!

  “大家…老爹…”

  艾斯已經泣不成聲,“我有什么資格,讓你們這樣…”

  “我的兒子,不用哭泣…馬上就會救你出來!”

  白胡子踏步而出,薙刀插在船頭,放肆大笑道,“咕啦啦啦…海軍們,戰爭開始,你們做好覺悟了嗎?”

  “白胡子…”

  看著對面那群耀武揚威的海賊,戰國恨的咬牙切齒,不過他沒忘了之前的事,問道,“你說黑胡子蒂奇死了,是怎么回事?”

  “黑胡子死了?”

  “那個新晉七武海?”

  “對啊,沒有看到他呢,昨天還在海軍本部的…”

  海軍士兵們議論起來,本來,一些細心的士兵就很疑惑為什么看不到蒂奇了。

  多弗朗明哥,莫利亞,鷹眼等人的表情也略有變化。

  “哼,蒂奇自己被我的盟友殺了!”

  白胡子想起馬歇爾·d·蒂奇的事,還有點疙瘩,養了一頭忘恩負義的白眼狼,任誰也不會覺得痛快。

  “盟友?!”戰國的聲音都變了,額頭冷汗直流。

  白胡子還有幫手,是誰?

  凱多,大媽?

  不,這不可能,雖然曾經都是洛克斯海賊團的一員,但白胡子和他們兩個關系很差。

  別說幫忙,凱多和大媽不落井下石都謝天謝地了。

  “白胡子還有盟友?難道是紅發?”莫利亞一臉驚疑不定。

  鷹眼眉頭一皺,假如是好基友紅發,那他可就不奉陪了…女帝則嘴角含笑。

  明哥面無表情,看似漠不關心,心中卻是突然一咯噔——不會吧,不會是那個家伙吧?

  他似乎隨口提過這事,而且,以那個王八蛋作死的能力,還真可能…

  ‘白胡子還有盟友啊?’

  處刑臺下的赤犬,黃猿等人都愣了一下,面面相覷。

  連“火拳”艾斯都懵了。

  他在白胡子海賊團混了幾年了,可從未聽過老爹還有盟友,就是紅發海賊團和他們的關系還湊合,但也遠遠談不上盟友。

  其實,這就是炮王的條件之一,要紐蓋特公開承認和獅心海賊團結盟,至于意義…

  盟友這個詞,從白胡子口中說出,實在太出乎意料了。

  海軍士兵們和各地觀看直播的人都因為白胡子的這句話,心中泛起了巨大的波瀾。

  誰,有資格和世界最強男人結盟?

  “白胡子,你的盟友是誰?!”

  戰國臉色鐵青,眼皮不停的挑…問出了全世界人民都關心的話題。

  “你猜啊?”

  看到對面的老朋友一臉便秘之色,白胡子心中暗爽,笑容中帶著一絲嘲諷。

  他真有點慌了,這次處刑不容有失。

  他是海軍元帥,得為事件負責,10萬海軍將校的生命,正義的名義,未來世界的走向…全壓在他的肩膀上。

  “白胡子,你竟然…”

  戰國心態失衡,險些破口大罵,他很想罵對方不講武德,說好的單挑,竟然找…咳咳。

  好吧,海軍也叫了七武海。

  但這種事,海軍能做,你們海賊怎么也可以這樣?

  “不猜也沒關系。”

  白胡子手持大薙刀,欣賞了一下對面佛之戰國吃癟的樣子,隨后,他對著海面喊道,“差不多了吧?別告訴我你還沒到。”

  轟隆!

  海面另一側,空間漩渦浮現,一道光芒璀璨的雷霆之光柱閃爍著,剎那飛到了莫比迪克號上。

  下一秒,電光迅速凝聚成人形,雷恩背負雙手站在了白胡子身側,黑色風衣在清風中搖曳。

  他看著對面一臉震驚的海軍們,笑容滿面:

  “哈哈哈哈…紐蓋特,這種事我怎么可能遲到呢?”

  “那是…嗜血大劍豪?!”

  “是劍豪雷恩!!天啊,竟然是他…他怎么和白胡子結盟了?”

  現在不知道炮王是誰的人不多了,他這張臉如今的辨識度很高,幾乎一出場就有人認出了他。

  士兵們神色震怖,大佬們也反應不一。

  赤犬和青雉眉頭一皺,臉色不太好看。

  “什么?”

  黃猿更是驚的差點從椅子上站起來。

  尼瑪,怎么走到哪,都可以看到炮王那張陰魂不散的臭臉,他就不能消停幾天嗎?

  這出勤率也太高了吧…

  和黃猿一樣不爽的,還有袛園,美女大劍豪同樣鳳目含煞,恨不得砍他一劍。

  佛之戰國臉色大變:“劍豪雷恩,你…”

  “早上好,戰國元帥,吃了嗎?”雷恩揮揮手,笑容和善,一副走街串巷的模樣。

  我們很熟嗎?

  雷恩又看向黃猴子,笑容熱情:“黃猿大將,傷養好了嗎?一大把年紀了別逞強啊。”

  黃猿:“…”

  他突然覺得,有點牙疼…

  雷恩又瞄了一眼美女大劍豪:“呦,原來是親愛的桃兔中將啊,聽說你這幾天都躺在醫院里打吊瓶,我很擔心。

  都怪雷利老頭下手不知輕重,差點把你給打死了。”

  袛園:“…”

  ,老娘…

  雷恩收回眺望的目光,看著月牙灣前方最近的王下七武海們,對上了明哥的墨鏡:

  “呦,這不是天夜叉嗎,幾天不見,怎么這么拉了?”

  明哥:“…”

  忍住伸手捂臉的沖動。

  忽然,雷恩感受到了一股鋒芒懾人的視線。

  “原來是世界第一大劍豪,鷹眼,久仰久仰。”

  對上鷹眼米霍克蒼鷹般的雙眸,雷恩咧嘴一笑,隨后語氣一變,“當然,既然我出道了,你就是世界第二了。”

  鷹眼:“…”

  “這不是海賊女帝嗎?今日一見,果然艷冠天下,今晚來我房間,我…”

  雷恩盯著漢庫克的那雙大白腿,還在嘴炮。

  旁邊的船上不死鳥馬爾高見狀,趕緊飛了過來。

  他急忙拉了他一把,打斷他的話,壓低聲音道:

  “伙計,差不多得了。”

  小馬哥很心累,這盟友一上來,就幾乎拉滿了全場的仇恨,而且,嘲諷海軍就算了,挑釁七武海這群演員干嘛?

  “好吧,那我就不說了,反正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雷恩聳聳肩,又大聲補了一句。

  小馬哥:“…”

  噗,干啥呢,你這是要干啥呢。

  白胡子:“…”

  明哥:“…”

  黃猿:“…”

  袛園:“…”

  海軍士兵們:“…”

  海賊小兵們:“…”

  處刑臺下,阿爾托莉雅臉皮一抽,很心累。

  這傻弟弟,沒救了。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