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六十三章出發,決戰前的驚變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雖然這么說可能有點滑稽,但王哈桑這個“區區殺手頭子”之前被很多人看不起。

  原本迦勒底請出他,也是為了讓他對付受到獅子王的祝福后堪稱無敵的三倍高文。

  當時眾人將信將疑,多少有點死馬當活馬醫的意思。

  但是這一次質疑就更明顯了,因為聯軍一方現在能揍三倍高文的人并不少。

  不算惡龍法夫納,雷恩,四呆,斯卡哈,齊格魯德這些人不說吊打高文,但應付一下或拖住他完全不成問題。

  如此一來,在眾人眼中,有點吹幾把嫌疑的初代山之翁就顯得無足輕重了。

  給百貌、咒腕等哈桑一點面子,大家就不說初代山之翁可能還打不過我這種話了。

  并且圓桌哨所內一戰后,靜謐、俵藤太被雷恩等人成功救出,圣都一方卻損失了迪盧木多和庫丘林兩員大將。

  此消彼長,聯軍一方已經占據上風。

  所以很多人,甚至包括達·芬奇,俵藤太在內,都覺得沒必要專門去請什么初代山之翁。

  但雷恩不這樣想!

  獅子搏兔亦盡全力,圣都一方遠遠沒到落入下風的時候,而且,還有起碼十幾位魔神柱追在他屁股后面跟進了特異點。

  被四呆消滅的,只是雷夫教授率領的兩組魔神柱。

  還有一組或兩組魔神柱,是由魔神柱艾尼率領,目前已經和摩根再次勾結起來了。

  算上魔神柱,聯軍一方也就比圣都卡美洛略強一些而已,談不上什么大優勢。

  圣都卡美洛的防御堪比大神殿,作為攻城的一方,聯軍本就吃虧,不請王哈桑老爺子出手相助,怎么才能占據上風?

  雷某人可不會舍己為人。

  他只是來這幫忙助拳的,可不打算為了拯救人理燃燒靈基或者自爆來和敵人拼命。

  因此在“靜謐”哈桑的帶領下,雷恩熱情的招呼眾人,客客氣氣地去請初代山之翁。

  分攤壓力和風險還是有必要的,況且以“無雙大劍”王大爺的實力,只要出現在外場,聯軍一方的勝率就會顯著提升。

  而因為兵主對初代山之翁的恭敬態度,其他人收起輕視后也很快發現了什么。

  “亞茲拉爾,那不是傳說中的死亡天使嗎?”

  齊格魯德分析著情報,臉上露出異色。

  阿薩辛教團的創始人──初代山中老人隱居在亞茲拉爾神廟,是巧合還是有聯系?

  假如是真有關系,那就恐怖了…

  “不太可能吧,死告天使…怎么會成為Servant呢?”

  俵藤太撓撓頭,有點不敢相信。

  按理來說,這種級別的存在,一般靈基是無法容納它的存在,因此不可能現世。

  三藏小姐很興奮,直接問靜謐:“你是領袖之一,知道阿薩辛教派創始人的來歷嗎?”

  “不知道,我只知道教團的歷史,至于初代大人的來歷,即使是歷代山之翁也不清楚。”

  靜謐哈桑立刻搖了搖頭。

  她只知道初代山之翁創立教團,留下了一些戒律和理念,和一個“哈桑·薩巴赫”的名號被后人繼承,其余就一無所知。

  別說她,就是雷恩也不知道王哈桑的具體來歷。

  因為,初代山之翁也許只是王哈桑的一個馬甲。

  至少王哈還用過朱蘇德拉這個名號。

  而朱蘇德拉是美索不達米亞神話中大洪水中幸存的人類,獲得了永生不死的能力,且生活在冥界里,史詩中金閃閃為了尋找永生的秘訣就是前往冥界時向朱蘇德拉請教的。

  朱蘇德拉這個人物的年代,顯然要遠遠早于阿薩辛教團的哈桑·哈桑·薩巴赫。

  大約在11世紀左右,由清真教什葉派之分派伊斯瑪儀派的再分派,名為尼查里派的分支里,一群以急進過激而聞名的人們組成了一個教團。

  這個教團以信仰為名,一直都在跟大塞爾柱帝國作對,并屢次對他們發動了戰爭和暗殺,以極為激進的方式宣傳自身的理念,并發展著自身的信仰,因而被后世稱為暗殺教團──阿薩辛派!

  Assassin這個詞匯的語源,正是來自于這個暗殺教團。

  因此,若是在一般的圣杯戰爭中進行召喚,不使用特殊的觸媒或方式的話,那被召喚出來的Assassin便必定會是擁有著山中老人名號的歷代哈桑之一。

  但初代山之翁依然來歷成迷,他身上糅合了好幾個不同時代的神話,背景非常之復雜。

  雷恩摟著BBA,吻了吻她的臉頰:

  “你曾經見過他一次,能看出那位的來歷嗎?”

  影之國女王已經活了上千年,對歷史上大多數事的來龍去脈和英靈的出身來歷都一清二楚。

  “不知道。”

  斯卡哈微微搖頭,眉頭微皺,“我只是身受無數詛咒,才不死,依然可以被殺掉。

  但他不一樣,他已經完全和死同化了。

  介于生死之間,非生非死,甚至沒有生或死的概念,自然也不存在所謂的年齡,

  正因為如此,他可能是十一世紀的人,也可能──”

  也可能是不知道多古老的存在,年代比最古之王吉爾伽美什還久遠也不是沒有可能。

  誰能查出王哈桑的戶口所在地,那就見了鬼了。

  “也許上帝他老人家知道。”

  擁抱著女王,雷恩開了個玩笑,果斷放棄了探究。

  這位爺身上的謎團太多了,他自己不說誰能知道?

  “出發!”雷恩一聲令下。

  他有點期待,百聞不如一見,這次正好去會會王哈桑,也許破妄之眼能看出點什么。

  夜色蒼茫,一輪彎月高懸天際,群星閃耀構成了一條璀璨銀河,十分美麗。

  雷恩一行人徒步離開了東之村,不久之后,就進入了一條崎嶇不平的山道中。

  山路十分險峻,鋪滿了碎石,寬度最多只能容納兩人通過,靠近山體旁的那些雜草近乎枯萎了,另一邊則是陡峭的懸崖。

  嗚嗚~

  寒風在耳畔咆哮著,如怨如訴,仿佛冤魂的哭泣聲。

  夜晚的山路也很危險的,不時就有幾頭野狼或者饑餓無比的奇美拉、雙足飛龍之類的魔獸來襲。

  當然,它們基本造不成困擾。

  走在最前方的靜謐哈桑很警惕,她一人就足以解決多數麻煩。

  刺客少女的紫色頭發隨風舞動,手持寒氣森森的雙刃,嬌小的身軀緊繃著仿佛雌豹子一般。

  不遠處的草叢似乎有點異動,她果斷手臂一擲,一把匕首如閃光般破空而去!

  利刃入肉,脖頸處血花綻放,一頭野狼似的魔獸嗚咽一聲,在草叢后栽倒在地!

  它的身體還本能地抽搐了幾下,從脖頸處噴涌的血液逐漸呈現出一種中毒后詭異的紫黑色,而且尸體很快就在腐爛。

  全身上下都是毒。

  就連摸過匕首都自動帶上了毒,這就是靜謐。

  也正因為如此,少女一馬當先,像俵藤太、三藏等人未免中毒,都只能保持一段距離,小心的跟在她身后。

  當然,雷恩是例外。

  他就大大咧咧的緊跟在她身后,拉著斯卡哈的小手。

  BBA也不怕毒,用“魔境的智慧”獲取A級固有技能的“健碩”或某種毒抗技能就行了。

  她就是這個能力太無賴,才能一段靈基就穩居Top級從者。

  “真是一刻不讓人停歇,就這么想吃唐僧肉嗎?”

  雷恩望著懸崖邊,手指抬起,一串能量態粒子在不斷凝聚閃耀著,而那邊的空中,有幾團長著雙翅的黑影逐漸放大。

  閃光驅散夜色,一道金色鐳準地轟爆了雙足飛龍的頭顱,鮮血、腦漿遍灑長空!

  之后他如法炮制,將幾頭飛龍一一射殺。

  短短兩個小時,這已經是第七波主動來襲的雙足飛龍了,如此頻繁顯然十分反常。

  畢竟他們只是路過而已,又不是要去闖魔獸的老巢。

  “哈哈,抱歉,都是我的錯,它們都是被我引來的。”

  隊伍中央的三藏小姐汕笑一聲,有點心虛。

  魔獸們紅了眼,不斷襲擊隊伍,都是她的鍋。

  誘妖紅顏:不斷招來魑魅魍魎或魔性的與生俱來的美麗,本技能等級越高,越容易被一些魔性的存在抓走。

  再加上擁有神性技能的話,更加容易被盯上。

  “誘妖紅顏”就是唐僧肉在月世界的表現形式。

  就因為這個,路上一批批魔獸就跟全部打了雞血一樣,根本不考慮獵物有多危險,嗷嗷待哺似的紅著眼跑過來送死。

  殺都殺不絕。

  被魔獸們騷擾的有點不耐煩,雷恩終于理解了猴哥當年的感受,他發誓以后不會去當什么月世界版本的“斗戰勝佛”。

  “靜謐,大概要多久才能抵達亞茲拉爾神廟?”

  “雷恩大人,以我們的前進速度,大概明天傍晚就能抵達了。”靜謐哈桑回頭一瞥,大致估算了一下路途回答道。

  雷恩聞言松了口氣:

  “明天傍晚就能到?很好,我還以為要走好幾天呢。”

  跋山涉水可不輕松,從者還好,只要魔力充沛就不會疲憊,但藤丸立香是一個人類御主,風餐露宿的自然非常辛苦。

  這次還好一點,上次他帶著那些難民可是花了近三天時間,才勉強趕到了東之村。

  “小男人,耐心點,這一次我們又不趕著去救人。”斯卡哈摟著他的胳膊,柔聲道。

  “嗯,就當約會了。”

  女朋友的柔情關懷讓雷恩一笑,他在她耳畔輕聲細語,“我只是想早點辦完瑣事,然后好好陪你幾天,順便──”

  他握住她的柔荑,手指在她掌心滑動寫下了兩個字母──MakeLove。

  斯卡哈雪白的臉蛋微微一紅,低頭不語。

  本來有點緊張想拖延一段時間,可他恐怕按耐不住了。

  這嬌羞的模樣幾乎就是默認了,讓雷恩心中大喜。

  有段時間沒碰女人了,以前還好,自從嘗過了凱莎的滋味…

  好在,西方的女人比較放的開,他和BBA已經確定男女關系了,至少她愿意陪他上床。

  幻想著不久后的男女同居生活,雷恩開始蠢蠢欲動。

  這次去神廟請王哈桑出手,那么為最終決戰該做的準備就都做了,中間還有幾天,就是兩人最后培養感情的時間了。

  想必,獅子王和摩根她們也快準備好了吧?

  圣都卡美洛。

  這座城市愈發神圣了。

  潔白的城墻,高聳的方尖塔,一磚一瓦都散發著著琉璃似的光輝,根本不似凡間之物,簡直像是從天國墜落的建筑。

  它矗立在原先的圣地耶路撒冷上,就像神話中的巴別塔。

  圣都中央,觀星樓的頂端。

  摩根懸浮在空中,衣訣飄飄,三千白雪長發飄揚著,黑色鑲邊緊身服飾勾勒出她魔鬼般的身材曲線,散發著無限的妖嬈魅惑,又顯得十分圣潔出塵。

  她舉著法杖,念誦著冗長的咒語。

  般的聲音宛如無形的琴弦,撬動著虛空,讓龐大魔力如同漲潮一般起起伏伏!

  “她到底要做什么?”

  城門上的小莫回望著圣都中央,眉頭緊皺。

  “不清楚,已經八小時過去了。”

  高文一只手握著太陽圣劍的劍柄,臉色十分凝重。

  雖然從來就不喜歡這個女人,但摩根的魔術水平毋庸置疑,冠絕整個不列顛時代。

  就是放眼人類史,都找不到幾個對手。

  除了“魔術王”所羅門,沒人敢說自己的魔術水平比摩根高,就是梅林也不行。

  三節工程以下幾乎瞬發,就是一般的儀式咒法之類的大魔術,對于她而言最多也就幾秒鐘。

  如此漫長的準備時間,自然是驚天動地的手筆。

  “真是悲傷啊,如今居然要靠這個毀滅不列顛的魔女來延續圣都的統治,何等諷刺。”

  崔斯坦的臉上掛著詭異的微笑,讓人不寒而栗。

  除了他們三個,鐵之阿格規文,湖上騎士蘭斯洛特,以及齊格飛也在城門上。

  這代表著圣都已經收縮了戰力,就是小莫和蘭斯洛特的游擊部隊,此刻也全部聚集到了城內。

  “是我等無能,未能擊殺掉雷恩,還放走了俘虜。”

  蘭斯洛特沉聲道,眼神十分深邃。

  他這話讓眾人沉默了,連小莫都未多說什么。

  哨所一戰失敗,折損了庫丘林和迪盧木多后卻一無所獲,讓圣都一方漸漸處于劣勢。

  這個時候獅子王果斷下令收攏兵力。

  不僅“圣拔”儀式罕見地停了,連城門都暫時封鎖了,不讓任何人出去,之后摩根開始施法,調集了整個圣都儲存的魔力。

  “去吧,十二圣柱!”

  最后一句咒語念誦完,摩根一笑,手中的法杖釋放出十二道圓環,一一落于城墻各處,

  隨后,那些節點亮起了一道道光柱。

  轟隆!!

  魔力沸騰擠壓著虛空發出轟鳴,十二根表雕刻著復雜花紋的水晶柱在節點上拔地而起!

  就像一根根支撐天地的脊梁,一剎那空間都仿佛凝固了,眾一人驚,隨后水晶柱其內部光芒大盛,無數能量態金色粒子升起,金色光芒直沖云霄!

  整個圣都都開始顫動起來,變形,一座籠罩著無盡風暴和光輝的塔虛影浮現。

  摩根身旁,一直閉目的獅子王驀然睜開了眼睛。

  那是一對就像天神般的金瞳,接觸到她的目光,高文,小莫,齊格飛等人都心神一顫,覺得自己就像一只螻蟻…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