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六十一章感人至深,實在是感人至深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照相機快門的聲音突兀地響起,也驚動了正在忘情擁吻的雷恩和斯卡哈。

  兩人的感知何等敏銳,立刻發現有一幫吃瓜群眾藏在麥田邊的土坡后暗中觀察。

  真是閑得蛋疼,一群人跑來偷窺情侶接吻。

  “嗚嗚~”

  外界的動靜讓斯卡哈眼簾睜開,意識到自己在被偷窺,那張白皙的俏臉愈發紅暈。

  女王的素手拍打著雷恩的肩膀,嬌軀下意識扭動著,一雙長腿繃直,試圖掙脫這個讓她幾乎喘不過氣來的熱吻。

  雷恩卻絲毫不想停止。

  一只手緊摟住女人的魔鬼纖腰,另一只咸豬手肆意游走、愛撫,很快她就再次眼神迷離起來,任由他胡作非為。

  “喂,你怎么還拍上照了…”

  “噓,要暴露了。”

  “快收起相機。”

  達芬奇這種不按套路出牌,掏出相機來拍照的狗仔行為讓眾人一驚,急忙勸阻。

  “慌什么,人家根本沒空理我們。”

  達芬奇眉毛微微一挑,選好角度又來了幾張照片。

  她的攝影技術不賴,麥浪翻滾,天邊滾滾的火紅云霞為背景,一對小情侶在黃昏朦朧的輝光中相擁熱吻…畫面如詩如畫,時光仿佛定格在了這一刻。

  看著那對田野中旁若無人的情侶,俵藤太撓了撓頭:

  “看來他們真的很投入,不過,你非得拍照干嘛?”

  他們已經知道了,這玩意叫相機,可以記錄畫面。

  達芬奇嘴角翹起,露出奸詐之色:

  “送花告白,正式確定男女關系,一吻定情…這一刻很有紀念意義不是嗎?相信他們不介意花點錢從我這買上一份照片。

  眾人:“…”

  這女人,無不無聊啊。

  弓兵俵藤太率先翻了個白眼:“拙者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你這也太勢利了。”

  “就是就是,多么浪漫的氛圍,就這樣被你一掃而空了。”三藏小姐不滿地嘟囔道。

  大英雄阿拉什撓了撓頭:“那個,這種照片很值錢嗎?”

  達芬奇頓時眉開眼笑:

  “根本不值錢,但物以稀為貴,決定價格的可不是紀念品本身的價值,而是客戶的需求!

  我可以趁機痛宰他們…咳咳,以一個友情價把照片賣給他們。”

  沒準可以從兵主那換來一件寶具,嘿嘿。

  眾人:“…”

  不愧是大奸商。

  這種時候竟然還不忘做生意,而且還專門殺熟…

  做人不能太達芬奇,眾人得出了這個結論。

  雷恩還不知道奸商又想來宰他,他正美滋滋地享受著懷中魔境女王的風情。

  他身邊女人不少,實力愈發強大、封爵之后甚至有各路美人來倒貼,但實際上──除了凱莎,他沒吻過其他女人。

  這是他第一次和其他女人親熱,還是很有新鮮感的。

  還是紅A老兄說的好──家花不如野花香。

  他此刻有點春風得意,成功摘下影之國這朵帶刺的鏗鏘玫瑰,讓他男人骨子里對異性的征服欲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女王越是實力強大,身份尊貴,性格高傲氣質冷漠…雷恩征服她時就愈發興奮。

  特別是魔境女王雖然見多識廣,但單身己久,在Kiss的時候,她表現的有點笨拙,完全被他引導著濕吻的節奏。

  他從斯卡哈誘人的紅唇,慢慢吻到了她那天鵝般粉嫩雪白的脖頸,一吻天荒。

  這樣的熱吻讓BBA亦動了情,她眼中帶著迷蒙的霧氣,眼神迷醉,嬌軀一陣發軟。

  未免自己摔倒,她雙臂只能死死摟住他的背。

  假如不是麥田邊有人,說實話,雷恩真想直接把她辦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吻了幾次,當他心滿意足地放過BBA時,她幾乎被吻的失去了理智。

  抱住懷中一直嬌軀輕顫的佳人,雷恩嘴角上揚,似乎在回味:

  “這就是影之國女王,哦,太棒了!”

  這洋洋得意的話自然讓剛恢復一點理智的女王害羞了。

  她將緋紅的臉蛋埋入了他胸膛,雙手抱住他的背,輕輕地喘息著,并沒有回話。

  雷恩卻沒有放過她的意思,他咬住她的耳垂:

  “女人,昨晚不是還一直嘴硬,說自己曾經是老手調戲過眾多英雄嗎?還嘲笑我乳臭未干…結果你連接吻都不會。”

  想起昨晚她寧死不從,不讓摸,不讓吻,不讓睡…他現在就一陣解氣。

  BBA依偎著他懷里,青絲搖曳,隨著熱吻的余韻結束,她臉上的紅暈漸漸褪去。

  她微微抬起眼簾,一對紅色眸子凝視著男人那張近在咫尺的臉龐,眼中有一絲別樣的柔情,嘆息了一聲:

  “小男人,你贏了。”

  沒有頂嘴。

  也沒有故作矜持。

  她承認他已經是她的男人。

  雷恩微微低頭,發現她嘴角含笑,臉上卻難掩疲憊之色。

  這樣她展示出前所未有的柔弱,這一刻她不是什么魔境女王,只是一個孤獨千年、心靈麻木的女人終于找到了歸宿。

  她就這樣靠在他肩膀上,直到一串晶瑩的淚水劃過她臉龐。

  女王的淚水讓雷恩心神一振,心中也泛起了波瀾,

  他也意識到自己必需對她負責了。

  從今以后就不是孤身一人了,斯卡哈此刻的復雜情感難以言喻,也許這是她在少女時代就一直心底渴望,卻不愿承認的情感。

  漫長的時光,無盡的殺戮,永恒的孤寂…

  這些將她鍛煉成了一位弒神者,孤高冷漠的魔境女王。

  不愿承認,問也會口是心非,但這依然沒有抹除女人內心最深處,追求自己的幸福和歸宿的那一絲天性。

  正常情況下,斯卡哈絕對不會顯露出來那一絲天性。

  將最冰冷堅固的外殼披在身上,帶著一種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漠,亦冷了、封閉了自己的心。

  用正常方法去追她,也許可以一親芳澤,但絕對無法讓她乖乖當人妻。

  只有最激烈,熾熱,霸道的方式,徹底擊破她的外殼和心理防線,才能真正享受到這朵冥海中最冷艷的玫瑰。

  所幸他做到了。

  第一天,展示自身的實力智慧,得到了她的高度認可。

  第二天,表露自己的理想抱負,用“大源轉化,影之國環境改造計劃”真正打動了、震撼了她,一舉俘虜其芳心。

  所以,她已經歸屬他了。

  雷恩眼神憐惜,吻了吻她的額頭,伸手輕輕擦掉了她臉上殘留的一絲淚水:

  “這個懷抱怎么樣?”

  “一般般,花心渣男的關懷而已。”

  斯卡哈的柔弱只持續了十秒鐘,她臉上又掛著女王式傲慢的笑容,抬頭輕蔑地看了他一眼。

  “哼,別以為你可以當我丈夫了,交易而已,我寂寞太久有點生理需求,所以陪你玩一玩罷了。”

  呦呦,這就翻臉不認了?

  雷恩捏住她光滑的下巴,唏噓一嘆,語氣中充滿了滄桑:

  “翠花,我本以為我們的交往是建立在感情上的,想不到,原來也只是一盤生意。”

  “哼,年紀輕輕,接吻卻這么熟練,你敢說自己不是風流成性的渣男、沒有別的女人?”

  并不懂翠花這個稱呼是什么意思,斯卡哈get不到梗。

  不過她的語氣依然沖滿了譏諷,她還還記得剛剛他怎么用熟練的吻技挑逗她的。

  他絕對不止一個女人!

  “原來你擔心這個。”

  雷恩一樂,然后輕咳一聲,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懂什么?雖然我懶惰,好色,還不上進,但我知道我是好男人。真正的渣男有好工作,溫柔、體貼、喜歡穿西裝。

  女人膚淺,只看表面,所以,她們只能錯過好男人,被偽君子騙的痛不欲生。

  只有男人才能看出,誰特么才是真正的垃圾渣男!”

  這是一個好男人的肺腑之言,感人至深…啊呸!

  斯卡哈:“…”

  撲哧~

  小土坡后,三藏小姐笑出了聲,捂著肚子:

  “哈哈哈哈…我不行了,抱歉,我真的忍不住了,噗哈啊哈哈哈哈…”

  她這一笑,其他人也憋不住了。

  “雷恩,你特么真是個天才!”

  達芬奇笑罵,幾乎笑彎了腰,當他恬不知恥的說出這段話后,萬能的天才表示都甘拜下風。

  俵藤太摟住大英雄的肩膀,嘴角抽也搐了幾下:

  “確實,拙者很佩服,頭一次聽到有人把壞男人說的這么清晰脫俗,只能贊嘆。”

  弓兵阿拉什笑著點了點了頭,接著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之色:“那個,翠花又是什么意思?”

  這兩個字是用中文發音,眾人基本沒聽懂。

  “翠…哈哈哈哈…翠花是…哈哈哈哈…我不行了!”

  不顧眾人的懵逼之色,三藏小姐卻笑的前仰后合。

  只有她作為天朝英靈能get到這個梗。

  翠花這個俗氣質樸的村姑名字,搭配斯卡哈那高冷的女王魔境形象,反差實在太大了。

  她笑點低,剛才就快憋不住了,能堅持兵主發表那套經典的“渣男宣言”實屬不易。

  “厲害。”

  就連面癱臉的齊格魯德都有點失笑,搖了搖頭。

  不怪眾人無語,得多厚顏無恥,才好意思當著新女友、未來老婆的面說出那番話。

  其實斯卡哈也憋不住了。

  聽到男朋友的這些歪理邪說,特別是他還用一本正經的口吻說出來,她也捂嘴偷笑。

  “你得慶幸,我不是現代的女性,凱爾特的女人可以接受強者擁有更多女人。”

  斯卡哈作為凱爾特的英雄導師,早就見慣了那些風流成性的英雄,她倒是遠比凱莎更容易接受男人的花心。

  當然,有前提。

  靠在男人的肩膀上,她嘟著嘴道:

  “無論如何都不許拋棄我,假如你只是想玩一玩,我發誓會用盡一切手段來報復你。”

  她絕不接受對方玩弄她的感情。

  雷恩目光火熱,咬住她的耳垂,壞笑道:

  “至少幾百年內你都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

  “嗯?”

  “你這么棒的女人,我至少可以玩五百年。”

  斯卡哈沒說話,臉微微一紅,不敢直視他過于火熱的目光。

  她不想這么快就便宜他,當然,他要是實在忍耐不住了,她也做好了和他上床的準備。

  不能指望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多有耐心。

  來日方長,確定男女關系后,兩人也沒親親我我多久。

  雷恩拉著女友的手走到了山坡后,對著眾人狂翻白眼:

  “喂,你們侵犯隱私權了,不打算獻上一些禮物賠償一下嗎?”

  “恭喜恭喜!”

  “恭喜兩位。”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眾人聞言訕笑一聲,祝福了幾句,某個唐朝高僧還十分文藝的念了一句詩經。

  雷恩并不買賬,伸手要禮物:“來,戲也看了,意思意思一下,給大哥大嫂包點禮物。”

  “啊,我去打獵了。”

  “突然想起來,米飯還沒煮好,拙者告辭了。”

  “我練劍去了。”

  阿拉什,俵藤太,齊格魯德等人隨便找了個蹩腳的借口,立刻作鳥獸散。

  禮物,他們一窮二白的從英靈座上下來,哪來的禮物?

  總不能把自己的寶具送了吧,那還不肉包子打狗啊,白白便宜了兵主這個最大的Faker。

  吃瓜群眾一溜煙就跑光了。

  “你們瞧瞧,我拍下了剛剛的畫面,要不要…”

  只剩下達芬奇,奸商沒良心,她拿著那臺照相機,準備用它來敲詐一下這對情侶。

  寶具就像海綿里的水,擠一擠,總是會有的──周·達芬奇·樹人。

  相機?

  BBA露出意動之色,作為女人,她還是很想保留自己和男友初吻時的那些照片。

  雷恩眉頭一挑,伸出手掌:“哦,讓我先看看。”

  “先付錢,照片暫時沖洗不了,所以相機照片一起賣,一件B級寶具,或者三件魔術禮裝。”

  見兩人意動了,達芬奇露出了蒙娜麗莎的假笑。

  真不貴。

  這可是最新款的索尼相機,整個迦勒底只此一臺,是羅曼當初短暫周游世界時用的。

  “一件B級寶具?,那就算了…”

  斯卡哈頓時眉頭一皺,就想拒絕,既然已經做了別人的女人,她就代入了角色。

  雷恩拍了拍她的手,讓她別吭聲,目不斜視:

  “先看貨,誰知道你拍的怎么樣,太丑了不要。”

  “可是…”達芬奇有點遲疑,似乎擔心他賴賬。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呢?我武器庫內上萬寶具,缺你一件B級寶具?當初眉頭都不皺一下我就把圣杯,還有流電護手送你了。”

  雷恩這么一說,才從她手中拿過了相機。

  只是他看也沒看那些相片一眼,手邊一扇空間門浮現,將它直接丟進了無限武裝內。

  無視奸商大碧池眼巴巴的樣子,雷恩拉著斯卡哈的手揚長而去,模樣十分瀟灑。

  “喂,兩位客人,你們還沒結賬呢!”

  達芬奇見狀先是懵逼了一下,在后方急忙喊道。

  雷恩止步,對她攤了攤兩只手掌,用純正的德州腔調說道:“WhattheFuck?thereisnothing,Doyouknow?”

  艸,你見我手上有東西嗎?

  達芬奇這下傻眼了。

  白嫖不給錢,還反懟商家一句,她一臉不可置信,“你,你們怎么可以…”

  “你什么,什么都沒給還問我拿錢?欺負我讀書少是嗎?”

  雷恩嗤笑一聲,拉著BBA就走。

  他什么都沒給,只留下大碧池一個人在風中凌亂。

  他可不會覺得虧欠她了,拿她一臺相機怎么了,別說那個魔術王的圣杯,就是流電護手也遠不止這個價。

  流電護手是真正的寶具原件。

  別說投影的贗品寶具了,就是齊格魯德,三藏,俵藤太他們這些Servant身上的寶具,嚴格來說也不是真正的寶具原件。

  雖然用起來和原件也沒什么不同,但從者一死,他們身上攜帶的寶具就會立刻消失。

  就像哨所一戰時,刷子哥死了,他手中的兩把魔槍也迅速消失,根本無法保留,齊格魯德可撿不到什么戰利品。

  而流電護手,若是不被打壞,可以存在幾千年之久,其價值可想而知!

  達芬奇胃口太大,寶具原件也不是那么容易打造的,特別是創造一件全新的寶具,難度要遠遠高于投影復制。

  投影就是抄別人的作業,有參考,而創造是憑自己本事考。

  否則,雷恩早動手制造鎧甲了,而不是用飛叔的惡龍之血鎧先將就著。

  上次那件B+流電護手,都是集合他和達芬奇兩人之力,才勉強創造出來的,已經是目前的巔峰之作了。

  雷恩現在根本沒有真寶具付賬,那些贗品寶具要是失去他的魔力,短則幾天多則幾年就會消失。

  無限武裝之內,除了魔刀,真貨暫時就只有一把“逆光劍”,來自巴姐。

  逆光劍這種專門用來陰人的利器,怎么可能給達芬奇。

  “啊啊,可惡,再也不和你們做生意了!”

  看了離去的兩人,達芬奇一跺腳,氣的牙癢癢。

  好吧,其實也沒那么氣。

  試一試而已,她也沒指望成功,迦勒底已經占了兵主很多便宜了──這點她心中還是有數的,雖然口頭上絕不會承認。

  口頭上,她依然會堅持不懈的“追債”。

  白嫖這種事貴在堅持,萬一嫖到了呢?

  “貝狄威爾,瑪修他們回來了!”

  雷恩和BBA剛回到東之村內,就聽到了一陣歡呼。

  本想拉著女友回房間溫存一下,這下只好隨著三藏,阿拉什他們一起出去迎接了。

  群山邊緣只剩下一抹血紅殘陽,落日溫情的余暉中,咕噠學妹一行人風塵仆仆歸來。

  “歡迎回來,沒事吧?”

  “沒事,還算順利。”

  眾人見面,自然免不了一番寒暄,場面頗為熱鬧。

  阿爾托莉雅自然也看到了雷恩,她掃了一眼他身邊那位亭亭玉立,氣質冷艷動人的影之國女王,眉毛微微一挑。

  呦,臭弟弟真是能耐了。

  “你好啊,騎士王小姐。”

  雷恩拉著BBA的手,走到她面前,故意生疏地和呆毛王打了個招呼,而后得意洋洋地介紹道。

  “這位是影之國的王后,我最愛的女人。”

  “是嗎?”看著春風得意的他,阿爾托莉雅皮笑肉不笑,“我怎么記得你還有別的女人。”

  要不要這么拆臺。

  “額,好久不見,來個擁抱。”

  見斯卡哈眉頭一皺,有點不快,雷恩為了掩飾尷尬,假裝要和四呆擁抱。

  呆毛王表情有點嫌棄的,推開了想伸手過來擁抱她的雷某人,簡單地和斯卡哈握了一下手。

  “你好,魔境之主。”

  “你好,騎士王。”

  斯卡哈淡淡一笑,似乎覺得自己男友和她關系不一般,隨口問道,“你和雷恩很熟悉嗎?”

  實際上除了小貝,其他人并不怎么清楚兵主和騎士王的關系,BBA暫時也不清楚,畢竟她才剛成為他的女人。

  “還行吧,聽說他這坨狗屎重新加熱,又變得臭不可聞了,我專程過來探望一下。”

  阿爾托莉雅故意捂住鼻子,語氣嫌棄地回應道。

  斯卡哈:“…”

  眾人:“…”

  本來在寒暄眾人一下子安靜了。

  阿拉什,俵藤太,三藏,咕噠,瑪修等人的表情變得非常奇怪,一會兒看著騎士王,一會兒看著兵主和女王。

  特別是小貝一副見鬼的模樣,顯然對王會說這種犀利的言論感到十分震驚。

  他不也想想,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要是四呆遣詞造句還是原本的水平,她早就被牙尖嘴利的雷恩和他的狐朋狗友們給氣死了,哪能心平氣和的活到現在。

  無視周圍有點詭異的氣氛和眾人奇怪的眼神,阿爾托莉雅對BBA微微一笑:

  “魔境女王,有些私事我想立刻和他單獨談一談,暫時借你男朋友用一用,沒問題吧?”

  用一用?

  吃瓜群眾們頓時興奮了起來,這是…要撕逼了?

  莫非兵主真的這么吊,連騎士王也勾搭到手了?

  真是羨慕,呸,唾棄,唾棄這個可恥的花花公子,祝他早日死在修羅場中。

  和男友悄悄地交換了一下眼神,BB非常得體地優雅一笑:

  “既然你和他是熟人,沒問題。”

  她這落落大方的大家閨秀表現,無比賢惠的人妻模樣,反而讓阿爾托莉雅嘆息了一聲。

  她似乎有點來晚了,這女人已經被拿下了。

  呆毛王搖了搖頭:“是個好女人,怎么就瞎了眼被一頭豬拱了。”

  沒完了是吧,豬吃你們家大米…咳咳。

  聽到這話后,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騎士王并不是兵主的女友,這可不是吃醋的樣子。

  她只是覺得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看兵主不爽而已。

  不過一定很熟悉吧,才能這樣直白的懟人。

  總之,這對便宜“姐弟”相見,場面十分感人。

  感人肺腑,雷恩差點沒被四呆一套組合拳懟自閉。

  懶得計較眾人有點古怪的目光,阿爾托莉雅直接揪住雷恩的耳朵,像拖垃圾一樣,拽著他走到了村莊一處偏僻的角落里。

  一段時間不見,就膨脹成這樣了。

  左邊蛇發女妖,右邊魔境女王,不狠狠潑上幾盆冷水警告他一下是不行了。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