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九十七章決斗的尾聲,重逢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陛下這是要搞事情啊。

  大家知道后,不僅不慌,很多人反而一臉期待。

  有什么樣的老大,就有什么樣的小弟,靠毀滅馬林梵多,踩著海軍的威名出道的獅心海賊團,成員有多膽大包天可以預想。

  一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家伙,更是磨肩擦掌,恨不得大干一場。

  “老大,你這是要和海軍,世界政府干一架嗎?”

  聞西一臉崇拜的看著王座上的男人,有些激動,“最近王國這邊一直風平浪靜,我的大刀早已經饑渴難耐了…踏平圣地瑪麗喬亞,殺光天龍人,我愿當先鋒!”

  他,世界著名的“大海賊”聞西,已經好久沒出手了,是時候做一票顯示存在感了。

  不能太驕傲,先定個小目標,殺幾個天龍人祭旗。

  幾個菜,喝成這樣。

  但凡有一粒花生米…

  卡莉法雙手抱胸,瞥了一眼興奮得像打了雞血的聞西,一臉不屑的道:“你可拉倒吧,除了在女人肚皮上時,我沒看出你有多勇猛。

  而且,就你這點三腳貓的功夫,還帶頭沖鋒進攻圣地,怕是一個照面就被人秒了。”

  聞西:“…”

  ,哼,這女人,哪壺不開提哪壺。

  頭發長見識短,他大海賊聞西,可是有海軍中將水平的恐怖實力,怎么就成三腳貓了?

  人家海軍英雄卡普才中將水平呢…四舍五入一下,聞西=卡普。

  “這樣挑釁政府和海軍會不會有些不妥?眼下王國應該繼續默默發展,積蓄力量才對。”

  Mr.3推了一下眼鏡,冷靜的分析道。

  “怕什么?”

  聞西摟住3哥的肩膀,道,“別慫,見面就是干!”

  3哥并不盲目樂觀,道:“這不是慫,王國的底蘊還是薄弱了點,眼下不是和政府撕破臉皮的時候。”

  成立海軍機構還沒什么,很多國家其實也有區域性質的海軍部隊。

  可懸賞政府旗下的新任海軍元帥,就是紅果果的挑釁了,搞不好就會成為一場大戰的導火索。

  3哥的話,得到了很多人的贊同,認為猥瑣發育更重要。

  可也有人反駁:“底蘊薄那又如何?誰勝誰負終究要做過一場才知道,我們能打沉海軍本部一次,就能打沉第二次!”

  “此言差矣,那個時候還有白胡子海賊團和紅發海賊團介入,海軍才會低頭退讓。”

  “現在王國就可抵三四個皇團!”

  面對雷恩那一套強勢的行動,大臣們不可避免的吵了起來,各執己見。

  有人堅定的支持國王,認為是時候對世界政府和海軍亮劍、發聲了,要努力爭奪海上的話語權。

  有人則認為應該繼續低調,猥瑣發育,就算要行動也要一步一步來,例如先消滅其余五皇,統一新世界,再進軍前半段…

  有人認為可以先取羅杰口中的大秘寶,獲知世界政府拼命隱藏的秘密,再行動。

  還有人覺得可以聯合革命軍一起行動,或者尋找三大古代兵器…

  雷恩高坐王座,聽著大殿內眾人的爭吵,沒有制止,眸光閃爍。

  獅心王國發展到這一步,可稱帝國,國力空前膨脹,特別是軍事實力,足以讓這個世界的任何勢力包括政府都感到膽寒。

  雷恩的身份已經不僅僅局限于一個五皇大海賊那么簡單了,這樣一個國度也不是海軍本部和CP機構用正常手段能剿滅的。

  這是五老星會邀請他參加世界會議的根本原因。

  因為政府已經無法繞過獅心王國統治這個世界了。

  獅心王國繁榮富強,烈火烹油,同時也發展到了一個深水區。

  現在,任何一個重大決策失誤,都可能導致王國的大好局面崩盤,乃至滑落無底深淵。

  擺在王國前面的,有好幾條發展路線。

  沒人可以確定哪條更合適,故而,大家這次才會爭吵的如此激烈,因為只要腦子不笨就知道——獅心王國要開始轉型,改變了。

  四皇、五皇,這種舊的概念和模式已經容納不了這個新生的巨無霸勢力了。

  “吵什么啊?”

  娜娜穿著哥特蘿莉裙,一雙白嫩的小手輕放在小肚子上,嬌小的身體坐靠在白銀王座的一側,眼簾低垂,昏昏欲睡。

  對于政事,小母龍興趣不大,每次來這都是聽到一半就打瞌睡。

  聽到下方眾人激烈的爭吵和議論,她睜開了朦朧的睡眼,揉了揉眼皮。

  似乎有些起床氣,她嘟著小嘴,板起粉雕玉琢的臉蛋,小手抓住王座靠背和雷恩的一截衣袖,爬到了他的肩膀上坐下。

  “安靜!”

  她搖晃著雙腿,喊了一聲,蘊含龍威和霸氣的聲波瞬間橫掃全場,眾人都身體一震。

  實力弱點的,甚至驚出了一身冷汗。

  看著直接坐在國王肩膀上的哥特蘿莉,眾人安靜下來,沒人敢有意見,更沒人說她放肆。

  雷恩伸手捏了捏娜娜的粉嫩小臉,笑著道:

  “娜娜怎么看?”

  “討厭,別亂捏。”

  娜娜小手抓住他的手腕,拿開,鼓著腮幫道,“有什么好討論的?想繼續猥瑣發育是不可能的,我們這邊的實力都膨脹成這樣了,要是接下來政府和海軍還沒點行動,那只能說五角星的腦袋都進水了。

  沒有十年腦血栓,就不會傻看著敵人繼續安穩的做大做強。”

  話糙理不糙。

  雷恩捏了捏她的小臉,道:“是五老星,不是五角星。”

  娜娜抓住他的手腕,挪開,不屑的道:“就是五角星,誰關心五個快死的糟老頭子叫什么,我還叫龍傲天呢,我驕傲了嗎?”

  雷恩:“…”

  她待在“無限武裝”領域空間內時,翻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書?

  娜姐霸氣。

  雷恩被逗樂了,道:“那龍傲天女士,你覺得接下來怎么辦?”

  娜娜一揮手,道:

  “殺上圣地,一個字,燒!海軍,CP機構特務,天龍人,五角星,統統一把火燒了!

  到時候,你們隨意,把赤犬留著我就行,吞了他,我感覺我會變得更強。”

  說著,她咽了口唾沫,似乎覺得薩卡斯基先生肉的味道應該不錯。

  雷恩:“…”

  他一定是腦抽了,竟然問娜娜的意見,小母龍除了燒和吃,就不會別的。

  還是娜姐兇殘。

  別看他們一個個號稱多兇殘,狠辣,跟娜姐一比都是渣渣。

  人家可是要吃海軍大將的肉。

  “娜娜乖,赤犬的肉不香。”

  雷恩摸了摸她的小腦袋,試圖糾正她那歪的不行的三觀。

  她會這么想,還是因為他幾天前,把龐克哈薩德島上的戰斗場景給她看了。

  其實這純屬誤解,赤犬可以制造大片的巖漿火海,不意味她就可以靠吃掉他積蓄力量。

  那說到底是自然系·巖漿果實的力量,赤犬死的那一刻就會轉移走。

  “可娜娜餓嘛。”

  娜娜捂著柔軟的小肚子,一臉委屈。

  她要進化了,進一步解放身為“災厄之龍”的力量,因此需要更多的資源和能量。

  因為跟著主人,她擁有比月世界那些同族更好的條件,就是進化,蛻變,升華為龍族的龍神都有可能。

  看到赤犬青雉激戰釋放的磅礴能量甚至能改變島嶼的天候,赤犬在她眼中就成了一塊“香餑餑”。

  已經達到22級的她有把握壓制住赤犬,特別是眼下就有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她潛入龐克哈薩德島,趁青雉赤犬分出勝負的那一刻,動手…

  可是娜娜忽視了,赤犬力量的來源,其實是惡魔果實,而不是他自身。

  吞噬赤犬進化自然是一種妄想,就是能搞到巖漿果實,雷恩也不會讓娜娜吃。

  惡魔果實中存在“雜質”,且激發的力量有上限,不利于全面發展。

  雷恩都沒吃震震果實,而是通過研究復刻了一顆概念結晶。

  概念結晶其實根本就不能服用,參考他突破時慘烈的景象就知道了,那就是吃炸彈玩命。

  “別急,我會想辦法的。”

  雷恩趕緊安撫了娜娜幾句,讓她打消那個不靠譜的辦法。

  她進化的資源可以在主世界弄,畢竟法羅蘭就有紅龍的傳說。

  娜娜點點頭,在他耳畔輕聲道:“你不打算干擾對決了嗎?”

  “不了,時機不對。”雷恩搖了搖頭。

  本來他想去龐克哈薩德那邊搞事情,順帶和老姐打一場,檢驗實力。

  可后來發現,他這樣做,大概率會破壞姐姐的任務。

  阿爾托莉雅剩下的任務,是要走程序成為大將乃至海軍英雄。

  只有赤犬和青雉那邊不受干擾,快點分出勝負,帥位才會確定下來,帥位一定,新任大將就可以開始選拔了…

  假如雷恩跑去龐克哈薩德,青雉和赤犬有九成九的概率會中斷這次對決,另選時間和地點再來一次。

  這幾乎是必然的后果,就算白龍完全可以攔住嗜血大劍豪,青雉和赤犬也不會繼續旁若無人的生死決斗,那太蠢了。

  對決中斷,意味著帥位繼續空懸,新任大將的選拔自然要跟著推遲…

  這就是雷恩回來后,安心待在家里享受漂亮王妃的服侍,沒有去搞事情的原因。

  他成了劍圣,肯定是要去海軍和政府那里一趟,展露些鋒芒的。

  古文: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

  翻譯一下:人不裝逼,和咸魚有什么區別?

  不過龐克哈薩德島不是一個好選擇。

  不干擾青雉赤犬,早點確定帥位歸屬,當然不符合獅心王國的利益,但對姐姐來說卻是好事…

  在雷恩的心中,便宜姐姐的事,遠比他裝逼乃至獅心王國更重要。

  他還是打算去龐克哈薩德一趟,見證那場勝負,只不過是偷偷的去,不打算弄出動靜。

  新世界,龐克哈薩德。

  寒冰與巖漿完全占據島嶼的兩邊,再也沒有留白區域,冰火兩重天,這座島徹底成了生命的禁區。

  不知不覺,戰斗已經進行9天了。

  島上傳出的動靜小了很多,顯然,哪怕青雉和赤犬這樣體力充沛的怪物也漸漸到了極限。

  島嶼外,停泊著三艘軍艦,其中包括白龍號。

  鶴中將,斯摩格、綠牛、日奈、鬼蜘蛛和道伯曼等人在幾艘軍艦的甲板或瞭望臺上注視著島上的戰場。

  其實這個時候因為島上煙塵霧氣滾滾,早已什么都看不清了。

  可他們依然翹首以盼。

  “要結束了吧?”

  “是啊,九天了,真是不可思議的體能。”

  “現在已經聽不到巨大的動靜了,估計要分出勝負了。”

  眾人輕聲議論著,默契的沒說誰會贏,只是說會有結果。

  大將內戰,巔峰決斗到了尾聲,連卡普都特地趕了過來,遙望著那座冰火島。

  只有阿爾托莉雅不在,她觀看了兩天,就不再關注戰場了。

  說到底,青雉和赤犬的實力如此,誰勝誰負,對她而言并不重要,只要有個結果就行。

  此時是下午六點,太陽已經落山,夕陽的余暉殘留在海面上,泛起一層赤霞似的波光。

  船艙二樓。

  臥室內,阿爾托莉雅沐浴完畢,換了清涼的休閑裝,坐在柜臺前,翻閱著一本書。

  主世界的書籍,成為五階圣者后的必修。

  她正準備翻開書,房間內一角,虛空突然泛起漣漪,一團星辰光點閃爍聚合成雷恩的樣子。

  “你過來干嘛?”阿爾托莉雅眉毛一挑,有些意外。

  “來這看看。”

  雷恩微微一笑,走到她身后,移動了一下臺上的鏡子。

  他打開抽屜,拿出化妝品盒,替姐姐梳妝,抹護膚粉打底,畫眉,涂上唇膏,動作熟練,最后拿起梳子替她整理秀發。

  看的出來,他以前沒少替她化妝。

  兩人一時都沒有說話,可這場景,莫名的有些溫馨。

  阿爾托莉雅眼底閃過溫柔,溺愛,臉上卻是面無表情,顯得高冷,嘟囔道:

  “你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你了?”

  哼,突破時也不告訴她一聲,現在才來。

  “我錯了行不行?”雷恩對著鏡子,慢慢梳理著她清香飄散的柔順秀發,并拿起發夾。

  他的道歉毫無誠意,反而有點無賴。

  “不行。”

  阿爾托莉雅板著臉,瞪了他一眼道,“這次一定要教訓你,鬼鬼祟祟的過來,是不敢動手嗎?”

  每次遇到危險的事都不告訴她。

  就像這次,一意孤行,什么通知都沒有,差點把她氣哭了。

  “哼。”

  雷恩輕哼一聲,道,“敗多勝少的是你,本劍圣可不會怕手下敗將,決斗的地點就放在紅土大陸吧。”

  “那你可以滾了。”

  梳妝完畢,阿爾托莉雅起身,下了逐客令。

  “就不走。”

  雷恩無視她冷冷的眼神,往后一倒,躺在她的床上,道,“你去觀戰吧,別讓青雉缺胳膊少腿了。”

  阿爾托莉雅:“…”

  她目光凌厲的瞪著他。

  雷恩卻毫無反應,死豬不怕開水燙,拉上毯子一蓋,腦袋枕著枕頭,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

  阿爾托莉雅一臉無奈,最后嘆了口氣,走出去關上了門,并鎖上。

  下定決心這次不會輕易原諒他,可…

  …他要耍無賴,她也沒什么辦法。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