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七十三章監視,大和出海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一周后,新世界,和之國附近海域。

  曦光讓碧色海面泛起些許金鱗,一座植被荒蕪的無人小島邊,停泊著一艘大型軍艦。

  阿爾托莉雅穿著一襲青白長裙,坐在岸邊的一塊巖石上,手持魚竿,正在釣魚。

  彎曲的銀色魚鉤仿佛月牙一般,鉤尖閃爍寒芒,只是上面并沒有魚餌。

  “你這樣怎么可能會有魚上鉤?”

  穿著玫紅色女士西裝,身材高挑的美女少將日奈站在一旁,雙手叉腰,嘀咕道。

  凱特已經這樣垂釣好幾天了,雖然監視敵人的任務比較無聊,但不放餌釣魚不是純屬浪費時間嗎?

  “這誰知道呢?也許就有魚兒好這口。”

  阿爾托莉雅望著海波蕩漾的海面,一臉淡定,水汪汪的清麗眸子似寶石一樣晶瑩剔透,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

  不不,沒有魚會傻到咬空鉤。

  不過作為下屬,最好不要和領導抬杠,哪怕她不會介意。

  “我看看那邊的動向。”

  日奈嘴里叼著香煙,腳底一踏,發動六式“剃”一步跳上了島嶼邊緣的灰色巖石上。

  她站在一處高高聳立的巖石頂部,拿出一副軍用高倍望遠鏡,看向數千米外西偏北位置的海面。

  那邊有一個地上充滿了褐色沙礫,有很多裸巖和土丘的島嶼,名為瓦礫島。

  瓦礫島面積不小,奈何太過荒蕪,島嶼上幾乎看不到任何植被,比她們腳下這座無人的小荒島還貧瘠,荒涼。

  說是在和之國的附近,但實際上,瓦礫島距離和之國那被一圈懸崖瀑布環繞的內海有二十多公里遠。

  也就是說,它并不處于和之國那片地理環境特殊的海域范圍內。

  日奈抬起雙手,用高倍望遠鏡眺望著那邊。

  此時此刻,原本土地貧瘠,人煙稀少,可以用鳥不拉屎來形容的瓦礫島上卻是一反常態,人頭攢動,旗幟飄揚,熱鬧非凡。

  “招兵買馬,招兵買馬…來這幾天了,百獸海賊團都在忙著招兵買馬。”

  沒發現異動,日奈放下了望遠鏡,聳聳肩吐槽道,“日奈很無語,那些小海賊難道就不知道,人家不過是把他們當成炮灰嗎?”

  雙皇爭霸戰,他們海軍都不敢或者說不愿意輕易介入,暫時就站在一邊看戲。

  那些小海賊卻像嗅到血腥味的鯊魚一樣,前仆后繼的湊上去。

  “別這么說,對于那些海賊而言,這好歹是個出人頭地的機會…平時他們哪有機會加入百獸海賊團?”

  阿爾托莉雅握著釣竿的手一動,那枚沉入水面下的尖銳鐵鉤表面突然釋放出一陣夢幻般的銀色光輝,那光芒似月光、似白玉、似朝露,無聲無息向外擴散。

  眨眼間,附近數公里本來碧波蕩漾的海面就泛起了美麗的水銀光澤。

只是這種光芒別人似乎看不到,停泊在附近的白龍號軍艦上的海兵們全都視而不見  日奈也沒察覺到異常,繼續吐槽:

  “不過是被百獸利用而已,就不怕死的毫無價值嗎?”

  換成她當海賊,這種危險的時候她絕對不會湊上去,而是會冷眼旁觀。

  “愿者上鉤啊,就算沒有魚餌,要釣到魚其實也不難。”

  阿爾托莉雅微微一笑,抬手一甩,海面上頓時白色水花嘩嘩翻涌,一條幾斤重的大黃魚被拉了起來,不斷甩著尾巴。

  同時,海面上水銀似的光輝散去。

  日奈目瞪口呆,結巴道:“你…你這是怎么做到的?”

  見鬼了,她確定上面沒有魚餌。

  就是五花八門的惡魔果實能力中,也沒聽過有能讓魚兒咬空鉤的…

  阿爾托莉雅戴著白手套的手抓住這條肉質鮮美的黃魚,臉上露出一抹吃貨似的滿足笑容,解釋道:

  “我告訴這條黃魚,魚鉤很好吃,比小蝦米和蜆子肉美味,而且吃下后它就再也不用擔心餓肚子…然后,它就興高采烈的咬鐵鉤了。”

  Σ,槽點太多。

  她還能和魚溝通?而且騙魚咬空鉤,感覺有點腹黑…

  阿爾托莉雅抓住黃魚的嘴,將魚鉤取下,淡淡的道:

  “其實,凱多就是個空鉤垂釣者,他閉口不談戰爭的風險,告訴海賊們只要立下戰功,無需熬資歷,可以直接成為GiftersShinuchi…乃至大看板。

  權勢,地位、金錢、美女、惡魔果實…他都不吝賞賜。

  雖然就是畫大餅,但不可否認,這對很多海賊來說非常具有誘惑力,讓他們無視了危險,前仆后繼,一如這條咬空鉤的魚。”

  日奈注視著她手中尾巴不斷搖晃,似乎想掙脫手掌束縛的黃魚,臉皮抽搐了一下。

  她知道,這條魚中午就會下鍋,成為一盤香噴噴的紅燒魚被端上餐桌,然后進入她和凱特的肚子里…

  她撇撇嘴道:“聽起來可真諷刺。”

  她無法再直視瓦礫島上那些興高采烈,歡欣鼓舞的海賊了。

  感覺他們就和這條黃魚一樣,被人賣了還是替別人數錢,而且,感覺大佬們的心都是黑的,凱多如此,白龍也…咳咳。

  阿爾托莉雅把黃魚丟入身旁的水桶中,又將沒有魚餌的鉤放進了海里,道:

  “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中的主角,所以很多人潛意識里多多少少會以為,他們也能成為社會上、舞臺上、乃至戰場上的主角,弄潮兒。

  殊不知,他們也許只是條黃魚。”

  ,別再說魚了,她中午可能都不忍心下嘴了。

  等女帝過來和凱多皇城PK,雙方打的天崩地裂,殺到血流成河時,很多想富貴險中求的海賊估計腸子都會悔青了吧。

  也許會有幾個幸運兒能脫穎而出,但你最好祈禱其中會有你…

  日奈放下了望遠鏡,轉移話題,問道:

  “為什么本部突然把我們調來這?獅心海賊團和紅發海賊團那邊不用監視嗎?”

  幾天前,被上級突然調來這邊時,她是一頭霧水的。

  “紅發本就不用監視,至于雷恩…可能是政府的人私下和他談過了吧。”阿爾托莉雅隨意的說道。

  幾天前,卡普去了萬國海域,而她被派過來和之國這邊監視。

  這次的命令很果斷,顯然,政府高層已經想辦法擺平了雷恩和紅發,至少覺得他們不會趁機添亂。

  日奈眉頭緊皺:“五老…政府的人,竟然和海賊有聯系?”

  “這很奇怪嗎?政治本就充滿了妥協,昨天的敵人未必不可以成為今天的盟友。”阿爾托莉雅平靜的道。

  “這個…”

  日奈一臉難受,欲言又止。

  正義感比較強,這位女海軍有些無法接受五老星私底下竟然和紅發、雷恩這種大海賊有聯系,或者保持著某種默契。

  特別是雷恩,襲擊海軍大將黃猿,入侵推進城,摧毀馬林梵多…仇恨值很高。

  阿爾托莉雅搖搖頭,沒解釋什么。

  據她所知,頂上戰爭結束后不久,紅發偷偷去了圣地瑪麗喬亞一趟。

  五老星對紅發喊打喊殺了嗎?

  召集海軍大將和CP0砍他了嗎?

  并沒有。

  他們端上茶水,把紅發當貴客招待,還聊了聊關于歷史的走向、未來海上局勢等話題。

  雷恩那邊的情況也類似。

  這個時間點,五老星放低姿態,主動和他電話聯系,并邀請他來參加世界會議,一可以試探他的野心和行事風格,二可以暫時緩和與獅團的矛盾,一舉兩得。

  安撫住雷某人,這樣一來,海軍不用浪費兵力警戒獅心海賊團,不就可以從容應對這場舉世矚目的雙皇戰了?

  這就是政治手腕。

  一如,中美關系處于蜜月期時,美國就不在臺灣問題上做手腳,中美關系緊張時,灣灣那邊就妖風四起,每天都要出幺蛾子…

  一推一拉,老政客了。

  而雷某人也陰險,順著臺階下,他的目的就是想在和鷹眼PK時,盡可能不受到外界的干擾。

  雙方緩和關系后,要應對雙皇爭霸,海軍和CP機構自然不會一直盯著一場劍豪之間的私人較量。

  這樣一來,雷恩突破的會更加順利,省心。

  而一旦他完成晉升,呵呵…

  各取所需,都是套路罷了。

  阿爾托莉雅以前不是很懂這些,可和雷恩相處太久了,近墨者黑,偶爾她也會表露出一點狡猾、腹黑的地方。

  不是她的錯,是他天天想著教壞她。

  氣氛有點沉悶,想到五老星和毀滅馬林梵多的惡魔之王有某種默契,日奈就很郁悶。

  “最新情報傳過來了。”這時,軍艦上跳下來一個美女。

  她擁有柔順的海藍色波浪卷長發,穿著紫色背心,黑色超短褲,皮膚白皙的右大腿上帶有X形傷疤,腳上穿著黑色尖頭高跟鞋,身披一件正義大氅。

  海軍上校艾恩,超人系·倒退果實能力者兼女劍豪。

  澤法去東海養老后,她加入了白龍麾下,是聯絡員。

  剛剛,一些裝扮成海賊,潛入瓦礫島上充當臥底,刺探敵情的海軍把情報傳過來了。

  阿爾托莉雅和日奈都精神一振,道:

  “線人那邊怎么說?”

  “這個月,百獸凱多為了備戰,以雷霆手段清理了和之國一遍,和之國的現任將軍黑炭大蛇據說已經身亡…

  凱多將原本隸屬于大蛇的和之國部隊——“御庭番眾”的忍者部隊5000人和“見回組”的武士部隊5000人納入麾下,此時百獸海賊團已有大約3萬人馬。

  而瓦礫島上,根據這些天的招募,匯聚了大概7000人左右。”

  艾因上校手持一份傳真文件,念誦著幾個臥底從百獸海賊團那邊傳來的情報。

  阿爾托莉雅和日奈都認真傾聽,表情嚴肅。

  艾恩繼續道:

  “另外,線人聽說,凱多派出不少人從鬼之島內搜尋出了一個怪物,似乎是個女人,解開束縛后,她一棒就把‘旱災’杰克打翻在地,險些將杰克凍成了冰雕,連‘炎災’燼出手也拿不下她…

  她還和后來趕到的凱多交手了,只是打到一半,雙方突然罷手…據說她已經加入了百獸海賊團,會參與這次對九蛇的戰爭。”

  “女人,打敗了杰克,能和凱多較量?”日奈一驚。

  和之國內還有這么牛逼的女人?

  “該不會是凱多自己的女兒吧。”阿爾托莉雅嘀咕道。

  外界少有人知道大和這號人的存在,和之國閉關鎖國,消息閉塞,而大和因為戴著海樓石炸彈手環,只能在鬼島范圍活動。

  知道她的人很少,知道她是凱多女兒的就更少了。

  連阿爾托莉雅都是從雷某人那聽說的。

  他說大和是一個帶孝女來著,天天想著模仿光月御田,擊敗她爹,把百獸海賊團從和之國內趕出去…總之,腦回路很奇葩。

  只是她怎么會答應出戰?

  就這想法,她不背刺他爹都不錯了…

  日奈追問道:“知道那個女人的身份嗎?”

  這實力,至少也是個皇副,足以改寫局部戰爭的勝負。

  艾恩表情疑惑:“線人說他不確定,好像叫光月御田。”

  ?光月御田,和之國大名,已經死了十幾年吧…

  阿爾托莉雅:“…”

  應該沒錯了。

  瓦礫島,碼頭區。

  本來常年看不到一艘船的破敗港口,此時卻非常擁擠,一艘艘從新世界各地趕來的海賊船停泊在這,各種各樣的骷髏旗飄揚。

  上午十點,陽光明媚,旱災杰克的座駕猛犸象號正向著港口減速駛來。

  “哇哦哦,這就是外面的世界嗎?竟然有這么多的海賊啊!”

  船頭上,女人興奮的聲音在回蕩。

  她身材高大,穿著白色無袖貼身和服,衣服上有一些藍紫色花紋,胸口有兩個菱形圖案,腰上綁著巨大的注連繩下身穿著紅色長裙,穿著一雙紅色帶子木屐。

  她有一頭逐漸變色的白色長發,扎成馬尾辮,從頭頂至發梢部位由白色漸變為綠色然后漸變為藍色,梳著中分頭,兩鬢的鬢發自然垂至胸前。

  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她頭頂長著一對奇特的赤色惡魔角。

  這是凱多的女兒大和,28歲,吃下了犬犬果實·大口真神形態,一種冰系的幻獸種能力。

  此時大和站在猛犸象號的船頭上,一雙水汪汪的明黃大眼睛東張西望,興奮的又蹦又跳。

  這模樣像極了初進大觀園的劉姥姥,對什么都好奇。

  沒辦法,因為戴著炸彈手環,被迫當了二十幾年的骨灰級宅女,今天是她第一次走出和之國,來到外面的世界。

  哪怕空中飛過一只新聞鳥,她看到了都要興奮一陣子。

  “大小姐,小心點,別摔下去了,你可是惡魔果實能力者。”

  見她在護欄邊亂晃,旱災杰克走過來,好心提醒道。

  此時牛逼哄哄“靠船王”模樣卻有點拉,有象牙裝飾的頭盔卸下了,額頭上纏著幾圈綁帶,隱約可見一個大包。

  “啰嗦!”

  雅興被打攪,大和很惱火,狠狠刮了杰克一眼,一臉不爽的道,“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嗎?掉下去之前我就會凍住海面,還有,不是大小姐,要叫御殿!”

  被她唾沫星子噴了一臉,杰克不敢頂嘴:“…”

  前些日子,他奉船長的命令,花了不少時間尋到了在鬼島上東躲XZ的大和,并遵從船長的吩咐,直接鑰匙解開了她的炸彈手環。

  然后,大和就暴起發難,一棒下去,險些把他打出了腦震蕩…

  這小姑奶奶,太暴力了,劍豪雷恩都沒她這么不講理,一度讓他想起了虐過他多次的海賊女帝,還有在德雷斯羅薩遇見的兇殘小女孩。

  火龍娜娜看著可愛,打人可兇了,差點一口龍炎玉把他燒成了焦炭。

  這讓旱災杰克不禁有點懷疑,是不是吃下了幻獸種果實的女人都這德性…

  不多時,猛犸象號靠岸。

  大和扛著狼牙棒,急忙跳下船,登上了瓦礫島。

  第一次踏上外界的土地,即使是一座沒有多少綠色植被,到處是風干的沙礫和黃土高坡的荒蕪島嶼,她也看的津津有味。

  她東張西望,嘴上贊嘆道:“好漂亮,好神奇的地方!”

  杰克:“…”

  ,哪里漂亮了?

  你告訴我,這座鳥不拉屎的破島上,除了沙土就是沙土,有什么可看的?

  杰克心中腹誹著,卻不敢有意見,見大和像個孩子一樣似乎想往遠處跑,他才急忙說道:

  “大小…御殿,別亂跑,先去軍營那邊和奎因大哥見面。”

  “啰嗦!不是還沒和女帝開戰嗎?我逛逛怎么了。”

  又被打攪了雅興,大和有點火了,手中的狼牙棒狠狠往地上一砸,那處地面瞬間龜裂,一層氣浪裹攜著強大的霸王色霸氣擴散開來!

  仿佛被猛獸盯上了,杰克額頭冒冷汗,低頭不敢再吭聲。

  靠船王,向惡勢力低頭.JPG

  大和冷哼一聲,就準備向一旁走去。

  只是下一秒,她仿佛察覺到了某種窺視,突然臉色一變,朝遠方的海面看去。

  “那里有船…海鷗標志,是軍艦嗎?”

  似乎聽人說過,海鷗代表海軍,骷髏旗是海賊。

  “嗯,那是白龍號,海軍中將白龍的船,暫時不必理會。”杰克解釋道。

  “可是…”

  大和眉頭一皺,身體逐漸緊繃,她凝神眺望那邊,仿佛對上了一雙一金一青的瞳孔…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