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七十一章進度,來自五老星的邀請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雷恩的話說出后,對面陷入沉默,沒有回應。

  可能是大媽也有點糾結吧。

  叫人過來吧,是可以威懾敵人,甚至驅虎吞狼,但也有引火燒身的風險。

  “嘛嘛嘛嘛…”

  大概過了十幾秒鐘,

  電話蟲那邊,big

  mom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豪氣干云的道,“不必了,就這點小麻煩,我能處理!”

  這小子濃眉大眼的,一看就不是好人,她信不過。

  雷恩:“…”

  (一`′一)

  你剛剛可不是這態度,一副驚怒交加,

  急紅了眼的樣子。

  就是不歡迎他是吧?

  ‘哼!‘’

  雷恩心中冷笑一聲,臉上依然笑嘻嘻,態度誠懇的道:

  “玲玲,無需客氣,咱們之前說好的,在針對九蛇的問題上立場一致…而且我也想見見你的那些兒女,例如斯慕吉,嘉蕾特。”

  他不會在這個世界正兒八經的戀愛、結婚。

  但是,萬一可以白嫖呢?

  例如蕾玖就愿意白給,不圖他什么,只不過知道她是好女人,

  他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下手。

  畢竟禍害敵人(桃兔),跟禍害友軍是不一樣的,對自己人多少要有點節操。

  若是能白嫖大媽的女兒,雷恩不會拒絕,

  良心也不會痛。

  大媽:(_),是嗎?

  說的好聽,

  可她總感覺這小子沒安好心。

  對于雷恩,

  她是根本信不過的,她也信不過自己的那些兒女,萬一他和她的幾個女兒暗中勾搭成奸,欲政變奪權…

  總之,不得不防。

  大媽笑容爽朗的道:

  “你剛成為皇帝不久,肯定很忙,就不勞煩你親自過來了,當然,假如娜娜愿意來這一趟,我一定會熱情款待的。”

  多一個火龍就可以讓女帝知難而退,根本用不到惡魔之王,而且,小女孩可比雷某人好應付多了。

  說實話,她饞火龍有段時間了,要是能想辦法騙過來…

  雷恩:“…”

  tui~,我看你是在想屁吃。

  數了數,凱多,青雉、紅發、大媽…好多人惦記著他家的小母龍,全都一肚子壞水。

  特別是紅發這個油頭粉面的小白臉,

  仗著長的帥為所欲為,

  要嚴加防范,以后他堅決不讓娜娜一個人去紅發那邊參加什么亂七八糟的宴會。

  又和大媽虛情假意的敷衍了幾句后,他掛斷了電話。

  他有想過搞點事情,插盟友兩刀,不過見對方的警惕性這么高,就算了。

  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迎戰世界第一大劍豪。

  鷹眼早就在報紙上公開回應了他的邀戰,一個多月后就會如期而至,他這邊也要做好準備。

  因為,他不是想單純的擊敗他,還想以這次決斗為契機,讓劍術突破到下一個層次。

  “親愛的,這是夜宵。”

  蕾玖身穿白色薄紗連體睡衣裙,聲音柔情似水,從廚房那邊走了過來。

  她彎腰,輕輕將一盤新鮮的水果切和精心制作的糕點放在了桌上,對他莞爾一笑。

  那明媚如春風的甜美笑容,還有佳人眸中的無限柔情蜜意,讓雷恩一怔。

  薄紗似的松軟睡衣無法阻擋視線,他可以看到她性感的蕾絲內衣,高聳的峰巒,盈盈一握的柳腰,平坦光滑的小腹和薄紗搖曳間半遮半露的白皙長腿…

  似乎察覺到了他有些異樣的視線,蕾玖沒有回避和躲閃,笑容溫柔,大大方方的站在他面前,白皙如玉的俏臉上又帶著些許嬌羞的紅暈。

  人妻氣質,御姐姿態,純潔不失性感,落落大方中透著嬌羞青澀,有少女的純情又有御姐的嫵媚,融合女人的溫柔和戰士的英氣…

  她的風情和美麗,就這樣為他綻放。

  “蕾玖,你該搬出去了。”雷恩移開視線,有些無奈的道。

  這種迷人的風光他欣賞不少次了,但這不代表他就不會心動,有時候也會感覺把持不住。

  兩人同居,她雖然沒有主動侍寢,但也不會避諱什么。

  “離開這,我又能去哪呢?”

  蕾玖聽到他這話,臉上的笑容消失,有幾分落寞和怨念。

  她自由了,父親不能再支配她,可除了留在名義上的未婚夫身邊,她一個人又能有什么去處?

  就算還牽掛著山治,可他也長大了,還有了自己的冒險和伙伴,將來也會有屬于自己的家庭…她不適合過多干涉。

  雷恩心中有點猶豫,感覺這樣相處下去他遲早會犯錯。

  “我馬上解除婚約。”

  雖然有點絕情,但他還是這么說了,不娶人家就不要用這個吊著她。

  “解除婚約可以,我知道這只是個幌子,但你不能趕我走。”

  蕾玖臉色不變,在他身邊坐下,雙手環抱住他的背,把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她微咪著眼睛,眼神眷戀、深情,感受著這個安全感滿滿的懷抱,嘴角微微上揚。

  有男人可以依靠,有家可以蝸居,她覺得這樣真的好幸福…

  作為一個女人,蕾玖比較關心、渴望的有三件事。

  個人自由,家庭溫暖,弟弟(山治)的狀況。

  不管有意還是無意,雷恩都直接或間接滿足了蕾玖所有的需求。

  一、幫她解除了父親的控制,二、兩人在一個屋檐下相處時她覺得很溫暖和幸福,三、對于她弟弟山治也有了妥善的安排。

  山治前段時間過的非常凄慘,他被巴索羅米·熊彈飛落到了偉大航路上的桃色島人妖國——“卡瑪巴卡王國”,被大量人妖瘋狂追逐。

  這對于一個異性戀的老色批而言,完全就是地獄。

  蕾玖在家時,有時會念叨弟弟,雷恩這才想起了活在人間地獄中的山治…

  于是,他給蒙奇·d·龍打了個電話。

  后面就沒什么好說的了,桃色島、卡瑪巴卡王國就是革命軍干部——“人妖王”伊萬科夫的地盤。

  龍馬上就派薩博過去,把倒霉的山治從人妖國內撈了出來。

  目前山治就在白土之島巴爾迪哥,一邊修煉體術和霸氣,一邊和革命軍中的那些漂亮小姐姐打成一片,小日子過的樂不思蜀。

  前些天,他還寫了一封信讓貝洛·貝蒂帶過來,特別感謝雷某人拯救他于水深火熱之中,他絕不會忘記這份大恩云云…

  其實山治沒必要感激,因為他姐姐這顆好白菜已經被雷恩這頭豬給拱了。

  蕾玖淪陷了。

  她對雷恩有感激,有初戀般的心動,有朝夕相處醞釀的溫情,也有像小女生一樣對他的欣賞和崇拜…

  恩人+初戀對象+白馬王子+霸道總裁+名義上的未婚夫+父親的盟友+…

  這讓蕾玖怎么控制的住自己?

  時間一長,她淪陷的非常徹底,盡管雷恩都沒有刻意攻略她。

  他對蕾玖的幫助不過是舉手之勞,出于對身邊的人的一點照顧罷了,沒費什么心思。

  可他現在的段位太高了。

  俗話說的好,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雷恩一句話,就能從文斯莫克·伽治那里索要到蕾玖的控制權,一個電話就可以安排好山治的未來…

  這就是真正的大佬,大人物。

  不用花心思,隨便照顧一下,就能讓他身邊的人過的很滋潤,不用刻意,隨便透露點口風,就能讓得罪他的小人物生不如死。

  雷恩摟住主動投懷送抱的美人,手掌隔著睡衣蕾絲薄紗輕輕撫摸,可以感受到她肌膚水嫩的觸感,她的體香以及沐浴后發絲的幽香也讓人陶醉不己。

  說起來,蕾玖還是個處女呢,工具人以前也沒功夫戀愛。

  不等他動作,她主動坐在了他膝蓋上,吻了吻他的臉頰,端起來水果切,一塊一塊喂給他吃。

  美人情重,這讓雷恩唏噓一嘆:

  “唉,男人有時候太優秀了也不好,再潔身自好,也架不住小妖精的糾纏。”

  “哼。”

  蕾玖輕哼一聲,伸手捏了捏他的臉蛋,嘟著嘴道,“少得了便宜還賣乖。”

  “你就打算這樣,跟著我一年?”雷恩攤了攤手道。

  “嗯。”

  她雙手用力捧住他的臉,緊盯著他,眼神有點幽怨的道,“我是不是等不到你主動了,同居一個多月,你都不碰我。”

  她就住在他隔壁,每天晚上門房虛掩,這種暗示已經很明顯了,非要她主動爬上他的床嗎?

  拜托,她是女孩子,多少讓她有一點矜持。

  “只是不想禍害你這樣的女孩子。”

  “哼,現在還說這個干什么?”蕾玖坐在他腿上,臉上氣鼓鼓的道,“我是不是你的未婚妻?”

  “不是,伱被退婚了。”

  蕾玖臉一黑,用力掐住他脖頸,咬牙切齒的道,“那至少當過你名義上的未婚妻一段時間吧?”

  大豬蹄子,翻臉不認人。

  “額,這個…”雷恩還真沒法否認這一點。

  “懶得和你敷衍,我今天攤牌了,你真的不想要我?”

  “說話啊!”

  蕾玖很生氣,臉色嚴肅的道,“你不要我,那我可就真的走了,然后隨便在外面找個男人嫁了。”

  “你…”雷恩眉頭一皺,聽到這話,他心中有點不舒服。

  “你什么?不想要我,還不允許我便宜別人嗎?”

  蕾玖很不喜歡他在感情上拖拖拉拉,優柔寡斷的樣子。

  他在這方面真的很軟弱、可笑。

  想當好男人吧,他明顯不是那種坐懷不亂、不近女色的人;想當渣男吧,他又表現的畏畏縮縮,非常懼怕他口中的那兩個伴侶。

  這讓他的一些行為充滿了矛盾。

  時而很想風流放縱一把,時而又跟個苦修士一樣禁欲。

  說白了,雷恩無法在感情和欲望之間找到平衡點,怕欠下情債,怕被別人噴成渣男種馬,可又耐不住寂寞。

  很多年輕人其實都有這種毛病。

  人是動物,不是機器。

  立下一個[不近女色、一心求道、忠誠專一]的人設,就可以不受花花世界的誘惑?

  別逗了,人從來就沒有什么“人設”,除非要用來賣。

  羅某人的人設里沒有“時間管理大師”這一項。

  吳某人的人設里也沒有“加拿大炮王”這一項。

  但這不妨礙他們背后或者平時就這么玩。

  而雷某人也是如此,他行為矛盾,性格和情緒復雜多變,說白了就是他沒有一套相對成熟的價值觀,也沒有一套行事準則。

  他作為眷顧者,所面臨的誘惑,經歷的東西和自身的處境遠比一般青年要應對的更復雜。

  加上,雷恩本人還有過精神分裂,戰創(戰后心理綜合癥)等等心理疾病,讓他的行為和性格更加復雜多變。

  說穿了,他這人放在地球上,那是要住進青山精神病院重癥vip病房接受治療的。

  蕾玖并不知道雷恩的經歷很復雜、心理和性格都有點問題,她已經對他優柔寡斷的行為失去了耐心,難得言辭激烈起來,冷聲道:

  “雷恩,我現在就問你一句話,你很想看到自己名義上的未婚妻去和別的男人上床嗎?”

  這話幾乎是圖窮匕見了。

  她沒給他任何回旋的余地。

  要是他還不愿給個答復,她會離開,一如失望而歸的妮可·羅賓。

  雷恩臉上的表情很奇怪,他皺眉,仿佛又在笑,卻又不回答她。

  就在蕾玖眸中的神采逐漸暗淡,淚水在眼眶中打轉,想要離開起身離開這里的時候,他抓住了她的素手。

  “嘿,美女,別這么言辭激烈,冷靜一點。”

  “哼,是你太欺負人了。”

  “好吧,你知道什么行為比種馬、后宮還討人厭嗎?”

  “什么?”

  “送女啊,把深愛著自己的女人,推出去送給別人。”

  雷恩雙手一推,蕾玖小聲驚呼,嬌軀躺在了沙發上,他抓住她白皙長腿,放在腰側。

  撕啦!

  白色的薄紗睡衣被粗暴的扯碎,散落一地。

  “我后悔了,md,錯過了幾個億…我現在告訴羅賓和卡莉法我愛她們,她們會回來讓我白嫖嗎?”

  “…啊呸!你…嗚嗚~”

  雷恩俯身下去,吻住佳人的紅唇,同時雙手抓住她的皓腕牢牢按住,讓她無法反抗…

  良久,他才抱起臉蛋暈紅的蕾玖,大步走進了她的臥室,把身體發軟的她丟在了棉墊大床上。

  沒有發生關系,只是占了不少便宜。

  “晚安,小妖精。”

  雷恩替她蓋好被子,伸手摸了摸她肌膚白嫩的臉蛋,笑了笑,“到嘴邊的肉我不想放過,你就留在我身邊被我包養霸占吧…不是今天,等我無懼這個世界的一切,就會好好享用你。”

  “隨你。”

  蕾玖臉色緋紅的躺在床上,得到了答復,她倒是不急了。

  雷恩毫不留戀的走出去,輕輕關上門。

  貪財,好色沒什么,他就是這種人,不過不能耽誤正事。

  一切等先成五階,修成劍圣再說,到時候任何女人他都敢照單全收。

  今天蕾玖的話,給他一些啟發:

  變強,優先級高于一切。

  美色,金錢、權勢、名氣、裝逼…這些都是變強路上的風景,在不會影響到自身進步速度和變強效率的情況下,可以享受。

  可人的時間和精力是有限的,這也意味著他無法無節制的享樂,亦不能沉迷其中。

  他可以把蕾玖一人留在身邊享用,卻不能同時占有蕾玖,羅賓,卡莉法和斯圖西四個女人。

  因為,四個女人太多,已經會影響到他拔劍的速度了。

  有了這條不算準則的準則,雷恩倒是不會像以前那么糾結了。

  說的直白點,享受可以,別耽誤正事。

  留蕾玖在家,他拿起黑刀星夜,一路踏著婆娑的月影來到紅葉島郊外的森林,開始了鍛煉。

  在一處懸崖邊,他開始揮刀,一,二,四,八…二百五十六…一萬六千三百八十四…直至汗如雨下。

  劍術的修煉有時沒那么多訣竅,哪怕是頂級大劍豪,也能在最簡單的揮刀訓練中得到鍛煉,日益精進。

  “船長,你今天看起來狀態不錯,揮刀似乎更加干脆利落了。”

  雨之希留叼著香煙,從旁邊走來。

  “神避!”

  雷恩咧嘴一笑,握刀驟然前沖,對準雨之希留一斬,一道湛藍如驚雷般的劍氣劃破夜幕。

  “嘿。”

  雨之希留嘿嘿一笑,同樣前沖,刀刃上有血光和黑霧縈繞妖刀一劈。

  兩道超高速飛翔斬擊交叉在一起,白芒芒的劍氣照亮了森林一角,向四周宣泄,附近的樹木和巖石上頓時浮現出無數裂痕!

  下一秒,交織的劍芒一起崩碎,勁風吹起了附近變成碎屑的木塊和沙土!

  鏘鏘鏘!

  昏暗的森林中,雷恩閃轉騰挪,和雨之希留戰成了一團,黑刀和妖刀碰撞迸射出絢爛的火星,一道道湛藍或暗紅的劍氣縱橫交錯,將路徑上的一切事物切割粉碎!

  類似的交手已經持續一個多月了,即使在稱皇典禮的那天都沒有停下。

  在戰斗,變強這些件事上,雷恩倒是幾乎沒有犯過任何失誤,和他在私生活和情感道德問題上判若兩人。

  充當戰力和隊友時,也非常靠譜,這是除了廚藝外,阿爾托莉雅最欣賞他的地方了。

  今天的交手沒有持續往常那么長,半個小時后雷恩就找到了破綻,一發鬼魅般的斬擊繞過雨之希留的防御,劈飛了他。

  嘭嘭嘭!

  被湛藍刀光推著撞斷了三顆大樹,雨之希留雙腿犁地滑行數十米,勉強止住后退。

  他用妖刀支撐住身體,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道:

  “我感覺你的劍術快超過我對大劍豪境界的理解了…這就是劍中神圣?”

  “不,還差的遠呢。”雷恩搖搖頭。

  主世界的劍圣,找準機會,可是能單殺獅子王的存在,那不是單純的劍術境界。

  在森林中和希留一起修煉了三小時,雷恩又回到實驗室。

  無菌工作臺上,放著兩顆果實,一顆震震果實,橘子狀,表皮有螺旋狀唐草花紋。

  另一顆果實看起來就更奇特了,它沒有果皮和果肉,橘子狀骨架,由一根根仿佛透明水晶材質一樣的管狀脈絡線條交織、纏繞而成,每根線條上面還有更細小的線條,其結構越來越微小,也越來越復雜…

  最后在破妄之眼的視野中,那些線條在微觀領域成了一根根“弦”,這些弦有一種和諧的美感,仿佛宇宙的音符或世界法則的體現,按規律撥動弦就會產生震蕩漣漪,然后以不同的方式作用于宏觀物質。

  雷恩雙眸銀白,掌心星輝浮現,無數粒子構成一把量子二維刀,以旁邊的震震果實為參照,修飾,剪切和調整這顆特殊的贗品果實。

  經過這幾個月的努力,加上文斯莫克·伽治送來的珍貴資料,他終于成功剝離剔除了仿制震震果實中的雜質和不必要的部分,深入到了規則與概念的領域。

  […超人系·震震果實解析進度…95.7。]

  他已經站在了成功的大門外。

  這次劍術和境界的雙突破,他將成為真正的強者。

  而且,系統也將更新到2.0版本,并為這一輪的眷顧者開放更多、更強大的世界的坐標。

  “無論看多少次,都覺得神奇,你的能力,你的實驗。”

  一個男人走進了實驗室。

  他身材高大,頭戴金屬頭盔,長著金黃色的長頭發,嘴唇上留有方向斜向上的尖狀黑色胡須,突出的下顎留著小胡須。

  造型有點殺馬特,他是文斯莫克·伽治。

  伽治看著雷恩手中的特殊手術刀,還有那顆堪稱藝術品的贗品震震果實,眼神驚嘆道:

  “你要肯為政府服務,我想就沒貝加龐克博士什么事了。”

  “這可太為難我了,本質上,我是個喜歡打打殺殺的戰士。”

  雷恩謙虛道,渾然忘了他是個有冠位資格的法師。

  伽治搖搖頭,聽出了他不想解釋,轉移話題道:

  “小女在你那過的還好嗎?”

  “挺好,我很喜歡她,決定收入后宮。”雷恩淡然一笑。

  “喜歡就好。”

  伽治不怒反喜,瞧他這模樣就知道,他賣女兒賣的很干脆。

  這也是個為了自己的野心和抱負,可以犧牲一切包括自己的親人的男人。

  作風太冷血勢利,難怪蕾玖不怎么喜歡她的家庭,覺得在雷恩這過的遠比在父親那輕松和快樂。

  雷恩忙著工作,也沒多寒暄,問道:“你來找我有什么事?”

  他這種解析惡魔果實的工作,個人色彩太濃郁,別人基本幫不上忙,否則他都考慮綁架貝加龐克了。

  “五老星想和你通電話。”

  伽治猶豫了一下,從衣兜里,拿出了一臺防竊聽的高級電話蟲。

  雷恩眉毛一挑,略感意外,他其實和五老星聊過天,不過那已經是幾個月前在香波地群島上的事了。

  本以為擊沉馬林梵多后,那五個老頭無論如何也不會再和他溝通,不曾想…

  伽治能和五老星聯系,這倒是不算奇怪,杰爾馬王國實力不弱,也是世界政府的加盟國之一。

  當然,因為和獅心王國結盟了,世界政府那邊已經放出風聲,即將取締杰爾馬王國加盟國的資格。

  報紙上前段時間就刊登了這些消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波魯波魯…”

  電話開始接通,不出意外,電話蟲模擬是八字胡五老星的形象。

  等聯系上后,雷恩立刻笑著道:

  “五位大爺,過年好,草民在這祝各位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五老星:“…”

  伽治:“…”

  (_)?,你確定自己沒說錯話?

  “咳咳。”

  八字胡五老星輕咳幾聲,道,“已經不是草民了,新世界、獅心聯合王國的統治者。”

  雷恩很謙虛的道:“小打小鬧而已,不成氣候,讓您見笑了哈。”

  五老星臉皮一抽,差點噎住:“…”

  (_),這叫小打小鬧,那什么才叫大打大鬧?

  雷恩:“大爺,有話請直說,先聲明,我這段時間非常老實,可沒做任何危害大海秩序的事。”

  那邊,五老星顯然有點無語,沉默片刻才道,“弗朗西斯·d·雷恩,我們想請你參加這一屆的世界會議,就以獅心聯合王國國王的身份。”

  雷恩:“…”

  (`Δ′)!你確定你沒有老年癡呆?

  伽治:“…”

  (益),這這,他懷疑,五老星怕不是老年癡呆了…

  這句話顯然出乎了兩人的預料,別說一臉懵逼的伽治,連雷恩都愣住了。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