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六十三章你再罵,后宮佳麗228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這一日,紅葉島下起了朦朧細雨。

  酷熱被初秋的雨緩緩沖刷,島上難得多了幾分清涼。

  雨天不能阻止人們看熱鬧的熱情,亦不能將喧囂和躁動減輕,清晨,港口區的道路邊,鑼鼓喧天,鞭炮齊鳴,彩旗招展,人山人海…

  那場面,簡直比過年還熱鬧。

  圍觀,吃瓜,八卦…這是普羅大眾的樂趣所在。

  “你們快看,那是雷德·佛斯號!紅發海賊團來了。”

  “聽說紅發和雷恩大人關系不錯,真親自過來了。”

  “這場面確實罕見,一位舊四皇給第五皇捧場。”

  在吃瓜群眾們喧鬧的議論聲中,新世界的霸主之一,紅發海賊團閃亮登場了。

  香克斯還是老樣子,身穿白襯衫,衣服扣子系一半,露出結實的胸膛,披黑色長披風,穿著褐色七分褲,腳下是萬年不變的人字拖,腰胯名劍——“格里芬”。

  他身后,是本·貝曼,耶穌布,拉基·路等一批在新世界都赫赫有名的船員。

  “香克斯,沒想到,有一天我需要來迎接你這個小鬼。”

  巴雷特身穿黑色軍裝,朗笑道,帶著一隊披堅執銳的護衛過來迎接。

  紅發的江湖地位擺在那,絕對是本次來賓中最重量級的人物,沒有之一,畢竟另外幾個海上霸主頂多派手下過來湊湊熱鬧。

  大佬自然有大佬的排場和講究。

  假如只讓宣傳部的x·德雷克和聞西迎接紅發海賊團,不夠份量,所以巴雷特親自過來了。

  “好久不見,巴雷特,你看起來氣色不錯。”

  紅發看著身材魁梧,氣息彪悍的熟人,微微一笑。

  雖然大家都曾在羅杰海賊團混過,但對于這個時不時要尋釁挑戰一下老船長,還中途悍然退出的暴躁老哥,他和巴基其實都不太喜歡。

  巴雷特凝目打量著紅發。

  他能感受到對方并不高大的軀殼內,有一股如海嘯山崩般強大無匹的霸氣在隱隱波動著。

  這是最頂級的霸王色,強大到隨時都處于發動狀態。

  毫無疑問,香克斯是心、技、體、氣、勢兼備的真正霸者。

  察覺到這一點,巴雷特骨子里的好戰因子開始躁動了,他捏了捏拳頭,筋骨咯嘣響,看向紅發的眼神變得熾熱,有點躍躍欲試。

  (╬▔皿▔)┌┛))#)3)ノ,手癢了,想打架。

  這些天,他帶著獅團2番隊南征北戰,去征服原白胡子海賊團的地盤,在這個過程中也消滅過不少海賊和野心勃勃的競爭者。

  可對于他而言,那些人還是太菜了,沒一個真正能打的。

  “巴雷特,你不會想在今天這種日子和我較量一番吧?”

  紅發看到面前躍躍欲試的巴雷特,眉毛一挑,心里有點無語。

  這個腦子里只長肌肉的武癡,在推進城監獄吃了二十多年的牢飯,個性還是那么狂熱好戰。

  “確實不太合適。”

  巴雷特收斂戰意,表情略顯遺憾,道,“算你小子走運。”

  稱皇的日子,在紅葉島和來賓大打出手,影響不好,還容易讓人看笑話,他只好按耐一下。

  “走運的是你,巴雷特。”

  狙擊手耶穌布出聲,語氣不爽的揶揄道。

  顯然,巴雷特囂張的態度讓紅發海賊團的人不爽了。

  巴雷特看著一臉揶揄的耶穌布,聳了聳肩,無所謂的道:

  “假如你們覺得被冒犯了,別介意,我沒有別意思,只是想打死諸位,或者被諸位打死。”

  紅發:“…”

  耶穌布:“…”

  其余人:“…”

  槽點太多。

  和紅發一行人“友好”的問候后,巴雷特不再廢話,在前面帶路,帶他們走向鎮上一家豪華酒店。

  需要他親自接待的,只有紅發,其他來賓交給聞西和x·德雷克就行了。

  嚴格來說,雷恩也只打電話邀請過紅發和白團的人,其余人都是不請自來。

  之后,其他賓客或者說湊熱鬧的人也陸續抵達紅葉島。

  “快看,那是夏洛特家族的長子——糖果大臣佩羅斯佩羅。”

  “咦,佩羅斯佩羅身邊的鳥人,不就是世界經濟新聞社的社長——‘大新聞’摩爾岡斯嗎?他竟然親自來了。”

  碼頭區,兩艘海賊船緩緩靠岸,其中一艘船上掛著bigmom海賊團的旗幟。

  兩人從船上下來,并肩向前走。

  左邊是一名身材修長、尖臉濃妝的中年男子。

  他有著長鼻和長至胸口的舌頭,留著帶有淡藍色半點的深藍色長發,頭戴有多個棒棒糖裝飾的禮帽,手持一根糖果手杖。

  夏洛特·佩羅斯佩羅,長相怪異,“超人系·舔舔果實”能力者,懸賞金為7億貝利。

  右邊的人就更有辨識度了。

  鳥人,大喙,小眼睛、全身白色羽毛、大尾巴,翅膀形狀似的雙手,頭戴一頂黑色禮帽,禮帽上插了根紅白相間的羽毛,打著黃色蝴蝶結領帶。

  摩爾岡斯,“鳥鳥果實·信天翁”形態能力者,一直以獸人型態示人,地下世界的大佬之一。

  “咔—咔—咔—…”

  快門聲響起,白光閃個不停。

  摩爾岡斯一到紅葉島,表現的十分興奮,他從衣兜里掏出金色外殼的攝像電話蟲,對著圍觀人群和島上的各種建筑不停地拍照。

  夏洛特·佩羅斯佩羅看著身旁一臉興奮的鳥人,微笑道:

  “沒想到你竟然親自過來拍照了。”

  以往,在未收到特別邀請的情況下,摩爾岡斯頂多派出得力干將“拍照王”來湊湊熱鬧。

  可這次他不僅不請自來,還充當一線記者親自拍照記錄,很難得。

  “佩羅斯佩羅,劍豪雷恩成為第五皇,這可是轟動世界的超級大新聞啊,我怎么可能錯過這種盛事!”

  鳥人很激動,拿著電話蟲不停拍照,如同打了雞血一樣。

  拍照這種事,平時自然輪不到他這個新聞社的社長來干,可新皇的誕生這件事影響力太大了,他完全不介意親自上陣。

  當然,這也和他的得力干將——“拍照王”已經去了和之國附近的瓦礫島有關。

  茲事體大,別人來拍照他不放心。

  “兩位貴客,請跟我來。”x·德雷克上前,接待這兩個人。

  “哈哈哈,原來是海賊超新星——赤旗x·德雷克。”

  摩爾岡斯眼前一亮,將攝像機對準他,拍了幾張照片,還興致勃勃的問道,“德雷克閣下,你無疑是第一個主動加入五皇勢力的超新星…請問,作為異特龍形態的能力,你為什么不去更加偏愛動物系能力的百獸海賊團呢?那里更適合你大展拳腳吧。”

  這邊雷恩還未稱皇,他就默認海上有五皇了。

  “相比凱多,我更加崇拜雷恩船長,他擊敗了不可一世的黃猿,讓以前身為海軍的我非常震撼和欽佩。”x·德雷克滴水不漏的回答道。

  這話,既拍了領導馬屁,又黑了海軍,別人聽了更加不會懷疑他是臥底。

  “哈哈,原來如此。”

  鳥人一邊笑一邊拿出筆記本和鋼筆,刷刷記錄起來。

  旁邊,x·德雷克和夏洛特·佩羅斯佩羅兩人下意識往鳥人的筆記本上瞄了一眼。

  《震驚!海賊超新星——x·德雷克認為凱多不配給惡魔之王提鞋,所以放棄百獸,投奔獅心海賊團》

  一篇充滿了英國bbc浮夸風格的新聞標題就取好了。

  至于內容…開頭有幾張圖,那還不是隨便編?

  標題寫好,鳥人面帶微笑,心滿意足的合上了筆記本,不用說,這個噓頭十足的新聞放在娛樂報紙上,銷量不會差。

  錢,這不就又賺到了?

  德雷克:“…”

  (_),他只說崇拜雷恩,什么時候說過凱多都不配給雷恩提鞋了?

  佩羅斯佩羅:“…”

  這鳥人,一如既往的浮夸。

  去酒店下榻的路上有點無聊,雖然已經編好了一個新聞標題,但摩爾岡斯還是本能地繼續挖掘著消息,詢問道:

  “德雷克閣下,你加入獅心海賊團已經有段時間了吧…現在是什么職位?”

  “七番隊副隊長,兼宣布部副部長。”x·德雷克言簡意賅。

  知道這鳥人有多能瞎幾把編后,他可不敢多話。

  “這么快就當上海賊團的重要干部了?看來你很受重用啊。”

  “哪里,主要是大哥他很賞識我。”德雷克強忍著厭惡的情緒,回答道。

  “大哥?”

  “就是航海士聞西。”

  “哦,原來是‘大海賊’聞西啊,這么懂的賞識新人,他為人一定很不錯吧,心胸開闊,喜歡提攜后輩。”

  “嗯…嗯。”

  “哈,看來你很感激你的大哥啊,感動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o′)o,他這是語塞,不是感動到更咽!

  鳥人認可的點點頭:“年少有為,不驕不躁,懂的感恩,榜樣的力量果然強大,德雷克,看來是你從你大哥身上學到了不少東西。”

  德雷克:“…”

  啊呸,從聞西身上能學到什么?嫖娼嗎?

  一路上,x·德雷克郁悶壞了,明明心中膩歪的要死,但為了偽裝,不得不陪鳥人一起尬吹聞西和獅團。

  以至于把鳥人和夏洛特·佩羅斯佩羅送到酒店外后,他就頭也不回的離開。

  摩爾岡斯看著x·德雷克行色匆匆的背影,感概道:

  “話不多,很沉穩,工作認真負責,態度又好,剛把客人送到酒店,就趕緊回去接待其他客人…不得不說,聞西把他的小弟教導的不錯。”

  佩羅斯佩羅也有同感,道:

  “是啊,聽說他就是因為性格桀驁不馴才退出海軍的,但現在你看看,任勞任怨,務實能干…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內整個人就煥然一新,肯定是大哥教的好。”

  兩人聲音不小,還沒走遠的德雷克聞言腳步一滯:“…”

  (╥﹏╥),mmp,不想說話。

  接著,摩爾岡斯和佩羅斯佩羅收回目光,拿著x·德雷克給的房卡(鑰匙),上了酒店六樓。

  六樓裝潢奢華,是豪華vip套房,走廊上都鋪著一層松軟紅地毯,潔白的天花板上懸掛著一盞盞造型美觀的水晶吊燈,讓過道中溢滿了明亮輝光。

  兩人身份不低,自然享受著貴賓級待遇。

  只是當摩爾岡斯來到自己房間時,卻發現房門已經打開了。

  客廳內,有個身材曼妙,氣質成熟嫵媚的女郎正拿著酒瓶和高腳杯,在倒酒。

  她金發碧眼,五官精致,穿著一件花紋圖案典雅的淡粉色短袖連衣裙,胸前飽滿的雙峰呼之欲出,露出的雙臂肌膚雪白,如凝脂美玉,腳穿粉色高跟鞋。

  優雅,美麗,從容,落落大方,知性御姐的形象讓人一陣驚艷。

  鳥人摩爾岡斯一怔,面露驚訝之色,脫口而出:

  “斯圖西?你怎么在…咳咳。”

  差點忘了,她身份暴露,已經不是地下世界色情業的巨頭——“歡樂街女王”了,而是獅心海賊團的一員。

  “摩爾岡斯,佩羅斯佩羅,好久不見。”

  斯圖西拿起紅酒杯,抿了一口,臉上掛著迷人的淺笑,招呼兩人過來。

  之前,她和壟斷新聞業的摩爾岡斯同為地下世界的六巨頭之一。

  她也是bigmom海賊團的座上賓,常常去參加大媽舉辦的茶話會,和大媽的長子夏洛特·佩羅斯佩羅也算熟悉。

  “好久不見,斯圖西,你看起來過的還不錯。”

  摩爾岡斯笑著拿起桌上了酒杯,打量她一會兒。

  雖然沒有擔獅團任何番隊的職務,但她看起來頗有點春風得意,不像是被世界政府拋棄的喪家之犬,應該已經成功在惡魔之王身邊立足,取得了一席之地。

  佩羅斯佩羅就沒鳥人那么客氣了,他臉色一冷,罵道:

  “斯圖西,你這個碧池,騙子,叛徒…真沒想到,你居然是政府的走狗!”

  前段時間,當歡樂街女王cp0的身份泄露后,作為她多年好友的大媽,甚至整個夏洛特家族的人都險些淪為笑柄。

  一想到這個出身政府機構的女特務,幾十年如一日的欺騙他和媽媽,他就有種智商被人按在地上瘋狂踐踏的惱羞感。

  自己竟然像個傻子一樣,和一個女間諜談笑風生了幾十年…

  “呵呵。”聽到他的侮辱和謾罵,斯圖西似乎毫不動怒,捂著小嘴,發出一陣清脆笑聲。

  接著,她幾步走到佩羅斯佩羅面前,抬起手。

  一記響亮的耳光甩在了他臉上。

  客廳內一片寂靜。

  挨了一巴掌,佩羅斯佩羅懵了,正準備打圓場的鳥人摩爾岡斯也一愣。

  佩羅斯佩羅捂著臉上鮮紅的手印,過了片刻才回過神來,頓時大怒,道:

  “碧池,你竟然敢動我,你以為你還是媽媽的座上賓嗎?我…”

  說著,他舉起糖果手杖,一層藍黑色武裝色霸氣纏繞其上,就準備動人。

  他作為bigmom的長子,一個賞金7億貝利的海賊,有身份,有實力,還從未受過這樣的侮辱。

  然而,讓他驚訝的是,斯圖西不僅沒有防御,她依然拿著酒杯,一動不動站在他面前,臉上露出一抹冷笑:

  “動手啊?今天你只要打了我一下,就別想活著離開紅葉島。”

  佩羅斯佩羅:“…”

  (Д`)σ,差點忘了,這女人雖然失去了曾經的一切,現在卻是獅心海賊團的一員。

  纏繞著武裝色的手杖停在她頭頂,沒有落下。

  他沒敢動手。

  沒辦法,這里是獅團的大本營,就和蛋糕島一個性質。

  太憋屈,佩羅斯佩羅氣的臉色漲紅,罵道:

  “斯圖西,少在這狐假虎威了,你不過是一條喪家之犬而已,靠自薦枕席把劍豪雷恩舔的很舒服,才能茍且偷生的三流婊子!”

  罵的太難聽了,摩爾岡斯都眉頭一皺。

  講道理,剛剛斯圖西很禮貌的和他們兩個打招呼,沒有不妥,是他先罵她…

  斯圖西依然面帶微笑,只是眼神冷了下來。

  啪!!

  她一手抓住手杖,奪過,又是一記耳光甩在了佩羅斯佩羅的臉上,打的他臉皮都顫抖扭曲了!

  他的話頓時戛然而止,踉蹌后退了幾下,有點暈頭轉向。

  “你…”佩羅斯佩羅捂著臉,懵逼了。

  他還沒反應過來,斯圖西就腳步一踏發動六式“剃”閃電般沖過來,又是一巴掌。

  這一巴掌極重,附加了武裝色,一下將佩羅斯佩羅扇到了墻壁上,身體都鑲嵌了進去,震的氣浪翻涌,墻壁亦浮現出裂痕!

  摩爾岡斯見狀咽了口唾沫:“…”

  這,下手太狠了吧。

  而且,她的實力比他想的要強很多。

  雖然是出其不意,先搶走手杖,在佩羅斯佩羅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的情況下出手,可剛剛佩羅斯佩羅確實沒反應過來,至少沒成功防住她的進攻。

  片刻后,佩羅斯佩羅的身體從房間的墻壁上跌落下來,咳出了一口血,眼神驚怒:

  “你這個婊子,真以為我不敢…”

  她沖過去,一耳光甩在他臉上。

  “你…”

  她二話不說,又是一巴掌扇下去,打的佩羅斯佩羅暈頭轉向,腦袋擠進墻壁撞碎了附近的磚石!

  這下,他終于被打懵了。

  斯圖西退后幾步,拿出一塊手帕,擦掉手掌上沾染的灰塵,看著對面頭破血流的男人,淡淡一笑,道:

  “你再罵?”

  姐好好跟你說話,你不聽,非要挨打。

  佩羅斯佩羅:“…”

  shit,要不是忌憚獅心海賊團,他今天絕對宰了這個女人。

  下一刻,紫紅色糖漿憑空冒出,如浪濤般蠕動著制造出一道厚厚的壁壘擋在身前,碎裂的墻壁邊,佩羅斯佩羅這才呲牙咧嘴的慢慢站起來。

  超人系·舔舔果實,可以制造各種形狀的糖果以及糖漿。

  他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冷冷的道:

  “別太囂張了,真以為我不敢翻臉嗎?”

  “那你快翻臉啊,從現在開始,我就站著不動讓你打。”

  佩羅斯佩羅沉默片刻,寒聲道,“斯圖西,我代表的不僅是我自己,還有bigmom海賊團!今天的事,沒完!”

  “行行,你開心就好,提醒一句,我確實把劍豪雷恩舔舒服了,就算我只是他的女仆姬妾,也不是你這種貨色可以羞辱挑釁的!”

  “怎么不說話了?還是你以為,你今天因為嘴臭挨了幾巴掌,玲玲就會和嗜血大劍豪翻臉?”

  確實不會,誅心之言,讓佩羅斯佩羅心中一寒。

  他太清楚媽媽冷血勢利的本性了,兒女都是工具人而已。

  “滾吧,我是來找摩爾岡斯的,和你這個蠢貨無關。”

  佩羅斯佩羅強忍怒火和屈辱感,捂著紅腫的臉頰,身體微微顫抖著,向外走去。

  等他離去后,摩爾岡斯看著翹著皮膚白嫩的美腿,坐在沙發出的斯圖西,訕訕一笑:

  “恭喜,看來歡樂街女王已經走出了低谷期,風采更盛。”

  假如是之前,她雖是大媽的好友,但還真不敢動佩羅斯佩羅,他只能感嘆,惡魔之王確實是一根超級大粗腿。

  背負最強之名的男人,就是這么有面子,讓人忌憚。

  斯圖西手握著紅酒杯,晃了晃,冷笑道:

  “呵呵,客套話就免了,我沒死,是不是讓你這個貪婪又虛偽的鳥人很失望?”

  “哈哈,這怎么可能。”摩爾岡斯搓搓手。

  “地下世界,懸賞我人頭的賞金池已經累積到了15億貝利,說吧,你在里面丟了幾個億。”

  鳥人:“…”

  不不,沒有幾個億,他就丟了5000萬貝利…咳咳。

  不是他心黑,蛋糕就那么大,地下世界的大佬們有機會對朋友(敵人)落井下石的話,都不會介意痛打落水狗。

  假如是他倒霉了,她當歡樂街女王時也會這么做。

  “女王,我絕對沒有與你為敵的意思。”鳥人急忙解釋道。

  這女人,某種程度上說,比以前還難惹了。

  她之前雖然是資深cp0,但她不是隊長,更不是總長,論身份地位,真比不上惡魔之王身邊的女人。

  “我也沒有說要與你為敵啊。”

  斯圖西淺淺一笑,抿了一口紅酒,濕潤的香唇顯得愈發紅艷誘人,如玉精致臉龐上,那充滿淑女優雅氣質又帶著女殺手危險風情的笑容,如此驚艷。

  俏麗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

  歷經歲月滄桑,依然美麗動人,她確實是那種很有女人味的女人,怪不得能得到劍豪雷恩的寵愛,摩爾岡斯這樣想到。

  “那女王來找我有何貴干?”

  他之前和歡樂街女王關系一般,有些合作,但彼此不算熟悉。

  “沒什么,以獅心海賊團情報專員的身份和你合作,相信這次合作,會比以前愉快。”

  “沒問題。”鳥人苦笑一聲,道,“先聲明,我不會加入你們。”

  其實他都不想合作,奈何,真要拒絕怕是走不出這座島。

  “不需要你加入,也不會為難你,正常的生意往來而已。”斯圖西淡淡的道。

  “那就好。”

  “另外,還有一件事。”

  “女王請講。”

  “我雖然失去了cp0的身份,可作為歡樂街女王時還有一些自己的班底,當然,具體之后再談。”

  她不會再涉獵色情業,可建立的情報網并不會完全作廢,一些她培養的女間諜根本不是妓女,只是以這種方便的身份作為偽裝來活動而已,換個身份照樣可以。

  政府不會面面俱到的掌控她麾下的產業,一些人只忠誠于她個人…

  靠著這些班底,再和鳥人合作,她就能很快在地下世界搭建起一個較為完整的情報網。

  這也是她本人的價值之一。

  沒和摩爾岡斯談多久,只透露了口風,斯圖西就離開了。

  酒店不安全,只要鳥人愿意合作,之后可以慢慢談。

  離開這里后,她去了西邊實驗樓,樓旁有一個帶花園水池的小別墅,是船長的住處。

  雷恩今天難得沒泡實驗室,在廚房忙碌,準備研究一道菜。

  “回來了,今天不用給我帶午餐,我自己…唔~”

  他還沒說完,斯圖西就上前幾步,一雙藕臂環住了他脖頸,誘人的櫻唇貼上他的唇,和他濕吻起來。

  熱情。

  濃烈。

  溫柔,糾纏不休。

  她如美女蛇一樣攀附著他的身體,將自己熱情和美麗為他綻放。

  雷恩下意識摟住了她柔韌的腰肢,手掌滑動,透過薄軟的粉裙,仿佛能感受到她肌膚溫潤美妙的觸感。

  溫情纏綿了良久,他才放開她,回味著那個美妙的香吻,眉毛一挑,道:

  “你怎么了。”

  “沒什么。”

  斯圖西素手抱緊他的背,依偎他懷中,美眸含情波光流轉,她閉上眼簾,仿佛在感受他的心跳。

  看的出來,她很眷戀,依賴這個懷抱。

  今天她去和佩羅斯佩羅、摩爾岡斯見面,終于清楚的意識到,她已經失去了曾經一切。

  佩羅斯佩羅不加掩飾敵意,鳥人的疏離,冷漠。

  讓她明白,她在這個世界已經沒有容身之處。

  斯圖西靠在他肩膀上,嘴角上揚,露出一絲溫柔醉人的笑容,“小男人,有時候你很可靠。”

  “抱歉,是我害得你一無所有。”雷恩擦點她臉龐滑落的晶瑩淚水,難得感到了一絲愧疚。

  他能感受到,她現在對他毫無保留,愿意為他獻出一切,那一吻,蘊含著極其強烈的感情。

  好吧,這也許是斯德哥爾摩綜合征。

  雙方關系不平等,雷恩占據強勢地位,把她坑到一無所有,深深傷害了她,期間粗暴的擊垮了她設立的所有心理防線,又在她最絕望無助的時候,給了她求生的希望和溫暖…

  而剛剛,外人還沒適應斯圖西的新身份,下意識表露出了對她的敵意和冷漠。

  這種冷酷無比的現實,又血淋淋的揭開了她的最痛傷疤——喪家之犬。

  她會忍不住打佩羅斯佩羅,失去冷靜,就是破防的表現。

  而她如今能依靠的,只有雷恩。

  失去依靠,被虐來虐去,循環幾次,歡樂街女王就徹底陷進去了。

  這么想著的時候,她又再次吻了他,熱情如火的纏綿,讓雷恩都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反客為主,把她壁咚到墻邊,吻著她的香唇,雙手從溫潤如玉的大腿處慢慢滑動撩起了粉色裙擺…

  就在這時,意外發生了。

  “咳咳,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可現在是白天啊,你們在廚房里就…”

  廚房門口,甜美的女聲中帶著調侃,還有一絲羞澀。

  這種聲音自然不會是卡莉法,不過她同樣是難得的美人。

  她臉龐白皙,五官精致,身材苗條,留著粉紅色的中長發,左眉是奇特的逆時針的圈圈眉。

  此時,她嘴角含笑,那涂著淡粉紅色口紅香唇格外誘人,一身白色短袖連衣裙讓顯得更加皮膚勝雪,裙擺下的雙腿修長,白皙如玉,有“6”數字圖案的紋身。

  “蕾玖,你知道嗎?我現在很想痛扁你一頓。”

  雅興被打攪,雷恩放開斯圖西,偏頭狠狠瞪了她一眼。

  貌似是第三次了,又卡在這個時候,他真有句mmp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蕾玖攤了攤手,略顯無辜的道:

  “抱歉,是我的錯,典禮快開始了,你該過去了,對外宣布成為新皇,順便把和杰爾馬王國結盟的事告訴世人。”

  “呵呵。”

  雷恩笑了笑,走到蕾玖面前,伸手勾起她的下巴,手掌撫摸她肌膚柔滑水嫩的臉蛋,道,“順便宣布,你成了我的未婚妻是吧?”

  “無所謂。”

  蕾玖有點臉紅,撇過頭去,輕哼道,“反正這個月又不是沒跟你睡過。”

  她留在他身邊,已經快一個月了。

  不止是她,他身邊的女人可多了,畢竟是一位新崛起的海上霸主,太多人想巴結和攀附了,這些天各大勢力送來的女人不下200個,沒有一個不是美女。

  雷恩算不錯了,愣是一個沒上。

  大多數女人都直接打入冷宮,能留在他身邊服侍的就只有卡莉法,斯圖西,妮可·羅賓和她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妻了。

  不吹不黑,雖然也做不到坐懷不亂,但她這個未婚夫定力還是有的,這是和他同床共枕時確定的…

  這段時間,他只犯了兩次錯誤,一次是羅賓自己玩火,還有就是這次。

  “別急,先午休一下,讓娜娜主持,晚上我露個面就行了。”

  雷恩撇撇嘴,在蕾玖的驚呼聲中,將她扛在了肩膀上,同時拽著斯圖西的手一起拉進了臥室。

  臥室的門被粗暴的帶上。

  普通人窮吊絲比較容易做到專一,畢竟他們就沒多少機會花心,也沒有能力和資本花心。

  當了皇帝,專一就難了。

  后宮佳麗228人,他一個沒上,拳打劉病已,腳踩柳下惠,已經把古今風流人物殺的幾乎片甲不留了。

  “兩位美女,一起請吧。”臥室內,他興奮的道。

  辦正事之前,先放縱一會兒,玩幾把。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