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五十六章小馬哥擔心雷恩的安全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他在戰斗的時候,你就開始逃跑,他倒下了你也沒有多看他一眼…你真的是他母親嗎?”

  看著百米外,被圣槍攔截住,沒法鉆入密林中的miss巴金,阿爾托莉雅語氣冰冷的走了過來。

  其實相比威布爾,這個貪婪又心腸狠毒的女人才更該死。

  威布爾是個骨灰級的“媽寶男”,他的行動幾乎全是聽從Miss巴金的指示,她帶著他四處燒殺搶掠,所到之處,平民都會損失慘重。

  “你這次應該是專程來找我的吧,是想幫‘黑腕’澤法報仇嗎?”

  Miss巴金臉色陰沉,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沒有回答白龍的問題,反而追問她為什么殺過來。

  “不完全是。”

  阿爾托莉雅搖搖頭,“就算沒有這件事,我也會來。”

  “黑腕”澤法又不是她的老師。

  實際上Miss巴金和愛德華·威布爾早就上了她的黑名單了。

  這兩人壞事做盡,行事還極其囂張,幾乎每到一個地方都要破壞城鎮,殺戮平民。

  這種殘忍囂張,專門搞破壞,還喜歡濫殺無辜的海賊是她最討厭的,來到OP世界四個多月了,這種不可回收的海上垃圾,她沒干掉一千也有八百了。

  這就是為什么赤犬,道伯曼,鬼蜘蛛等人都認可她為鷹派將領,不完全是五老星刻意的安排。

  Miss巴金聽到這話,知道這個嫉惡如仇的女海軍恐怕早就盯上他們了,也有點后悔自己過去太高調,還往死里得罪了海軍。

  可她還不想死,于是開動腦筋,看著威布爾的半具尸體,急中生智道:

  “中將大人,冤枉啊,這一切都是他逼迫我做的,沒錯,都是他的錯,我根本不想…”

  白龍:“…”

  “母慈子孝”,場面太感人了,簡直讓人無語凝噎。

  她抬起手掌,遠處的圣槍拔地而起,鋒利槍尖驟然回轉在空中化作一道熾烈的金色光束貫穿了Miss巴金的頭顱,鮮血迸射!

  Miss巴金推脫的話戛然而止,臉上殘留著一絲恐懼和茫然,身體噗通一聲栽倒在地。

  阿爾托莉雅收回圣槍,沒看她一眼,邁步往回走。

  別被亞瑟王花季少女的外表迷惑了,她雖然一直堅守著騎士道,但是對于敵人或者惡棍,她可從來沒有手軟過。

  當年建立起卡美洛的過程中,對于那些異族和入侵者,她手起刀落,不知道殺了多少。

  戎馬一生,殺伐果斷,絕非什么圣母濫好人。

  今天威布爾和Miss巴金當著阿爾托莉雅的面濫殺無辜,破壞城鎮,等于提著燈籠上廁所——找死。

  至于威布爾只是聽從母親的指示,有點無辜?

  別逗了,要同情也是同情澤法,他不僅被砍了一只手臂,還要眼睜睜地看著威布爾像虐殺小雞仔一樣虐殺他的那些學生,而且一殺就是一船…

  無法想象澤法當時有多痛苦和絕望,難怪后來聽到威布爾成為了七武海,可以逍遙法外后,會變得那么極端。

  天真無邪、單純,從來不是可以為惡的理由,人總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威布爾這貨都33歲了…

  阿爾托莉雅回到城鎮,告知居民,那兩個入侵者已經被清理掉了。

  不出所料,鎮民們立刻發出震天歡呼,喜聞樂見,大快人心,普天同慶,奔走相告。

  “太好了,那兩個惡棍終于死了。”

  “海軍萬歲!正義必勝!”

  “可惜,要是海軍再來早一點就好了,伊森先生的妻子都懷胎六個月了,被倒塌的墻壁砸死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開心,阿爾托莉雅駕馭風暴移開了那些碎石瓦礫,一些居民從廢墟下翻出了親人朋友的尸體,哭的很傷心。

  事后統計了一下,在這次騷亂中,死了三十多人,小鎮的治安官+警衛隊共計25人,孕婦一人,兒童4個,老人3位。

  隨后,當阿爾托莉雅準備處理Miss巴金和威布爾的尸體時,有人提議,要對他們兩個進行鞭尸。

  “這個…鞭尸就算了吧。”

  看著群情激憤,打算鞭尸的一些鎮民,阿爾托莉雅好說歹說,才制止了他們。

  因為眾人強烈反對,她無法將Miss巴金和威布爾安葬進鎮上的公墓中,只好在野外挑了個風水寶地,就地掩埋。

  有點簡陋,但她也沒辦法,比蒙島靠近白胡子的故鄉斯芬克斯島,位于新世界海域的中間地帶,附近根本沒有海軍基地,她不可能帶尸體回去處理。

  而且,安葬在森林中未必是壞事,真要安葬進鎮上的公墓里,她都懷疑第二天墳就會被挖了…

  處理完了后續事宜,阿爾托莉雅在人們的歡送下來到比蒙島碼頭區,準備離開。

  可這時,碧波萬頃的海面上,駛來了一艘海賊船。

  于是,船頭上,聽到威布爾在這搗亂,急忙趕來救火的小馬哥和“花劍”比斯塔就看到了老仇人。

  白龍:(゜一゜)

  小馬哥:∑(O_O;)

  比斯塔看著女海軍美麗的臉蛋,不覺得賞心悅目,反而汗毛倒豎,不久前被風暴切割的疼痛涌上心頭。

  海軍怎么在這?

  陰謀,陷阱?

  花劍心神一震,幾乎是本能地跳下船,拔出雙劍向她發起攻擊,劍鋒舞動釋放出諸多玫瑰色的花瓣,每一枚都有著洞金裂石的可怕穿透力!

  阿爾托莉雅見狀抬手一按,風暴和霸氣混合成一道屏障似的氣勁,將漫天玫瑰色花瓣震的潰散!

  另一側,小馬哥手臂的變成了羽翼,渾身燃燒著藍色火焰沖了過來,銳利的鳥爪劃向她的頭顱!

  與此同時,阿爾托莉雅右手掌心金色光輝聚合,抽出了圣劍。

  她手中的圣劍上陡然金輝大盛,手一揚釋放出一抹驕陽似的劍芒,險些劈斷了不死鳥青炎燃燒的腳爪,將他轟飛了出去!

  然后她又對準花劍,手掌風暴凝聚,用力一拍。

  天青色的風暴大手印砸下,一擊拍碎了花劍再次釋放的劍氣花瓣,打的他咳血踉蹌后退,雙腿在地上犁出了兩道溝壑!

  退敵,一輪交鋒結束。

  “不死鳥”馬爾高雙翼連連扇動,勉強在空中止住后退。

  降落至地面后,他如臨大敵的看著她,質問道:

  “白龍,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說著,他瞥了一眼自己受創后鮮血汩汩而流的右腳,表情有點凝重,即使燃燒著再生青炎,那個被砍傷的部位也難以愈合。

  因為,她斬擊的破壞力,或者說其中蘊含的某種特殊力量,超出了不死鳥形態愈合效果的界限。

  這個女人似乎又變強了…或者說,頂上戰爭時她并沒有出全力?

  至少之前她沒法隨意一劍砍傷他。

  另一側,花劍比斯塔止住后退后,伸手擦掉嘴角的血跡,臉色難看的盯著她:

  “海軍這是想對我們趕盡殺絕嗎?”

  不怪他多想。

  這里離老爹的故鄉不遠,神之女出現在這,怎么看都是想針對,甚至圍剿白胡子海賊團的殘黨。

  “如果是這樣,你們會看到很多軍艦。”阿爾托莉雅淡淡的道。

  “那你來這里做什么?”看她似乎沒有繼續動手的意思,小馬哥松了一口氣,詢問道。

  確實也沒看到軍艦,他的態度和語氣緩和了一些。

  畢竟,打是肯定打不過的,甚至…跑都可能跑不掉。

  “這個你可以問鎮上的居民。”

  阿爾托莉雅沒有解釋什么,她可不是在海賊陣營中混的便宜弟弟,和白胡子海賊團這些人可沒什么談的。

  隨口敷衍了一句,她就收起圣劍,整個人化作一團風元素飛過海面,直奔遠方。

  速度很快,幾個剎那就超出了花劍和小馬哥的見聞色感知范圍。

  兩人靜靜的目送她離開,沒有動作,也不敢阻攔。

  咱也不敢說,咱也不敢問.JPG

  之后,小馬哥和花劍通過詢問鎮民,才知道了之前發生的事。

  兩人花了點時間,到鎮外的森林中尋找,發現了戰斗的痕跡。

  特別是那一道劈開了半個島嶼,幽暗的地底下甚至有冰冷的海水在蕩漾的諸多巨大裂縫,或者說深淵,讓人看了心底發寒。

  站在森林中的那道巨大裂縫邊緣,兩人對視一眼,皆吸了口涼氣。

小馬哥咽了口唾沫  鉛筆小說23qb

  :“這也太變態了…”

  花劍深以為然,點點頭道:“確實,比雷恩在馬林梵多破壞包圍壁的那一劍還要恐怖的多。”

  他是大劍豪,對比一下,他清楚,這一擊要是從馬林梵多的港口發出,足以把整座島嶼都切割成兩半,而且能崩裂整個地基一擊滅島。

  因為在島嶼邊緣的森林位置向外打,比蒙島才能幸存。

  據說古代兵器“冥王”普魯托可以一炮沉島…神之女這一擊,足以和古代兵器對轟。

  小馬哥唏噓道:“鎮上的居民說,白龍短短幾分鐘就結束戰斗了,我還有點不信,現在看來,威布爾真死了。”

  “只能說,他這次不太走運。”花劍搖了搖頭。

  他和馬爾高感到頭疼,解決不了的麻煩人物,竟然讓一個海軍幫他們解決了,真是諷刺。

  兩人又搜尋了一會兒,在樹林中發現了威布爾和Miss巴金的墳墓,兩個小土包和刻著名字的木碑。

  “要不要重新安葬一下?”花劍有點遲疑的說道,“這女人和威布爾,說不定真和老爹有關系。”

  小馬哥沉默了一會兒,搖搖頭道,“算了吧,頂多在這重新修繕一下,我們的人可有不少遭了威布爾的毒手,把他帶回去安葬,很多人會有意見…畢竟老爹生前可沒有任何交待。”

  之前Miss巴金帶著威布爾攻擊他們的時候,可沒有絲毫手下留情。

  手起刀落,四個白團麾下的小船長連同他們的一些船員,總計超過上百人遇害。

  “神之女變得更危險了,我覺得,有必要通知一下我們的朋友。”花劍道。

  小馬哥點點頭,有點憂心忡忡:“對于海賊而言這確實是很糟糕的情況,我會告知雷恩和紅發這里的發現,希望他們能加以戒備。”

  至于給老爹報仇,沒必要,畢竟老爹自己臨終前都沒什么遺憾和恨意。

  當然,他們對于殺了老爹的神之女肯定是沒有什么好感的,基本上抱著敵視和忌憚的態度,只是談不上有多怨恨。

  要是有機會能給她一點顏色看看,小馬哥也不介意落井下石。

  可惜,目前看來是沒有機會了,這個女人越來越變態了。

  小馬哥甚至有點擔憂雷恩的安全,看起來他和神之女是老仇人了,在馬林梵多一直針鋒相對。

  不行,他要馬上打電話給雷恩,讓他以后加強戒備,別一不小心就被她干掉了…

  隨后幾天,“白胡子二世”——愛德華·威布爾的死訊通過白胡子海賊團的一些人之口散布到了外界,造成了不小的轟動和影響。

  澤法曾遇襲的事被海軍低調處理了,但威布爾懸賞金4億8000萬貝利,在新世界也不是沒有名氣。

  實際上,只要賞金過2億在新世界就算個名人了。

  如白胡子海賊團麾下的小船長——“大蝸蜘蛛”斯庫亞德,懸賞金也才2億1000萬貝利,但他在新世界已經名氣不低了。

  更何況威布爾還自稱“白二世”,也算蹭到了白胡子的熱度和名氣,最近又高調的跳出來襲擊白胡子海賊團,著實引發了不少關注。

  他撲街的消息勉強登上了熱搜,被刊登在不少報紙的第二版面上。

  頭版頭條,那自然還是海賊女帝要和凱多撕逼大戰,這件事的熱度,把世界政府提前召開世界會議,獅心海賊團不斷攻城掠地,已經占領了小半原白團的地盤,以及海軍機構的帥位爭奪這三件大事都給擠下去了。

  雖然雙皇戰不是兒戲,雙方從宣戰到開打準備時間最少一兩個月,但這不妨礙各大報紙一直緊跟進程。

  例如,百獸凱多不顧塑料兄弟情,擊殺黑炭大蛇收攏和之國的兵力,就被九蛇海賊團的人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給捅了出來,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

  女帝的二妹還公開嘲諷凱多就是陰險小人,冷血自私,出爾反爾,危難之際就知道插兄弟兩刀,想去投奔他的人最好考慮一下…

  船長風評被害,一下子搞的百獸海賊團在輿論上很被動,招募炮灰…手下都變得困難了一些。

  據說,這件背刺盟友的丑事被捅出去后,凱多氣的把酒壺都摔爛了,破口大罵女帝無恥…

  總之,九蛇和百獸還沒開始交戰,海上就各種風波不斷,讓世界各地的吃瓜群眾們看的津津有味。

  正因為事件頻出,導致白二世嗝屁的消息熱度始終上不去。

  當然,相比雙皇戰,也有人特別關注威布爾被殺的消息。

  香波地群島,海軍駐地。

  庭院中,“黑腕”澤法坐在椅子上,拿著標題為《震驚!白胡子二世——愛德華·威布爾身亡》的報紙,認真閱讀。

  良久,他才嘆息一聲,表情有點復雜,看著俏生生站在他面前的女海軍,問道:

  “凱特她怎么說?”

  “澤法老師,她希望你能退休,不要做其他事。”艾因朗聲道。

  這是個漂亮妹子,有一頭柔順的海藍色波浪卷長發,身材不錯,穿著紫色背心和黑色超短褲,顯得青春貌美。

  此時,她的眼神有些擔憂,又一臉期待地看著自己的老師。

  是她,拜托白龍去殺掉威布爾的,雖然白龍本就有這個想法。

  澤法沉默不語,沒有回答,他出神的看著庭院中那株枯萎的梨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才感概著說道:

  “被一個小丫頭給教育了,真是,后生可畏啊…”

  鉛筆小說23qb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