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一十二章談崩了,火拳必須死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檢測到任務目標“白胡子”愛德華·紐蓋特已經死亡,主線任務一,完成。]

  不出意外,在白胡子說完遺言后,阿爾托莉雅就獲得了提示。

  擊敗,還有輸出占比的要求,一般要求眷顧者對任務目標造成50以上的有效傷害。

  擊殺,就只要人頭。

  主線任務完成,對白龍而言,這場頂上戰爭也算結束了。

  人已死,白胡子的身體卻沒有倒下。

  他的尸身矗立在處刑廣場上,胸膛前后通透有個巨大的窟窿,五臟六腑都被圣槍的力量一擊湮滅了,身上還有無數猙獰的傷疤還在淌血,人死后血腥味和煞氣依然縈繞不散。

  “已經…死了嗎?”看著那具失去了生命氣息的軀殼,戰國愣了一下,有點精神恍惚。

  沒有多少宿敵已死的喜悅。

  反而有點失落,悵然…

  隨著這個與他爭斗了大半生的敵人的逝去,內心就像突然缺失了一塊一樣,空落落的。

  當然,感性的想法沒持續多久,畢竟還在戰場上,佛之戰國很快恢復了理智。

  看著白胡子死而不倒的染血尸身,他有點目瞪口呆,隨后就勃然大怒,破口大罵:

  “白胡子…你這個混蛋!!”

  人死了,也不讓海軍安生。

  他很清楚,白胡子最后那句話會造成何等惡劣的影響。

  自從羅杰當年說出這句話之后,二十多年來無數的人沖入大海,只為找到大秘寶。

  然而隨著時光流逝,越來越多的人死在大海上,卻始終一無所獲,海上有不少人開始懷疑,所謂的大秘寶也許僅僅是一個傳言,根本就不存在…

  但是今天,白胡子又告訴全世界的人,大秘寶確實存在。

  不難想象,未來幾年內,海賊的數量又將迎來一個爆發式的增長。

  這一下,海軍為這場戰爭所做的努力幾乎等于白費了,非但沒有起到震懾海賊和維護大海秩序的作用,反而加劇了時代的暴走…

  一想到這個,戰國就氣的差點一口老血噴出。

  完了,我的三軍總帥的職位…咳。

  不只是郁悶到想吐血的戰國,卡普,青雉和桃兔等人同樣臉色鐵青,他們看著白胡子傲立不倒的尸身,眼神有點復雜。

  海軍此戰雖然擊殺了白胡子,但是,戰略目的卻失敗了…

  海軍的高級將領們都默然無語,個個眉頭緊皺,一想到未來大海上漸漸失控的局勢,他們的臉色都不太好看。

  白胡子海賊團的海賊們就更悲傷了。

  “老爹…”

  “嗚嗚嗚…為什么會這樣,說好的要一起回去。”

  不死鳥馬爾高,鉆石喬茲,以及后方海灣中的花劍比斯塔和佛薩等人都熱淚盈眶,悲傷不已。

  莫比迪克號毀了,老爹戰死,海賊團內的弟兄們也死的死、傷的傷,損失慘重。

  唯一有點欣慰的是,至少“火拳”艾斯被他們救出來了…

  “嘩唥唥…”

  廣場上,十幾道銀色鎖鏈飛出,捆綁纏繞住白胡子染血的尸身,將之迅速拉入了雷恩身后的一扇空間門中。

  這個摸尸的舉動,也讓雙方陣營有點失神的強者們驚醒。

  不等誰開口,雷恩看著佛之戰國,不動聲色的道:

  “他已經死了,尸體我們要帶回安葬,沒問題吧?”

  別慌,倒斗而已,誰還不是個摸金校尉。

  “這…”

  戰國表情有點猶豫,嘴唇一動,最終還是沒說什么。

  本來,按照海軍的想法,是要將白胡子斬首示眾,以儆效尤的,不過看到斗了大半輩子的宿敵已死,他突然有點意興闌珊。

  算了,不鞭尸了。

  反正他已經搞砸了,背鍋辭職是必然的,這點過失就一起背了。

  旁邊,小馬哥和喬茲一臉悲傷,見老爹的尸身被盟友收起來了,他們也沒多想。

  將老爹帶回去安葬,也是他們想要的。

  實際上,摸金校尉雷恩也沒騙人。

  白胡子一死,他的惡魔果實能力馬上就會轉移,震震果實會隨機在大海上某處重生。

  就算他不用天之鎖束縛尸身,截取這顆果實,這份遺產小馬哥和喬茲他們也繼承不了,誰讓他們不是手藝人。

  何況,老白都說欠了他人情,四舍五入一下約等于墳頭蠟燭沒熄,他拿走震震果實作為報酬,沒什么不妥。

  沒直接向小馬哥他們討要報酬,雷恩校尉覺得自己作為盟友,已經算不錯的了。

  發死人財…咳,絕對的國際友人,良心盟友,他果斷為自己點了個贊。

  打了海軍的臉,完成了任務,又順手牽羊拿到了超人系·震震果實…雷恩大師的心情很不錯。

  賺的盆滿缽滿,他覺得差不多該罷手了,于是提議道:

  “戰國元帥,既然白胡子已死,雙方都損失慘重,再打下去沒有意義…可以停戰了吧?”

  他的這番話也引起在場所有強者的關注。

  鉆石喬茲一臉不甘,想說什么,小馬哥立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同樣臉色陰沉,卻還是勸說道:

  “別沖動,他是對的。

  再打下去,只會白白增添損失,弟兄們都很疲憊了,幾乎人人帶傷…”

  他也很不甘,很悲傷,很憤怒,也想替老爹報仇,但艾斯已經救出,現在要考慮的就是停戰,或者怎么帶人安全撤退。

  停戰?

  聽到雷恩的話,戰國遲疑了一下,臉色陰晴不定。

  他有點猶豫,對面有劍豪雷恩,孤高之紅、巴雷特、娜娜、馬爾高和雨之希留等一大批狠角色,海軍不可能吃下。

  可現在就停戰也是不可能的。

  戰國元帥一臉冷漠,看了一眼遠處因為白胡子戰死而失魂落魄的艾斯,冷冷的道:

  “停戰的前提是——火拳艾斯必須交給海軍處死!”

  海軍當著全世界的面進行處刑,要是不能殺死處刑對象“火拳”艾斯,根本無法向世人交待。

  別小看這個交待,一旦海軍在人們心中失去了權威和公信力,后果不堪設想。

  這就好比,一個國家的軍隊和執法機構失敗了,無力鎮壓叛亂軍或黑幫等非法組織,人們也不再相信他們的能力,通常出現這種事后,伴隨著的就是足以亡國的危機。

  “這不可能!不會把艾斯交給你們!要戰就戰!”

  小馬哥聞言大怒,毫不客氣的拒絕了這個條件。

  開什么玩笑,他們就是來這救人的,付出了無數犧牲才達成了目的,怎么可能接受這種荒謬的條件。

  然而,佛之戰國根本沒理會他。

  失去了白胡子,眾多番隊的隊長被白龍擊潰重創,現在白胡子海賊團已經沒有資格和海軍公平對話,更沒資格談條件。

  說的不客氣點,沒有獅心海賊團,現在白胡子海賊團就是砧板上的肉。

  不提別的,白龍一個人沖過去就能亂殺他們!

  戰國元帥目光如炬地盯著炮王,強忍住弄死這個混蛋的沖動,他希望先把獅心海賊團這群煞星打發走,于是說道:

  “劍豪雷恩,你覺得呢?假如獅心海賊團放棄插手處決火拳艾斯的事,海軍就放你們離開。”

  這話說的很有技巧。

  獅心海賊團不再插手對火拳的處置,海軍就讓他們離開…明明是退讓,對一群海賊低頭,說的卻好像是海軍高抬貴手放了雷恩他們一馬。

  瞧瞧,什么叫語言藝術,戰術后仰。

  小馬哥發現自己被戰國無視了,氣的臉色青一陣紅一陣,老爹剛死,白團就露出衰弱無力的一面,讓他心中一陣悲涼。

  然而,現實很殘酷,他們面對海軍確實很無力。

  不得不承認,相比白胡子海賊團,現在獅心海賊團的態度更重要,馬爾高和喬茲都有點緊張的看著雷恩。

  要是他答應戰國的條件,接下來白胡子海賊團的人恐怕會慘遭海軍的屠戮。

  海軍陣營高手如云,狠人眾多,就是艾斯脫困了也未必可以安全逃掉。

  不只是小馬哥,明哥,鷹眼,甚平等人也盯著炮王。

  他的態度,決定了這場戰爭的走向。

  萬眾矚目,雷恩手扶著刀柄,對著佛之戰國冷冷一笑:

  “讓他們處決火拳艾斯?開什么玩笑,絕無可能!”

  他是不太在乎艾斯的死活。

  可打到現在,死了那么人,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和犧牲,“火拳”艾斯事實上已經成了獅心海賊團和白胡子海賊團的勝利果實,是海賊陣營勝利的象征。

  而且,你說交出去就交出去啊?

  他嗜血大劍豪不要面子的嗎?

  “你的意思的,沒得談了?”

  戰國元帥臉色冰冷,目光懾人,原本恢復人身的他體表釋放出金光,身軀開始膨脹。

  用行動表明態度。

  他變成大佛形態,體表璀璨的金輝瞬間照亮了半個處刑廣場,抬起一只籠罩著透明沖擊波的手掌向雷恩狠狠拍去!

  “是你不想談!”

  雷恩冷冷一笑,不避不閃,抬起縈繞著透明震波手掌迎向了落下的佛掌。

  轟———!!

  沖擊波和震波隔空對撞,大氣瞬間開裂發出不堪忍受的顫栗哀鳴,兩股龐大的力量互相傾軋擠壓,地面崩解龜裂,狂暴的勁風掀起了無數沙土和石塊!

  “哈哈哈哈…這就是海軍元帥的力量嗎?果然驚人。”雷恩縱聲大笑,氣焰囂張。

  你要戰,那便戰,慫是不可能的。

  隨后,他加大了手臂的力量,掌心的震波愈發狂暴的釋放,一寸寸碾碎推開了大佛釋放的沖擊波!

  戰國身體搖晃著,露出吃力的表情,大喊道:

  “繼續進攻!不惜一切代價,處死火拳艾斯!”

  這句話等同于開戰的信號。

  戰火重燃,海兵們立刻發起進攻。

  “快,撤退!離開這里!艾斯你快…”小馬哥同樣吶喊道。

  可是,幾萬人想撤退可不容易,海賊們雖然在跑,但一時之間也拉不開距離。

  戰斗無法避免。

  嘭嘭嘭——!

  戰場上,炮火連天,子彈亂射,到處都是刀光劍影,鮮血飛灑,一條條生命被無情的收割!

  “殺!繼續炮擊!”

  “開火,不要放過任何一個敵人!”

  “跑不掉了,和他們拼了!”

  血與火交織出癲狂的殺意,可能是之前的廝殺積攢了太多的仇恨,這次很多人都殺紅了眼,格外瘋狂,很快雙方就殺的血流成河,尸橫遍野。

  不過,勝利的天平明顯開始向海軍傾斜。

  海軍有10萬精銳,主場作戰,以逸待勞,而白團只有5萬人馬,奔赴千里來戰,加上包圍壁計劃損失不小,此時已經難以抵擋海軍的兵鋒。

  而獅心海賊團才幾百人,高手多,但小兵真沒多少,還不夠海軍塞牙縫。

  因為無法像來時那樣鍍膜走海底,只能沿著海面航行,海賊們的撤退很不順利。

  白團的人撤回海灣后,很快就被島嶼邊緣戒嚴的軍艦阻攔住。

  海軍占盡天時地利,布下天羅地網,用激烈的接舷戰一次又一次帶走了無數海賊的性命。

  守在海灣邊緣的軍艦如同嗅飯鮮血味道鯊魚般死死咬住海賊團艦隊,白團的人還沒沖破封鎖,后方本部的海軍精銳又追殺了過來。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場面很絕望。

  “逃不掉了嗎?”

  望向大海上連綿而來的軍艦,精疲力竭的海賊們沮喪道。

  他們帶傷的身軀已無多少再戰之力。

  “可惡,都這樣了,還是不肯放過我們嗎?”

  斯庫亞德憤然道,揮刀切開了一發射來的炮彈。

  “不要放棄,航行還沒結束,老爹的命令是讓我們安全返回新世界…”

  這時,一道身影踏步上前。

  他矗立于炮火中,紋絲不動,一人獨對海面上的那支海軍艦隊,背后白胡子海賊團的刺青標志讓斯庫亞德眼前一陣恍惚。

  并不高大的身影,讓他下意識想到了那個頂天立地的男人。

  “艾斯!?”

  斯庫亞德怔怔地看著挨了無數嚴刑拷打,遍體鱗傷的艾斯。

  “伙計們,在返回新世界之前,我們的船不會停下!”

  艾斯踏步跳躍上半空,對海面上的那些軍艦舉起火光燃燒的左手,將滔天火浪洶涌釋放過去!

  “火拳!!”

  巨大的炎火柱沖出,如長龍般掠過海面蒸騰起大片蒸汽白霧,火焰最后化作一只巨大的火焰拳頭貫穿了一排排軍艦!

  嘭嘭嘭!

  爆炸燃起熊熊火光,十余艘全副武裝的軍艦頃刻間就被打爆了,船體被火浪吞噬燃燒成巨大的火炬,滾滾黑煙一個接一個升騰而起!

  雖然幾乎被黑成了“狗都不吃”,但燒燒果實這個時候還是很好用的。

  在艾斯的幫助下,軍艦的封鎖終于被撕開了一角。

  他讓伙計們趕緊上船,自己斷后,竭力攻擊那些圍上來的軍艦,爭取時間。

  可是艾斯并沒有察覺到,有一些一些“海軍”和一些“海賊”裝作不經意的靠攏了過來…

  嘭!!

  處刑廣場上,雷恩用力一推,粉碎萬物的震波強勢推進,擊潰了大佛手掌表面最后一層薄薄的沖擊波,擊中了大佛的肚子!

  戰國悶哼一聲,龐大的身軀不禁踉蹌后退了幾步。

  他體表璀璨的佛光黯淡了一下,嘴角溢出一絲血跡,只是小傷。

  “勉強擋下了嗎?”

  沒造成多大的傷害,雷恩咧嘴一笑,“真是小看你了,智將戰國先生,赤犬的表現也不過如此了。”

  赤犬用巖漿拳正面擋他的拳頭時,也只會受點小傷。

  他靠的是元素化能削弱一部分傷害,而戰國靠的是大佛的防御力,佛陀金身不僅看起來神圣威嚴,也很堅固。

  “混蛋,你是不是殺了他?!”想起赤犬,戰國怒視著他,心情很糟糕。

  “別血口噴人,我可是好心給他留了一口氣。”

  戰國:“…”

  ヽノ,是嗎?那我是不是還要謝謝你啊。

  還沒等元帥大人說什么,另一側,黃猿抱著奄奄一息的薩卡斯基,小心翼翼地繞過處處都有神仙打架的戰場沖到了這邊。

  他神色焦急,對白龍喊道:“快,凱特,來救人!他快撐不住了…”

  附近,阿爾托莉雅已經收起了圣槍,她操控風暴湮滅龍炎,又一用一記風暴大手印把無能狂怒的娜娜一巴掌按進了地底!

  可憐的小母龍,因為不服氣,她不讓雷恩過來非要自己死磕神之女,結果一次次吃癟。

  輕松打退了娜娜,阿爾托莉雅化作一團風元素疾速飛到黃猿身邊,剛看了一眼出氣多進氣少的赤犬,她就眉頭一皺,

  這…傷的也太重了吧。

  滿臉血污,身上都是血和灰塵,幾乎不成人形,處處纏著綁帶,可從傷口部位繃帶明顯都淺了一層的顏色也能看出,那些傷口全是前后通透的血窟窿…

  不止是她,如此駭人的傷勢,讓雙方陣營的高手看了都倒吸冷氣,海兵們更是一臉驚恐。

  “喂喂,不會吧,赤犬…要死了嗎?”

  天夜叉臉上的邪笑凝固了一剎那,難掩吃驚之色。

  鷹眼,甚平、沙鱷魚、伊萬科夫、紅伯爵、海賊女帝…沒有一個人可以保持平靜。

  海軍大將,敗了,不,都快死了。

  赤犬在三大將中都是最狠的一個,沒想到才半個多小時不見,竟然就被炮王打成了這副凄慘的模樣。

  就是青雉看了薩卡斯基的慘相,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剛剛發生了什么,才會造成這樣的傷勢。

  “快,凱特,盡全力治療他!”

  佛之戰國臉色鐵青,看著赤犬,發現他的生命氣息若有若無難以察覺,焦急的大喊道。

  “明白!”

  有點傻眼的阿爾托莉雅精神一振。

  驚訝于雷恩下手之狠,她沒有猶豫,伸出了手掌。

  風能量凝聚,化作一道青色的光柱籠罩了赤犬的全身,風很柔和,還蘊含著濃郁如實質的生機,仿佛雨露一樣滲透進他四肢百骸,一點一滴的滋潤修復著他受損的血肉,骨骼和內臟。

  嚴格來說,她的風暴是沒有治愈效果的,只是…

  在雷恩破妄之眼的視野中,那些風能量是耀眼無比的圣力,就仿佛乳白色的玉髓一樣濃郁、粘稠,幾乎呈現出液態。

  圣光,還是效果超過了他一大截的圣光治愈術。

  他原本是獵魔人,后廢棄獵魔人職業路線轉修某種煉竅法。

  而阿爾托莉雅是正統的圣騎士職業,晉升五階后,對圣力的掌控自然遠超他。

  她用風暴掩蓋了圣力和光輝屬性,她的另一種權柄。

  治療持續半分鐘后,她抬手,散去了那道彌漫著青光的風能量柱,這時赤犬的胸膛才有了點起伏,呼吸漸漸趨于平穩。

  可是,他昏迷著還是沒有醒來。

  “這是怎么回事?”似乎有作用,可見薩卡斯基還沒醒來,黃猿還是有點著急。

  據說這是神力,他表示自己凡人一個,有點看不懂。

  放下手,阿爾托莉雅喘了口氣,似乎消耗不小,狠狠刮了雷恩一眼,解釋道:

  “他傷的太重,失血過多,沒有10次以上的治療無法痊愈。”

  他打的爽了,治療工作,可是她來做。

  她還不能拒絕。

  領導戰國下了指令,海軍也不是海賊,真要見死不救,以后她還怎么在海軍陣營里混?

  雷恩似乎沒看出她的郁悶,還用平臺發消息:

  [這下,赤犬就欠你一條命了,救命之恩,所有人都看到了,我不信他醒來后敢不支持你當大將,否則他就是忘恩負義的白眼狼,看他怎么混的下去。]

  赤犬是狠,但他不是人渣。

  嚴格來說,甚至不是反派,至少不是那種傳統意義上的反派惡人。

  是海軍,就得講規矩,欠了同僚的人情那可是要還的。

  白龍:“…”

  ,連這個都要算計?

  感覺在他心中,她很需要他照顧,否則當個大將都很難…

  而見赤犬沒死,竟然在風能量的治愈下真的穩住了生命體征,紅伯爵,克洛克達爾和甚平等人都一臉驚訝。

  “身體都快被打爛了,這都能治好?”人妖王伊萬科夫目瞪口呆。

  他是懂行的,感覺和白龍一比,他的治愈荷爾蒙根本拿不出手,而麥哲倫的毒液攻擊在白龍面前,恐怕就是個笑話。

  見赤犬撿了一條命,黃猿歸來,戰國精神一振,喊道:

  “凱特,你牽制住劍豪雷恩,我來對付那頭火龍,波魯薩利諾,去,殺了火拳艾斯!”

  他很快就理清了思緒,發出一道道指令。

  而聽到元帥要他去殺掉火拳艾斯,黃猿臉色微變,暗暗叫苦。

  以的性格,真不習慣把事情做絕,奈何看著戰國元帥想吃人的目光,他不敢說出拒絕的話。

  有點無奈,他只能召喚出八咫鏡,身體變成一團金色光柱不斷折射,向著海灣區域疾馳而去。

  小馬哥見狀大急,可惜,沒人可以攔住黃猿。

  本來是白龍VS雷恩,赤犬VS白胡子,戰國在處刑臺上看戲。

  現在白胡子已死,赤犬也躺下了,雙方各失去了一位頂級戰力。

  可海軍那邊本就多一個佛之戰國,他下場擋住娜娜,就打破了平衡,讓黃猿得以解放。

  而雷恩,自顧不暇…

  “明白!”

  另一邊,聽到戰國元帥的命令,阿爾托莉雅欣然領命,沖上去拔出圣劍對著雷恩的腦袋一劍劈下,劍光耀世!

  ‘臥槽!’

  連招呼都不打,就殺了過來,嚇了雷恩一跳。

  他趕緊拔出黑刀,擋住劈下的劍刃,與她激戰起來。

  鏘鏘鏘——!!

  兩人一邊對砍,一邊騰空而起,幽藍刀芒和金色劍光激烈對撞,很快就形成了一團狂暴的劍氣龍卷,隨著高度的攀升直沖云霄,一道道劈山斷海的絕世鋒芒將云海都切割得支離破碎!

  “雷恩,你變強了。”

  到了數千米高空,別人難以觀察,阿爾托莉雅才對他露出燦爛的笑臉,柔聲道。

  “哼,沒你爽,白撿了一位主神的家產,一夜暴富。”

  雷恩哼了一聲,酸溜溜的說道,有點質壁分離。

  “你在嫉妒我嗎?”她笑的更開心了,那明媚的笑容讓百花失色,

  “才沒。”

  “以后我來保護你吧。”

  “不要。”

  “我是姐姐,我覺得你還聽話一點比較好。”

  “你說什么?風太大,我聽不清。”

  然后,和往常一樣,他們又雙叒叕談崩了。

  關于家庭地位這種核心矛盾,兩人總是無法達成一致。

  家暴開始。

  阿爾托莉雅笑了笑,手中光之圣劍瞬間分成三團璀璨的金色光雨,一團化作圣劍Excalibur,一團變成圣槍倫戈米尼亞德,兩把武器一成型,就被她雙手握住。

  最后一團光芒覆蓋在她嬌軀上,形成了一套充滿神秘花紋,有豐富的堆疊和裝飾的銀白色甲胄。

  這是風暴女神的三大件。

  全副武裝的她,神采飛揚,被來自世界盡頭的恐怖風暴環繞拱衛著,身披騎士甲胄,左手圣槍,右手圣劍,簡直如同戰神附體!

  ‘要不要這么狠?’

  雷恩咽了口唾沫,想了想,他還是沒有激發體內的力量到巔峰顯露出兵主的姿態。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讓著她一點嘍。

  然后不出意外,沒打算出全力的他,自然被她壓著打。

  她全力出手,手中圣劍一掃,寒光閃耀分割云海,圣槍一刺,槍尖貫穿虛空粉碎萬物,剛猛無敵的攻勢,打的雷恩沒半點脾氣。

  不過反正是在數千米高空,速度又快,沒人看到他吃癟。

  雷恩穿上血鎧后,開始劃水,勉強應付著差事。

  打完赤犬后,他就有點提不起干勁,畢竟是便宜姐姐,又不能真的干她…

  雷恩在等紅發,等面子王一到,海賊陣營的實力就會超過海軍一截,由不得戰國不罷手。

  不多時,馬林梵多的邊緣,一艘三桅桿的龍首大船緩緩靠近。

  看到這艘船,一些海軍臉色大變,戰戰兢兢地看向船頭位置,有個霸氣十足的男子站在那里。

  “那艘船是…是雷德·佛斯號,四皇,紅發香克斯的船!”

  “為什么他會出現在這里?”

  “完了!又有一個四皇來了…”

  嘈雜慌亂的聲音傳遍全場,越來越多的海軍注意到緩緩駛入本部港灣的雷德·佛斯號。

  高空中,劍光撕裂虛空,雷恩揮刀和阿爾托莉雅又對砍了一下,湛藍刀芒和金色劍光同時崩碎!

  他疾速后撤,正準備下去,卻突然聽到了一聲歇斯底里的絕望叫喊。

  “艾斯…艾斯——!!艾————!!!”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