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零七章急轉直下,白胡子重傷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裝逼打臉,是吃瓜群眾們最喜聞樂見的橋段,經久不衰。

  裝逼,很爽,打別人的臉,更爽,但被別人打臉就…

  現在某大將裝逼失敗,慘遭打臉,正在空中和白龍激戰的雷某人頓時哈哈大笑道:

  “黃猿,連個9歲小女孩都干不過,要你何用?

  干脆開除將籍,回爐重造吧,不然你以后怕是只能去幼兒園稱王稱霸了。”

  他可記得不久前黃猿嘲諷了他一句[逃跑也這么厲害],他這人老記仇了,報仇從早到晚。

  “哈哈哈哈,就是…”

  “…笑死,區區大將,只能在三歲小孩面前耀武揚威…”

  “啥也不說,娜姐威武!”

  不出意外,海賊們哄堂大笑,特別是獅心海賊團的成員,毫不留情地往黃猿的傷口撒鹽,還踩上兩腳。

  能嘲諷海軍大將的機會可不多,小海賊都想抓住機會嘗試一二,以后說不定就有了吹噓的資本…

  哪怕不想笑也要干笑幾聲,老子當年可是嘲諷過大將黃猿的,牛逼不?

  黃猿:(;′Д`)

  炮王這小鬼,太記仇了吧,他不就是剛剛嘲諷了他一句嘛…

  黃猿聽著海賊們無情的嘲笑,一張老臉漸漸拉了下來,他非常不爽,抬頭看著空中渾身沐浴著火光,碧色龍瞳閃爍著兇光的娜娜,眼中帶著冷意。

  邪門了,就是打娘胎里開始修煉,這小女孩也不應該這么強才對。

  海軍大將的實力擺在那,即使黃猿被飛龍騎臉(字面意思),挨了小母龍娜娜一拳,也只是受了點輕傷。

  傷害不大,但侮辱性極強。

  打不過炮王不丟人,畢竟人家的拳頭實在太硬。

  可在炮王的手下、娜娜手中吃癟,就有點臉上無光了。

  黃猿一頭黑線,這下也沒因為對方看起來是小女孩就大意和手軟,手掌一拉拔出天叢云劍,毫不客氣地揮舞著金芒熾熱的激光劍殺了過去。

  全力以赴,誓要一雪前恥,否則就要晚節不保了。

  “呦,還想反殺啊?早點睡吧,老人家,夢里啥都有。”

  面對認真起來,殺氣騰騰的黃猿,娜娜歪著小腦袋嘲諷了一句。

  這話讓海賊們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黃猿臉皮一抽:“…”

  不愧是跟在炮王身邊的跟屁蟲,嘴巴也這么毒…

  他飛上高空,天叢云劍一斬,銳利的激光鋒芒就仿佛金色月牙一樣切割向娜娜的頭顱!

  娜娜怡然不懼,雙手變換成龍爪,漆黑的爪子上凝聚附著赤紅龍焰,如同表面有暗紅脈絡的烙鐵一樣,看起來猙獰無比。

  鏘鏘——!

  她揮動雙爪,龍爪就如同兩柄燃燒著熾熱光焰的鐵錘一樣和黃猿手中的那柄金色光劍連連碰撞,每一擊碰撞都會交織迸射出炫目的火光!

  眨眼間,兩人就閃轉騰挪,在空中或者地面殺成了一團,速度極快,很多人甚至只能看到殘影。

  每次兩人稍稍停頓,漆黑龍爪和激光劍悍然碰撞都會造成火焰翻涌、光子迸射的可怖景象,一聲聲巨大的轟鳴震蕩得氣浪滾動!

  時不時還有伴隨著巨龍的咆哮,以及光速踢掀起的爆炸火光。

  越打黃猿就越心驚,越郁悶。

  他原本以為,剛剛那個小女孩不過是出其不意才僥幸打中了他一下,讓他受了點傷。

  只要他認真起來,分分鐘吊打她…咳,至少能壓制她。

  可是,打了幾十個回合,他還真沒占到一點上風。

  龍炎抵消光彈。

  龍爪硬撼光劍。

  她速度極快,還能飛天遁地,完全跟的上他進攻的節奏。

  三色霸氣也強,蠻力更是驚人,震的他雙臂發麻…

  鏘!!

  娜娜燃燒著紅炎的龍爪一合攏,就像燒的血紅的鋼鐵臺鉗一般死死地夾住了劈向她頭顱的金色光劍!

  龍焰和光子發生接觸,火光迸射。

  黃猿手臂發力拔了幾下金色光劍,卻沒有拔出來,表情有點尷尬,只能和娜娜大眼瞪小眼。

  “黃猴子,你這是沒吃飽飯嗎?”娜娜撇了撇嘴。

  黃猿:“…”

  龍爪死抓著光劍不放,娜娜一臉得瑟:

  “老大說的對,三大將里就數你體術技巧最菜,只要跟的上速度,又不怕光劍犀利,就可以讓你上竄下跳,還毫無辦法。”

  黃猿:“…”

  ヽ( ̄д ̄;)ノ,少胡說八道,他的體術哪里菜了?

  而且,你以為大海上有幾個人,既能跟的上他這個閃光人的速度,又不怕激光劍?

  黃猿郁悶壞了。

  流年不利啊,他感覺這段時間老天似乎都在針對他。

  先是出現了電光人、炮王,用雷霆克制他的閃光。

  現在又出現了一頭火龍,會噴火,一對龍爪堅不可摧,力大無窮,還能飛天遁地,速度奇快…

  MD,這段時間出現的敵人,全是克制他的那種類型。

  高攻,高速,飛行…根本不用出全力,隨隨便便就能壓制、虐殺敵人,這本來是黃猿引以為豪的特長。

  可現在,高攻,高速,飛行,感覺都爛大街了。

  炮王還有小母龍,他們不僅高攻,高速,能飛。還蠻力驚人,皮糙肉厚,三色霸氣強橫…能抗、能打、能輸出…

  哦,還喜歡專門欺負他這個快60歲的老人家。

  氣抖冷,這個時代,真是對他這種老前輩越來越不友好了。

  “厲害啊,真擋住了。”

  “不可思議,我都不知道,是那個小女孩太強,還是黃猿太菜…”

  海賊們議論著,看熱鬧不嫌事大。

  “女孩強不強不重要,黃猿菜就對了。”

  “對對對,黃猿最菜,娜姐威武!”

  發現黃猿拿不下娜娜后,以聞西為首的獅心海賊團的成員開始口吐芬芳,送上祝福。

  黃猿:“…”

  他啥也不想說,打完這一仗,他就準備申請休假。

  心累。

  出乎眾人預料,哪怕全力出手,黃猿也沒占到上風,而是和那個小女孩打了個不相上下。

  他也沒空再偷襲別人了,一不小心被龍爪拍中或者抓住手腳,骨頭真可能被那個兇殘的小女孩一根一根的敲斷…

  沒了黃猿的騷操作,馬林梵多廣場上的混戰頓時少了很多樂趣,也少了很多看頭。

  情節不再曲折,故事不再狗血,精彩的裝逼打臉環節也沒了…強者們都中規中矩的干架,吸取黃猿因為太高調被打臉的教訓,都一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姿態。

  只有一組人除外。

  業界良心,薩卡斯基先生舉起噴涌暗紅熔巖的手臂,變換成血紅犬牙狀咬向敵人脖頸!

  嘭!!

  對面的白胡子不慌不慌,手掌纏繞震波一拳將犬嚙紅蓮震蕩粉碎,無數巖漿液從他的兩旁飛灑而出!

  無形震波還擴散出去震塌了旁邊的幾棟樓房,磚石瓦片飛濺!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打到了廣場一角,靠近馬林梵多右側城鎮的地方。

  “又在破壞島上的建筑。”赤犬面無表情,語氣冷冽。

  論威力,他的巖漿果實,戰國元帥大佛形態的沖擊波都可以擋住白胡子的震波。

  但震震果實余波的波及范圍無與倫比,對環境的破壞也是非常嚴重的,很難完全抵消。

  “你可以試著阻攔啊。”

  白胡子冷笑一聲,喘了口氣,額頭上滲出了不少汗水。

  老了啊,才交手不到半小時,他就感到了身體的疲憊,肌肉發麻,呼吸困難。

  “大噴火!”

  赤犬可不會給敵人喘息的時間,手臂熔巖涌動形成巨大的巖漿拳。

  他模擬火山噴發的原理一拳打出,強大的沖擊力讓大氣咆哮,暗紅色的巖漿拳蘊含的能量極其狂暴,燒得沿途大地通紅熔化,如高溫鉆井頭一樣向白胡子撞了過去!

  既有燃盡、熔化一切的高溫,又能模擬出火山噴發的爆發力。

  殺傷力和力道完美疊加,可以說,巖漿果實已經被赤犬開發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了。

  嘭!!

  沒有用拳頭接,白胡子拔出插在地上的薙刀叢云切,用力一刀劈下,大氣剎那開裂哀鳴,縈繞著透明震波的刀鋒將暗紅巖漿拳劈的從中央爆碎開來!

大地開裂,撼動天地的震波還將巖漿拳破碎后釋放出的上百顆火山  鉛筆小說23qb

  彈一舉撕裂成無數火雨飄灑!

  赤犬避過刀鋒,不等白胡子收刀,抬起冒著暗紅光芒巖漿化的腳一腳踩住了薙刀的刀面!

  與此同時,他立刻舉起右手,手臂上巖漿噴涌化作暗紅巨柱似的拳頭,狠狠鑿向敵人胸膛。

  嘭!!

  刀被踩住,白胡子依然毫不示弱,抬手用拳頭和赤犬對撼,震波和巖漿互相碰撞傾軋,一邊大氣震蕩,一邊熱浪滾滾!

  以兩者為中心,爆發出一陣恐怖的沖擊將地面如毯子一樣粗暴的掀起,寸寸粉碎!

  赤犬正面對上白胡子,戰況焦灼,一時之間不分上下。

  馬爾高和喬茲兩人看得心驚膽戰,為老爹的情況擔憂。

  如果是二十年前,不,十年前,無論老爹面對的是誰他們都不會擔心,需要擔心的是敵人。

  可惜歲月不饒人,舊時代的海上霸主已經老邁,在病痛的摧殘下,白胡子實力退化,身體狀況更是堪憂,不復世界最強之名。

  而赤犬還春秋鼎盛。

  哪怕不采用危險的搏命打法,只要耗下去他也能耗死已經打不了持久戰的老白。

  果然,久戰不下,白胡子的狀況開始惡化。

  又一次用拳頭震開了巖漿之后,白胡子正想拔刀劈向赤犬頭顱,卻動作一滯。

  就像老舊的機器卡殼故障了一樣,他的身體突然僵直了。

  “噗!”

  白胡子額頭都是冷汗,臉色蒼白,他手指顫抖著捂著絞痛的心臟,突然膝蓋一軟半跪在地,咳出了一大口血!

  那不是正常的顏色,血液黯淡污濁,如同灰黑色的粘稠淤泥一樣,還帶著難聞的異味。

  從這口瘀血也能看出,老白已經病入膏肓了。

  原本,孝子劍讓白胡子的身體提前出了狀況,如今不過是延后了一些。

  “老爹!”

  “小心!”

  喬茲,小馬哥,以及一些有留意白胡子狀況的海賊們立刻發出一聲驚呼。

  可惜,他們的提醒沒有什么卵用。

  噗嗤!!

  赤犬抓住了白胡子的破綻,沒有絲毫猶豫揮動巖漿化的暗紅色拳頭一擊狠狠鑿進了他的胸膛,赤紅滾燙的巖漿打穿白胡子的皮膚和肌肉,灼燒內臟!

  胸膛處滾燙的鮮血迸射,劇痛襲來,白胡子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他趔趄的步伐,搖搖晃晃后退,手扶著薙刀才勉強沒有倒下。

  “老爹!”

  遠處,馬爾高和喬茲大驚失色,心情急切想回援自家老爹。

  可惜桃兔和鶴中將的防線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心急之下亂了分寸,喬茲被桃兔用刀鋒劃傷了額頭,小馬哥則被鶴打中一拳,差點被洗洗果實洗成了落湯雞…

  白胡子發病,突然遭受重創,也讓原本僵持不下的戰局瞬間急轉直下。

  巴雷特,娜娜,甚平…都在戰斗,沒人可以及時救援他。

  戰斗時分心是大忌。

  好在桃兔和鶴離大將水平差了一點,否則剛剛喬茲和小馬哥可能被直接一波帶走。

  “你也敵不過歲月啊,白胡子。”

  赤犬一擊得手,看著額頭冷汗直流,嘴角不斷咳出污濁瘀血的敵人,微微有點感嘆。

  這個和羅杰齊名,舊時代的殘黨,真的老了。

  感嘆的時候,他手中的動作沒有停下,踏步沖上去,舉起拳頭,巖漿拳縈繞著赤紅滾燙的熔巖,化作兇狠的犬牙狀狠狠咬向了白胡子的頭顱!

  趁你病要你命。

  戰場上無所不用其極,赤犬自然不會放過這種絕佳的機會。

  致命的巖漿來襲,白胡子咳著血,想掙扎起來奮力反擊,可惜,心肺內臟絞痛導致身體僵直,肌肉麻痹,讓他難以及時作出應對。

  慢了半拍,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紅蓮獵犬撲咬而來!

  犬嚙紅蓮沒有咬中老白,天空中一道熾熱的雷霆光柱如長釘般落下,一擊打穿粉碎了巖漿犬!

  電漿滾動飛濺,赤犬后撤一步,眉頭微皺。

  他下意識抬頭,就看到白龍凝聚出天青色的風暴大手印攪動虛空,將剛剛往下投擲雷霆光矛的炮王一擊拍了下來!

  不過她本人也被幾十道銀色鎖鏈纏繞在了虛空中。

  嘭!!

  大地震動,雷恩如隕石般墜落,砸在赤犬和白胡子身側不遠處,掀起一陣狂瀾和沙土!

  顧不得模樣狼狽,他爬起來后,一刀劈向赤犬,數十丈長宛如狂濤的湛藍劍芒一舉撕裂大地向赤犬飛馳而去!

  與此同時,雷恩向后方回望,大喊道:

  “伊萬科夫,快過來!”

  “明白,劍豪Boy!”

  不遠處,伊萬科夫突然發飆了,一記沖擊力極大的銀河媚眼炸飛熊,向這邊跑來。

  沒辦法,只能用計劃B了。

  鉛筆小說23qb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