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章白龍正在大殺特殺,超神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海灣盡頭,廣場邊緣。

  “沖,救出艾斯兄弟!”

  “殺穿這里,就到廣場了…”

  鉆石喬茲,花劍比斯塔,拉克約、庫利艾爾、佛薩、以藏等十幾位白胡子海賊團的隊長正在向處刑廣場發起猛烈的進攻。

  因為缺乏高手,只靠那些巨人族中將根本無法攔住這群人。

  別小看白團的隊長,排在最末的,第16番隊隊長以藏都有高達5億1000萬貝利的懸賞金,遠超一般的小海賊。

  此時在白團隊長的們的猛攻下,幾位巨人中將也陸續倒下,海兵們被打的丟盔棄甲,躺了一地。

  海灣盡頭,海軍最后的防線搖搖欲墜。

  一旦這里失守,海賊們就可以長驅直入殺進馬林梵多的廣場,直逼處刑臺。

  而且這也等于越過了海軍花費重金,精心準備的包圍壁,到時候,頂上戰爭的局勢將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可以說,這已經到了戰爭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因此,此時白團隊長們的情況,也牽動了雙方強者們的心,成了全場最矚目的焦點。

  “太好了!快沖過去了,好厲害,那些大叔們。”

  連路飛都知道那邊的戰況很關鍵,見白團隊長們即將登上處刑廣場,他眼神一亮。

  雖然不是他沖上去的,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救出艾斯。

  能救出人就好,哪怕心大如他,也知道艾斯的處境有多危險,說命懸一線都是輕的。

  “…恐怕沒那么容易。”

  甚平沒有草帽小子那么樂觀,反而一臉嚴肅。

  他也希望鉆石喬茲,花劍比斯塔他們能一鼓作氣沖上廣場,但是,海軍絕不會這樣輕易的讓他們成功。

  特別是佛之戰國,被稱作智將,一向老謀深算。

  鏘!鏘!

  雷恩上前,手中湛藍光劍一劈,打的黃猿踉蹌后退,想也不想,又迅速回劍挑開了身側桃兔狠狠刺向他眼珠的刀尖!

  看到隊長們即將成功沖上高地,他聳聳肩:

  “不會吧,海軍這么不經揍啊?”

  聽到這話,伊萬科夫,沙鱷魚,以及天夜叉臉上都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

  海軍打不過海賊,這種笑話,海賊和革命軍都愛看。

  “咈咈咈咈…雖然知道海軍不可能這么脆弱,但場面上確實很難看啊。”

  明哥用足剃線擊碎劈開的沙漠寶刀,一臉幸災樂禍的邪笑。

  雖然身體是在幫海軍,但是,他的心是屬于海賊的。

  “那就拭目以待吧,沒準他們是沖上去送死的呢。”

  面對海賊們的嘲諷,黃猿不慌不忙,話語依然陰陽怪氣。

  如此胸有成竹的樣子,倒是讓明哥,沙鱷魚兩人略感驚訝。

  “是因為赤犬還未動嗎?”

  伊萬科夫一個旋轉跳躍,躲過了一發巴索羅米·熊射向他的鐳射光束,他嬉皮笑臉的道,“赤犬再強,還能1打10嗎?”

  白團隊長可不是湊數的,何況,那些人里面還有“鉆石”喬茲,“花劍”比斯塔兩位高手。

  會這么想,只能說,人妖王還是有點小看薩卡斯基先生了。

  原本頂上戰爭后期,赤犬還真能一個人和白團的十幾位隊長對峙。

  雖然赤犬沒能橫掃十幾位隊長,但局面也是僵持不下的,雙方一直僵持到紅發到來…

  海軍最強大將的恐怖實力,可見一斑。

  說曹操曹操到,廣場的處刑臺下,披著白色正義大氅,內穿暗紅色西裝的薩卡斯基先生回來了。

  “竟然被沖到這里了,真是難看…”

  看到那群即將突破封鎖的隊長,他那張如同大理石雕塑般硬朗的臉上殺氣騰騰。

  不過是離開了一刻鐘,就快被一群海上垃圾殺到了家門口。

  這能忍?

  赤犬臉色冷酷,手臂上嗤的一聲,冒出滾燙的赤紅巖漿液和火光,大步向廣場前走去。

  哪怕是一群實力不俗的白胡子海賊團隊長,也不能讓他有任何忌憚。

  “薩卡斯基,回來,包圍壁要啟動了。”

  處刑臺上,戰國及時喊住了他。

  赤犬腳步一頓,雖然有點按捺不住,但一想到作戰計劃的重要性,他忍住了,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啟動包圍壁后,需要他的巖漿果實能力。

  “那他們怎么辦?”赤犬翹著二郎腿,聲音冷酷問道。

  海軍不能讓白團的隊長沖過來,否則包圍壁就失去了意義。

  “無妨。”

  戰國臉色同樣很冷,掃了一眼前方,眼中都是寒光:“凱特,你去一趟,無需客氣。”

  聽到這話,處刑臺下方一側,鶴中將臉上露出微笑:“是時候反擊了。”

  “明白了,戰國元帥。”

  阿爾托莉雅背靠在一堵墻壁上,聞言異色雙眸中寒光一閃。

  她右手掌心金光閃耀,手一拉,無數粒子凝聚成一把寒氣逼人的西洋劍。

  她握住華麗的圣劍,向前走去,銀色戰靴踩在地面上,每向前一步身上的氣息都會暴漲,金色秀發和背后正義大氅無風自動,宛如戰神,威壓森然如獄!

  遠處的人可能感受不深,如鶴,艾斯和戰國等人都感覺耳邊嗡嗡響,仿佛萬物在悲鳴。

  “凱特,不用心慈手軟,那些隊長,能殺就都殺了吧!以你的實力,完全能做到。”

  赤犬亦抬起頭,看著她的背影,語氣冷冽的補充道。

  “我明白。”

  白龍沒有回頭,戰靴一踩地磚,整個人像鬼魅一樣消失不見了。

  前方,廣場邊緣,廝殺十分激烈。

  嘭嘭嘭!

  炮火連天,槍械轟鳴不休,一群海兵們操縱著火炮對海賊狂轟濫炸,爆炸形成一朵朵紅蓮似的火焰,飛濺的炮彈碎片胡亂掃射!

  廣場下方,坑坑洼洼的冰面上,堆積著諸多染血的尸體,有海賊的,也有海兵的。

  黑煙彌漫,鮮血都染紅了地面,每時每刻都有人在槍林彈雨中哀嚎著倒下。

  戰爭,就是一臺無情的收割機,人的生命就像風中的野草一樣廉價。

  唰唰!

  比斯塔揮動雙劍,劍光閃耀,諸多紅色劍氣花瓣回旋著疾速射出,將那一顆顆飛來的漆黑炮彈一分為二!

  另一側,喬茲一聲怒吼,跳起,那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鉆石之軀撞在了一位巨人的胸膛處!

  嘭!!

  挨了一撞,那位巨人中將頓時五官扭曲口鼻飆出鮮血,腹部都凹陷了一塊!

  隨后他慘叫一聲,身體失去平衡,仰面向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震起一陣洶涌的氣流。

  “太好了,這是最后一個了,我們上去!”

  見巨人倒地,白團第14番隊隊長,斯比多·基爾臉上一喜。

  他手持長矛,還舉著一面盾牌,神色激動的從冰面上一躍而起,跳上了處刑廣場。

  喬茲,比斯塔,“水牛”阿特摩斯,以藏等人也面露喜色,紛紛沖上了廣場。

  不遠處,“火拳”艾斯就跪在高高的處刑臺上。

  白團的隊長們都有點激動,終于,在盟友們牽制住海軍主力的情況下,他們成功殺到了這…

  勝利,仿佛唾手可得。

  別說他們,就是莫比迪克號上,白胡子都眼神一亮,他舉起薙刀,似乎準備下船。

  這個時候,只要他也過去開路,替兒子們擋住赤犬,就幾乎成功了一半。

  可是,有時候,看似很近的距離,卻是天塹。

  半空中,殘影一閃,阿爾托莉雅驟然出現在了白團隊長們的頭頂。

  她背后大氅在風中搖曳飄揚,一金一綠的異色瞳俯視著他們,身上散發著一縷縷恐怖的威壓。

  “誰?”

  “小心!這女人…”

  白團的隊長們見聞色霸氣不差,立刻發現前方頭頂的敵人。

  有些隊長不以為然,而喬茲,花劍比斯塔兩人第一時間察覺到危險,出聲提醒。

  但這種提醒晚了,也沒有用。

  旋風凄厲呼嘯,暗紅的雷霆也在阿爾托莉雅掌心凝聚,她俯視隊長們,一掌落下!

  嘭————!!

  無數如劍光銳利的風暴形成手印,纏繞著恐怖的霸王色從天而降將隊長們全部覆蓋,剎那間,廣場邊緣區域地磚連同附近的冰面全部坍塌,甚至崩碎成齏粉!

  恐怖的一擊,光線微微扭曲,大氣亦發出顫栗的哀鳴,恐怖的聲勢讓整個海灣都抖了抖!

  狂暴凌厲的霸氣和風刃沖擊下,僅僅是一瞬間,拉克約,庫利艾爾和以藏等白團隊長身上鮮血飛灑,像破布娃娃一樣橫飛了出去!

  強如鉆石喬茲都咳出一口鮮血,他趕緊使用果實能力,幾乎全身覆蓋上鉆石。

  就算如此也晚一步,被如狂暴釋放的風暴氣刃打的身軀跌落廣場,摔在了冰面上!

  比斯塔作為劍豪,身板更脆一些,咳血一路倒飛了幾十米,雙腿犁著冰面才面上停下。

  其余隊長更不堪,就像落水一樣,砸在冰面上形成了一個個大坑。

  他們個個嘴角溢血,氣息萎靡,身上有多道深深的血口,一時之間甚至爬不起來。

  甚至,不少正在海灣區域冰面上交手的人,都差點震的摔倒在地。

  如此駭人的聲勢,讓全場都寂靜了一下。

  幾乎所有人停手,都下意識看向了那道從空中落下后,屹立廣場邊緣的女人。

  她手持圣劍,肌膚雪白,有一張美麗精致的臉蛋,飛揚的秀發,隨著無形的清風一起搖曳,讓她看起來宛如風中的女神。

  “好可怕的力量,還有霸氣。”

  花劍比斯塔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跡,眼神驚愕的看著她。

  這是誰?

  他有點印象,又一下想不起來。

  “抱歉,職責所在,不能讓他們過來。”阿爾托莉雅手扶劍柄,站在廣場邊,聲音平淡的道。

  “可惡!”

  鉆石喬茲怒吼一聲,掀飛冰塊,從大坑中爬了起來。

  他靠著鉆石之軀,抗住了傷害,此時離她最近。

  功虧一簣,脾氣相對暴躁喬茲,無法忍耐這個女人打傷他這么多弟兄,還阻攔他去救艾斯。

  哪怕明知這個女人的實力極其恐怖,鉆石喬茲依然一躍跳上廣場,毫不猶豫地對她發起進攻。

  “等等!”

  花劍比斯塔一驚,正想勸說。

  可惜已經晚了,見阻止不了,他咬牙忍住傷痛,手握雙劍也沖了過去,支援隊友。

  白團的其余人也不顧身上染血,掙扎著想爬起來。

  “滾開!”

  廣場邊緣,喬茲腳底重重一踏,渾身都覆蓋上堅固無比的鉆石,還硬化著武裝色,如飛一臺馳的卡車一樣狠狠撞向了她!

  還未近身,沿途的空氣就發出一陣凄厲的呼嘯,仿佛被擠爆了一樣。

  鏘!!

  看著逼近的喬茲,阿爾托莉雅雙手握住圣劍擋在身前,下一刻,鉆石之軀和劍刃碰撞迸射出無數火星,以兩者為中心翻涌勁風呼嘯著向外滾動擴散!

  這一撞的威力非同小可,

  劍刃震顫,她手腕一抖,穿著銀色戰靴的雙腿在沖擊力下,瞬間陷入地板磚內一截!

  力量型的戰士+鉆石軀體+武裝色,蠻力驚人。

  但也就這樣了,還是擋住了。

  喬茲身體停住,用力也無法向前,目光變得有點驚愕。

  沒等他有所反應,阿爾托莉雅臉色轉冷棄劍身體凌空一躍,抬起左手。

  嘭!!

  她握拳,暗紅閃電和旋風凝聚,一拳打向了鉆石喬茲的頭顱上,身體還沒有接觸,無形的霸氣和風暴之力就隔空將喬茲狠狠一擊打翻在地!

  地磚剎那開裂,粉碎了一層,喬茲沒有鉆石保護的半張臉和口鼻鮮血迸射!

  接著,在恐怖沖擊力下,他整個人像滾地葫蘆一樣狼狽地滾了出去,沿途路徑的地磚和冰面都破碎,擠壓著掀起無數塵埃和冰屑。

  與此同時,阿爾托莉雅手一抓,地上圣劍就被牽引過來,她反手一劍架住比斯塔劈向她頭顱的雙劍,劍刃交鋒處火花迸射!

  兩人在虛空中停滯了一下。

  刀劍相交,對上她那雙散發著點點光彩的異色瞳,比斯塔不知為何心中一寒。

  下一刻,兩人的身體一同落下,阿爾托莉雅手中圣劍寒光綻放,全力一劈,一抹璀璨的金色劍光斬天裂地般朝花劍的頭頂落下!

  比斯塔立刻舉起雙劍,架住如同鍘刀一樣落下的金色劍芒?

  可這斬擊太霸道,劍芒落下時附帶萬鈞之力一下就讓他雙腿直到膝蓋都陷入了地底!

  他身體也隨之一顫,僵直麻痹了一下。

  阿爾托莉雅抬腿,銀色戰靴上纏繞著暗紅閃電似的霸王色霸氣,一擊踢中了無法閃避的比斯塔的胸膛!

  遭受重擊,比斯塔口吐鮮血,如同臺風中的稻草人一樣無力地倒飛了出去。

  須臾之間,兩位強大的隊長,就潰敗。

  這時,其余的白團隊長剛爬起來,目睹這番景象,個個目瞪口呆。

  不可能,就算是海軍大將,也絕不可能短短幾招就擊潰花劍和喬茲。

  而且,這還不是單挑,而是喬茲和比斯塔兩人一起群毆…

  嘭!!

  沒給他們驚訝的時間,阿爾托莉雅揮動圣劍一個橫掃,劍光閃耀,風暴怒吼還混雜著霸氣電弧,一瞬間一道弧形劍氣就將其余人的隊長們轟的吐血倒飛!

  他們飛過半個海灣,在中央處,莫比迪克的位置附近才一一墜落。

  嘭嘭嘭!

  白團隊長們狼狽的砸在冰面上,震起無數冰塊,還伴隨著哀嚎聲和飛灑的殷紅血珠。

  至此,三番隊隊長鉆石喬茲,五番隊隊長花劍比斯塔,六番隊隊長布拉曼克…

  …七番隊隊長、拉克約,

  第八番隊隊長、那謬爾。

  第九番隊隊長、布倫海姆,

  第十番隊隊長、庫利艾爾。

  第十一番隊隊長、金古多,

  第十二番隊隊長、哈爾塔。

  第十三番隊隊長、水牛阿特摩斯,

  第十四番隊隊長、斯比多·基爾。

  第十五番隊隊長、佛薩,

  第十六番隊隊長、以藏。

  全部受創,甚至潰敗!

  辛辛苦苦才沖到廣場上,現在,一朝回到解放前。

  整個戰場,都詭異的安靜了下來,鴉雀無聲。

  沒有人說話,包過雷恩大師在內,小伙伴們都驚呆了。

  連處刑臺上的戰國元帥,都身體一抖,強行憋住…笑。

  哈哈哈哈…太爽了。

  白胡子海賊團又怎么樣?

  什么臭魚爛蝦,十打一被反殺,擋不住他們海軍一枝花。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