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八十九章馬大將,一打二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正面剛不過怎么辦?

  當然是后入了…咳,背后偷襲,天下無敵。

  什么“正義群毆”,“友情背刺”啊,海軍的傳統藝能了。

  此時,青雉技術嫻熟,無聲無息地摸到了嗜血大劍豪的背后,釋放出冰矛準備爆他菊花。

  之前,他和白胡子,雷恩過了幾招就不見蹤影。

  別人都認為青雉掉線了,老演員,不知廉恥的在一旁劃水,偷懶。

  但是事實證明,人家是個王者,一出手就是一血。

  青雉背刺的時機把握的恰到好處,就在雷恩手持湛藍光劍和黃猿的天從云劍剛好進行了一次對砍時,他出手了。

  咻咻!

  幾根寒冷徹骨的尖銳冰矛成型,狠狠捅向炮王的菊花…咳,后背,冰矛的尖端上還硬化著漆黑的武裝色,讓它們看起來就像毒蛇的毒牙一樣鋒利又致命!

  攻擊角度刁鉆,極其兇殘。

  這一下要是捅中了,哪怕雷恩大師也要爽歪歪。

  事實上,他的確感到背后一寒,屁股都有點涼颼颼的…

  ‘shit!好你個青雉,濃眉大眼的,還會使陰招!’

  雷恩心中罵罵咧咧,就算他的見聞色霸氣已經提前預見了這一幕,心中也有點惱火。

  偷襲也就罷了,戰爭不是兒戲,本就無所不用其極。

  可只要不是基佬,被人直插后門,肯定會覺得不爽。

  “哼!”

  雷恩冷哼一聲,在心中畫兩個圈圈,詛咒青雉這個不講武德的老冰棍生兒子沒屁眼。

  他沒有閃避,因為沒必要。

  轟!!

  青雉來到炮王背后七八米處,剛將手中幾根寒氣森森的冰矛擲出,身側的大氣就發出破碎的哀鳴,一道恐怖的震波先一步打中了他!

  幾根冰矛剛射出就瞬間破碎了,化作無數冰渣飛濺!

  緊接著,他高大的身軀也在這股扭曲粉碎大氣的震蕩波光咔嚓幾聲,崩裂成一塊塊碎冰!

  這道震波甚至打沉了青雉腳下的冰面,無數裂痕浮現,造成了一個坑,險些波及到雷恩和黃猿。

  下一秒,那些散落的、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的冰塊重新凝聚成人形,大將青雉再現。

  因為剛剛注意力都在炮王身上,屬于猝不及防被襲擊了,他嘴角溢出一絲血跡。

  青雉沒理會這點小傷,偏過頭,冷漠地看向前方的莫比迪克號。

  船頭上,白胡子放下沙包大的拳頭,對他輕蔑一笑:

  “哼,青雉小鬼,當我不存在嗎?別想耍花招!”

  這波,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青雉:“…”

  炮王風頭太盛,海軍容不得他囂張。

  所以,他剛剛一心想著執行元帥大人剛對他下達的作戰命令——悄悄潛行過去,背刺炮王。

  有點大意了,他還真忘了白胡子就在旁邊虎視眈眈的統領戰局。

  別看老白一口一個巖漿小鬼,青雉小鬼,但他絲毫沒有小看三大將的意思。

  即使青雉有刻意降低存在感,他也專門留了一分注意力在他身上。

  而雷恩和黃猿兩大頂級強者交手的戰場是全場的焦點,同樣屬于白胡子重點觀察的地方。

  這種情況下,只要老白沒瞎,斷然沒有讓青雉背刺成功的道理。

  甚至就在他自以為得手的之際,老白趁機給了他一拳,讓他冷靜冷靜。

  ‘該死!’

  處刑臺上,看到青雉偷襲失敗,某個不愿透露姓名的老陰嗶,某個不止胯下,頭上也有鳥的元帥大人手一拍,扼腕嘆息。

  該死的白胡子,多管閑事!

  赤犬也暗道可惜,多好的機會啊,就這么浪費了。

  另一邊,雷恩的手臂驟然發力,黑刀粗暴壓下格擋的金色光劍,刀鋒順勢砍在了黃猿的肩膀上,帶出一串血花!

  隨后他踏步用力一推,力道剛猛,手中的黑刀與金色光劍劇烈摩擦,掀起炫目的火花和氣勁!

  黃猿頂不住這樣恐怖的蠻力碾壓,修長的身體不免向后微微傾斜,雙腿在冰面上犁出了兩道劃痕才止住頹勢。

  即使全力以赴,他要擋住如今強到蠻不講理的炮王也很吃力。

  短短時間內他身上就多了5處刀傷,身上血跡斑斑。

  假如不是今天這場戰爭太重要,他絕對二話不說,溜之大吉。

  一擊震退敵人,雷恩冷眼看向青雉,輕哼一聲:

  “以多欺少,背后偷襲,莫非,這就是海軍的正義?”

  青雉啞口無言,嚴格來說,這還真不是他的本意。

  這是剛剛戰國元帥用電話蟲,向他下達的指令…

  不過從來只有下屬為領導背鍋的道理,可沒聽過下屬敢甩鍋給領導。

  一如赤犬挑唆“大渦蜘蛛”斯庫亞德暗算白胡子,其實也是戰國的計策,不過誰讓當時的赤犬還不是元帥呢,只能背鍋…

  因為不好反駁,青雉也就懶得多說什么。

  既然偷襲不成,正面上就行了。

  他海軍大氅上凝結著些許冰霜,伸手握住一把寒氣彌漫的冰軍刀,向炮王發起了沖鋒。

  另一側,黃猿見狀精神一振,老臉上露出一抹菊花般燦爛的笑容。

  群毆,我喜歡。

  老演員臉上自信一笑,神采飛揚,揮動手中那柄璀璨的金色光劍,氣勢洶洶地殺向了炮王。

  隊友來了。

  他突然覺得,腰不疼,腿不酸、連身上的5處刀傷也不疼了…

  一句話,爺的青春又回來了!

  青雉率先發起進攻,手中冰軍刀被強大的武裝色硬化的漆黑一片,直接劈向雷恩,刀鋒上還伴隨著極寒的凍氣!

  假如是一般的劍豪,就算擋住了刀鋒,他的手臂甚至身體也會被冰軍刀上的釋放的寒氣凍住。

  然后就是被青雉一刀削首的命。

  哪怕是大劍豪都得萬分小心。

  因為即使沒凍住,要是肢體被蔓延的寒氣侵蝕得僵硬,出手動作一慢,也會深陷險境。

  這就是自然系冰凍果實的威力,也許直接殺傷力差了點,可自帶遲緩,控制效果。

  寒氣可凍僵肌肉,高手過招,往往慢了一拍都是致命的。

  勁風呼嘯,青色火焰一閃而逝,一只巨大的禽類腳爪從一側襲來,狠狠踢碎了青雉手中的冰軍刀,將他沖撞的身體傾斜飛了出去!

  “喂喂,二打一,太過分了吧?”

  小馬哥面帶微笑,飛在低空中,雙臂已經變成了一對巨大的翅膀。

  那不是普通鳥類的翅膀,其骨架和羽毛不僅像蔚藍澄澈的水晶一樣散發著晶瑩璀璨的光澤,表面還燃燒著陣陣絢爛的藍色火焰,就像神話傳說中的生物。

  “一番隊隊長,馬爾高。”

  青雉一個踏步空翻,重新站定,看著擋他和炮王之間的馬爾高,眉頭一皺。

  這個時候,“鉆石”喬茲,“花劍”比斯塔和以藏等白團隊長正在帶頭沖鋒。

  可馬爾高沒動,見海軍不講武德,果斷支援盟友。

  他的實力也非常驚人,飛在空中,雙翼沐浴著夢幻般的再生青炎,渾身散發著位于動物系的頂端,幻獸種具備的神秘又強大的氣場,威壓。

  “好強,這是什么生物?”

  “不知道,那火焰看著很神奇。”

  海兵們面帶驚訝,盯著空中顯露出人獸形態的馬爾高,有點騷動。

  哪怕他們不太清楚這是什么能力,但這種神話生物般的姿態,一看就知道絕非等閑。

  鑒定完畢,是個狠人。

  “啊啦啦,不死鳥形態,號稱不管遇到什么攻擊,都可以浴火重生…麻煩的能力。”

  青雉表情冷淡,眉頭微皺,感覺有點棘手。

  說是不死鳥,不過再生能力也有其限度。

  馬爾高有實體,但是受傷后,傷口會被“復活的青炎”包裹然后重生,使攻擊無效化。

  并非絕對不會受傷,受傷超過一定程度即使在果實形態下也會死亡。

  可是,那也要能超過限度啊!

  原本,小馬哥有一系列的高光表現。

  正面承受了黃猿的大招八尺瓊勾玉,屁事沒有,無傷接下赤犬的巖漿拳,未來還和雙果實的黑胡子打過,雖然輸了也沒缺胳膊少腿,在和之國,四皇大媽短時間內也拿他沒辦法…

  小馬哥,專打巔峰賽。

  雖然一場都沒贏過,戰績0—5,但是你也不看看,他打的都是什么妖魔鬼怪。

  而且每次打完,他都可以全身而退。

  身上連道疤都沒有。

  百戰無傷,如此彪悍,人送外號——“馬大將”。

  除了大將、四皇級的人物,整個op世界也沒人敢說自己比馬大將強。

  論交手過的頂級強者之多,馬大將更是甩出“毒人”麥哲倫,桃兔,卡塔庫粟,“炎災”燼這些人十條街不止,讓他們連車尾燈都看不到。

  馬大將威風這么多年,豈是等閑?

  不學黃猿+鬼蜘蛛中將玩那種海樓石大餐的陰險套路,幾乎沒人能短時間內拿下他。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原本一場頂上戰爭打下來,小馬哥身上唯一的傷,就是額頭。

  那里被卡普a了一拳,需要纏繃帶。

  青雉此刻就有點犯了難,他的冰凍果實并不以殺傷力著稱,要拿下馬爾高不太容易。

  人家能飛,機動性不低,也不會傻傻的讓他凍住。

  至少短時間內,拿不下。

  青雉被小馬哥攔住,這一下,可苦了黃猴子。

  黃猿本來像打了雞血一樣,老激動了,手持金色光劍,氣勢洶涌沖了上去,就準備把炮王大卸八塊。

  結果,隊友沒跟上…

  嗤嗤~

  他腳底摩擦冰面,強行剎車,勉強在炮王面前十米處停下了下來,一副拉不出屎的表情。

  “嘿嘿…”

  雷恩握住湛藍光劍,身上煞氣彌漫,像個殺豬的屠夫一樣獰笑著,一步一步走向老演員,“怎么了?黃猿大人,您為什么停下了?

  莫非,骨質疏松了?”

  黃猿:“…”

  Σっ,我嘞個去…

  太坑了吧,庫贊。

  偷襲不成也就罷了,現在,連個助攻都混不上。

  雷恩沖上去,全力一劈,湛藍的刀鋒壓住黃猿格擋的金色光劍,爆發出一陣驚人的氣旋和能量火花,恐怖壓力亦隨著刀鋒瘋狂傾瀉而下!

  老演員手腕一抖,差點握不住劍。

  他咬牙堅持沒有跪下,腳底的冰面卻承受不住這種恐怖壓迫開裂,粉碎了!

  這讓黃猿身體一矮,雙腿到膝蓋處都從冰面上釘進去了。

  “嘿嘿,這樣順眼多了。”

  雷恩微微抬頭,勉強平視著黃猿,看著額頭冒汗的老頭,他撇撇嘴,“你今天挺賣力的啊,可惜,你已經是個過氣的老頭了。”

  難得啊,黃猴子使勁渾身解數,也要拖住他。

  可惜,還是不敵他這個無敵大帥比。

  黃猿氣喘吁吁:“…”

  喘的有點厲害,他可不像炮王,還有余力開口閑聊。

  青雉被擋住,回歸了1vs1,就在雷恩又準備拳打南山敬老院時,一道金色劍氣如月牙劃破虛空,狠狠劈向他的后背!

  他不慌不忙,一劍掃退了黃猿,空出的左手拳頭震蕩波光浮現,一拳迎向了劍氣!

  轟!咔嚓——!

  璀璨的金色劍光被震波扭曲,下一秒就如同脆弱的玻璃一樣粉碎,化作罡風潰散!

  這些凌厲的罡風刮在附近的冰面上撕裂出諸多裂痕,掀起了一層冰屑。

  劍氣余波都這樣可怕,可想而知,能發出這樣凌厲的飛翔斬擊的,必然是一位有數的大劍豪。

  “別太囂張了,小鬼!”

  黃猿一側,桃兔握住金毘羅有來,盯著炮王,緋紅色的美眸中充斥著冰冷的殺機。

  “好腿,可惜,沒在床上把玩過。”

  雷恩無視妹子的殺氣,看著那雙肌膚白嫩有光澤的性感的大長腿,贊嘆不已。

  別說什么老色批,1米5大長腿,除了op世界別的地方舉世罕見,你試過?

  “你…”見對方都不拿正眼看她,桃兔氣的胸口一陣波濤洶涌。

  “你什么啊?小園,我就奇怪了,你這么菜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啊哈哈哈哈哈…”

  雷恩笑了,還模仿星爺魔性的笑聲。

  袛園:“…”

  ヽノ,忍不了了,不殺了他這幾天飯都吃不下。

  “劍豪小哥,需要幫忙嗎?”

  莫比迪克號上,白胡子和處刑臺上的老對頭佛之戰國基情對視了一眼,問道。

  戰國按耐不住了,對炮王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不止是派出桃兔支援黃猿,他投入了更多兵力進入月牙海灣內維持局勢,甚至巨人部隊都出動了。

  雖然有精心布置的包圍壁計劃,可海軍也不能輸的太難看。

  要知道,這會兒還沒掐斷直播呢。

  大將吃癟,士兵被打的落花流水,海軍打成這副熊樣,這可沒法向全世界的人民交差。

  聽到白胡子的話,雷恩目光閃爍,看著對面并肩而立,準備對他發起正義群毆的黃猿和桃兔,他猶豫了一下,搖搖頭:

  “不用了,區區大將,再加一個區區大將候補就吃定我了?啥也別說,今天,我要打他們兩個!”

  白胡子嘴角一抽:“…”

  厲害了,老弟。

  正在和青雉交手的小馬哥,以及在前方發起沖鋒的“花劍”比斯塔,“鉆石”喬茲和以藏等白團隊長都一臉驚訝。

  特別是花劍,他都想后撤來支援嗜血大劍豪了,聽到這話才停住腳步。

  “囂張的小鬼,不知死活。”

  青雉冷哼一聲,[區區大將]這句話讓他有點不爽了。

  “總比無能的海軍強。”小馬哥面帶微笑,反唇相譏。

  青雉臉色一冷,懶得多說什么,單挑和群毆完全是兩碼事,炮王可以壓制黃猿不代表他就可以應對黃猿和桃兔聯手。

  這個世界還從來沒有人可以擊敗兩位頂級強者。

  即使桃兔的實力還差一點,但大將+大將后補這種強大的組合,也足以教四皇怎么做人。

  “冰凍時光膠囊!”

  青雉呼出一口冷氣,一抬手,一道恐怖寒流形成柱狀沖擊波射向了對面低空中的不死鳥!

  附近的溫度驟降,寒流掃過,沿途的一切事物都瞬間被凍結,甚至連空無一物的大氣中飄零著雪花和飛霜!

  顯然,他也不準備劃水了。

  “青炎雁!”

  面對大將的得意技,小馬哥也不敢大意,他雙翼藍色火焰大盛,再生青炎在手中凝煉出鳳凰尾羽,化作一記火焰拳撞向了冰凍時光膠囊!

  嘭!!

  寒流和火焰交織,冰火兩重天,雖然青炎沒有正常的火焰溫度,但蘊含的霸氣和沖擊力還是打散了寒氣,無數冰塊寒霜四散!

  擋下青雉一擊,馬大將也不客氣,渾身青炎跳躍燃燒,他的雙腿也開始獸化。

  他雙翼一振如閃電般疾馳向青雉,利用高速飛行的慣性,他燃燒著再生青炎的腳爪狠狠抓向了敵人的腦袋!

  青雉毫不畏懼,手臂上瞬間凝結出一層厚厚的冰甲,覆蓋上武裝色一拳迎向不死鳥的爪子,下一刻,兩者激烈碰撞爆發出澎湃的勁風!

  附近頓時寒流滾動,藍焰飛舞,青雉后退一步,接住這勢大力沉,原本一腳踢飛了黃猿的強大踢技。

  從這就能看出,他的體術比黃猿強。

  青雉手掌發力,極寒之力蔓延,一層層冰塊將不死鳥的腳爪凍住,似乎馬上就可以將對方凍成死鳥!

  小馬哥臉色一冷,腳爪強行旋轉,震的攀附在其上的冰塊碎裂飛濺,整個人重新飛上空中!

  正常人這么扭腿,別說肌肉,骨骼都扭斷碎了。

  可是,小馬哥腿上青炎一燃,傷勢立刻復原。

  只要不怕疼,馬大將有的是自殘式的招式擺脫多數不利局面,真要這么容易對付,他早就被打死了,根本不會闖出偌大的名氣。

  “真麻煩。”

  青雉渾身冒寒氣,抬頭看著不死鳥,表情冷若冰霜。

  下一秒,不死鳥再次俯下來,和渾身迸射出無數冰棱尖刺的青雉戰成了一團,咆哮的罡風氣浪中,寒氣彌漫,青炎不滅…

  顯然,這兩位一時半會兒可打不出結果。

  另一邊,雷恩手持黑刀,孤身一人和黃猿、桃兔對峙。

  “敢以一敵二,我佩服的勇氣,”

  黃猿笑容猥瑣,手中的金色光劍遙指著區區炮王,顯得意氣風發,神采飛揚。

  是的,他覺得自己又行了。

  隊友來了。

  所以,天晴了,雨停了,老演員迎來了春天。

  “雖然這樣不公平,但確保公開處刑的正常進行對海軍而言很重要,所以…”

  桃兔倒是沒黃猿那么厚臉皮,聲音清冷的解釋了幾句。

  “哈哈…哈哈哈哈…”

  雷恩突然肆無忌憚的放聲大笑起來,笑的前仰后合。

  “你笑什么?”桃兔眉頭一皺。

  “莫非,嚇傻了?”黃猿咕噥了一句。

  “我笑你們太天真。”

  雷恩森然一笑,身上煞氣彌漫,刺鼻的血腥味中空間微微扭曲,一件造型猙獰的銀色甲胄鏗鏘一聲,覆蓋在了他身上!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