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三十八章終結的一擊,海軍敗退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島嶼12號區域,遍地狼籍,已經被炮王和黃猿之間的激烈交鋒摧毀了近一半。

  “冥王雷利,你打算多管閑事嗎?”

  袛園雙手握緊名刀金毘羅,緋紅的雙眸緊盯著面前這個須發皆銀,戴著一副眼鏡的老人。

  雖然雷利已經是個76歲的老頭了,但他身體肌肉依然強健有力,歲月無情的侵蝕讓他的氣血狀態下滑,蒼老臉上布滿了的皺紋,不過那雙眼睛中卻依然閃爍著銳利的神光,老而彌堅。

  她不敢有絲毫大意,這個老人曾經也是大海上一等一的巔峰強者,境界上還強過她。

  上次在煙花柳巷之地,她就試探過雷恩和冥王雷利的實力,后者還沒有老到提不動刀。

  “小園,不要急著摘掉新芽,他們的時代還剛剛開始。”

  雷利單手舉起寒光四溢的劍刃,臉上掛著淡然的微笑。

  他擋在如臨大敵的桃兔身前,身上隱隱流露出強大劍意和霸氣,證明這具蒼老軀殼內能蘊含著猛獸般的力量。

  “啊,得救了。”

  “太好了,大叔。”

  逃過一劫的弗蘭奇,烏索普,娜美等人松了一口氣。

  只是他們臉上卻并無多少笑容,反而覺得心神疲憊。

  因為雷恩的插手亂入和“幫助”,草帽一伙這次徘徊在生死線的次數遠比原本的情況更多,處境也兇險的多。

  他們原本可不會遭遇桃兔,大劍豪的一擊就可以讓人身首異處,生命力再頑強也無用。

  毫不客氣的說,假如雷恩再“救援”和“幫助”他們幾次,讓他們始終無法脫離幾位頂級強者交鋒的戰場,哪怕有巴索羅米·熊暗中保護,最后說不定草帽一伙都會死上幾個成員。

  “小伙子們,快點離開吧,這個舞臺對你們而言還太早了。”

  雷利眸光閃爍,直視著袛園,頭也不回的叮囑道。

  他知道,熊隨后就會襲擊他們,但是緣由熊剛剛向他解釋過了,既然是路飛和他家人的事,他自然不會干涉。

  虎毒不食子,龍總不至于專門派人來殺他兒子吧?

  “謝謝了,大叔。”

  “保重,您千萬小心。”

  向冥王雷利道謝后,山治,娜美,弗蘭奇等人開始亡命飛逃。

  他們這次真的已經到了極限了,身心疲憊,多人重傷,再耽擱下去一定會死人。

  不過桃兔被冥王雷利攔下后,草帽一伙終于是跑出了海軍的包圍圈,和被桃兔一腳踢出包圍圈的路飛會合了。

  一行人立刻向著13號區域跑去,準備找個隱蔽的地方藏起來,療傷,避避風頭。

  就在他們剛到13區域邊緣時,一個身材魁梧黑影的突然從天而降,雙腿震碎了地面,攔在了草帽一伙的面前。

  “如果去旅行,你打算去哪兒?”

  巴索羅米·熊面無表情,說著,他摘下了右手上的白手套,露出長著肉球的熊掌。

  “啊啊啊啊…又來一個!”

  “天吶,我要瘋了,還有完沒完啊!”

  “可惡,就差一點點了!”

  剛出龍潭,又入虎穴,烏索普,弗蘭奇和喬巴等人都有點抓狂了。

  “不,這個似乎是真的七武海!”被山治背在背上的索隆頓時臉色一白,冷汗淋漓。

  熊的本尊可比那些量產貨還可怕多了。

  “真貨?!”

  “那豈不是更糟糕了?!”

  烏索普,娜美和喬巴一臉崩潰。

  他們今天得是多倒霉啊,黃猿,和平主義者,戰桃丸,桃兔,巴索羅米·熊…一個個都排著隊來揍他們。

  他們不知道,要是炮王繼續努力,還可以把青雉也引來,沒辦法,他太拉仇恨了。

  雷恩完美的詮釋了何為衰神──死道友不死貧道,假如他去封神世界像今天一樣“助人為樂”,那都沒有申公豹什么事了…

  王下七武海,“暴君”巴索羅米·熊不是目前的草帽一伙可以抗衡的。

  別說此刻草帽海賊團精疲力盡,幾乎個個帶傷,就是他們都狀態完好,也不敵這位已經把“肉球果實”開發到出神入化境界的強者。

  打了個招呼后,熊開始“殺人”,沖進去草帽一伙中,強勢開無雙。

  吊打,熊一巴掌一個小朋友,一血,二連擊破,三連決勝,四連超凡,五連絕世…很快他就超神了,陸續拿下了索隆,布魯克,山治,娜美等人的人頭。

  當然,這些人都被送去了原本的試煉之地。

  最后,原地只剩下兩人。

  草帽路飛的精神幾乎快崩潰了,他覺得那些伙伴都“犧牲”了,痛恨自己的無能,他背后還有同樣一臉絕望的羅賓。

  “我們不會再見面了…永別了!”

  熊用滄桑的語氣,說了一句路飛目前還無法理解的訣別之言,選擇先一巴掌拍走了他。

  路飛會去哪里還不得而知,反正不會是海賊女帝所在的亞馬遜·百合王國了。

  新的女帝可沒被人販子抓住過,也沒淪為奴隸被天龍人虐待,她可不會因為誰打過天龍人就另眼相看了…

  而且九蛇海賊團同樣鳥槍換炮,是名副其實的海上一霸,亞馬遜·百合這個女兒國對于外人,特別是男人而言,變得非常危險。

  就算是海軍大將闖進去,都不見得可以全身而退。

  龍可不敢把兒子丟到號稱“男人禁區”的九蛇島去,那幾乎等于送進了一位四皇的大本營。

  雖然卡普、青雉曾幫九蛇島擊退過凱多一次,但那是上頭的任務,女帝欠的是海軍的人情,而不是卡普和青雉的。

  龍也信不過性格喜怒無常、經常翻臉不認人,甚至喜歡殺熟(例如被敲詐勒索的天夜叉)的海賊女帝。

  路飛也去旅行了,最后原地只剩下眼神空洞表情麻木,準備等死的羅賓。

  奇怪的是,大熊看了她一會兒,臉上似乎有點猶豫,遲遲沒動手。

  他知道雷恩會替草帽一伙出頭,就是因為妮可·羅賓的緣故,所以他也不敢隨便就把她“送走”了,那樣無疑會激怒達不成某種目的的嗜血大劍豪。

  但羅賓這盞能照亮歷史迷霧和空白的“革命之燈”對于革命軍而言,同樣很重要。

  思考了片刻,熊還是舉起了手掌。

  他確實干不過嗜血大劍豪,不過反正沒人知道他是革命軍的人,大不了送走羅賓后,他立刻逃跑。

  轟隆!!

  就在此時,天空一聲霹靂巨響,一道璀璨的雷霆光柱從蒼穹上落下,那恐怖的雷光仿能毀滅一切!

  這是炮王版的“神之制裁”,附帶著霸氣且一次性壓縮凝聚的雷霆能量更多。

  嘭!!

  熊臉色一變,立刻發動了瞬移,那道可怕的雷光幾乎觸及他的腦袋繼續落下,一剎那就讓他腳下的大地崩裂!

  電漿滾動,爆炸的雷霆狂舞宣泄著掀起了地皮,無數土塊翻飛!

  最后原地留下了一個焦黑的大坑,而羅賓則恰好的處于雷光柱掀起的爆炸范圍之外。

  響雷果實本就可以加持“心網”(見聞色霸氣),毫不客氣的說,整個香波地群島都在雷恩“神之裁決”的定點打擊范圍之內!

  他的基礎太高了,用“偽·響雷果實”都能發揮出幾乎媲美原版的威能。

  路飛,索隆這些人死了都沒關系,但羅賓這個考古學家對炮王還有用,這關系到他的計劃。

  革命軍要帶走羅賓也不是不行,最起碼要讓她替他打完工再說。

  躲過一擊,熊也不禁眼皮一跳,沉默不語。

  他甚至能感覺到,背后有一道冰冷嗜血的可怕眸光穿過重重障礙,從12號區域直達13號區域,仿佛兩柄鋼刀一樣抵在了他的心臟和脖頸要害上!

  ‘好可怕的家伙,距離這么遠都能察覺到這邊的情況,分出雷霆之力隔空威懾我…’

  被嗜血大劍豪的冰冷視線鎖定,即使是巴索羅米·熊都覺得有點背脊發寒,身體僵住了。

  他毫不懷疑,他若是選擇繼續拍飛妮可·羅賓,破壞了嗜血大劍豪的某個計劃,他會舍棄黃猿沖過來先殺了他…

  轟隆隆!

  就在熊猶豫不決時,晴空霹靂,天空中冒出了無數的雷霆電漿。

  閃電形成巨大的球狀黑色云,其內部充滿了驚人的氣流以及電流,無數電弧火花匯聚成了光球雷云,懸浮在他頭頂!

  熊:“…”

  他明白炮王的意思──敢動一下試試,劈不死你。

  不僅如此,這些電漿還流動著,仿佛被某人隨心所欲的操控著,凝聚出了一行字──“給我個面子,留下她”。

  熊:“…”

  這面子我可以不給嗎?

  羅賓:“…”

  炮王的強大簡直刷新了她的三觀。

  自身還在12號區域,隔著幾公里,一邊對抗黃猿,一邊還能隔空用雷霆威懾大熊。

  熊抬頭看著雷云活動的天空,思考了一下激怒嗜血大劍豪的后果,他覺得吧,這面子還是要給…

  不給,后果很嚴重。

  下一秒,氣球破裂聲響起,他發動瞬移消失不見。

  羅賓站在原地,在風中凌亂,她沒有多少劫后余生的喜悅,反而一臉茫然。

  至少表面上看,草帽海賊團已經團滅了。

  就剩下她一根獨苗,漫無目的,也沒有伙伴,她根本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12號區域,戰斗還在繼續。

  沒了草帽一伙,海軍士兵礙事,戰斗更加激烈了。

黃猿VS炮王  桃兔VS“冥王”雷利。

  兩場巔峰賽,都十分激烈。

  鏘鏘鏘!

  四位大劍豪的交鋒,劍氣縱橫,還伴隨著閃光和雷霆閃爍交織,恐怖的劍光將周圍的一切都切割攪碎,摧毀殆盡!

  這一帶徹底淪為了死亡禁區。

  連戰桃丸這個自稱“世界防御最強”胖子都不敢靠近一步,更別說什么“和平主義者”,海軍士兵和天龍人護衛了。

  假如沒有將星、災害級別的實力,進去就是死。

  此刻,雷恩手中的黑刀“星夜”上已經散去了雷光,就算如此,他憑借強大的劍術和霸氣依然可以從容應付敵人。

  黃猿用金色光劍和黑刀激烈對砍,激蕩起炫目的火花和狂暴勁風,他沒有再搶攻,趁機后撤拉開了一段距離。

  “老夫這次服氣了。”

  黃猿吐出一口濁氣,余光掃了一下隔壁13號區域空中翻涌的雷云,臉上露出一絲感嘆。

  “分心二用,一邊抵擋住老夫,一邊還可以如此熟練的使用雷霆攻擊遠方的敵人。

  這種程度和覆蓋范圍的見聞色霸氣,整個世界獨此一份。”

  他看到炮王分心,準備反打,結果還是徒勞無功。

  “黃猿兄過獎了。”

  雷恩大師淡然一笑,擺擺手,一副謙虛低調的樣子,“也就能甩你十條街而已,不算什么。”

  黃猿:“…”

  等等,老夫后悔了,收回之前的話。

  “黃猿兄,還不投降嗎?你不會以為桃兔那個小娘皮真打的過雷利老頭吧?”

  雷恩咧嘴一笑,手中電弧閃爍,一層電漿又蔓延活動至黑刀上,將之鍍成了藍色光劍狀!

  那邊,他的“面子果實”已經生效了。

  剛得到喘息沒多久的黃猿:“…”

  那個…能切換回剛剛的“放水模式”嗎?藍色光劍模式對老人家不太友好。

  總之,西斯大帝雷恩又來了,讓黃猿大師有點慌。

  他忍不住掃了一眼旁邊袛園的情況,發現情況不容樂觀。

  那邊的戰斗同樣激烈。

  似乎是想搶占先機,袛園發動了如潮水般的攻勢。

  閃轉騰挪之間她揮出了上百劍,攻勢沒有半點遲滯,劍刃猶如一陣風暴羅網般席卷天地,絞殺著敵人!

  雷利暫時采取防守策略。

  他就像一塊磐石矗立于浪潮中,任憑她不斷地突進和強攻猛擊,巍然不動。

  劈砍削刺斬,他的動作行云流水,一招一式充滿了陽剛的力量感,并且如外科手術刀般精準,絕妙,將袛園那些刁鉆,詭變,狠辣的快攻一一破除!

  金屬撞擊聲響起,火花迸射間,雷利架住砍向他腦袋的金毘羅,然后一刀削向袛園的脖子,將她再次逼退。

  桃兔后退幾步,呼出一口熱氣,目光死死地盯著他,臉上多少有點挫敗感。

  她剛剛幾乎使出了渾身解數,可只在他衣服上留下了幾道劃痕,根本沒傷到他。

  雖然她也沒受傷,但是…

  “小圓,高下很明顯了吧,還不退去?”

  雷利的氣息平穩,根本沒喘氣,一臉淡定地持刀看著她。

  黃猿用金色光劍可以短短時間內,打的這個老頭額頭冒汗,不代表大將候補桃兔也行。

  她要這么牛逼,作為一個老海軍,還會在兩年后被藤虎和綠牛兩個在海軍內毫無根基和人脈的民間高手擠下去?

  海軍為什么不選自己人?

  沒別的原因,菜就是原罪…

  “可惡!”

  袛園不禁銀牙緊咬,有點不服氣。

  她的目光下意識掃過地面,周圍一帶全是密密麻麻的裂縫和裂痕,那是劍氣溢散后造成的。

  唯有一小塊土地完好無損,那就是冥王雷利的站立之處。

  任由她砍了幾分鐘,從始至終,他都沒有離開過那塊方寸之地。

  她知道冥王雷利為什么只守不攻,節省體力而已。

  人老了,劍術和霸氣可不會變弱,力量上也不會銳減多少,真正最容易下滑的是體力和神經反應速度…

  “小園,我之前就和你說過了,千般變化和一劍封喉并沒有高下之分,不過絕對的剛猛和殺傷力,正是你目前缺少的。”

  雷利淡然一笑,還出聲指點,充滿了前輩高人的風范。

  畢竟是當了幾十年的最強王者,操作意識和老辣的戰斗經驗還在,近些年已經歲數大了,年老體衰,才掉到了星耀1。

  而桃兔一直就是星耀1,守門員,從來沒上過王者。

  就算目前段位一樣,這么一比,也高下立判。

  可以說,桃兔剛剛被雷利秀了一臉。

  她一頓操作猛如虎,傷害卻為0,白白浪費了體力。

  另一邊,雷恩一劍震退黃猿,沖她一笑:“小園,幾天沒見,你還是那么菜啊。”

  桃兔:“…”

  Σ(っ°Д°;)っ,混蛋,關你屁事,給老娘閉嘴。

  “最近沒好好修煉嗎?要不要我晚上陪你一對一輔導。”

  雷恩嘴角翹起,沖她眨了眨眼,公然調戲美女中將。

  桃兔想起了幾天前自己被誘惑,差點陪他上床睡覺的事,俏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不是害羞,而是惱怒。

  有人可能奇怪,袛園不是從炮王那里拿了四分之一的劍圣傳承嗎?怎么沒見到她有所進步?

  且不說她才得到傳承不過幾天,四分之一劍圣傳承和二分之一,完全不是一回事。

  劍圣傳承修煉到二分之一已經比這個世界大劍豪境界高半個層次,所以對鷹眼和紅發而言都是至寶,就連雷恩也只打算學習一半,不會走劍圣的老路。

  但是才四分之一,也就剛剛觸及這個世界的大劍豪境界,價值只能說還湊合吧。

  桃兔不肯陪睡,雷恩自然不會免費給她價值連城的東西。

  給她四分之一還是那晚他已經占了她不少便宜,摸過了也親過了,正打算扒掉她的衣服上壘,被她叫停了。

  因此,袛園還是原本的實力。

  要想劍術有所精進,她至少也要花個一兩年消化了四分之一的劍圣傳承才行。

  此時面對曾經的王者冥王雷利,她在劍術和霸氣上根本沒有一點優勢,唯一的優勢就是體力。

  ‘我不信了,還拿不下一個老頭。’

  袛園當然很不服氣,手中的名刀金毘羅釋放出陣陣寒光,繼續向雷利殺去!

  黃猿不用想了,根本打不出優勢,要是她這邊都無法壓制雷利的話,那就只能等青雉來援了…

  青雉:別等,我很忙的。

  鐺鐺鐺!

  袛園再次發動攻擊,竭盡全力,“冥王”雷利和她激斗在一起,無數的刀光劍影劃出寒光,一次次碰撞出炫目的火星!

  兩人的每一次踏步,地面都會裂開縫隙,濺起碎石。

  每一次劍刃相撞,火星迸射時,都會震得大氣發出不堪忍受的哀鳴之音!

  可怕的刀光劍影中地面顫動著,浮現出一道道縱橫交錯的切割裂痕。

  片刻后,兩人身影交錯而過,一輪交鋒結束。

  雷利還是老樣子,面帶微笑,手持被武裝色霸氣硬化的黑刀,臉不紅心不跳。

  袛園手臂上則多了一道小血痕,一縷青絲在風中飄落,讓她的臉色愈發冷漠。

  她漂亮的緋色瞳孔布滿了殺意:“真是老當益壯啊,西爾巴茲先生。”

  “小園過獎了,不愧是女中豪杰,打持久戰的話,老頭子我可未必能占到多少便宜。”

  雷利搖了搖頭,感嘆后生可畏。

  他也沒有放什么水,一輪交鋒,同樣很難打傷她。

  作為女人,能有如此實力,已經很驚人了。

  不算鶴中將,四皇大媽等老一輩的女性強者,這一代人中只有海賊女帝和白龍能比袛園更強一些了。

  大媽的女兒,四將星之一的夏洛特·斯慕吉還真干不過袛園。

  ‘果然,還是不行啊…’

  見桃兔對上冥王雷利略處下風,黃猿并不意外。

  她確實離巔峰高手還差了一些,要是凱特(白龍)在這就好了,別說年老體衰的雷利了,就是巔峰期的雷利也未必不能拿下…

  可惜,凱特最近去新世界了,她要負責監視白胡子海賊團的動向,監視最近又起了的摩擦百獸凱多與紅發,不在海軍本部。

  ‘該死?庫贊怎么還不來?’

  吃力的招架著炮王的光劍斬擊,黃猿的臉都快綠了。

  他懷疑庫贊故意演他。

  太艸了,以前那可都是他演別人…咳咳,總之,他這段時間太難了。

  現在他已經中了十八刀了,雖然都是小傷但看起來也頗為狼狽,一道道血痕和破破爛爛的海軍大氅,虎口開裂滲血的…

  “你們還不跑路嗎?”

  雷恩手中的藍色光劍用力一劈,天叢云劍激烈交鋒,震蕩出炫目的火星和澎湃氣浪!

  那纏繞霸王色的攻擊非常剛猛,打的黃猿雙腿在地上向后滑行。

  冥王雷利也趁機一劍逼退袛園,兩人會和到了一處。

  對面,黃猿和桃兔也并肩對敵。

  “希望等會你們還笑的出來。”袛園鳳目含煞,毫不客氣的懟了炮王一句。

  “拖下去可是對我們有利呢。”黃猿又換上了欠揍的表情。

  海軍本部就在附近,誰怕誰啊?看誰的支援更多…

  雷恩和冥王雷利二人并肩站立,對視了一眼。

  “動手!”

  雷利突然變得眸光懾人,下一秒,他仿佛重回巔峰了一樣,身上爆發出宛如死神般的恐怖殺意,強大的劍意和霸氣凝聚到了劍刃上!

  雷恩的黑刀上被霸氣硬化,纏繞,綻放出一抹絕世劍光。

  神避!

  他舉刀全力一劈,霸氣釋放,宛如狂濤般的磅礴劍氣瘋狂宣泄釋放,向桃兔和黃猿狠狠斬去!

  兩位海軍一驚,就舉起光劍,名刀,聚集霸氣劈下抵擋!

  可與此同時,雷利也向前一斬!

  轟!!

  一抹宛如死神鐮刀似的劍光釋放,和雷恩的神避一刀驟然疊加融合,彼此強大的霸氣,劍氣,劍意…全部合一,形成一道巨大迅速的劍光沖擊波!

  就像大媽和凱多兩位四皇聯出的“霸海”一樣,這一擊的威力簡直鬼神皆驚。

  天地都瞬間被這道鋒芒照亮了,竟然變得白茫茫一片片,蓋世無雙的劍光將草木花朵,碎石,飛蟲…甚至空氣都撕裂吞噬!

  根本來不及躲避,劍氣沖擊波一剎那就吞沒了黃猿和袛園的身影!

  噗噗!!

  縱然竭力抵擋,兩人也只堅持了片刻就被這道撕裂天地的劍氣沖擊波轟的像破布娃娃一樣倒飛出去,身上鮮血飆射,殷紅的血珠從口鼻飛灑散落!

  這道劍氣蘊含的霸氣如此強大,幾乎充塞天地,就連元素化都無法免疫傷害!

  雪亮的劍氣沖擊波還余勢不止,化作龍卷狂濤一路向前。

  轟隆隆!

  根本沒有什么可以阻擋這道無物不斬的劍氣沖擊波,大氣哀鳴著,石塊,草木、地磚、房屋…數公里范圍內一切事物都灰飛煙滅!!

  地動山搖,天翻地覆,最終,這一擊打出了一道裂縫,不,是打出了一道峽谷!

  島嶼的地皮完全被掀開了,底下那些盤根錯節的紅樹的樹根都被劍氣攪碎撕爛了,無數海水被卷起,水花四濺!

  整個12號區域,從此一分為二,巨大的轟鳴甚至驚動了大半個香波地群島。

  “發生了什么?海震嗎?”

  “聲音有點不對啊,是臺風過境?”

  “不應該啊,這個季節哪來的臺風,香波地群島更是從未發生過海震。”

  附近幾個區域的居民一臉驚慌,遙望著12號區域震動傳來的方向,議論紛紛。

  白茫茫一片,誰也沒看清發生了什么。

  “咳咳…”

  碎石堆中,金色光子凝聚成人形,黃猿蹲在地上,黃色西裝破爛,咳出了幾口鮮血。

  他旁邊的袛園更加狼狽。

  她身體顫抖著,虎口流著血,用劍刃已經被鮮血染紅的名刀金毘羅支撐著站了起來,原本肌膚白嫩的俏臉上布滿了血跡,頭發和衣服上全是灰塵。

  她舉劍抵擋的雙臂傷勢最嚴重,已經鮮血淋漓,像一個地震后的普通難民。

  黃猿還可以元素化免疫一部分傷害,她卻被吃了個滿大。

  要不是兩人聯手抵消了那驚天一擊的部分威力,袛園當場身死都有可能。

  甚至假如只有黃猿一個人在這,他也免不了身受重創。

  “現在,你們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么了嗎?”

  遠處,雷恩大師冷笑了一聲,手握電弧閃爍的黑刀,和冥王雷利一起沖向了兩人。

  黃猿:“…”

  桃兔:“…”

  這兩人竟然可以打出合擊技能,這是他們之前沒料到的。

  特別是黃猿,此時仿佛被潑了一盆寒冷的刺骨冷水,身體發寒。

  雷恩(會神避)=哥爾·D·羅杰。再加上冥王雷利…

  這不就是海賊王和海賊王的右碗,無敵的黃金組合嗎?

  八尺瓊勾玉!

  黃猿這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機,手中金色光子能量瘋狂凝聚,抬出了無數顆光芒熾熱的能量彈掃射向前方!

  嘭嘭嘭!

  他并沒有瞄準冥王雷利和雷恩,一顆顆光彈墜落炸在兩人前進的路徑上震起無數爆炸,火焰彌漫,煙塵翻涌!

  “撤!”

  黃猿和袛園對視一眼,說道,然后凝聚出八咫鏡化作一道金色閃光不斷折射向遠方!

  溜了溜了,再打下去兇多吉少。

  桃兔此時也顧不得形象和傷勢,忍著疼痛,發動“剃”,幾個閃爍就沖向了遠方!

  等雷恩和雷利沖出煙塵覆蓋范圍,兩人已經跑到了天邊。

  “跑的真快啊。”雷恩聳了聳肩。“窮寇莫追?”

  “就這樣吧。”雷利放下了劍,“那邊就是海軍本部了,難道我們追去馬林梵多?”

  雷恩:“…”

  這還是算了。

  沒有白胡子海賊團的幾萬人馬,一兩個人過去就是找死,想金獅子是怎么撲街的吧…

  不過隨著桃兔和黃猿的撤退,這次的“天龍人事件”終于告一段落了。

  戰斗落幕,但這場巔峰對決掀起的風暴才剛剛開始。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