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二十六章人魚凱米被捕,查爾羅斯圣一家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有句話雷恩沒說錯,草帽一伙確實有點浪。

  不過浪是要付出代價的,已經到了草帽海賊團交學費的時候了。

  “順眼?這不可能,戲弄別人可不是紳士所為。”娜美不滿的抱怨了一句。

  她敞開肚皮,將桌上的披薩,烤肉,蔬菜沙拉等往小嘴巴里送,似乎想通過大吃大喝來讓雷恩破費,以此發泄不滿。

  不吃白不吃,為了表示歉意,他才專門在這家豪華餐廳請客。

  竟然敢欺負她、戲耍她,吃吃吃…要吃到他肉痛為止。

  她至今還沒像剛剛那么丟臉過呢,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

  羅賓更冷靜一點,琢磨著他的話。

  她輕輕晃了晃手中盛滿了醇香葡萄酒液的高腳杯,一對藍黑色眸子凝視著自信滿滿的他:

  “你的意思是,我們會遇到麻煩,需要向你求助?”

  “才不會!”

  他還沒回答,娜美就杠了一句,“有什么麻煩路飛和索隆會解決的,才不需要這個行為惡劣,毫無風度的家伙幫忙!”

  “呵呵。”

  雷恩用刀叉插起一塊香辣牛排,送入嘴中慢慢咀嚼著,笑容有點玩味,“那我只能說,你們對力量一無所知。”

  但愿過段時間小賊貓還能如此自信。

  其實即使沒有引發“天龍人事件”,沒有海軍大將黃猿來襲,草帽一伙在香波地群島上還是要被人“團滅”一次。

  因為革命軍的領袖龍知道,他的兒子路飛和其余草帽海賊團成員的實力還不足以闖蕩新世界。

  他專門為草帽一伙挑選了合適的“試煉之地”。

  要說沒有事先準備,去了解草帽一伙每個成員的能力和信息,巴索羅米·熊能夠“恰好”將他們送去可以得到鍛煉的地方嗎?

  恐怖三桅帆船那次,大熊就是去實地考察的。

  打天龍人,引來海軍大將黃猿…這些是偶發事件。

  但熊出沒,襲擊草帽一伙是必然事件,在路飛他們離開香波地群島之前,他一定會動手。

  這一點雷恩可以證明,他的破妄之眼剛剛顯示,此時巴索羅米·熊就在泡泡公園外暗中觀察。

  而路飛,烏索普和人魚凱米他們正在泡泡公園內玩耍,且人販子已經逼近了他們。

  那個人販子還是雷恩的“好朋友”,他因為挨了一頓揍受傷了,行動比原本晚了幾天…

  可人魚很值錢,特別是在這座島上,路飛帶著人魚凱米四處閑逛,加上他們一伙又心大,警惕性不強,早晚會出事。

  總之,雖然時間推遲了幾天,但“天龍人事件”依然難以避免。

  危機時刻,她們本能地就會向他求助。

  餐廳包間內,羅賓放下酒杯,用餐刀切著面前碗碟中一份香噴噴的牛排。

  她沒再多思考他賣關子的行為,開門見山的問道:“那雷恩,你找我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邀請你去一個地方倒斗…咳,是考古。”

  一時順口,他差點說出了摸金校尉的話。

  “考古?那里有什么古代遺跡嗎?”

  好在羅賓聽不懂什么是倒斗,只是聽到考古后眼神一亮。

  作為考古學家,這種事她還是有一點興趣的。

  “可能有吧,我也不確定。”

  雷恩抿了一口紅酒,解釋道,“不過那里有一件寶物我想要,為了能夠順利找到它,我需要一個優秀考古學家協助。”

  “這樣啊。”羅賓臉上露出幾分遲疑之色。

  雷恩現在可不是什么小人物了,他想要的寶物一定不簡單,那個地方應該很有考古價值,她其實是有一點興趣的,只是…

  “那報酬呢,你總不能白嫖吧?”

  娜美突然插嘴了,她審視著他,仿佛在判斷他的身價──大海賊,有錢人,可宰…

  “一億貝利,或者讓我免費出手一次。”

  “一億貝利?”

  娜美倒吸了口冷氣,雙眼放光,變成了金光燦燦的貝利符號,那火熱而饑渴的視線讓雷恩都有點頭皮發麻。

  這女人,現在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臺印鈔機或大肥羊。

  什么出手一次,被她直接拋到了腦后,眼里只剩錢…

  這樣豐厚的報酬確實很有誠意,羅賓都有點心動。

  相比那一億貝利,她更在乎雷恩出手的機會,她很清楚他的實力──那是足以比肩海軍三大將的強大。

  不過羅賓還是很冷靜的問道:“假如我同意,要去多長時間?”

  “來去十幾天左右。”

  “不行,太久了。”

  作為草帽海賊團的航海士,娜美估算了一下行程后眉頭一皺,“一周后我們就會離開這里,鍍膜去魚人島。”

  很遺憾,這錢沒法賺,她愛財,但更在乎同伴。

  羅賓也搖了搖頭:“嗯,太久了,我沒這么長時間和你去一趟。”

  要是三四天,去一躺也無妨了,她對雷恩這個“童年好友”還是有一些好感的。

  但她不可能讓整個海賊團等她一周以上。

  香波地群島就在紅土大陸圣地瑪麗喬亞和海軍本部馬林梵多附近,并不是久留之地,以路飛和索隆他們無法無天的性格,滯留在這越久就越容易惹上大麻煩…

  被人拒絕,雷恩卻一點也不慌。

  他臉色一沉,故意露出兇狠的表情:

  “喂,敢不給我嗜血大劍豪面子?不怕我翻臉嗎?”

  話音剛落,他身上煞氣彌漫,刺骨如刀的殺氣如狂濤席卷,讓包間內溫度驟降!

  對上他冰冷銳利如刀鋒的視線,娜美身體發寒瞬間如墜冰窖,心神顫栗著只感覺呼吸都變得很困難。

  ‘好可怕…這個怪物…’

  她銀牙緊咬,下意識就想站起來掏出天候棒。

  羅賓立刻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藍黑色眸子凝視著他,嘴角微微上揚:

  “弗朗西斯·D·雷恩,你真的變成無惡不作的嗜血大劍豪了?”

  她真不愿意相信二十年在奧哈拉他幫過她一次的小男孩會成為嗜血、極端的惡人。

  “你們覺得呢?”雷恩臉色冷酷,“看到報紙上關于我的那些新聞,還敢拒絕我的邀請,不怕被我大卸八塊嗎?”

  羅賓冷笑一聲:“報紙?世界政府只會耍這點卑鄙手段了。”

  最近關于嗜血大劍豪雷恩的新聞,非常駭人聽聞,奸淫擄掠…一樁樁罪名往他頭上扣。

  這種抹黑栽贓的手段,她也是受害者之一。

  當年,斯潘達因親手以“破壞六艘海軍戰艦”的罪名為理由,將幼小的她高額懸賞7千9百萬貝利,并冠以異名“奧哈拉的惡魔”的稱呼,讓她吃盡了苦頭。

  不過這也只能欺負一下她而已,對于雷恩這種大海賊可沒什么用。

  “就是,司法島明明是海軍發動屠魔令用軍艦炮轟毀滅的,卻推到了我們頭上…”

  娜美的表情也很不屑。

  她打量著雷恩,似乎知道他剛剛在嚇唬人,撇了撇嘴。

  “你要是做了這么多壞事,為什么前段時間才500萬貝利的懸賞金啊?”

  她指出了世界政府最大的破綻,之前雷恩的懸賞金太低了,完全不符合帶惡人的標準。

  要知道,“山賊王”西格都有800萬懸賞金呢。

  世界政府這套,也就騙一騙普通人。

  見雷恩還裝模作樣的板著臉,羅賓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喂,你就這么喜歡嚇唬人嗎?真要動手還說這么多廢話干嘛?”

  “嘿嘿,看來我的演技還有待提高。”

  見她們不吃這套,雷恩訕笑一聲,身上磅礴兇悍的煞氣殺意瞬間內斂。

  他也可以像看老電影一樣,瀏覽這個身份的“過去”,當然,他的身份遠沒有阿爾托莉雅那么重要,無聊的記憶他才懶得翻閱…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也就只有二十年前和羅賓偶然一遇。

  現在看來,她至少是記得他的,不愿意相信他是個毫無底線的惡人…

  雷恩當然不會真欺負兩個女人,他將一塊藍色玉佩放到了餐桌上,淡然一笑:

  “這件東西是我的信物,只要你們還在這座香波地群島上,一捏碎我就會馬上出現。

  假如你們去魚人島前改變想法了,可以用這個通知我,另外,羅賓,你變聰明了,也變漂亮了。”

  說完他就拿起椅背上的風衣外套,起身離去。

  羅賓:“…”

  這家伙竟然也會夸獎人,比以前似乎有風度了一些。

  “這就走了?”娜美先是一怔,旋即勃然大怒,“混蛋,這一頓你還沒付錢呢!!”

  她剛剛可是專點貴的菜,這一下…

  羅賓臉皮忍不住抽搐了幾下:“…”

  什么風度,都是錯覺。

  請客吃飯竟然不付錢,這家伙…

  雷某人白嫖了一頓飯后就瀟灑離去,只留下兩個一臉不爽的女人在包間內面面相覷。

  她們的視線不約而同放到了桌上的玉佩上。

  “把它丟了怎么樣?”

  娜美怒氣沖沖,鼓著俏臉問道,一想到這頓飯有多貴,她的心就在滴血。

  “還是收起來吧。”羅賓嘴角一抽,還是拿起了桌上的那塊玉佩,“至少等我們離開香波地群島再丟掉。”

  “對啊。”

  盯著玉佩,娜美突然眼神一亮,“不能丟,光這塊玉就值這一頓的飯錢了…原來他還是付了錢的。”

  羅賓:“…”

  娜美這貪財的毛病估計沒救了。

  “波嚕波嚕…”

  就在這時,電話蟲突然響了,聲音是從娜美的胸口傳出。

  這絕對是一只很幸福的電話蟲,娜美熟練的從她胸前碩大的邪惡中掏出了電話蟲。

  “不…不好了!凱米被人販子抓走了!”

  烏索普驚慌失措的聲音很快響起,讓兩女臉色一變。

  香波地群島,8號區域。

  人販子團伙“獵犬寵物”的老巢內,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將袋子丟到地板上。

  “嗚嗚…嗚嗚~”

  有淺綠色短發,相貌清純美麗的人魚凱米的嘴巴被布條封住,手也被繩子綁住。

  她的下半身還是桃紅色的魚尾,在地上扭動。

  女性人魚在30歲以后魚尾便會分開成雙腿,大部分女性人魚會前往陸地并與人類男性通婚。男性人魚終身無法將魚尾變成雙腿,只有女性人魚可以。

  尾部仍未能轉化為雙腳,這證明人魚凱米的年齡應在30歲以下。

  然而,正是這個年齡段的女性人魚才最值錢,起拍價都是7000萬貝利以上!

  人魚凱米眼神驚恐的看著面前這個人販子。

  他身材魁梧的像頭熊,眼神陰狠,長了一張奸詐的青蛙臉,就差將“惡人”兩個字寫在臉上。

  唯一有點破壞形象的是,這個人販子的左臉完全青腫了起來,還頂著一只烏青甚至發黑的左眼,似乎剛挨了一頓猛揍。

  “哈哈哈哈…竟然抓到了女人魚,運氣不錯…嘶,好疼!”

  滿載而歸,人販子皮特曼咧嘴一笑,但這一笑就牽動了他臉上的傷,讓他疼的嘶了一聲。

  一段極其不愉快記憶浮上心頭,他忍不住罵道:

  “炮王雷恩!你這個混蛋,騙子,欠錢不還打人!有機會我一定要扒了你的皮!”

  當然,嘴上叫囂的厲害,他根本不敢去找對方麻煩。

  萬萬沒想到,那個雷恩竟然真的是新世界那位赫赫有名的大劍豪。

  連王下七武海,“天夜叉”多弗朗明哥那樣的地下世界的巨頭都栽了,他一個小小的人販子,哪敢去找懸賞金10億貝利的“嗜血大劍豪”的麻煩。

  雷恩欠他的2000萬貝利,他可不敢去討要了。

  甚至前幾天他都不敢出門,生怕遇到對方被一劍砍死。

  不過今天總算苦盡甘來了。

  人販子頭目皮特曼盯著在地上不斷掙扎的人魚凱米,眼神十分貪婪:

  “竟然是女人魚啊,只要把你賣了,我的損失就能全部彌補了,還能大賺一筆,嘿嘿嘿…”

  事不宜遲,過兩天就是拍賣會了。

  趕緊把她送到1號區域迪斯科那,在那個香波地群島最大的拍賣場,一定可以賣出一個天價!

  兩天后,一號區域。

  雷恩穿著襯衫,休閑褲和木拖鞋,根本沒有掩飾樣貌,拿著一張紙,公然行走在大街上。

  不少行人眼神有點畏懼,忌憚,但沒有像前幾天那樣嚇的瞬間作鳥獸散。

  人的適應性是很強的,剛開始那幾天在世界政府的瘋狂抹黑下,島上的居民和游客確實很驚懼,對會“拿平民當肉樁來練劍”的嗜血大劍豪能避就避。

  但幾天雷恩在島上出現了很多次,也沒看到他大開殺戒。

  大家雖然有點怕,但還不至于見了就拔腿逃竄。

  雷恩沒有理會路人,而是津津有味的閱讀著手中的價格表,上面寫著:

人口販賣,銷售對象為罪犯及非世界政府加盟國的國民,拍賣基本價格最低金額表人類:50萬貝利毛皮族:70萬貝利長手族:70萬貝利足長族:70萬貝利蛇首族:70萬貝利魚人族:100萬貝利  巨人族:5000萬貝利(男),1000萬貝利(女)。

  人魚族:7000萬貝利(女),100萬貝利(男),1000萬貝利(女,30歲以上,魚尾已經化為雙腿)。

  能力者:時價。

  “嘖嘖,一張價格表,簡直是這個世界最丑陋骯臟的一面的縮影。”

  雷恩忍不住嗤笑一聲,“這張表,真該貼在海軍本部那座堡壘上,讓自詡為正義之士的海軍們每天瞻仰瞻仰。”

  袛園告訴過他,假如沒有任務,幾乎所有海軍中高級將領一般都不會來香波地群島。

  哪怕這里離馬林梵多很近,很多海軍將領和士兵休假時都會下意識避開這。

  太打臉了。

  不知道奉行著‘‘徹底的正義’’之理念的薩卡斯基先生看了這張表作何感想。

  他肯定看過,明碼標價的人口販賣簡直是紅果果的踐踏正義,怪不得他也不喜歡天龍人…

  在雷恩看來,這張關于人口販賣的價格表很“人性化”,價位很合理,很照顧買家的感受。

  正是因為如此,嘲諷意味愈發濃厚。

  例如,隨處可見的普通人類最便宜,底價50貝利。

  特殊種族就貴一點,70萬貝利,其中魚人族的天賦最出眾,力量是普通人的10倍所以底價100萬貝利。

  最神奇的是巨人族,男性5000萬貝利,比女性貴了5倍。

  而人魚則完全相反,女性人魚高達7000萬貝利的價格是男性人魚的70倍,哪怕女人魚長腳后也是男性的10倍。

  為什么會這樣?

  因為女性人魚很漂亮,能暖床。

  特別是尾巴還沒化成人腿的年輕女人魚,要養幾年才能變成人身,但這也意味著她們都還是純潔之身,沒有被人糟蹋過…

  而女性巨人恰好相反。

  牙簽沒法攪水缸,尺寸差距太大,所以女巨人“中看不中用”。

  那些人類買家買了女性巨人也不能晚上好好享受一下,還不如買一個體力更好,能干苦力活的男巨人當奴隸。

  沒錯,這是一張價格非常合理的表。

  而價格越合理,其實就越沒把人當人看。

  只有純粹的貴重商品和貨物,才需要這樣煞費苦心,考慮周到的給他們定價。

  雷恩穿過幾條街,來到了1號區域的人口拍賣場。

  這個拍賣場是明哥的產業之一,它建設的非常豪華,雕梁畫棟,就像一座宮殿一樣宏偉,內部空間極大,可以容納數百人。

  今天就是舉行拍賣會的日子,

  陽光明媚,碧空如洗,一大早,一群顧客就如約而至。

  這些顧客非富即貴,男的西裝革履或穿著布料奢華名貴的禮服,女的個個儀表得體,手腕上或脖頸上戴著光彩奪目的珠寶首飾,打扮的雍容華貴。

  50萬貝利也不算便宜。

  一般的平民可買不起奴隸,那必需是人上人才能這么奢侈。

  “是天龍人…”

  “噓,小聲點!”

  “…來拍賣奴隸,在這里不用跪下,但不能失禮。”

  拍賣場的門口,那些正談笑風生的貴族和富豪們騷動了一下后就馬上安靜下來。

  他們都非常恭敬地讓開了道路,迎接世界貴族的大駕光臨,一些淑女們甚至有點畏懼的低著頭,不敢看去看天龍人。

  來的天龍人有三個。

  父親羅茲瓦德圣,長女夏露莉雅宮,以及智障六歲兒查爾羅斯圣,一家人整整齊齊。

  他們身邊跟著西裝革履的保鏢,一群披堅執銳的護衛,還帶著不少奴隸。

  其中一個塊頭很大的巨人族奴隸最為醒目。

  三個天龍人招搖過市,目中無人,所過之處普通貴族富豪都恭敬謙卑的低頭讓路。

  世界貴族的排場和囂張氣焰在這一刻,顯露無疑。

  “這就是天龍人嗎?果然夠囂張。”

  海賊超新星,尤斯塔斯·基德站在一旁冷眼旁觀。

  他有紅發刺猬頭,胸前佩帶著一把匕首和一把手槍,頭戴護目鏡、穿著暗紅色大衣,給人一種殘忍,桀驁不馴的感覺。

  作為懸賞令比路飛還高的海賊新人,他顯然是個狠角色:

  “連我們也要乖乖讓路,真是不爽,假如不是動手會引來海軍大將,我真想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別沖動,基德。”

  旁邊,戴著面具的“殺戮武人”基拉提醒道。

  “放心,現在還不是對上大將的時候…嗯?”

  基德的聲音突然提高了不少。

  因為他看到拍賣場門口有一個人沒給天龍人讓道!

  “是他?這下有好戲看了。”

  基拉也看到了那個男人,瞳孔一縮。

  拍賣場門口,夏露莉雅宮看著杵在桿在他們身前根本沒讓路的人,罵道:

  “賤民!你站在這干什么?還不快讓開!”

  “嗯?”

  正在吃偉包的雷恩回頭,就看到了三個頭戴泡泡的天龍人。

  他絲毫不給面子,嗤笑一聲,“蠢女人,這話應該是我來說才對,好狗不當道!”

  夏露莉雅宮:“…”

  竟然有人敢跟她這么說話。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