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十七章啪啪打臉,我是你爹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哼,夏露莉雅和父親把我扔下,跑到哪去了啊?”

  天龍人查爾羅斯圣左顧右盼,沒有發現家人的蹤影后,不滿的嘟嚷了一句。

  他鼻孔上掛著惡心的鼻涕,坐在一個已經遍體鱗傷的海賊奴隸背上,還用鐵鏈拴著兩個貌美的女奴,身邊跟著西裝革履的保鏢和一隊披堅執銳的護衛。

  一行人就這樣招搖過市,街道兩邊不管男女老幼何種職業的路人,都跪在地上不敢抬頭。

  “僧正,你看。”

  街道前方,一個穿著僧衣的海賊指了指正在過來的天龍人。

  “在不法地帶也這樣耀武揚威嗎?真是氣焰囂張啊。”

  破戒僧海賊團船長,懸賞1億800萬貝里“怪僧”烏爾基感嘆了一聲,旋即搖了搖頭。

  他體格高大魁梧,總是笑容滿面,蓄著絡腮胡,身穿僧侶的服飾,耳朵上有金耳環,脖頸上掛著一串紅色的大念珠。

  說是僧人,看著卻過于彪悍粗獷,打扮也有點不倫不類,與他威武雄壯的體格不太協調的是,他背后有一對白色天使狀翅膀,證明他是一個空島人。

  看到天龍人騎在奴隸上過來,“怪僧”晃了晃肩膀上像鐵棒一樣巨大的鉛棒:

  “麻煩,只能跪下等他們先過去了。”

  雖然語氣中有些不滿,但他顯然沒有對抗的意思。

  打了天龍人就會引來海軍大將,但凡有點理智的新人海賊都會選擇忍耐一下。

  就連一向膽大包天的草帽路飛,一開始都在魚人小八的阻攔下,沒有多管閑事。

  后來是人魚凱米被抓了,小八又挨了查爾羅斯圣的子彈,路飛忍無可忍才動了手…

  周圍看戲的海賊超新星真不少。

  除了烏爾基,還有“海鳴”阿普,“魔術師”霍金斯,“大胃女”波妮三人在場。

  這里離餐廳不遠,霍金斯和波妮出來后也差點迎面撞上了天龍人,倒是卡彭·貝基聽了雷恩的提示后,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當然,這些超新星不傻,都沒有出頭捋虎須意思。

  他們一個個都藏在建筑側后方,或者巷子里看戲。

  不過雷恩可沒有一點閃避的意思,光明正大的走了過去。

  香波地群島上常有天龍人出沒,之前他并沒有恰好和他們在街道上狹路相逢。

  距離最近的一次,就是上次和冥王雷利在餐廳二樓吃早餐時。

  如今恰好碰上了,他可能跪下,或者選擇繞道走嗎?

  別搞笑了,當初洛克斯敢進攻“神之谷”嚇的那群天龍人瑟瑟發抖,他自然不會慫。

  假如是進攻圣地瑪麗喬亞這種事,雷恩也許會慎重考慮一二。

  但他才懶得避諱路邊的天龍人,面對查爾羅斯圣這種智障六歲兒都要躲避,那還當個屁的海上霸主。

  你看凱多、大媽在這會讓路嗎?

  他們就是抓住天龍人勒索世界政府都有可能。

  “等等,雷恩!”

  見雷恩毫不避諱,趁還有段距離,袛園急忙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別過去,算我求你了。”

  她的聲音帶著懇求,讓他猶豫了一下。

  袛園立刻抓住他的手,趁機抱住他靈活一躍跳進了街道旁邊的一條巷子中。

  能不動手最好。

  否則不說勝負,她可沒把握在激戰中保住查爾羅斯圣的命。

  因為保護人可比殺人難多了,一點余波就足以讓天龍人死無全尸。

  要是天龍人死了,就是她的失職,她事后絕對不會有好果子。

  被她從背后緊抱著用雙臂束縛住,雷恩能感受到她胸前的飽滿和柔軟,好大…咳。

  他回頭一瞥,因為她考慮到她和他的身高差距,微微躬身蹲下,所以他能平視著她白皙如玉的臉龐。

  直視著她緋紅如火的美麗瞳孔,雷恩不由得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邪魅一笑: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妙主意,只要我跟在查爾羅斯圣等天龍人的背后,就可以利用他們的性命來威脅你,然后肆無忌憚的占你便宜。”

  桃兔聞言呼吸一滯。

  她確實有點承受不起天龍人被殺死的代價。

  不提各種懲罰,以后她都別指望能在海軍中更進一步了,別說大將的職位,就是鶴的參謀長職位都繼承不了,一輩子坐冷板凳的命。

  這對于還有理想抱負想施展的桃兔來說是無法忍受的。

  被抓住了軟肋,她有點氣急敗壞,惡狠狠的瞪著他:

  “你要是敢太過分,我一定會和你拼命!”

  就算被威脅,她也不會無下限妥協,搭上自己的清白。

  雷恩撇撇嘴,像極了老陰嗶:“那我不過分不就行了?”

  桃兔:“…”

  見她被干沉默了,雷恩雙手輕輕撫摸著她肌膚白嫩如雪的臉龐,在她耳邊低語道:

  “不侵犯你,不扒光你的衣服…摸一下臉蛋和大腿之類的,為了不承受任務失敗的重罰,你會選擇忍耐一下吧?

  是不是很諷刺?

  就因為一頭無惡不作的蠢豬,美女中將袛園就不得不忍受我的冒犯,不敢輕舉妄動。”

  袛園咬著紅唇,感覺有點屈辱,把素手放到了劍柄上。

  好想砍死他。

  微微猶豫了一下,她還是沒敢動手。

  強者都是自信的,換個地方,她根本不懼和雷恩一戰,也不認為自己會比他差多少…

  但一個戰五渣的天龍人就在外面,就讓她投鼠忌器了。

  她沒牛逼到一邊打雷恩,一邊護住查爾羅斯圣。

  “我看錯你了。”

  桃兔咬著銀牙,美眸中殺意彌漫,“你和那些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的人渣,惡棍沒什么兩樣!”

  “人渣,惡棍?呵呵…”

  雷恩嗤笑一聲,他捧住她的臉蛋讓她的視線看著招搖過市的天龍人,“我確實是海賊,惡棍。

  但是你睜大眼睛好好看一下吧!

  和這些都不屑于和普通人呼吸同一片空氣的世界貴族、人上人相比,我們這些人的罪惡簡直就像過家家一樣可笑。”

  兩邊跪著許多路人的街道中,查爾羅斯圣面相兇惡,靴子用力踢著身下的奴隸:

  “怎么這么慢?就像烏龜爬一樣,還搖搖晃晃的,氣死我了!!”

  踢的奴隸面容因為痛苦而扭曲,踢的他頭破血流…

  周圍人戰戰兢兢,大氣都不敢出。

  雷恩眸光深邃的就像黑夜一樣,在她耳邊漠然低語:

  “有一個偉人這么說過──人的膝蓋不是用來下跪。奴隸制在這個世界被廢除很久了吧,海軍大人,那這頭豬騎著的是什么?”

  桃兔咬著嘴唇,眼神晦暗不明,她根本無法回答他。

  惡行遠不止如此。

  這時,一隊醫護人員用擔架抬著一名失血過多已經昏迷的病人路過,卻被天龍人攔下了。

  “對…對不起,請放過我們吧,這個病人大出血,要緊急治療,醫院就在前面。”

  抬著擔架,一個須發皆白的老醫生額頭冒冷汗,聲音焦急的向天龍人解釋道。

  “確實很嚴重啊,那就趕緊──”

  查爾羅斯圣低頭看著躺在擔架上,渾身染血的病人,點了點頭。

  就在醫生護士稍微松了口氣的時候。

  “──去死吧!”

  查爾羅斯圣突然臉色猙獰起來,一腳踢飛了擔架!

  噗通!

  那位病人重重摔在了地面上,昏迷中他也本能地低聲哀嚎了幾下,身上的血更多了…

  老醫生臉色一白,舉著吊瓶的護士小姐姐更是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路人們:“…”

  還以為天龍人會網開一面,結果…

  波妮,霍金斯,“海鳴”阿普都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

  查爾羅斯圣還臭著臉,很生氣:“對我的禮儀重要,還是賤民的命重要啊?”

  “沒有天龍人,哪有賤民的命呢?”

  一個戴著墨鏡,西裝革履的保鏢立刻附和道。

  巷子里,雷恩抱著桃兔,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

  “當街行兇,打傷病患,海軍管嗎?”

  袛園看著這一切,嬌軀顫抖了一下,沉默不語。

  事情并沒有結束。

  查爾羅斯圣打量著那位跪在地上,膚白貌美身材十分誘人的女護士,起了色心。

  他一副豬哥相,指著她:“嗯,就讓你做我老婆吧。”

  “那我立刻辦理第13任夫人的入住圣地的手續。”

  天龍人的保鏢立刻回應道,還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這種就像吃飯喝水一樣,仿佛可以天經地義的霸占她的對話,讓女護士臉色瞬間慘白。

  她可是有未婚夫的。

  而且這個天龍人像豬頭智障一樣,鼻子上的鼻涕就惡心的不行…可她根本無反抗。

  “嘖嘖。”

  雷恩眉毛一挑,在袛園耳畔道,“光明化日之下強搶民女,海軍管嗎?”

  桃兔:“…”

  別說了。

  雷恩捏了捏她白嫩的臉頰:

  “我威脅你占你便宜的流氓行為,配給偉大的查爾羅斯圣大人提鞋嗎?

  一句話就可以合法的霸占女人,不愧是人上人,世界貴族,真是讓我這種連耍流氓都有點放不開的賤民漲見識了。”

  袛園眼神空洞,被他捏臉也沒有一點反應。

  看著被天龍人的護衛抓住手拽走,一臉絕望的女護士,她根本沒有任何指責雷恩的底氣。

  “等等,她是我的未婚妻啊…”

  這時,女護士的男友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查爾羅斯圣突然舉起一把槍,扣動扳機。

  這個正跑過來的男人頓時身體一顫,血花在胸口綻放!他臉色痛苦,眼神茫然的捂著肚子,噗通一聲倒在了血泊中。

  “天啊!殺人了!”

  這下女護士終于崩潰了,眼角流著淚不管不顧的大喊大叫,“快來人,救救他吧!求你們了!”

  眾人:“…”

  別說瑟瑟發抖的普通人了。

  就連波妮,烏爾基,霍金斯,“海鳴”阿普他們這些海賊超新星都有點咋舌。

  原以為他們也算帶惡人。

  但和這群世界貴族人上人一比,他們才發現,自己作為惡人也就剛剛60分及格。

  招搖過市,萬民都要俯首下跪,使用奴隸,虐待奴隸,像拴狗一樣牽著女奴,當街行兇欺負老弱病殘,光天化日之下強搶民女,開槍濫殺無辜…

  人渣可以做的事,這個天龍人今天幾乎都干了一遍,丑陋得簡直無法直視。

  “濫殺無辜,海軍也不管嗎?”

  雷恩盯著袛園蒼白無血色的臉,見她的雙臂還用力抱著他不讓他動,有點惱火。

  “放手,老子看不下去了,現在就要去剁了他!”

  “別…別去!不能去!不能去…”

  桃兔的聲音在顫抖,身體也在顫抖,牙齒過于用力已經咬破了嘴唇,滲出了一些鮮血。

  她像機器一樣重復著自己的話,性感的紅唇因為被鮮血染紅了,讓她的臉色顯得愈發蒼白,有一種凄婉的美。

  天龍人的行為,雷恩的話,已經打腫了她的臉。

  雷恩:“…”

  這就是他為什么不向往海軍的原因。

  她明明知道街上那頭豬毫無人性,紅果果的踐踏正義,欺男霸女,濫殺無辜…是純度100的人渣。

  但她身為海軍不僅管不了天龍人,還要對他們的一切丑惡都視而不見,甚至盡力維護他們。

  為了將她捕獲俘虜,雷恩有意打擊她的信念:

  “袛園,什么可以真正讓海軍,讓正義蒙羞?讓人們絕望?

  是窮兇極惡的海賊嗎?

  并不是,大媽和凱多可以讓海軍蒙受損失,但他們殺的海軍再多,燒殺搶掠的再喪心病狂,也玷污不了人們心中正義這塊招牌,影響不了海軍的名譽。

  海賊、罪犯們的猖狂和兇惡,會讓人們恐懼并抱怨海軍的無能,但這不會影響到根基。

  只有兩種東西可以摧毀正義。

  一種是組織內部的蛀蟲,例如老鼠上校,蒙卡上校。

  身為海軍貪贓枉法,濫用職權,甚至勾結海賊…這才會讓人們感到絕望,對正義失去信心。”

  雷恩話語頓了頓,凝視她的眼睛,目光炯炯有神。

  在桃兔中將有點茫然的表情中,他拿出一張手帕,輕輕擦掉了她嘴角的血跡:

  “但是蛀蟲可以清洗,可以監督,可以整頓風紀,只要沒爛到骨子里就依然可以處理…

  第二種就是上層建筑,是世界政府,天龍人。

  他們公然踐踏正義,濫殺無辜,欺男霸女無惡不作,肆無忌憚的挑戰道德人性的底線…

  這種行為才算是扯下了海軍的遮羞布,才算是玷污了正義道德,能動搖世界政府的權威,正統和合法性,讓人們對海軍機構嗤之以鼻,徹底失去信心…”

  桃兔聽著他的話,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她仿佛將腦袋埋進沙子中的鴕鳥一樣,試圖制止他:

  “別說了,別說了!”

  雷恩強行捧起她的臉,冷笑道:“你這么聰明會想不到嗎?

  邪惡根本無法摧毀正義!越是喪心病狂的邪惡只會讓正義的招牌愈發閃閃發光!

  海賊根本無法摧毀海軍,他們只會讓人們絕望時更加依賴海軍。

  能摧毀正義的,就是凌駕于正義之上的東西。

  沒錯,就是可以跳出海軍正義框架的天龍人!

  能摧毀海軍的,就是世界政府,政府賦予了海軍正義性,執法權,但假如世界政府都腐朽了,海軍也會跟著一起腐爛。”

  雷恩說著,就掐住桃兔的脖頸,將她按在墻上。

  她自知理虧沒有反抗,只是一臉麻木的看著他。

  雷恩臉色冷酷道:

  “你們都是一群懦夫!

  我管不了天龍人,所以抓抓海賊,就可以催眠自己在維護大海秩序,是正義的了吧?!

  行,算你們做了點好事,也幫了不少被海賊們騷擾傷害的人們…但是不要把這種閹割后的正義都套在別人身上!

  海賊就簡單多了,干就完了。

  既然你作為正義的海軍管不了,就讓你老公我來動手。

  松手,你自己不想被男人侵犯,被我占了點便宜都會氣急敗壞,所以你就能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女護士以后被那頭豬不斷強暴、玩弄?”

  最后這段話簡直是誅心之言,桃兔心中咔嚓一聲,仿佛有什么碎掉了一樣。

  似乎是在回應雷恩的話,那個被天龍人的護衛拖住拽走的女護士拼命吶喊:

  “求求你們,幫幫忙!救救他吧!”

  這凄厲絕望的呼喊讓桃兔手臂一松,雷恩頓時破空而去。

  噗通~

  她目光呆滯地看著他的背影,身體仿佛瞬間被抽干了力氣,膝蓋一軟跪在了地上。

  她到底在做什么?

  她可是受命來保護天龍人的,縱容他動手,這已經算嚴重失職了…

  美女中將的墮落…某種程度上說,雷恩的邪惡目的初步成功了。

  還多虧了查爾羅斯圣的神助攻,假如不是他這么喪心病狂,瘋狂踐踏挑釁她身為海軍的正義信念,挑戰她的道德底線,她可不會產生動搖。

  僅憑這一件事海無法擊垮她,畢竟她可是個資歷很深的海軍中將,沒那么容易墮落。

  但這至少讓她有了一點心理破綻,他之后就可以趁虛而入、見縫插針了…

  嘭!!

  毫無征兆,氣浪咆哮炸開,那名正拉著女護士的侍衛被一腳踢飛,身體撞碎了一堵墻壁后,摔進一堆飛濺的碎石中!

  可能是事發突然,全場都寂靜了一下。

  等眾人回過神來,才看到有一個黑發藍眸的年輕人站在道路中央,正一臉冷漠的看著查爾羅斯圣。

  ‘這人是誰?’

  道路兩旁跪著的路人聽到動靜后抬起頭,都微微一怔。

  “是那個混蛋!”波妮嚇了一跳。

  她趕緊發動果實能力,變成了一個六七歲的小姑娘,將身體貼在墻壁邊,唯恐被發現了。

  霍金斯這個神棍依然面無表情。

  “海鳴”阿普和怪僧烏爾基都目光一凝,顯然認出了前段時間名揚世界的炮王。

  “新世界的大海賊撞上了天龍人,這下有熱鬧看了。”烏爾基扛著鉛棒,咧嘴一笑。

  “有趣,他想要做什么?”

  阿普摸了摸下巴,目不轉睛的盯著街道中央。

  護衛被打飛,墻壁倒塌造成的巨大的轟鳴聲讓天龍人查爾羅斯圣嚇了一跳。

  反應過來后,他吸了一下鼻涕,瞪著那個不速之客:

  “混蛋,你是誰?敢打傷我的護衛…”

  “我是你爹!”雷恩掏了掏耳朵,直接口吐芬芳,“六歲智障兒,叫你爹干嘛呢?”

  查爾羅斯圣:“…”

  超新星們:“…”

  這是個暴躁老爺。

  桃兔:“…”

  天啊,她都做了什么,竟然讓他去冒犯天龍人…

  路人們:“…”

  這囂張的話把全場都干沉默了,街道兩旁跪著的平民臉上都一副見了鬼的表情。

  “你…你!”

  查爾羅斯圣都懵逼了一下,似乎沒想過有人敢這么和他說話。

  隨后,他就勃然大怒,舉起手中的槍扣動了扳機。

  嘭嘭!

  槍械轟鳴,幾發子彈驟然破空,雷恩的手掌如幻影閃動了幾下,就用手指精準地將子彈全部夾住了。

  將幾顆子彈隨意的丟到地上,他冷冷地看著一臉震驚的查爾羅斯圣,嗤笑道:

  “智障兒,膽子很肥啊?還敢打你爹。”

  路人們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個人,不,這位爺究竟是誰?

  見對方竟然可以用手接子彈,這非人的表現讓查爾羅斯圣咽了口唾沫,額頭冒冷汗。

  他還沒有蠢到無可救藥的地步,還知道害怕。

  “大人,他他…他是劍豪雷恩,一個新世界的…大海賊!”那名西裝革履的保鏢總算認出了來者的身份,聲音都有點變了。

  作為狗腿子,他知道,不是誰都會給天龍人面子的。

  “新世界的…大海賊?”

  查爾羅斯圣一激靈,嚇的退后了幾步。

  他的爸爸特別告誡過他,新世界一些窮兇極惡的賤民無法無天,連世界貴族都敢冒犯、殺害…要盡量遠離他們。

  雷恩握住一把刀,踏步上前,那宛如殺神閻羅的磅礴煞氣宣泄而出,簡直讓人顫栗到無法呼吸。

  查爾羅斯圣被這刺骨的殺意鎖定,打了個哆嗦,十分害怕的退后了幾步:

  “你你…想做什么?”

  “炮王雷恩,別太過份,你敢傷害查爾羅斯圣大人的話…海軍大將不會放過你的!”

  天龍人的保鏢也色厲內荏的警告道。

  雷恩嗤笑道:

  “嚇唬誰啊?就憑赤犬,黃猿那點能耐也能收拾老子?你現在就可以把他們叫過來,我倒是想掂量一下他們有幾斤幾兩!”

  他的狂言讓那名保鏢臉色一白,暗暗叫苦。

  海軍大將個個威名赫赫,可以震懾住大海上九成九的海賊,但不包括面前這人。

  這可是連五老星都敢嘲諷的狂徒。

  “快,你們快攔住他啊!”

  見他依然不止步,持刀上前,查爾羅斯圣的眼前仿佛浮現出了一片尸山血海的可怕景象,這讓他恐懼的大叫起來。

  聽到命令護衛們都咽了口唾沫,握住劍小心翼翼的圍了上去。

  轟!!

  雷恩見狀毫不猶豫的拔劍一劈,數百丈長的湛藍劍芒隨之落下,一擊就將大地撕裂!

  地動山搖,那十幾個護衛露出驚駭欲絕的表情,被煌煌劍光劈的肢體血肉橫飛!

  可怕的劍氣依然余勢不止,如一陣狂濤駭浪般破開幾棟樓房向前蔓延,切開了整條街道!

  等劍氣消散,一道深不見底,超過千米長的巨大裂縫溝壑將街道左右兩邊都隔開了。

  “開…開玩笑的吧,這是人可以發出的斬擊嗎?”

  目睹這般恐怖的景象,“海鳴”阿普頓時怪叫一聲。

  “真是個可怕的怪物。”

  怪僧烏爾基眼中帶著濃濃的驚訝。

  大胃女波妮更是臉色一白,想起之前自己在餐廳那些“作死”的舉動,她一陣后怕。

  好在大佬沒和她一般見識,否則,當時她就人頭落地了。

  咕嚕~

  路人們都嚇懵了,狂咽著唾沫。

  查爾羅斯圣表情呆滯,他看著旁邊那道貫穿了整個長街巨大溝壑,身體本能的哆嗦了起來。

  “大人,此人兇殘,形勢危急,還是先走為妙!”

  天龍人的保鏢臉色焦急,大聲提醒道。

  聽到這話,查爾羅斯圣才從那驚天一斬中回過神來。

  額頭冷汗直流,他對死亡的恐懼壓倒了被賤民冒犯的怒火,就準備牽著奴隸離去。

  雷恩卻冷聲道:

  “蠢豬,你自己滾就行了,誰允許你帶人走了?”

  蠢豬?滾?

  查爾羅斯圣的臉色漲紅,長久以來高高在上肆意妄為培養出的傲慢,讓他下意識怒罵道:

  “賤民,你說什么…”

  轟!!

  雷恩揮手一劈,大氣發出哀鳴,一道湛藍色的巨大劍芒切開大地,宛如波濤龍卷一樣劈向了臉色煞白的查爾羅斯圣!

  這一斬可不是對準那些護衛,一旦命中,這個六歲兒絕對死的連渣都不剩。

  “艸,真殺人啊。”

  “海鳴”阿普都嚇了一跳,

  一言不合就要殺天龍人,這種狂徒他幾乎聞所未聞。

  不止是他,“魔術師”霍金斯,“怪僧”烏爾基和波妮都表情呆滯了一下。

  完了,世界政府要雷霆震怒了。

  打了天龍人都會引來海軍大將,殺了天龍人天知道會產生怎樣的軒然大波…

  就在此時,伴隨著一聲嬌喝,一道黃金色劍氣突然從一旁迸射而出,撞上了湛藍的斬擊!

  轟!!

  兩道可怕的劍氣瘋狂絞殺碰撞,震蕩起雷鳴般的呼嘯,狂風奔涌,差點吹飛了路人!

  藍金雙色鋒芒絞殺僵持了片刻,湛藍劍光就擊潰了黃金色劍氣,變得黯淡一些后繼續奔涌向前,這種結果讓桃兔臉色微變。

  不過它的軌跡被打偏了一些,濤濤劍光擦著查爾羅斯圣身旁掠過,將大地一分為二!

  六歲兒看著腳底深不見底裂痕,表情因為驚恐而變得扭曲,那道毀天滅地的湛藍鋒芒深深烙印在了他的腦海中。

  生命中第一次離死亡如此之近。

  查爾羅斯圣被恐懼徹底吞噬了,精神崩潰。

  “爸爸,救命啊,爸爸,救我!”

  他尿褲子了,理性蒸發,什么都不管了一邊大喊大叫著,一邊撒丫子往遠方亡命逃竄。

  什么奴隸,賤民的冒犯,尊嚴…統統都被拋到了腦后。

  路人們:“…”

  這個傻逼原來也知道怕啊。

  天龍人的保鏢愣了一下。

  桃兔手持名刀從一旁沖了出來,如臨大敵的攔在了雷恩的身前,回頭一瞥嬌喝道:

  “我是海軍,愣著干什么,保護查爾羅斯圣離開這里!”

  “哦,知道了!”

  這個天龍人的狗腿子額頭冒汗,對她點了點頭,也不管天龍人的幾個奴隸和那個女護士了,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

  “沒死?打偏了…”

  “海鳴”阿普松了口氣。

  要是天龍人死了后果就太嚴重了,等海軍大將和CP部門帶人殺來,他們這群海賊新人也免不了被殃及池魚。

  要是世界政府奈何不了雷恩,說不定會拿他們泄憤,殺雞儆猴。

  “這女人是誰?”

  看著那個手持名刀氣勢極強的女人,怪僧烏爾基有點疑惑。

  雖然沒有完全擋下,但她確實打偏了大劍豪雷恩驚世駭俗的斬擊,這種實力絕非等閑。

  ‘原來她是海軍派來盯住他的…’

  波妮和魔術師霍金斯對視一眼,恍然大悟。

  因為之前在餐廳見過袛園一次,倒是猜到了她的目的。

  雷恩手握黑刀“星夜”,凝視著袛園的臉龐。

  他指了指那個女護士,她抱著中槍后倒在血泊中昏迷不醒的未婚夫,正在失聲痛哭,又指了指那個倉皇逃竄的天龍人六歲兒,嘴角上揚:

  “呦,無辜民眾你選擇視而不見,那種豬狗不如的人渣你反而要站出來保護。

  小園,這就是海軍的正義嗎?”

  桃兔中將的臉蛋一陣紅一陣白,不知道是生氣還是羞愧難當。

  別說了,她此時真的難堪極了,感覺今天臉都快被打腫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

  “讓開!”

  雷恩聳了聳肩,故意撩撥她,“我的好老婆,你不行就讓我來唄,讓你老公過去執行正義,殺了那頭挨打后只會叫爸爸的肥豬,你看那頭豬跑的多歡快啊。”

  “撲哧~”

  看著一邊叫爸爸一邊逃跑的天龍人,一個抱著孩子,剛從地上起身的婦女忍不住笑場了。

  她懷中的小孩正在哭鬧:“爸爸,我要爸爸!”

  “哈哈…”

  正在四散離開的路人們也憋不住了,發出一陣低笑。

  他們算是看明白了,所謂的天龍人也只會欺軟怕硬罷了,只要拳頭大,世界貴族都是笑話。

  這些笑聲非常刺耳,啪啪打臉,袛園不禁有點惱羞成怒:

  “別說了,動手吧!”

  她不想再思考任何問題了,會瘋,只想痛痛快快的打一場。

  “好,那就讓我來掂量一下你的斤兩。”

  雷恩咧嘴一笑,提起魔刀,劍刃上頓時釋放出宛如星河般的絢爛光輝,懾人心魄!

  先攻心再暴打一頓,她就乖了。

  桃兔舉起名刀金毘羅,眸光懾人,一陣寒氣幽光從這柄以海上守護神而命的名刀上綻放!

  尚未動手,兩道絕世劍意爆發,瘋狂傾軋碰撞在一起,一陣陣森冷的鋒芒讓空氣都為之凍結。

  “嗯?”

  某個迷了路,正在漫無目的閑逛的綠藻頭劍客被殺氣驚動后一怔,下意識往那邊走去。

  好強大的劍意,有一道劍勢磅礴凌厲甚至可比鷹眼。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