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三章就任船長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雷恩模仿黃猿時惟妙惟肖,那慵懶隨意的姿態,略帶嘲諷的笑容,浮夸又十分欠扁的語氣,加上金色閃光粒子特效…說是黃猿附體都有人信。

  而他帶著刺血海賊團的,也是一種深深的絕望。

  馬塞爾這個刺血海賊團團長放在偉大航路前其實半段不算弱了。

  怎么說也是個能用出飛翔斬擊的劍豪,至少不會比現階段的索隆差多少。

  可惜,海賊超新星級別的實力,放在強者如過江之鯽的新世界就完全不夠看了。

  黃猿都能輕松吊打現在的索隆,雷恩這種四皇甚至海賊王級別的巔峰高手,打馬塞爾自然就像打兒子一樣。

  再來十個,也是送菜。

  要想和他板扳手腕,過幾招,至少也要有傳說中那啥“準大將”級的實力才行。

  但不過不得不說,op世界很多人的意志和生命力非常頑強。

  馬塞爾手指握緊劍柄,強忍住右腿被鐳射打穿的鉆心劇痛站了起來,發出不甘的咆哮:

  “我和你拼了!”

  “呦,還真是了不起的覺悟,讓我來看看你的極限吧。”

  面對怒吼著突擊過來的劍豪,雷恩嘴角上楊,手指輕點了幾下,幾道熾烈的金色鐳射就向他轟了過去!

  嘭嘭!

  激光鐳射在甲板上炸出朵朵紅蓮,宣泄著可怕的破壞力,這一次馬塞爾有了心理防備,用盡渾身解數在爆炸的火焰氣浪中瘋狂跳躍閃避。

  雖然他沒有見聞色霸氣,但靠著劍豪對危險的敏銳感知力勉強沒被擊中。

  不過這也是他的極限了。

  爆炸導致木屑煙塵飛舞,他又一個靈活翻身躲過一發鐳射激光后,還沒來的及站起來,忽然看到身側出現了一道陰影。

  正是雷恩,他悠哉游哉的抬起了金光閃耀的右腳,踢向根本避之不及的劍豪:

  “小朋友,到此為止吧。”

  光速踢正中馬塞爾船長的肩膀,力量之大讓人顫栗,他像炮彈一樣倒飛了出去!

  身體撞碎了船上一樓廚房的門,他口吐鮮血狼狽的跌到在飛舞的碎塊和木屑中!

  “船長!”

  “馬塞爾大人!”

  船上的海賊們發出驚恐的呼聲,驚慌失措。

  在大海上,對于一個海賊團而言,海賊船長的地位幾乎毋庸置疑,船長不僅是實力擔當,很多時候也是精神領袖。

  而船長一旦戰敗,對于船員而言也是嚴重的打擊。

  聽到了船員們恐懼不安的聲音,狼狽地趴在甲板上馬塞爾手指動了動。

  他艱難地抬起口鼻溢血的臉,一對灰色眼睛目光黯淡的盯著面前那個如神似魔的男人:

  “是我下令開炮的,不然他們最多只會看戲。”

  “所以呢?”

  雷恩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這條命你盡管拿去,請放了他們,這里離奧威狄鎮不遠了,你可以在那把他們趕下船。”

  馬塞爾急促的喘息著,聲音嘶啞。

  鮮血染紅了他瘦削的臉頰,他依然忍著渾身的傷痛抬頭盯著他,似乎雷恩不給一個承諾就死也不肯躺乖乖下一樣。

  這倒是讓雷恩對他有點刮目相看。

  雖然心狠手辣,但至少作為海賊船長他是合格的,自己撲街了還不忘保隊友一命。

  雷恩看著那群戰戰兢兢的船員,咧嘴一笑:

  “沒有人可以從我手中拿走東西,還不用付出任何代價。”

  “你想要什么?黃金,貝利,酒…這艘船上的所有東西都可以給你。”馬塞爾倒也光棍,直接說道。

  “這些本來就是我的戰利品。”

  雷恩走到他面前蹲下,一對碧藍的瞳孔比星空還深邃,凝視著他,“我要你的命,為我賣命!刺血海賊團也歸我了。”

  他不需要隊友也行。

  這些人的實力他還看不上,但是,手下總的有幾個跑腿打雜的吧,他一個人也開不了海賊船。

  這個要求顯然出乎了眾人的預料,馬塞爾還有刺血海賊團的船員表情都變得非常精彩。

  “這…這個,我們要不要…”

  “他看起來好強啊,跟著他一定可以…”

  “閉嘴,造反了是吧?船長還沒決定呢!”

  眾海賊竊竊私語,眼神閃爍,看起來這些人對于換一個更強的老大抵觸心理不大。

  刺血海賊團可不是草帽海賊團,奉行的就是誰拳頭大誰是老大,馬塞爾之前是船員,他加入不久通過砍翻原船長才上位的。

  至于原來的船長,已經丟到海里喂魚了…

  偉大航路本來就是強者為尊,就算是草帽海賊團,蒙奇·d·路飛也一直是最強者。

  馬塞爾沉默了一下,才說道:

  “如你所愿,現在是你比較強,不過有句話我要說在前頭,我以后會找機會挑戰你!如果你輸了,就把船長位置交出來!”

  他又不是沒當過普通船員,拳頭大,什么都好說。

  “行,隨時歡迎任何人挑戰我。”

  雷恩大師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伸手扶起了副船長馬塞爾。

  雖然這群人菜的摳腳,但先將就著用吧。

  他沒指望靠這群新人稱霸大海,九蛇海賊團和“海賊女帝”波雅·漢庫克才是他的班底,另外,推進城里也人才輩出…

  一刻鐘后,甲板清掃干凈。

  刺血海賊團更名為獅心海賊團,雷恩走馬上任,光榮就任船長,正式成為戰國元帥口中的不可回收垃圾。

  船員們聚集到廚房內,擺上宴席,歡迎新船長。

  雷恩翹起二郎腿,坐在椅子上,面前的餐桌上擺放著最高的烤肉,新鮮水果和各種美酒。

  他手中拿著一瓶啤酒喝了一口,打量著刺血海賊團的二十幾個人,問道:

  “就剩這幾根苗了?”

  30個人都湊不齊,當炮灰都有點寒酸。

  不少人身上還掛了彩,裹著繃帶,說他們是難民都有人信。

  “船長大人,本來刺血…咳,本來我們有64人,不過三天前和白胡子麾下的大渦蜘蛛斯庫亞德一戰后,損失慘重…”

  馬塞爾旁邊,一個有著爆炸頭發型的肌肉壯漢說道。

  他叫瑟西,原本是副船長兼航海士,不過現在副船長變成了馬塞爾,他就只是航海士。

  “斯庫亞德?”雷恩放下了酒杯,嘴角一抽。

  這不是那個海賊王世界第一帶孝子嗎?

  斯庫亞德實力一般,長相一般,名氣一般,智商感人…也就能欺負一下刺血海賊團這群新人。

  不過他的成就很不一般。

  他可是從背后,一刀捅穿了他老爹四皇白胡子的胸膛將他重創,戰績不可謂不輝煌,凱多、大媽都沒這種戰績。

  如今斯庫亞德的驚世戰績又多了一筆,他竟然打敗過獅心海賊團的前身,刺血海賊團。

  光憑這個,他就可以吹一輩子了。

  看到雷恩臉上略帶嘲諷的笑容,馬塞爾誤會了什么:

  “船長,很可笑吧,我們這一群井底之蛙連霸氣都不知道,就不知天高地厚的去挑戰四皇白胡子。”

  幾天前第一次見到斯庫亞德施展霸氣,他印象深刻。

  對方的劍術并沒有比他強多少,憑借武裝色霸氣卻可以壓著他打,當然,斯庫亞德的霸氣和雷恩船長一比就是個笑話。

  “不可笑。”

  餐桌的主位前,雷恩敞開肚皮,咬著肉質鮮美雞腿,“雖然自不量力,但這就是新世界每年的保留節目…

  我把這稱作來自社會的毒打,這個節目告訴那些新人一個道理──你爹還是你爹!”

  馬塞爾:“…”

  船員們:“…”

  你這話讓人聽了更心塞了好吧…

  雷恩繼續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別心酸沮喪,挨過毒打的人多著呢,比你們慘的比比皆是,你們至少沒團滅還有人活著回來了,身上零件都齊全…”

  很多人可能會覺得,就之前刺血海賊團這點三腳貓的功夫,去挑戰白胡子不是找死嗎?

  然而這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了。

  七武海“沙鱷魚”克洛克達爾,“火拳”艾斯當年都是連霸氣都沒學會,幾乎剛到新世界就去挑戰白胡子了。

  結果就是,一個當孫子逃跑了,一個當兒子留下了。

  搞的老沙堂堂一個王下七武海,到現在都沒學會霸氣…

  后面尤斯塔斯·基德,“海鳴”阿普,魔術師霍金斯這些和路飛同時代海賊超新星也是剛到新世界,就急沖沖的就去干四皇了。

  結果就是被反艸…

  不管你信不信,這就是傳統,每年的保留節目。

  雷恩大師不停地往肚子里塞烤肉,吃的滿嘴流油:

  “假如沒遇到我,你們打算做什么?”

  “投奔紅發海賊團!”

  馬塞爾眼神中帶著一絲不甘,握緊腰間的劍柄,“我的力量太弱了,連個新世界的小海賊都打不過…我想向紅發那位大劍豪學習劍術和霸氣!

  花劍比斯塔也是個不錯的選擇,不過…”

  不過他剛在白胡子的兒子面前,揚言要拿下白胡子的狗頭,就算選擇投降也沒臉去拜花劍為師。

  ‘紅發?給我個面子?’

  雷恩微微一笑,原來如此,他這算不算截胡了紅發的人?

  馬塞爾的天賦不如索隆,但也很不錯了。

  他今年26歲,沒什么名師指點,就領悟了斬鐵奧義和飛翔斬擊,還是能陪養一下的,至少紅發香克斯大概率會收下這個人。

  搶了紅發的生意,雷恩心情不錯,他就不給他面子:

  “不用去找他了,以后跟著我學幾招就行了。”

  “船長,你也是…劍豪嗎?”

  馬塞爾聞言一愣,看到他身上連一件武器都沒有,他眼神中不免帶著一絲懷疑。

  其余正在吃喝的船員也面面相覷,哪有劍豪身上沒劍的。

  “那當然。”雷恩大師鼻孔朝天,“鷹眼米霍克撐死了也就我這水平,不能再多了。

  其實,要不是我這人一向淡泊名利,世界第一大劍豪早就換人了。”

  眾人:“…”

  總感覺船長在吹幾把…

  雖然新船長是比馬塞爾強一大截,但他們根本沒聽過雷恩這號人,不覺得他可以和世界第一大劍豪,紅發香克斯扳手腕。

  馬塞爾也覺得他可能…假酒喝多了,不動聲色的打臉道:

  “那為什么剛剛沒看到您用劍呢?”

  時間太短,這群人當然沒那么容易就死心塌地。

  “因為你們實在是太菜了。”

  雷恩忍不住打了個飽嗝,有點嫌棄的斜瞥了這群人一眼,“簡直慘不忍睹,用劍那是欺負你們。”

  馬塞爾:“…”

  這人該不會是個裝逼犯吧?

  航海士瑟西:“…”

  淡定淡定,可能是今天宴會上的酒兌了點水。

  船員們:“…”

  有這樣毒舌的船長嗎?

  再被噴幾次,他們都會覺得自己活著就是浪費糧食…

  “好了,不說這個。”

  雷恩沒再打擊他們脆弱的心靈,向肌肉大漢模樣的航海士一招手,“聞西,去拿幾份最近的報紙來我看看。”

  該看看到了什么時間點了。

  “船長,我叫瑟西,不是聞西。”有一個爆炸頭發型,面相略顯憨厚的航海士糾正道。

  他就不懂了,船長為什么非要叫他聞西。

  “嗯?”

  雷恩歪著腦袋,盯,對他發起了死神凝視。

  航海士瑟西被他那像夜空一樣深邃無比的眸子盯著,額頭滲出了一滴冷汗。

  “哈哈,聞西明白,我這就去拿。”

  瑟西被他盯的頭皮發麻,最終還是頂不住船長這死神凝視的壓力,被迫改名為聞西。

  惹不起惹不起,他懷疑船長的腦子可能有點問題。

  聞西訕笑著,趕緊跑到資料室,拿了一疊最近的報紙來。

  酒足飯飽,雷恩好整以暇開始翻看這些報紙。

  《震驚!草帽海賊團向世界政府宣戰,喪心病狂毀滅了司法島!》

  雷恩:“…”

  一股子uc小編的既視感。

  這份報紙來自世界經濟新聞社,摩爾岡斯(摩根斯)那個鳥人還真是個人才。

  就是他,兩年后,大膽的把蒙奇·d·路飛捧為“海上的第五位皇帝”,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這份報紙是不久前發布的,那么司法島之戰已經結束了。

  他又翻了翻,報紙上勁爆新聞不斷。

  《獨家揭秘,白胡子海賊團第四隊隊長薩奇意外被殺!四皇白胡子威嚴掃地!》

  《王下七武海,月光莫利亞敗于草帽海賊團,草帽一伙屢次攪動風云,名聲大噪》

  《“海賊女帝”波雅·安娜·漢庫克再次襲擊百獸海賊團,將“旱災”杰克擊落大海,四皇凱多發怒,揚言一定要報復!》

  最后一份報紙讓雷恩眼前一亮。

  其他的新聞都在他的預料之中,用來確定時間點而已,唯獨這一件出乎預料。

  他將自己的契約精靈,靈體狀態的“蛇發女妖”美杜莎提前送來了op世界,就附體在幼年時期的波雅·漢庫克的身上。

  兩個女人的靈魂共用一個身體,肯定會產生很多變數。

  波雅·安娜·漢庫克這個加長版的名字就是證明。

  只是他沒想到,這個加了料的海賊女帝都敢去招惹凱多了。

  不是他看不起原本的海賊女帝,她撐死和多弗朗明哥一個水平,能以擊敗旱災杰克。

  說是海賊女帝,但實際上,女海賊之中真正有資格被稱作皇帝的,是大媽夏洛特·鈴玲。

  原本的波雅·漢庫克,都不見得打的過大媽麾下的“甜點三將星”之一、果汁大臣夏洛特·斯慕吉,不可能敢去屢次招惹凱多。

  沒錯,報紙上說,這已經不是九蛇海賊團和百獸海賊團第一次起沖突了。

  可惜,這個新聞只占了那份報紙的一個小版面,并沒有具體寫兩者之間有啥恩怨,甚至沒有多評論什么,似乎大家已經習慣女帝和凱多撕逼了…

  只有一句總結:

  自從十年前,海賊女帝在凱多手上吃了個虧后,這些年一有機會就會報復百獸海賊團,這個瘋女人的實力越來越可怕了。

  ‘瘋女人?女帝的風評這么差嗎?報紙上公然這么說…’

  雷恩嘴角一抽。

  只是有兩個靈魂爭奪身體控制權,能不瘋嗎?

  見他已經吃完午餐,看完報紙,聞西過來匯報情況了:

  “報告船長,雄獅號(原刺血號)上的糧食,酒水還有水果都不多了,最多支撐一周,繃帶,腹瀉藥,止血藥和止痛藥等醫療物資嚴重不足。

  另外和大渦蜘蛛斯庫亞德一戰后,船體破損嚴重,炮臺壞了六門,炮彈也需要…”

  “停停!”雷恩聽的頭都大了,“你需要告訴我怎么辦就行了!”

  頭一次發現,當船長沒那么容易。

  “當然是上岸補給,找工匠修船…這些瑣事交給我和馬塞爾就行了,只是──”

  聞西搓了搓手,眼神帶著期盼,“船長,船上的黃金和貝利不多了,是時候做一票了!”

  做一票?

  雷恩嘴角露出興奮的笑容,“好,搶他丫的,最近島嶼在哪?”

  平民他不屑去搶,他準備去搶幾個惡名遠揚的土豪貴族或者貪污腐敗的世界政府官員。

  錢還是其次,關鍵是打響名氣,讓女帝知道他來了。

  他可不想帶一群青銅菜雞太久,換上更強的隊友直接去打巔峰賽,目標就是凱多那孫子。

  敢欺負他的女仆,活膩歪了。

  “耶!終于要行動了!”

  “船上萬歲!”

  “必勝!必勝!”

  獅心海賊團的二十幾位船員都發出激動的歡呼。

  他們剛剛經歷了一場慘敗,損失慘重,陣亡了很多伙伴,幾乎個個掛彩,迫切需要一場勝利。

  他們也相信,在實力碾壓老船長馬塞爾的新船長的帶領下,他們一定能洗刷恥辱。

  說實話,雷恩能這么容易就得到這群海賊的認可,除了拳頭夠硬,也有馬塞爾慘敗后已經威嚴掃地的緣故。

  雷恩瞪著死魚眼:“另外,記得老子立的規矩了嗎?”

  “不許濫殺無辜,不許強奸婦女,不許縱火燒毀房屋或森林!”眾人異口同聲的道。

  這是規矩,其實不算嚴苛。

  無辜指手無寸鐵,沒有什么戰斗力的老弱婦孺或逃跑的,不打算抵抗的人。

  不許強奸婦女海賊們也可以接受,有生理需求畢竟大不了找流鶯妓女嗎,否則你搶那么多錢干嘛呢?

  不許放火這個更簡單了,海賊又不是犯罪嫌疑人,根本不需要毀滅罪證。

  留下罪證,還能讓世界政府漲一漲懸賞金呢。

  很多海賊殺人后再放火,純屬殘忍而已,沒有任何意義。

  至于專搶那些大人物,不搶平民,這個船員們更不介意了。

  誰的錢不是錢啊?

  雷恩大手一揮,準備打土豪惡霸:“最近的島嶼在哪?”

  “是奧威狄鎮,應還很近了吧,最多半天就能抵達…”

  聞西看著自己手腕上,一個針盤上有3個航線的指針記錄指針,作為剛到新世界的萌新,他還不熟悉這種新的指針。

  “是很近。”

  來到甲板上,雷恩指著海面上顯露出的黑色凸起,拍了一下聞西的腦袋,“也不需要半天,我都可以看到了。”

  聞西:“…”

  太打臉了。

  他只是個萌新,原諒他的不專業。

  半小時后,雄獅號抵達新世界奧威狄小鎮。

  因為沒來過,大家也不知鎮上的情況怎么樣,直到他們在小鎮平民們有點驚恐不安的眼神中登陸后,才發現這個小鎮只能用──鳥不拉屎來形容。

  馬蹄形的島嶼,半徑數公里,土地非常貧瘠,基本種不出什么莊稼,也沒有什么植被,村民只能靠打漁為生。

  看著那群面黃肌瘦的村民,雷恩總算明白了為什么沒人來占領這里。

  “老大,搶不搶?”一名海賊問道。

  “搶什么?”雷恩翻了個白眼,“他們窮到就是送錢給我,我都不好意思拿!”

  “那怎么辦,兄弟們都要吃飯啊。”

  雷恩摸了摸下巴,看向馬塞爾:“你覺得呢?”

  “或許,我們可以打劫其它海賊,他們可比村民富有多了。”馬塞爾提議道。

  黑吃黑?

  雷恩眼神一亮,這個辦法好啊,作為社會主義的接班人,說實話,他真不習慣去搶劫。

  “好,離這最近的大海賊是誰?”

  “好像是王下七武海,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