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一百一十章圣劍歸還,修正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這是…把大骨熬成湯了?”

  雷恩看著從廢墟中升起的光海,嘴角一抽。

  那些崩塌的大樓,堆積的碎石,倒伏的綠植被絢爛的金色光霞一點點覆蓋、渲染,如此神圣如此輝煌,殘破中孕育著新生,給人溫暖、給人希望。

  不知為何,莫名有種或奧特曼大結局的既視感。

  蒼茫夜色被神圣光輝驅散了大半,寂寥的城市中回蕩著風的吟唱,仿佛一場祭祀神明的古老典禮。

  堆積的碎石上,雷恩腳尖一踏,如蜻蜓點水一般靈活地躍入了迷離夜色中。

  好奇到底發生了什么,殘影閃過,他向著光芒升起的地方疾馳而去。

  一刻鐘前。

  月光凄冷,穿過眾多倒塌的建筑,阿爾托莉雅,小貝和迦勒底三人來到了那個靜靜矗立于廢墟之中,猶如泥中白蓮一樣散發著白銀光輝的玉座前。

  女神背靠王座用右手撐著腦袋,白嫩的臉龐上還有不少血跡,一頭粘著灰塵和血跡的散亂金發在風中輕輕搖曳。

  疲倦,狼狽。

  這就是她給人的印象,但這依然無損她超凡脫俗的美麗。

  聽到腳步聲,她睜開了眼簾,一對原本充滿了天神般無上威嚴的黃金瞳此刻光彩卻略顯黯淡,就像是衰敗的殘陽。

  “你們來了。”

  獅子王凝視著眾人,聲音清冷,就像拂過冰川大地的風,給人一種高處不勝寒之感。

  她古井無波的目光從藤丸立香,瑪修和達·芬奇身上一一掃過,在圓桌騎士貝狄威爾充滿了傷感和愧疚的臉龐上停留了片刻,目光有點疑惑。

  這個騎士似乎有點熟悉…女神的視線最后定格在另一位亞瑟王身上。

  “我們來了,這證明你錯了。”

  阿爾托莉雅盯著王座上的女神,率先開口,一對圣青色的眸子泛著懾人光彩。

  “嗯,是我錯了。”

  女神輕輕點頭,完美無瑕的容顏上露出沉思之色,“你們擊敗了我,這份打破困境,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勇氣和熱血,以及用最壯烈決絕的犧牲開辟道路的信念,已經成功傳遞給我了。”

  “嗯?”

  阿爾托莉雅的表情略顯驚訝,似乎沒想到她如此坦然的認錯了,“我以為你心中多少會有點不甘,要為自己辯駁幾句。”

  她知道自己的性格有多頑固…咳,是對方很頑固。

  “我無法辯駁。”

  女神眼眉低垂,黃金色的美眸中閃過一絲迷茫和悵惘,這讓她五官端正、一絲不茍的白皙臉龐上少了幾分威嚴肅穆,多了尋常女人的一些人情味,“其實…我之前就動搖了。

  自從和你接觸后,這具身體原本的意識就開始復蘇了。

  準確來說是情感和記憶的復蘇,意識早就是一體的了。

  盡管可以壓制,但我不再純粹,情緒波動導致的誤差和錯漏一點點的干擾了我的理性判斷。

  我很快就產生了后悔這種情緒,后悔殺戮了太多平民…這很奇怪,對經過了完美的計算,已經作出決策成為了現實的結果產生質疑,甚至進行自我否定想懺悔…這毫無意義,純屬浪費時間。

  并且,我開始走神,思考對以前的我來說毫無必要的事。

  比如,我想和被選中的那些靈魂無垢之人談談,他們是否喜歡我,是否會認同我…

  但我沒敢在和你們開戰前去嘗試,因為我害怕了。

  我覺得他們不會認同我,他們恨我,甚至會告訴我,所謂對人類的愛,為人類保留火種都是我個人一廂情愿的想法。”

  “所以你剛剛去…談了?”

  騎士王的眼神有點復雜,她知道,談話的結果絕對不會好。

  “嗯,他們朝我丟石頭。”

  女神的臉色依然平靜,不過,眾人都敏銳的察覺到了她的聲音中有一絲顫抖。

  她微微閉上眼簾,人們怨恨、痛苦憤怒的表情一一浮現,如此猙獰,如此扭曲…

  她親自選拔出的“靈魂無垢”之人,用行動徹底否定了她。

  這件事比她被兵主和王哈桑擊敗,被阿拉什擊落的對她的影響還大,痛苦,失落、迷茫…一點點擊碎了她的堅持和尊嚴。

  這件事,等同于她用自己的標準否定了自己的行為。

  如果說其他錯誤她還可以找借口,還可以依然堅持己見對反對者不屑一顧,但這個不行。

  哪怕是拋棄感情因素,從邏輯上,這也是一個悖論。

  “歸還圣劍吧。”

  看著眼底難掩失落和茫然的女神,阿爾托莉雅吸了口氣后說道,“讓她徹底蘇醒,找回情感和失去的記憶。”

  她身后的貝狄威爾頓時激動起來。

  羈旅漂泊,風餐露宿,以及無數個夜晚的輾轉反側仿佛如在昨天。

  他記不得是什么時候開始的了,長達一千五百年的苦苦追尋,他走過了不知道多少個異國他鄉,經歷過不知道多少次掙扎,終于抵達了旅途終點。

  “陛下,請看看吧,這份曾屬于您,屬于亞瑟王的光輝。”

  小貝眼含熱淚,魔力開始燃燒,他舉起手中光輝閃耀的銀之臂吶喊道,“吞噬我的靈魂疾馳吧,銀之流星!一閃即逝,銀之臂!”

  光芒撕裂夜色,銀之臂竟然直接從他手中脫落了!

  它如天際的流星般射出,金色光芒碰觸到女神時卻并沒有造成傷害,而是如同乳燕歸巢一般融入了她的體內。

  她被圣劍釋放的燦爛光芒包裹,氣息逐漸回升。

  “噗通!”

  而用盡力氣的貝狄威爾膝蓋一軟,跪倒在地上。

  他身體上飄起金色的飛灰,殘破的肩膀部位看不到任何鮮血流出,那些血肉開始變成了金黃色的土塊。

  事實上他的身體早就到達極限了。

  梅林找到小貝時,他在花海中已經變成了雕塑,之后梅林將他重新喚醒,用魔術把他偽裝成一個Servant,并將圣劍Excalibur偽裝成銀之臂。

  幫助小貝,這是老騙子少有的一次良心發現。

  “唔!這把劍,這些多出來的記憶…”

  雖然身體上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但圣劍歸還后獅子王明顯發生了一些變化。

  她原本淡漠的表情變得豐富起來,復雜的情緒在眼中不停的閃爍。

  “我想起來了…”

  女神放下捂住額頭的左手,神色恍惚的看著生命在急速流逝的小貝,“最后,在那座古老靜謐的森林,那個哭紅了眼睛的騎士怎么也不想歸還圣劍的騎士。”

  “太好了,您終于想起來了。”

  小貝多年的執念終于得以完成,嘴角浮現出溫柔又如釋負重的笑容。

  只是他全靠圣劍的力量,才能以人類之身存活至今,歸還圣劍后,身體的生機被抽離,血肉之軀漸漸崩解成灰色的泥土。

  “謝謝你,我最后的,最忠誠的騎士。”

  女神立刻從潔白的王座上起身,抱住了因為雙腿一點點化作泥土而摔倒的騎士。

  她嘴角露出一抹柔和笑容,剎那間讓天上繁星和明月都黯然失色,“你完成了王賦予你的命令,貝狄威爾,不必自責,不必擔憂,我不會再迷失了。”

  “我明白了,陛下,有點疲倦,這一次我大概會休息的久一點。”

  小貝神色安詳,笑容純真溫柔,在王的懷抱中慢慢地閉上眼睛,化作煙塵光雨消逝。

  至此,長達一千五百年的追尋,在一刻正式落幕。

  這也標志著第六特異點故事的終結。

  女神閉上眼睛為騎士默哀了片刻,五指握住光輝燦爛的星之圣劍,重新站直身體,面向四呆和迦勒底三人。

  劍光閃爍,氣勢回升,戰意重燃。

  原本已經放松了身心的達芬奇感受到獅子王身上重新升起的戰意,詫異的驚呼道:“你…還想戰斗?找回記憶的你已經已經不被圣槍束縛了吧?”

  此時的獅子王已經不能叫做女神倫戈米尼亞德了。

  隨著圣都的破碎,圣劍歸還,獅子王找回了遺失的記憶和感情。

  現在的她,是擁有更豐富情感和記憶的女神阿爾托莉雅,亦是不列顛騎士王。

  “那當然。”

  女神阿爾托莉雅嘴角微微勾起:“我手中有圣劍,為什不繼續打?之前你們是怎么揍我的,我可記的一清二楚。現在我決定要一個一個打回去!”

  達芬奇:“…”

  藤丸立香:“…”

  瑪修:“…”

  這么記仇?

  恢復記憶和感情后,怎么感覺女神更加小氣和要強了。

  “喂,停停。”

  看著舉起圣劍露出冷笑的女神,達芬奇額頭冒汗,“沒必要了,現在戰斗已經毫無意義了!你殺了我們也無濟于事。”

  “哼,那又怎樣,我開心就好。”女神阿爾托莉雅冷哼了一聲,“知道之前的我為什么會輸掉嗎?因為她連死不認輸都不會!”

  達芬奇:“…”

  女神原本這么頑固,這么頭鐵?

  她只好用求助的目光看著四呆。

  四呆的表情卻有點怪異:“這個,現在無關拯救人理只是私人恩怨,我可不管…”

  哼,她為什么要幫外人揍自己啊?又不是受虐狂。

  達芬奇:

  一句私人恩怨,騎士王就把他們給賣了?

  看著有點傲嬌的將臉撇了過去,退后打算袖手旁觀的四呆,再看著圣劍上綻放出金色光華的女神,達芬奇目瞪口呆。

  臥槽…這兩個亞瑟王,故意的吧。

  她有種日了狗的感覺。

  女神阿爾托莉雅用劍對準迦勒底的人,板著俏臉:

  “人理的修復者,既然你們曾向我發起挑戰,那么作為不列顛之王,我自然有義務回應你們,受死吧!膽敢挑釁…”

  “羅曼!快,讓我們離開!”

  見她真的想動手,達芬奇大喊一聲。

  溜了溜了。

  “明白!”

  羅曼醫生的投影浮現,與此同時,芙芙蹦蹦跳跳的從一旁躥了出來,跳入瑪修的懷中。

  “啟動靈子轉移,開始回歸!”

  羅曼醫生一聲令下,藤丸立香,瑪修和達芬奇三人和芙芙的身體迅速靈子化,變成光點消散。

  圣劍歸還,造成特異點扭曲的源頭消失。

  這個時代的人理即將得到修復,迦勒底的三人理所當然可以回歸自己的時代了。

  至于留下來和女神阿爾托莉雅因為私人恩怨PK?

  這怎么可能,就算女神不下死手,正常人誰愿意挨揍啊。

  女神阿爾托莉雅此刻狀態還行,她一劍撕裂夜色,那道璀璨的金色劍光穿透迦勒底三人的虛影,將一堵墻劈成了兩半!

  “跑的還挺快。”

  敵人如此雞賊滑溜,讓她有點不爽。

  并不是開玩笑,她真準備揍人,恢復了全部的記憶和情感后,她可是憋了一肚子火。

  無它,她這段時間未免被人“欺負”的太慘了。

  失去目標,女神目光豁然一轉,對準了另一個自己。

  “想打架嗎?”

  四呆怡然不懼,提起新圣劍,覆蓋在身上的女武神戰鎧流轉著神秘的藍金色光輝,讓她仿佛一尊英姿颯爽的女戰神。

  她眸中還有點躍躍欲試。

  痛扁另一個亞瑟王,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咳咳。

  圣劍歸還讓女神狀態恢復了不少,但也遠遠達不到巔峰時期,她足以和她一戰。

  “我倒是很想這么做。”女神阿爾托莉雅抬頭看著天空,悠悠一嘆,“不過,已經沒時間了,修復開始了。”

  話音剛落,一股幾乎浩大無邊,比大海還磅礴卻又無形無質的修正之力無遠弗屆的掃過了天空,大地,荒原…

  僅僅數秒鐘時間,就傳遍了第六特異點。

  “要說再見了。”

  俵藤太沒有抗拒這股修正之力,身體中溢散出無數的白色光點,他嘴角掛著豪邁的笑容,形體漸漸虛幻起來。

  “女王,代我向Master告別。”

  看著魔境女王,齊格魯德推了一下泛著微光的眼鏡,高大的身軀漸漸消散。

  “嗯。”

  斯卡哈輕輕點頭,體表浮現出幾個光芒閃爍的盧恩文字,抵抗著修正之力。

  剛開始世界的修正之力不算強,硬要拖的話,用點手段繼續逗留幾個小時還是可以的。

  當然,沒多少英靈會選擇繼續逗留。

  咒腕哈桑,百貌哈桑,靜謐哈桑,他們都沒有繼續留下的理由了,對視一眼后,身體很快消散在了白色的光芒中。

  小莫,高文,崔斯坦也是如此,正在一點點消散。

  阿格規文沒理會自己漸漸消散的身體,表情沉重的看著王座上的女神,她,同樣在消散。

  “你怎么了?”

  呆毛王臉色驚訝不安的看著身體逐漸化作金霞煙雨消散的女神,“你應該還活著啊,為什么,為什么世界要將你抹除…”

  她能感覺到,一股無邊無際,強大的禁錮之力封印了女神的行動力,在將她一點點抹除。

  但這不應該,女神是從別處來到了第六特點。

  她因為持有圣槍而逐漸神靈化,但肉身和靈魂都一直都還存在,并不是什么Servant。

  她應該不會被抹除,可以離開的啊?

  “怎么會這樣?”四呆神色焦急起來。

  女神倒是表情平靜,“我犯了錯,站在過人類和世界的對立面,相當于人理的叛徒,病毒…被清除掉再正常不過了。”

  正常情況下,活人是可以離開的,只要他有這種能力。

  但是,前提是沒有上抑制力的黑名單。

  否則就會像女神這樣,被鎖定,被當作蛀蟲和病毒清除掉。

  此時她身受重創,圣都也毀滅了,沒有仿制的止境之塔和圣鞘保護,她并不具備直接對抗世界意識的力量和條件。

  “可是,你不是已經恢復正常了嗎?不會再危害人理了啊。”

  呆毛王有點不理解,心情急躁,她不想眼睜睜的看著女神死去。

  “因為祂不信任我,我是背叛過一次的人。”

  女神平淡的話聽不出什么恐懼,卻讓呆毛王身體一寒。

  她聽懂了。

  舉個例子,你是一個國家安全部門的負責人,現在有個背叛國家,試圖竊取核武器密碼失敗了的叛徒想逃跑。

  你是看著他遠走高飛逃往外國,還是卡住出境關口弄死他?

  至于叛徒說悔改,洗心革面了,再給一次機會…

  德國元首:拜托,我已經悔改了,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回德國,這次我絕對不當搞大屠殺,會做一位和平使者…

  你信嗎?

  而且…

  “剛剛祂想讓我當守護者,我拒絕了。”女神補充了一句。

  這等于造反了,還拒絕招安,性質可想而知。

  千萬別低估抑制力的冷酷程度,祂可不是什么可愛的小蘿莉,甚至連人的基本情緒都不存在,比女神倫戈米尼亞德還無情。

  事實上,原本第六特點被修復,獅子王以后也從未出現過。

  就算終局特異點“極天的流星雨”,出現在冠位時間神殿的也是一個有獅子王記憶的白槍呆,這也一定程度上說明了什么。

  這就是摩根說,女神死定了的原因。

  魔女知道女神無法離開特異點,去往世界內側生活,就算能離開,恐怕也是被抹除修改過某些東西了。

  “不,不應該會這樣…”

  呆毛王看著身體消散了一半的女神,心急如焚。

  怎么辦,怎么辦,怎么辦…

  [叮!主線任務一:自我超越,擊敗女神倫戈米尼亞德,修復特異點。

  已完成,任務完成度評價:B,獎勵結算:獎勵1個。]

  就在這時,呆毛王聽到了任務完成的提示音。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