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九十一章荒原血戰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丹德拉大電球+偽·乖離劍VS圣槍“倫戈米尼亞德”。

  三件頂級寶具光炮對射,毀天滅地的景象震撼了全場的英靈和士兵,宛如神話之戰再現。

  “平手?”

  “應該…是吧,基本抵消了。”

  “這個結果不算好,但也不壞…”

  圣都的齊格飛和幾位圓桌騎士,聯軍的十幾位英靈都目睹了雙方最強者之間的初次交手,震撼的同時也討論了幾句。

  奧茲曼迪亞斯、兵主聯手之下,和女神的火力基本上勢均力敵。

  至少短時間內分不出勝負。

  這意味著決定勝負的砝碼取決于雙方大軍和其余英靈的表現。

  “EnumaElish,美索不達米亞神話中冠以神之名的劍?”

  和獅子王交手一輪,無果,奧茲曼迪亞斯瞄了一眼隊友手中那把造型奇特的原初之劍,眉毛一挑,“有趣…”

  劍柄,劍鍔都還算正常,只是劍身是一個三段相連的圓柱體,上面一些密布猩紅如血的紋路,劍尖則扭轉為螺旋狀的鈍刃。

  三段圓柱就像是輾臼一樣,可以交互回轉。

  這可是英雄王壓箱底的最強王牌,竟然被復制了…

  法老奧茲曼迪亞斯也是第一次看到這件傳說中鼎鼎有名的原初神器,臉上嘖嘖稱奇。

  雖然貌似是假貨,但想到兵主剛才一擊將圣槍釋放的那道足以焚滅萬物的巨大光束粉碎,威力恐怕不會遜色于原件多少…

  拉二摟著他的肩膀,嘿嘿一笑:“我猜,那位烏魯克的黃金之王一定不喜歡你。”

  底褲都被扒了,能高興就見了鬼了。

  好在,他的寶具光輝之大復合神殿本質上是固有結界的集合,由事跡升華而成,個人色彩太重不怕被剽竊…

  “我倒是對他(的寶庫)挺有好感。”

  雷恩笑著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愛不釋手的摸著偽·乖離劍·Ea,“自從有了這東西防身,吃飯睡覺都更香了。”

  拉二:“…”

  突然覺得兵主有點腹黑…

  然而這是事實,打倒摩根分身,圓桌哨所斷后,到如今抗衡獅子王,偽·乖離劍都功不可沒。

  它是雷恩最常用的裝逼利器之一。

  每次動用這件武器或天之鎖時,他都會格外想念對方的好,社會上人心險惡,像熱心市民金先生那樣的人不多了。

  在拉二無語的眼神中,雷恩銳利的目光盯著城頭上身姿窈窕的獅子王。

  他臉上露出挑釁十足的笑容,還炫耀似的晃了晃手中的偽·乖離劍,喊道:

  “想謀殺親夫?想的美!

  看到我手中這把Ea了嗎,最強,無敵,‘切割世界之劍’知道不?它可是EX級對界寶具,我的好兄弟英雄王專門送給我護身的!

  怕了吧?你的圣槍不可能比Ea強,我勸你好自為之,趕緊投降,否則悔之晚矣!”

  獅子王:“…”

  圓桌騎士們:“…”

  聯軍英靈:“…”

  這是勸降?

  一件贗品吹成這樣,拜托,你和太陽王兩個人一起上都只能和女神打個平手好吧。

  圣都城頭上,連幾乎失去了所有情緒的獅子王臉皮都抽搐了一下,她一對金瞳凝著兵主片刻,目光向下移和四呆的視線對上了。

  獅子王:(●—●),哪找的蠢弟弟?

  四呆:⊙﹏⊙,這個,我其實不認識他…

  畢竟基本算得上是同一個人,哪怕一個眼神交匯她們都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

  雖然不可能因此握手言和就是了…

  “獅子王,趕緊投降,聽到了沒?不然等會非打到你叫爸爸不可…”雷某人還在隔空喊話,語氣謎之自信。

  看著對面不斷大放厥詞的蠢弟弟,女神嘴角翹了翹。

  ‘無法直視…’

  她索性不去看兵主,因為之前接觸四呆被喚醒了少量情感的她情緒波動并沒有持續多久,臉上很快恢復了冰冷之色。

  白色披風獵獵作響,女神一揮手,清冷的聲音響徹高原:

  “前軍出擊!”

  既然她短時間內拿不下那邊的蠢弟弟和法老王,那擊潰聯軍的士兵和英靈也行。

  “前軍出擊!”

  聯軍這邊,阿爾托莉雅精神一振,拔出新圣劍喊道。

  雙方做了同樣的選擇,下一刻,激昂的號角聲響起,旗幟飄揚,兩邊軍陣開始變換,士兵們如潮水般移動起來。

  “嘚嘚嘚…”

  荒蕪的大地上陣陣塵土飛揚,伴隨著急促如擂鼓的馬蹄聲,兩邊一隊隊騎兵開始集結。

  圣都一方是兩千名肅正騎士,他們騎著毛發棕紅的駿馬,士氣如虹,身披銀色盔甲,長矛上泛著寒光,裝備十分精良。

  皮革馬鞍,馬鐙等也一應俱全,端是強軍。

  當他們排成一列列時,甲光閃爍,仿佛一條銀色的長龍。

  聯軍不遑多讓,派出的是埃及最精銳的阿蒙軍團。

  他們披堅執銳,跨上矯健的戰馬,有埃及太陽神拉標記的黃金色甲胄在夕陽下泛起赤金色光輝,仿佛一群鐵血戰神。

  5000人馬蓄勢待發,還未沖鋒,剛猛氣勢就給人一種足以沖垮一切的鋒銳感。

  仿佛有默契一樣,獅子王和四呆不約而同派出了最精銳的部隊。

  “這…”

  百貌哈桑愣了一下,有點疑惑,“一開始就動用最強的人馬?不用試探一下嗎?”

  “沒必要,這就是騎士王的風格,堂皇正大。”

  小貝握緊了銀之臂,神色堅定,解釋道,“而且王和王是一個人,加上兩邊都有人有高級千里眼,彼此的戰術,奇策或陰謀詭計根本不可能瞞過對方,只有毫無花哨的碰撞。”

  百貌:“…”

  她才想起,獅子王也是亞瑟王…

  這就是兩個亞瑟之間的內戰,且不說她們擅不擅長玩陰謀詭計,奇襲,在對付彼此時,估計她們都不屑為之。

  “原來如此,直接動用最強的矛,一開始就殺穿敵陣奠定優勢?”

  達芬奇微笑道,眼底卻沒有笑意。

  要死人了,死很多人。

  無論是埃及最精銳的阿蒙軍團,還是圣都的肅正騎士,都不可能一觸即潰。

  針尖對麥芒,這往往意味著最慘烈血腥的交鋒。

  城頭上,女神秀發在風中飛揚,她掃了一眼身旁身段婀娜的摩根·勒菲,冷漠的說道:

  “姐姐,下去吧,這次由你和齊格飛打頭陣。”

  “妹妹,你真絕情。”

  摩根臉皮一抽,冰藍色的眸子中光芒閃爍,“帶頭沖鋒可太危險了,幾乎暴露在了敵方所有英靈的視野內。”

  撲街幾率也是最高。

  “廢話真多,你本來就是炮灰。”

  懶得說什么,女神伸手一推,指間一股魔力旋風釋放,將魔女從城頭上直接推飛了下去。

  摩根:“…”

  MMP…這可是親妹妹啊。

  當初不列顛時期,她坑妹妹都沒這么狠。

  高文:“…”

  小莫:“…”

  不知為何,看到母親這樣吃癟,他們想笑又笑不出來。

  人在空中墜落,摩根眸光一閃,曼妙的嬌軀上爆發出一陣藍色波浪似的魔力流!

  魔力如匹練一樣翻滾、流淌著,在她體表編織凝結成一套燁燁生輝的女性銀色戰甲。

  甲胄精美、華麗,覆蓋住要害,又露出部分雪白細膩的肌膚,上面還有片片花瓣似的裝飾,充滿花紋,草葉雕刻。

  身披甲胄的她就像一尊女戰神,性感迷人,英姿颯爽。

  換裝完畢,摩根如蜻蜓點水一樣,漂亮的銀色戰靴一踩虛空,止住了下墜趨勢。

  而后她的身體翻過一個優美的弧度,越過蓄勢待發的兩千肅正騎士,輕輕落在了最前方一匹毛發雪白的戰馬上。

  她手中法杖也微微變形,化作一桿雪亮的長戈。

  盡管不太情愿,不列顛的戰女神,還是被迫上線了。

  與此同時,齊格飛也一個踏步,身體凌空著飛躍上了戰馬,和隊伍中的魔女并肩。

  他們兩個就是這支前軍的領袖,承擔著最危險的任務。

  “齊格…”

  高文想說什么,欲言又止,小莫,蘭斯洛特等其余圓桌騎士也臉色有點復雜。

  兩軍對壘,作為先打上去的英靈,必然深陷最可怕的戰爭漩渦,就算是頂級從者也身不由己,恐怕難以全身而退。

  這種安排,某種程度上說,摩根和屠龍英雄在女神眼中都是棄子而已,她也不信任他們。

  “無需多言。”

  齊格飛回頭看了一眼圓桌騎士們,眸中古井無波。

  沒有多說什么,一如既往的沉默,堅韌不拔,剛猛,頑強…這就是他給人的感覺。

  “被當作炮灰也沒有一點怨言嗎?”

  摩根臉上露出風情萬種的笑容,水汪汪的美眸打量著身旁屠龍英雄那張如同雕塑般硬朗的臉龐,仿佛想要看出什么。

  齊格飛掃了她一眼,一言不發,完全無視這個堪稱紅顏禍水的魔女,像個石頭人。

  “說句話嘛,大英雄。”

  摩根黛眉一揚,紅唇微微翹起,一舉一動都充滿了女性魅力,“等會我們可是彼此唯一能依靠的隊友,交流一下很有必要。

  就看在可能被敵人一起剁碎的份上。”

  “那個男人,可以給我答案。”

  齊格飛終于說話了,卻沒有看摩根一眼。

  他直勾勾的盯著前方阿蒙軍團,鎖定了隊伍中央那位戴著眼鏡,仿佛冰雕一樣冷漠的男人…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

  北歐神話中著名的屠龍英雄,“戰士之王”齊格魯德,和他同源的人物。

  “那位魔境女王,就拜托你了。”齊格飛收回了目光后,才看了魔女一眼,“我想,你和她也有一些恩怨未了。”

  “哼,那當然。”

  摩根·勒菲聞言冷哼了一聲,銳利的目光越過荒原。

  另一邊,齊格魯德身旁,那位魔境女王赤紅色的瞳孔也牢牢鎖定了她,殺意凜然。

  摩根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被女王魔槍刺穿的地方似乎還隱隱作痛…

  盡管只是一次沖鋒,雙方都派出了最精銳的士兵和兩位頂級從者。

  因為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這種毫無花哨的正面硬仗,一個好的開始往往意味著誰掌控了節奏。

  “沖鋒!”

  沒有對峙多久,獅子王和四呆幾乎同時下達了沖鋒指令。

  兩支大軍本就在互相死亡凝視,冰冷刺骨的殺氣凝聚到了極點,這個指令就像火苗一樣,徹底引爆了士兵們的熱血!

  “沖,沖!沖向敵軍!”

  “殺殺…喔喔喔喔喔!!”

  雙方同時吹起了號角,吶喊聲,咆哮聲和馬蹄聲交織成一闕壯烈的交響曲,這震耳欲聾的聲浪,像是天雷疾電一般席卷剛鐸的平原和山丘!

  幾千人揮舞著刀兵,策馬狂奔,那景象震撼人心。

  奔跑的戰馬讓荒原微微震動,馬蹄卷起了滾滾沙塵,彌漫擴散,雙方的沖鋒就仿佛漲潮時水浪淹沒了大地一樣。

  對于騎兵而言,數公里的距離太短了。

  不一會兒,兩邊的部隊以雷霆萬鈞的氣勢互相沖撞!

  嘭嘭…!

  荒原上頓時人仰馬翻,血液飛灑,第一排的士兵和馬匹很快就摔倒了或被槍刃無情撕裂,后方的人馬卻繼續瘋狂涌上來,將他們的尸體碾壓、踩碎!

  號角和喇叭不停發出刺耳的音樂。

  鮮血飆灑和沙塵混雜,殘肢飛舞,一條條生命的逝去將血與火的悲歌推至高潮!

  鏘鏘…噗!!

  各種刀刃撞擊的聲音震耳欲聾,其中夾雜著人們的呼喊、慘叫和馬匹的嘶鳴聲!

  激烈的難以想象,刀光劍影中,血色夕陽把整個天空染成火紅,所有的山丘彷佛都沾上了鮮血。

  這就是真正的戰爭,沒有任何溫情可言。

  所有人的生命都脆弱如螻蟻,被死神無情收割,腳踏。

  “只有真正的強者,英雄,才能在這樣殘酷的地方縱橫。”

  風目含煞,摩根舉起銀色戰戈,一股凜然的煞氣直沖云霄,宛如一尊縱橫沙場的絕世勇將,空氣被利刃撕裂!

  她策馬狂奔,手中戰戈一掃,迸發出一抹懾人無比的彎月寒芒,將圍上來的數十位埃及士兵都覆蓋了進去!

  下一秒,這些士兵都肢體分離,鮮血狂飆,從受驚嘶鳴的馬上墜落!

  “你說呢?魔境女王?”

  “來戰!”

  斯卡哈的魔槍一掃,血光將十幾位肅正騎士打的鎧甲迸裂,墜落,她策馬沖鋒而來。

  萬軍叢中,兩個女人的兵器對上了…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