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七十六章永恒之槍,紅蓮之圣女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最新網址:

  “別誤會,我可不是神大人,只是借用了他的權柄。”

  庫丘林模樣的Caster微微搖頭,否認了魔神王的稱呼。

  他就是庫丘林沒錯,只是拿了北歐那位眾神之王的部分權柄,作為他的代言人跑腿。

  上面動動嘴,下面跑斷腿。

  老公務員了,這種活他也不是第一次干。

  畢竟是神王大人的要求,可不敢拒絕。

  “都一樣。”

  蓋總頂著魔術王所羅門的臉,滿頭飄逸的白發在冷風中舞動,一對金瞳冷冷地注視著他,仿佛在看一具涼透的尸體。

  他很不高興。

  因為這一局他輸了。

  他前腳剛到第六特異點,奧丁的代言人馬上緊隨其后,以Lancer庫丘林的靈基降臨。

  這是巧合?

  當然不是,蓋總具備EX千里眼,但他并未提前看到術階大狗降臨的可能性。

  一句話概括──我預判了你的預判。

  “你說一樣就一樣唄。”

  C階大狗微微一笑,并未反駁,他帶著神王大人所賦予的權能,確實可以代表他的意志。

  反正對方事后肯定會把賬算到奧丁大神頭上。

  看著對方頂著所羅門王英武不凡的臉,庫丘林揶揄道:

  “就像我也可以把你當做魔術王…嗯,你開心就好。”

  和Lancer職階的氣息差別挺大,術狗風淡云輕的樣子很有哲人、思想家的超然氣度。

  但他這略顯刁鉆說話的方式證明,他還是那個“庫蘭的猛犬”。

  蓋總金瞳中的視線變冷了一些,從魔術袍內涌出了實質化的幽藍魔力氣息:

  “奧丁要與我為敵?”

  殺氣凜然的話讓空氣為之凍結,月光灑在這片雜草叢生的山坡上,讓一切顯得更加凄冷。

  “不,別誤會,我只是路過。”Caster庫丘林急忙擺擺手,面帶微笑。

  看起來有點的慌,然而,他并沒有讓開道或逃遁的樣子。

  蓋總的目光仿佛兩柄冰冷的尖刀:“路過?那在特異點F的冬木市,你也是路過?”

  特異點F是迦勒底的第一次行動。

  當時因為雷夫教授爆破筐體,隊長,戴比特,貝里爾等等頂尖御主全部瀕死被冷凍起來,迦勒底損失慘重。

  瑪修和藤丸立香幾乎是趕鴨子轎,一群菜鳥。

  假如沒有C階大狗鼎力向助,要過那一關真不容易。

  蓋總要關注的事情太多了,之前還真沒發現特異點F冬木市那個C狗也帶著奧丁的權能…

  不過此時當面對峙,要還沒發現蹊蹺他也不用方反派Boss,可以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也就是說,C階大狗或者說奧丁,在迦勒底陣營最虛弱的時候幫了他們一把。

  關鍵是,還瞞過了自詡全知全能的幕后黑手。

  “額,我知道,這次會露餡的。”

  庫丘林伸手扶額,似乎有點頭疼。

  那一次行動出乎意料的順利,他并未動用太多神大人的力量就成功了,隱藏的比較好。

  不過這會算是被幕后黑手逮了了個正著。

  注視對面表情愈發不善的魔神王,大狗訕訕一笑:“別生氣,別生氣嘛,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那一次并不是想刻意針對你。”

  “你以為我會相信?”

  魔神王的聲音冰冷無情。

  他伸出手掌,魔力風暴怒號,恐怖的魔術能量在掌心上聚集起來,構成了一顆白熾的小光輪!

  那熾烈璀璨的光芒驅散了夜色,能量沸騰著如同金色烈陽一般,散發出的高溫讓這一帶的空氣都扭曲了起來!

  如此威勢,還在齊格魯德的A對城寶具壞劫之天輪和雷恩的原罪之上。

  “哼!”

  大狗見狀冷哼了一聲,“可笑,你未免也太看的起自己了,你這具臨時載體就是一個普通魔神柱,殺你和殺雞一樣簡單!”

  他身上的斗篷獵獵作響,腳一踏,磅礴的魔力氣流隨之傾瀉而出,甚至掀起呼嘯的風暴!

  天地都在隆隆回響,威勢之強,甚至壓過了蓋提亞,可以媲美未成主神的獅子王。

  蓋總聞言瞇起了眼睛,卻并未因對方的嘲諷動怒。

  他這次是將一縷意識塞入一具空殼魔神柱中降臨,除了EX千里眼,并未攜帶本體的任何力量,實力確實太弱了。

  對付常規從者還可以,基本打不過冠位從者或上位神靈。

  而且他也不是來打架殺人的…事先根本沒想到,有可以“恰好”攔住他的。

  大狗也懶得敷衍了,譏諷道:“另外,是你在破壞神大人的計劃,而不是我來針對你。”

  “美人計?拉攏兵主?可笑之極。”

  蓋總掌心上的小光輪光暈晃動著,咧嘴發出輕蔑的譏笑。

  降臨不過幾分鐘,他就用千里眼回溯過去觀看到了圓桌哨所那一戰,隨便分析推演一下就知道北歐一系打什么主意。

  斯卡哈,影之國的魔境女王,掌握盧恩符文。

  盧恩符文這種力量就來自奧丁,傳說為了獲得知識,奧丁曾以一只眼睛換得喝一口智慧之泉的泉水,掌握了盧恩文字。

  斯卡哈和庫丘林一樣,與北歐神話淵源很深。

  而齊格魯德就更不用說了。

  不提他父親的齊格蒙特,屠龍英雄的妻子就是奧丁的女兒之一──女武神布倫希爾德。

  齊格魯德幾乎對兵主言聽計從,似乎也有了答案…

  更巧的是,獅子王那一方,妖姬摩根恰好召喚出了和齊格魯德是同源人物的齊格飛,以及Lancer庫丘林和迪盧木多。

  在英靈召喚前夕,Lancer庫丘林恰好占據了召喚位,結果兵主用魔槍召喚出了魔境女王。

  就連看似毫不相關的迪盧木多,其實和庫丘林也有不淺的淵源…必要時刻庫丘林一說奧丁大神的安排,不難叫他幫忙。

  想必齊格飛也不介意幫大神一次,畢竟也是北歐的。

  敵我雙方北歐一系幾乎包場了,庫丘林這個奧丁代言人只要不傻,想怎么演都可以。

  戰爭片,諜戰劇,言情戲…一切應有盡有,就是中途改個劇本都輕而易舉。

  ‘好算計,真是好算計…’

  蓋總瞇起了眼睛,一方面很不屑,一方面感到忌憚。

  這樣毫無煙火氣的布局,落子…不說奧丁的戰斗力如何,他的智慧和能力絕對是頂尖水平,無愧為一代諸神之王。

  “美人計?不,順水推舟而已,你情我愿的事能叫算計嗎?”大狗撇了撇嘴。

  他師匠這次可非常矜持,淑女,是兵主那個色批迫不及待想睡她好吧。

  “怕我阻攔計劃,特地來攔截我?哼,那就我領教一下他的權柄,正好算一下特異點F時的那筆舊賬。”

  蓋總冷哼一聲,眸中殺意沸騰。

  轟!!

  他掌心的光輪釋放出萬丈光華,一道白熾的光束貫穿撕裂夜幕,如同驚電一樣擊中了庫丘林,大地轟隆一聲巨響,炸出了一朵冉冉升起的蘑菇云!!

  以爆炸點為中心,大地龜裂出一道道巨大的縫隙。

  狂暴的能量流肆意宣泄著,卷起了無數泥層土塊和膨脹熾熱的火焰,宛如末日。

  “不錯的攻擊。”

  C狗從能量亂流之中漫步而出,他肩披淡藍色的斗蓬,斗篷上仿佛鑲嵌著無數閃耀的星辰,一陣瑰麗神秘的光芒隔絕了火焰的焚燒,讓他毫發無損。

  赤紅如血的瞳孔鎖定了魔神王,庫丘林臉色淡漠:

  “請上路。”

  “連他的武器都攜帶了嗎?哼,現在是你比較強,但想殺我可沒那么容易。”

  魔神王冷哼一聲,他一抬手,汪洋般浩大的魔力匯聚而來,凝結成一面面魔術護盾。

  能量屏障重重疊疊,宛如堅冰,閃爍著耀眼光華!

  周圍的空間也泛起波浪似的漣漪,蓋總身體迅速扭曲變淡,仿佛下一秒就會消失。

  干架?

  不,他是來和兵之主宰談判的,并不是來戰斗的。

  “想跑?”

  C狗露出冷笑,他手臂一晃,咔嚓幾聲手中的木法杖瞬間碎裂了,木屑飛舞灑落,露出了一桿金光萬丈的神槍。

  大神宣言或永恒之槍,北歐主神奧丁的武器之一。

  這槍的能力相當單純且強大,就是“一擲出就一定會命中目標”,是百發百中的神槍,可以擊穿它擊中的任何東西。

  曾將至少A級圣劍格拉姆粉碎,劍刃的部分也碎落遍地。

  這些碎片后來再次被收集在一起,重新被煉制成劍,就是現在屠龍英雄齊格魯德的武器。

  C狗奮力一甩將永恒之槍擲出,神槍頓時化作劃越空際的亮光,撕裂長空!!

  無法形容的鋒芒。

  如同分割天地一樣,神槍所經過的軌跡上空間都在震蕩。

  被槍尖鎖定,蓋總周圍的空間如同凍結凝固了一般,波動被抹平,身影瞬間停滯。

  轟!!

  永恒之槍如同流星從天際劃過,瞬間粉碎了幾十重堅固魔術護盾,于無數碎片似散落光雨中,一舉貫穿了魔神王身軀!!

  “呃啊…”

  中了一槍,蓋總發出一聲悶哼,神槍的鋒芒撕裂他胸口的血肉,鮮血瘋狂灑落!

  穿過他的身體,神槍余勢不止,如同閃電流星直入云霄,震散了一朵白云才化作光雨消散。

  似乎并非真正的武器,只有一擊之力。

  “哼,看來他的計算失誤了。”

  魔神王捂著被永恒之槍一舉貫穿,鮮血淋漓甚至內外通透的腹部,聲音格外冷漠無情。

  他金色的瞳孔冷冷地盯著對面,庫丘林的身體正在消散,腳底一點一點化作光雨。

  C狗是走后門,用他Lancer職階那個已經破碎的靈基降臨的,這樣本就無法維持太久。

  一旦全力出手,最多發出一兩擊。

  大狗正在消散,眼神卻很平靜,他嘴角微微翹起:

  “我之前沒說謊,冬木市那一次,對付你只是附帶而已。”

  “你說這些,是怕我報復嗎?哼,奧丁這一槍我記住了,遲早會找他算賬!”

  蓋總嘴角溢血,目光殘酷無情,他高大的身軀抖了幾下,氣息萎靡不振。

  他這具身體快崩潰了。

  挨了一發永恒之槍沒有當場暴斃,還是魔神柱本就生命力頑強,他也及時避過了要害,才勉強能繼續支撐下去。

  “哈哈哈哈…”

  聽到他的話,身體已經消散了一半的大狗忍不住笑了起來,“你以為我是害怕報復嗎?

  可笑之極,我還是那句話,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神大人為什么要特地去針對你?假貨魔術王,你還是先過雅威那一關吧!”

  雅威?

  魔神王聽到這個名字后終于色變,即使中了永恒之槍血濺大地時,都表現的情緒很淡漠他,面目一下子猙獰起來。

  不等他說什么,大狗那對深炯有神的眼睛透視著神秘光輝,看了一眼廢墟后:

  “圣女大人還在等什么?該送他一程了。”

  “我知道了,在這里代我主謝過奧丁大神相助。”

  女人清脆的嗓音十分悅耳動聽。

  夜色蒼茫,淡淡的圣歌回蕩著,圣潔的乳白色光芒照亮草地上一隅,一位少女沐浴在神圣的光芒中,身影凝實。

  她有著一頭金色的柔順秀發,將其扎成了麻花辮,在尾端扎著小小的蝴蝶結。

  她身上穿著一套深藍色的修女服,外面套著銀色甲胄,以銀色的鎖鏈鎖住了飽滿得驚人的胸口,雙腿則裹著同色的絲襪,隱約可見藍色修女服下的大腿肌膚,令人不禁浮想聯翩。

  整個人看起來既有種圣女的圣潔感,又有種戰士的冷冽感。讓她既顯得清純、惹人憐愛,又顯得凜然、堅定不移。

  她就是大名鼎鼎的法國圣女,元帥念念不忘的村姑,貞公平…咳,貞德。

  外貌無需過多描述,是只要頭頂裝上一根呆毛,就可以冒充阿爾托莉雅的少女。

  前提是忽略罩杯…

  “雅威!!”

  見到上帝的信徒,蓋總這下淡定不了了,眼珠子都瞪出了血絲。

  他的表情十分猙獰,已經崩壞,那嗜血殘暴的眼神,讓人毫不懷疑他想生吃了法國圣女。

  “災厄之獸,褻瀆吾主的代言人,今日就先消滅你一縷意識,作為懲戒!”

  圣女手上握緊了顯現而出的槍,或者說鳶尾花旗幟,神色凝重的看著假魔術王。

  貞德毫不猶豫,拔出了佩劍,以劍刃割破了手掌。

  腥紅的鮮血從其手中流了下來。

  而她則是直接跪在了草地上,將自己鮮血淋漓的手掌給合攏而起,并閉上眼睛。

  神圣光芒將她身體完全籠罩了。

  虔誠的圣女,圣潔無垢。

  過去,圣女淪落為英國的階下囚,在敵國之人的誣陷栽贓下,以魔女的身份被處以火刑,遭到了無情的焚燒。

  這一傳說,將貞德的火刑詮釋成了攻擊而產生的概念結晶武裝。

  貞德腰間佩戴的劍,其本體正是固有結界的亞種,將心象世界結晶化而成的寶具──紅蓮之圣女。

  那是EX級的特攻寶具。

  以貞德生前從未用過的圣凱薩琳之劍為觸媒,具現出過去曾灼燒自身的火焰。

  使用此寶具的代價是生命。

  效果,則是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消滅一切的存在。

  如今為了消滅這個魔神王的分身,圣女毅然使用了這一寶具,只有這樣才能確保萬無一失。

  虔誠的禱告,從她口中響徹而開。

  “諸天乃主之榮耀,天空乃神手之偉業。

  …白晝傳達語言,夜晚傳遞知識。

  既不會交談也不會說話,連聲音也無法聽到。

  溫暖之光灑遍大地,延伸到世界的最盡頭。

  從天的盡頭往上登,一直繞到天的盡頭。

  我的心在我體內升溫,隨著思念熊熊燃燒。

  我的終點就在此地,

  我的命數就在此地,

  我的生命就在此地,

  我的生等同于無,如同影子四處游離。

  我的弓無法依靠,我的劍也不能救我。

  謹以剩下的唯一之物,愿能守護他的腳步…

  主啊,謹將此身托付于你──絕望之后必將迎來希望!”

  火焰,在貞德的身周開始燃燒。

  起初不過是一小朵而已。

  一小朵似紅蓮一般的焰火。

  隨即,火焰一口氣的爆發開來,幾乎沒有任何前兆的以魔神王的身軀為中心熊熊燃燒了起來,并漸漸的變得壯碩。

  業火紅蓮綻放,那鮮艷的色彩仿佛為那個世界添加了一點賞心悅目,永不凋落!

  危機關頭,蓋總分身厲哮一聲,體內如沼澤般呈現紫黑色的魔力洪流爆發!!

  虛空都在顫抖,腐蝕性的魔力如海嘯般宣泄而出,掀起狂濤駭浪,不祥的黑潮洶涌擴散,似漩渦一樣吞噬一切!

  然而這并不能阻止火焰的蔓延,紅蓮之火如焚山煮海一樣燃燒著,綻放出最璀璨的火光!

  最美麗的圣火,生命的烈炎,燃盡世間的一切污穢,不祥,邪惡…那攜帶著驚人毒性的魔力黑潮狂瀾如同冰雪般在圣焰下消融蒸發,寸寸湮滅!

  隨著那紅蓮的火焰越來越壯大,終于,它一口氣爆發了。

  如一朵膨脹而開的熾烈炎之花,璀璨的紅蓮火焰席卷四面八方,將蓋提亞給包裹在其中,點燃了他的軀體!

  “雅威!!”

  蓋總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身體不可避免的在紅蓮火焰中化為了灰燼!

  一擊必殺。

  紅蓮之圣女的威力,這一次淋漓盡致展現了出來。

  最新網址: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