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七十三章冠位謎語人,詭異的老福,剪定事項與Ruler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因素之后,無論剩下的那個多么難以置信,那就是真相」──夏洛克·福爾摩斯。

  福爾摩斯世界上最知名,最杰出的偵探。

  他在全世界都具有廣泛的知名度,影響力很大,是死神小學生都崇拜的人。

  大偵探作為英靈出現也不難理解,在月世界,莫里亞蒂教授,人造人弗蘭肯斯坦,基督山伯爵等一系列人物都是英靈。

  以福爾摩斯的知名度,當然也是英靈座上的一員。

  而且這個世界的福爾摩斯,并一定就是中的虛構人物,來歷成迷,形跡可疑。

  此時這位著名大偵探不知為何,鬼鬼祟祟地跟在雷恩一行人背后,一同潛入了阿特拉斯院。

  他可能有刺客的天賦,一行人竟然沒發現身后有個小尾巴。

  可惜沒能瞞過雷恩的破妄之眼。

  此時被人撞破了行蹤,福爾摩斯臉上卻沒有一絲尷尬。

  面對雷恩的質問,他淡定無比地自我介紹了一番。

  “福爾摩斯,誰啊?鬼鬼祟祟的,跟著我們干嘛?”

  俵藤太回過頭來,舉起弓,拉開弦將箭頭對著大偵探。

  這人奇裝異服,像個尾行癡漢,一看就不是好人。

  眾人:“…”

  英國大偵探的眼皮跳了一下,還真有人不認識他啊。

  而且,他問的也不是這個古代弓兵。

  “福爾摩斯?”斯卡哈眉毛一挑,“柯南·道爾中的大偵探?感覺有點…”

  這個大偵探的氣息頗為古怪,不知為何給她一種有點別扭的感覺。

  虛假,不,真假混合…

  “是我,女士們先生們,早上好。”

  福爾摩斯握著金屬文明杖,非常紳士的微微鞠躬向眾人行了一禮,同時看向咕噠和學妹,“好久不見,藤丸立香,瑪修。”

  “好久不見,大偵探。”

  “好久不見,福爾摩斯先生。”

  藤丸立香和學妹熱情的和他打了個招呼。

  迦勒底的人是認識福爾摩斯的,他曾在第四特異點出場,接受了蒸汽王巴貝奇的委托調查“人理燒卻”的真相。

  他們有點意外老福還記得他們,小莫就不記得了。

  “福爾摩斯我們當然知道,我本人也很喜歡《血字的研究》,但是──”

  雷恩目光如炬地盯著這位不速之客。

  面前的福爾摩斯笑容淡然,一襲有黑色條狀分叉大衣套在身體外層,內部可以隱約看到卡其色的夾克和白襯衣。

  他相貌堂堂,藏青色的頭發梳成了一絲不茍的大背頭,手上戴著一雙雪白的手套,英國紳士的氣質撲面而來。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腰腹上安裝的一種淡金色金屬裝置,上面延伸出諸多樹枝一樣的枝椏分叉,彎曲的節點上安裝著諸多放大鏡,乍一看像孔雀開屏一樣,給人的感覺非常奇特。

  大偵探用無數放大鏡注視著你,不會放過任何蛛絲馬跡,你暴露了…就是這種感覺。

  或者死神小學生的,真相只有一個…

  怪不得俵藤太的反應不太友好,被奇裝異服的大偵探盯著,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打了個招呼,不等福爾摩斯回話,雷恩伸手阻止眾人上前和他接觸,目光凌厲起來:

  “你跟著我們干嘛?”

  他的態度不太友好,讓咕噠,學妹愣了一下。

  藤丸立香下意識解釋道:“雷恩,他不是敵人…”

  “是不是敵人之后再說,讓他自己解釋!”

  福爾摩斯不慌不忙,從衣兜里掏出一只煙斗點燃:

  “別誤會,兵之主宰,我沒有惡意,為查明人理燒卻的真相而來,目標也是阿特拉斯院,

  因為這里的機關,陷阱和人偶太多,想省點力氣搭個順風車。”

  “是嗎?那我倒是有點好奇了,你從第四特異點跑到了第六特異點,又是搭誰的順風車?”雷恩面無表情的問道。

  跨越特異點可不是容易的事。

  目前也就冒充魔術王的蓋總,還有梅林,王哈桑寥寥幾個人做到了,不是獸就是冠位。

  面前這個老福是Caster職階,雖然實力不錯,但他顯然沒有冠位術階資格。

  像小莫曾在第四特異點出現過,但第六特異點的小莫根本不認識藤丸立香和瑪修,顯然是重新召喚過了。

  那老福憑什么能保留記憶?

  還能跨越特異點追查人理燒卻的真相?他連御主都沒有…

  “這不重要,我不是你們的敵人。”福爾摩斯舒服的吐出一口煙霧,撇開話題。

  一般人這個時候可能就給個面子,就不追問了,但雷恩是二般人。

  他很沒眼色的,緊抓住老福的尾巴追問:

  “你說不是敵人就不是了?無御主、無單獨行動技能跨特異點查案,真是好本領。

  不如你教教我搭順風車的本領唄。”

  “閣下懷疑我?”老福抽著煙斗,一臉淡定。

  “懷疑談不生,但你說巧不巧,第四特異點的魔術王所羅門就有跨時空和特異點傳送的本領,莫非你搭的是魔術王的順風車?”

  “說起魔術王,閣下這副尊榮,還有喜怒無常的兇惡模樣,倒是和他如出一轍呢。

  簡直像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你說巧不巧?”

  福爾摩斯舒服的吐出一口煙霧,表情淡定態度卻很強硬,言語暗藏鋒芒。

  “嗯?”

  雷恩歪著腦袋,給了屠龍英雄一個眼色。

  齊格魯德瞬間拔出魔劍格拉姆,一抹冰藍寒光照亮了整個通道,他閃電般沖了過去,把劍架在了大偵探的脖子上!

  至于嗎?

  大家都是文明人,怎么能一言不合就動手。

  雷恩就像一個大惡人,瞪著一雙死魚眼威脅道:

  “老實點,站著別動!

  給你一個重新組織語言的機會,好好想一想,搭的是誰的順風車,走的是哪條道。”

  老福看著身前齊格魯德那張面無表情的死人臉,又瞄了一眼脖頸上那柄寒氣逼人的劍刃,乖乖地舉起了雙手。

  他實力不弱,但考慮一下雙方的武力值對比…

  還是算了。

  就算瑪修和藤丸立香站在他這一邊,三藏師徒中立,也敵不過兵主,還有明顯和兵主一條心的齊格魯德、魔境女王。

  “那個,福爾摩斯他…”

  瑪修似乎想打圓場緩解氣氛,斯卡哈輕輕拉了一下她的手,打斷了少女的話。

  藤丸立香,三藏,俵藤太見狀都沉默不語。

  以他們這段時間對雷恩的了解,他并不是那種喜歡咄咄逼人的人,除非發現了什么。

  而福爾摩斯,確實有點可疑…

  “關于怎么抵達的,不方便透露…但我真的沒有惡意,我是福爾摩斯,不是莫里亞蒂。”

  刀斧加身,老福的言語有所緩和。

  他還搬出死對頭莫里亞蒂教授,“提醒”大家,他是一位正義的大偵探。

  然并卵,他還是啥消息也沒透露…

  雷恩惡狠狠的說道:

  “誰問你有沒有惡意了?答非所問,老實交代,你怎么到的第六特異點?!”

  言罷,他又給了齊格魯德一個眼色。

  屠龍英雄臉色冷酷,將架在福爾摩斯脖頸上的魔劍的劍刃一轉,一縷寒光晃的他起了雞皮疙瘩:

  “別岔開話題,我Master問你話呢!”

  這對主從,是他見過最頑固、最沒有紳士風度的家伙。

  “華夏有句古話,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我現在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

  福爾摩斯的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微微搖頭。

  脖子的搖動幅度都不敢太大,會被劍刃割傷。

  “呵呵。”

  雷恩冷笑一聲,走到老福面前,伸手摸了一從他腰腹裝置上延伸出來的淡金色枝椏和鏡面。

  “西格森先生,你這是在提醒我,你去過中國西藏嗎?與藏傳佛教有關的東西…”

  聽到西格森這個稱呼,原本即使刀斧加身也面不改色的老福瞳孔微微收縮了一下。

  只有一瞬間,沒被任何人察覺,除了雷恩。

  “破妄之眼嗎?真是可怕的能力,閣下如果去當偵探,可能我就要失業了。”

  看著兵主那雙奇特的銀色瞳孔,福爾摩斯神色凝重。

  好可怕的魔眼,打破所有界限,解析世間萬物的本質,幾乎快觸及根源的眼眸…

  “你的見識也不賴。”雷恩表情淡然。

  福爾摩斯的技能,天賦的見識,等級:A。

  說明:能發現事物本質的能力。敏銳的觀察力不會放過任何情報。雖然與千里眼的原理截然不同,但能做到與千里眼預知未來幾乎等同的預測。

  這項能力只比EX千里眼差一點,又有部分全知全能之星的效果,非常強大。

  雷恩表情平靜:

  “記起來了,福爾摩斯先生,你自己怎么到的第六特點?”

  “記起來了,我通過靈子轉移來的。”

  “以什么方式實現的靈子轉移?”

  “…抱歉,這是我個人的秘密,無可奉告。”福爾摩斯臉色冷漠,直視著他。

  他的眼神十分銳利,毫無畏懼,隱隱流露出一種──他已經做好了被殺的準備的感覺。

  ‘硬骨頭…’

  雷恩眉頭微皺,擺了擺手,他并不是真想動手。

  齊格魯德見狀,拿開了一直架在老福脖頸上的那柄屠龍魔劍,退到一邊。

  “這就對了,文明人不能輕易動粗。”

  老福十分淡定的整理了一下衣領,一副啥事都沒發生過,風淡云輕的模樣。

  但現場的氣氛依然緊張,詭異…俵藤太和三藏還好,不明所以,藤丸立香和瑪修都是一臉震驚。

  他們聽到了什么,靈子轉移?

  這怎么可能?

  從迦勒底來到特異點修復人理,他們就是通過筐體進行靈子轉移,這項技術十分高端。

  就算借助迦勒底的一系列設備,要進行靈子轉移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風險很高。

  當初雷夫教授就是在迦勒底進行靈子轉移去特異點F時,用炸藥炸筐體,差點把團滅了包括A組在內的四十多位御主。

  那福爾摩斯是怎么掌握這技術的?

  “諸位,相比我個人的小秘密,還是揭露人理燒卻的真相更重要…請大家對夏洛克·福爾摩斯這個名字有點信任。

  相信我,我不會讓自己的名字蒙羞。”

  福爾摩斯臉上帶著淡然的微笑,不急不緩的說道。

  “嗯,我相信福爾摩斯先生。”

  瑪修壓下疑惑,莞爾一笑,藤丸立香也點頭示意。

  “那靠你了,后世著名的大偵探。”俵藤太敷衍了一句。

  他覺得兵主的態度沒毛病,這人確實可疑。

  雷恩都懶得敷衍:“福爾摩斯是你,但你是不是只是福爾摩斯,那可就兩說了。”

  這家伙的身上揉雜了很多概念,是不是人類都難說。

  “閣下對我敵意的這么大嗎?”福爾摩斯笑瞇瞇的說道,“誰沒點秘密?不如你解釋一下自己的來歷如何?

  兵之主宰,不被人類史記錄,一位徘徊于時空長河的幽靈,來歷未知,身份未知,目的未知…不是更加可疑嗎?

  我有預感,關于你的來歷,這件事的真相一定十分驚人。”

  禮尚往來,大偵探反手就潑了一盆臟水回去。

  “嗯?”

  雷恩歪著脖子,輕哼了一聲。

  齊格魯德二話不說,寒光一閃,就把魔劍重新架在了老福脖頸處,鋒利的劍刃貼在了他皮膚上,“注意你的言辭,福爾摩斯先生。”

  Shit,你怎么不讓他注意一下言辭?

  一言不合就暴擊脅迫,這群莽夫,真是氣死他了…

  “別這樣嘛,有話好說,既然大家目標一致那就一起出發唄。”

  三藏小姐趕緊和稀泥。

  好說歹說,可算把這一茬揭過了。

  眾人這才繼續出發,算上老福,隊伍又擴大了。

  隆隆~

  沒走多遠,地面顫抖起來,通道內又沖出了一群護衛。

  重甲騎士,老虎,烏鴉,狼…各種各樣具有金屬外殼的煉金傀儡一起沖了過來!

  雷恩指間無數金色粒子閃耀著,手指瞄準。

  轟!!

  一發耀眼的金色鐳射劃破虛空,擊穿了一排傀儡的身體!

  它們頓時動作一滯,身軀中出現一個邊緣燒的通紅的窟窿,渾身冒著電火花撲倒在地。

  俵藤太拉開弓弦,龍神的加護讓箭頭染上了一層魔力寒光。

  砰砰砰!

  流光似的箭矢瘋狂掃準地擊中了這些煉金傀儡的能量核心,例無虛發,每一箭都炸出了一朵的火焰紅蓮!

  就算有漏網之魚,也會被瑪修一盾拍飛。

  阿特拉斯院的防守還算嚴密,這些各式各樣的煉金傀儡對普通人類魔術師來說,非常難纏。

  但面對擁有遠超人類極限實力的英靈,沒什么作用了。

  當然,這是建立在這里早已經人去樓空了,所有機關和傀儡都是自動索敵的情況下。

  否則,內部的煉金術師們拿出幾件高級武器或禮裝迎擊,就是英靈來了都會吃不了兜著走。

  同為魔術協會三大組織,有些平行世界就連倫敦時鐘塔都團滅了,但彷徨海和阿特拉斯院依然安然無恙。

  誰是弟弟,誰外強中干,在危機之中一看便知。

  不過這個特異點情況有點詭異,埃及領土是拉二用圣杯召喚來的,附帶一座阿特拉斯院,但里面似乎是空的。

  眾人一路拆除諸多魔術陷阱,并且擊毀了大量煉金術師的人造傀儡,輕描淡寫的突破了阿特拉斯院看似嚴密的防守。

  很快,眼前豁然開然。

  穿過通道,光明的世界出現了,天空中蔚藍澄澈,陽光明媚,還飄著一朵朵形狀各異的白云…景色讓人十分愜意。

  “好神奇。”

  學妹眼前一亮,左顧右盼。

  “鬼斧神工,地下居然有這等景色。”俵藤太撓了撓頭。

  “都是假的啦,笨蛋徒弟,這是煉金術師們制造的虛構天空。”三藏小姐看的眼神發亮,嘴上裝模作樣的訓斥道。

  虛構的天空下是一座小城市,花園、綠地、馬路、水池、大樓…一切應有盡有,可惜一片寂靜,沒有一絲人氣。

  眾人看了一會兒后,進入城市,向中央一座露天的環狀建筑而去,內部可見三座露出頂端的聳立方尖碑。

  “看來里面真沒一個人。”

  用破妄之眼掃描了一遍,走在后面的雷恩眉頭一皺。

  都到了核心區域,還是空無一人。

  福爾摩斯放慢腳步,和他并肩,眼神深邃:

  “僅僅不到二十三秒鐘,就完成了對一座城市所有生命氣息的掃描,以及精準鑒別,你的破妄之眼未免過于強大了。”

  “可就是這樣一雙眼睛,也看不出你的虛實。”雷恩眼神古井無波,“你是歷史上真實存在的人物,還是虛構呢?”

  前面的咕噠瑪修等人聽到這話,都悄悄豎起了耳朵。

  “我是柯南·道爾中的人物,只是還混雜了一些后世的概念。”

  福爾摩斯一手扶著淡金色的煙斗,緩緩吐出一圈煙霧。

  “是嗎?

  可你在1891年曾和海倫娜見面,時鐘塔留有記錄,海倫娜是歷史上真實存在的人物,這個記錄和你存在的形式不符。

  既然她真實存在,當年,你必然也是一個真實存在的人物。”

  雷恩眼神凌厲了起來,銀眸仿佛一抹銳利的刀刃寒光。

  老福的瞳孔不易察覺的收縮了一下,表情依然平靜:

  “我個人的來歷,這很重要嗎?”

  他似乎不愿談這個話題,但雷恩沒有放過他的意思:

  “重要的是事件本身,福爾摩斯,你聽過弗拉德三世嗎?”

  “那位羅馬尼亞大公?穿刺公?”

  “是的,他用木樁釘死了上萬人,后來這件駭人聽聞的事漸漸讓他演變成了吸血鬼伯爵德古拉的形象,甚至作為從者降臨后,他擁有了可以變身為吸血鬼的寶具──鮮血的傳承。

  然而,歷史上他作為一位虔誠的基督教徒,和吸血鬼一毛錢關系都沒有。”

  “你的意思是?”老福瞇起了眼睛。

  雷恩聲音漠然:“弗拉德三世被后世的傳說影響了,他本人作為從者被召喚時,還混雜了吸血鬼的形象。”

  “這和我有什么關系?”

  “假設歷史上原本有福爾摩斯這個人,那又是什么讓他基本上變成了后世人們認知中,柯南·道爾筆下的一個虛構人物呢?”

  “即便傳聞再歪曲,傳說,故事,等也只會為真實人物附加概念,例如弗拉德三世。

  至少沒人會說歷史上他原本就是一個吸血鬼。”

  雷恩的眼神非常可怕:“那你呢?假如時鐘塔的記錄無誤,你竟然從一個真實人物變成了虛構的,假的…覆蓋了真的。”

  這段話他刻意壓低了聲音,前方眾人沒怎么聽清。

  “也許我在歷史上的存在感太低,被后世的傳說徹底覆蓋了。”

  老福不動聲色的回答道,他還眼神示意──別說了。

  雷恩一笑,摟住福爾摩斯的肩膀:

  “好,暫時不說這個,你知道嗎,我的千里眼很高級,但卻看不到你的過去。”

  “我之前一直在第四特異點活動,可能有干擾。”老福想推開他,可惜對方手掌如鷹爪一樣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肩膀。

  “這是借口,我完全可以看到藤丸立香的過去,反而看不到他身邊的一些人怎么死的。”

  雷恩眼神深邃,聲音腔調很怪,有些字稍微一遠,就聽的含糊不清了。

  “你知道嗎?假如,有個…(普通)人在第一特異點被惡龍法夫納咬死了,特異點修復之后,他大概就是被野獸咬死了。

  因為正常的歷史中,英法百年戰爭時期不會出現惡龍咬人事件,否則對人們來說就太不科(學)了。”

  “你…”

  福爾摩斯終于微微色變,眼中閃過一絲陰霾。

  雷恩貼著他的耳朵,背對眾人,眼神非常恐怖:

  “發生了什么,這么強的干擾,假的都覆蓋了(真)的,某種高級遮掩手段?被大佬屏蔽了?

  或者是某種干擾,是人為因素,還是世界之力的修…剪定事…人理再…你似乎逃過了修…成了…唯一幸存者…靈基不穩…需要再平衡…”

  “住口!”

  福爾摩斯眼神凌厲,突然低喝了一聲。

  他手指驟然發力,咯嘣一聲響,一下將雷恩推到了街道墻壁上,力量之大震的墻壁都抖了一下,灑下一片灰塵!

  近戰法師,恐怖如斯。

  藤丸立香:“…”

  瑪修:“…”

  其余人:“…”

  怎么了,怎么還動起手來了。

  藤丸立香眼皮狂跳,瑪修也是,他們隱約間感覺到,剛剛那兩人談了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涉及到了許多重大謎團。

  三藏,俵藤太,齊格魯德他們或多或少也意識到了。

  可是,沒聽清,該死!

  兩個垃圾謎語人,遮遮掩掩的,你妹啊。

  別說俵藤太他們,就連藤丸立香都忍不住想罵人了…

  老福根本不管眾人的反應,一只手抓住雷恩的衣領,用文明杖上的尖刺頂住他的脖頸,壓低聲音,含糊不清的道:

  “你特么瘋了,別說這個,(暫時)別說,還不到(時候),事情一件一件辦。”

  雷恩:“…”

  好家伙,一個Caster氣的直接掄拳頭了。

  不愧是近戰法師。

  巴流術,等級:B。

  學會了極為適合實戰的東洋武術,夏洛克·福爾摩斯除了使用這個技能與拳擊組合而成的打擊術以外,還很擅長防御反擊與投擲技。

  只要條件符合,甚至能作為寶具真名解放級的絕技來使用…

  現在是不適合說這個。

  雷恩拍掉老福的手,整理了一下皺巴巴的領口,輕哼一聲:

  “老子的內襯三千美刀一件呢,以后注意點。

  最后問一句,你站哪邊?當然,你完全可以說謊。”

  “哪邊都不站!”

  福爾摩斯冷哼一聲,退后幾步,抽了幾口煙草平復心情。

  他沒想到破妄之眼這么恐怖,居然比全知全能之星和一般的EX級千里眼還強悍,抹的這么干凈都能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而憑借一些蛛絲馬跡就能還原到這種地步,兵主這個人也遠比他想的要老謀深算。

  兵主的猜測不全對,但也十分接近真相了…

  哪邊都不站?

  雷恩大師臉上不禁露出一縷異色,然后嘿嘿一笑:

  “怪不得,看來下一次,你就是Ru…(Ruler,裁定者)了。”

  “說完了嗎?”老福眼神不善,冷冷地的盯著他,“現在是不是該談一談,你又是什么東西,來自哪個鬼地方了?”

  雷恩干笑一聲:“…”

  嘖嘖,大偵探被惹毛了。

  “你知道偵探最討厭什么嗎?

  不是犯人離奇詭異的作案手法,不是一份完美的不在場證明,也不是犯罪動機缺失或推理邏輯自相矛盾,而是──

  犯人跑到一個很遠地方,突然殺了不相關的人,他沒有處理痕跡,而是直接用一噸炸藥把場地炸上了天,然后瀟灑跑回家。

  誰都知道這是故意殺人,但你特么就是查不到是誰。

  沒有來龍去脈,沒有邏輯關系…只剩一地狼藉,犯人也早跑了,而你就是這種所有偵探最討厭的家伙,攪局者!!

  老福此時完全沒了紳士風度,破口大罵。

  很少有人可以把他徹底激怒,就連死對頭莫里亞蒂教授都沒做到過,但雷恩做到了。

  “消消氣,消消氣。”

  雷恩點了一根雪茄,遞給了他,“來伙計,抽抽這KingofDenmark(丹麥國王)雪茄,5000美刀一根呢。”

  “哼!”

  福爾摩斯放下手中的煙斗,手指夾住這根天價雪茄狠狠抽了一口,上下打量著他:

  “你的衣服上,夾雜著些許死氣,呈略有起伏的線狀,像是劍刃所留,還是殘破的大劍…

  被那位山之翁教育了吧?呵呵,攪屎棍,活該!

  現在局勢已經夠亂了,你這個不知道從哪冒出的混蛋還跑來攪局!Shit!!”

  雷恩:“…”

  哎呦,大偵探開始反擊了。

  槽點太多,他都不知道怎么反駁。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