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四十四章光之舟,哼,雜修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調戲完女王還能和她正常打招呼,讓眾人嘖嘖稱奇。

  作戰會議開始,說是商量,實際上很多事情昨晚就已經討論好了,只差拍板。

  因此半個小時后一切塵埃落定,分工明確。

  1.藤丸立香,瑪修,貝狄威爾三人立刻出發去西部崎嶇的山區接應騎士王(四呆)。

  2.咒腕集結散入群山中的山之民,由百貌哈桑作為聯系人,將山之民和埃及一方的戰士與斯芬克斯軍團合流整編。

  3.阿拉什和達芬奇鎮守東之村,大英雄繼續打獵兼保衛村莊安全,奸商則嘗試她腦子那些另類的種田新點子。

  最后,也是最危險的任務。

  雷恩,齊格魯德,斯卡哈三人去襲擊圣都卡美洛外那個已經變成了龍潭虎穴的哨所城寨,救出俵藤太和靜謐哈桑。

  “啪!就這樣吧,具體的細節安排由各個小組的成員自己討論完善,開始行動!”

  達·芬奇伸手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宣告會議結束。

  這里可不興什么形式主義和官僚作風。

  從者們辦事雷厲風行,以至于很多人手中的早餐面包都還沒吃完,會議就結束了。

  效率之高能讓很多國家的政府機構為之汗顏。

  大陽從遠方群山之巔爬了起來,毒辣的陽光鋪天蓋地的傾瀉而下,紫外線貪婪地吞噬了初晨那陣短暫的清涼。

  失去生機的大地開始漸漸升溫,不多時就會變得酷暑難耐,讓人汗流浹背。

  這就瀕臨毀滅的世界,第六特異點的現狀。

  “出發了,Master。”

  陽光照得瑪修的小臉紅通通的,她一只手拿著盾牌,身上掛著幾個小水袋。

  “嗯。”

  藤丸立香往臉上擦好了Assassin友情提供的防曬霜,又戴上一頂草帽,太陽鏡,最后撐起了一把遮陽傘。

  要說誰在這個特異點最受罪,當然就是他這個御主了。

  好在兵主這個哆啦A夢的寶庫里什么幾乎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有,輕而易舉地湊出了一套防曬裝備,讓他好受了很多。

  “拜托你了。”

  雷恩將一塊上面雕刻幾枚符文,淡金色卵石狀的半透明晶石遞給了小貝,解釋道,“用這個大致探測到她的位置。”

  “你之前為什么不去接應王呢?聽說你擁有征服王的神威車輪,以那寶具超高的機動性很容易趕過去吧。”

  圓桌騎士貝狄威爾接過那塊晶石,表情有點疑惑。

  當初迦勒底要觀察特異點的情況,否則以牛車400公里每小時的時速幾個小時就能從埃及領土抵達到圣都卡美洛了。

  “我去她會生氣的,除非是那種沒有一絲回轉余地的絕境,否則我去就是不行。”

  雷恩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迦勒底的人去接應,她會接受,但他不可以。

  事實上除了一開始是他主導外,四呆基本適應了主世界環境后,就拒絕他提供任何日常生活之外的幫助了。

  騎士王格外獨立,即使是朝夕相處的親人也不會輕易依賴。

  相比他跑來第六特異點幫助她,她也許更希望自己解決問題后,跑去冬木市幫他打贏第五次圣杯戰爭吧…

  嗯,呆毛就是這么頑固。

  決定重新開始,不列顛王者踏上拯救國度的旅途之后愈發如此,她那種刻苦學習修煉的干勁讓他都一陣頭皮發麻。

  若是不努力點,怕是很快就會被她反超吧。

  “雖然不明白具體發生了什么,但看到其他世界的王依然斗志昂揚,我很高興。”

  小貝感嘆了一聲。

  那位王能以人的姿態,以自己的本心放下包袱重新開始。

  真是太好了,他衷心地祝福她,他也要努力糾正自己的錯誤才行,讓獅子王可以解脫。

  雷恩點了點頭,提醒道:

  “你們要小心,雖然那批魔神柱和魔怪已經被她殺得差不多了,但不排除對方有援軍。”

  他可還記得出現在世界里側的那批魔神柱。

  “要說危險,你的任務才更危險,小心點,祝你武運昌隆。”

  騎士貝狄威爾背起一袋水和干糧,握了握自己的銀之臂義肢,沉聲提醒道。

  “放心,我有女王為伴。”雷恩一笑,瞥了一眼身后那道美麗的倩影,“這種極品的女人沒享受過,死了就太不值了。”

  小貝:“…”

  不知為何,感覺這人和蘭斯洛特一個德性。

  旁邊,注視著即將出發的一行人,達·芬奇微笑著問道:“瑪修,立香,沒了萬能的我同行,你們幾個沒問題吧?”

  “放心吧,達芬奇醬。”

  “我會保護前輩的!”

  藤丸立香,瑪修笑著向她揮了揮手,然后兩人和背起行囊的小貝在一位熟悉地形的山之民向導的帶領下,直奔群山西面。

  風輕云淡,陽光將他們幾個的影子拉的很長。

  目送他們背著升起的太陽離開,雷恩對一臉唏噓之色的大碧池笑道:

  “放心吧,他們兩個早就成長為獨當一面的優秀主從了,再說了,前面五個特異點也沒你同行啊,人家不照樣通關了?”

  達芬奇:“…”

  Shit,這人會不會說話啊。

  那時我雖然站在迦勒底的管控室,但背后對瑪修他們精神上的支持你知道嗎?

  達芬奇倒也不是很擔心,她只是有點感嘆:

  “你不懂,看到他們茁壯的成長,我既自豪,又有種老母雞孵出的小雞仔跑了的失落。”

  雷恩:“…”

  會不會說話,這是什么糟糕的形容。

  不多時,咒腕哈桑也帶著一隊山之民戰士離開。

  召集人手,和埃及一方的斯芬克斯軍團整編,這種事百貌哈桑一個人可忙不過來。

  至于阿拉什,回來草草吃了個早餐后又跑去打獵了。

  全村最忙的男人,不是在打獵,就是在去打獵的路上,死在他手上的魔獸可繞東之村五圈。

  隨著眾人的離去,咒腕的居所,那個原本還很熱鬧的平胚屋旁漸漸冷清了起來。

  屠龍英雄齊格魯德在后院練劍,劍氣呼嘯,凜然的殺氣就是在客廳都能感受到。

  今晚就襲擊圓桌的哨所,他說這樣可以保持巔峰狀態。

  雷恩沒去打擾他,以他宗師的境界也不需要刻意恢復狀態,他跑到了后山。

  別問為什么,因為后山有妹子。

  腰間的柔順青絲在風中飛揚,斯卡哈翹著那雙包裹著黑絲的大長腿,坐在一塊青石上,

  她臉龐那白皙如雪的細膩肌膚在明媚的陽光下泛著誘人光澤,那對紅寶石似的瞳孔望著天際冉冉升起的大日,有點失神。

  “看日出呢,要不要來一杯。”

  雷恩自來熟的坐在她身側,從一扇開啟的空間門內拿出了一瓶紅酒,給她倒了一杯。

  她也沒拒絕,抿了一口紅酒后,紅唇顯得愈發誘人:

  “影之國沒有這樣的景色。

  在上個特異點,我被召喚出來后,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看日出日落,或者在鬧市的人流中發呆…嗯,很愚蠢呢。”

  她的聲音中似乎帶著一絲疲倦,可能早就厭倦了那個被世界遺棄了的冥界吧。

  “額,我體會不了這種心情,不過,也許在影之國投影個小太陽不錯,嗯,有趣。”

  看著表情有點發怔的她,雷恩心情很不錯。

  “還可以種點鮮花,我有個朋友,雖然是個無恥的老騙子,但他種花的本事一流。

  是那種可以讓冥界都開滿鮮花的技術。”

  “那位花之魔術師,梅林嗎?”

  “不不,我并不認識魔術師梅林,我只認識梅莉。”雷恩急忙解釋,不愿讓別人知道他和老騙子竟然是一伙的。

  “呵呵。”

  斯卡哈抿嘴傾城一笑,仿佛一多暗夜悄然綻放的驚艷曇花,讓星月為之失色。

  見他看著她的臉蛋一直發呆,BBA撇過頭去:

  “小鬼,別說的影之國是你的地盤一樣。”

  “這誰知道呢,也許未來就是了,余還欠缺一個王者的身份,影之國的暗夜君王聽起來就很不錯,上檔次,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也要陸續補齊才行。”

  雷恩笑容滿面,一邊品位著杯中紅酒甘甜清爽的滋味,一邊欣賞著身邊俏佳人的美麗。

  即使這個心底的夢想還隔著一座太平洋甚至太陽系那么遙遠,但這不妨礙他暢想。

  人沒點追求和咸魚有什么區別。

  ‘影之國的君王?小鬼真敢說…’

  聽到他的話,斯卡哈黛眉一挑,想發作但想想還是算了。

  他想說就讓他說幾句好了,反正也不會真能占到她的便宜。

  “說吧,襲擊哨所的作戰計劃你不是已經和齊格魯德定好了嗎,現在來找我干嘛?”

  “就不能單純的找美女聊天天嗎?你知道的,男人有時就是這么無聊的生物…”

  雷恩隨口敷衍道。

  不過看到她有點不耐煩的眼神,他輕咳幾聲,放下酒杯:

  “嗯,那個,我想和你學點東西。”

  這個回答明顯出乎了她的預料。

  美眸微微睜大,或許是提到了和教導弟子相關的事,BBA眼中閃過一縷驚人的神采。

  她凝視著他那年輕英俊的臉龐,似乎頗為意動,不很快又輕輕嘆息一聲:

  “你來晚了,我等境界相差仿佛,我的道路也未必就適合你…抱歉,以現在你的實力我已經教不了你什么了。”

  有點遺憾。

  他的潛力無疑十分驚人,甚至超過庫丘林一截。

  可惜他太強了,她雖然是弒神者,但他也是弒神級別的武藝,沒辦法教他什么了。

  “不是學槍術,而是學點技能。”雷恩糾正道。

  BBA最強的是弒神級別的槍術,除非是在床上,否則他的槍術遠不是她的對手。

  不過他是主修刀劍,不是他吹,在這方面月世界的英靈中已經沒人可以當他老師了。

  但技能還是可以蹭一點的,BBA的“魔境的智慧”可以把自身會的固有技能傳給其他人,這也是和皇帝特權最大的不同。

  “皇帝特權”只能自己用,而無法傳授給別人。

  論教弟子,整個月世界,恐怕就只有希臘神話中的馬老師(喀戎)能比斯卡哈強一點了。

  雷恩還活著,學到了的固有技能就永久學到了。

  對他而言BBA不止是漂亮而已,也是一個值得深入探索的寶藏,不管是她美妙的身子還是技能,他都很想要。

  就像當初若沒有金先生“友情相助”,無限武裝可沒這么快成型。

  當然這樣一來,也暴露了某人目的不純。

  “我拒絕,你做不了我的弟子,我沒興趣教外人什么東西!”

  斯卡哈臉色冷淡的拒絕了。

  還以為他真是來陪她喝酒解悶,原來只是想蹭技能。

  “我也不算外人吧,就當教你老公嘍。”

  雷恩下意識脫口而出。

  下一秒,殺氣破九霄。

  他閃電般后撤,一柄猩紅魔槍如血色閃電般險險地擦著他的身軀瞬間將腳下的大地粉碎!

  長槍震起的氣浪咆哮滾動著,無數碎石飛濺向四方!

  這一槍是含怒的一擊,幾乎蘊含了她最巔峰的殺意。

  ‘搞什么,想謀殺親夫嗎?’

  躲過這弒神一槍,雷恩驚出了一點冷汗。

  之前他不也說了影之國國王,也沒見她這么大反應啊。

  BBA俏臉上一抹暈紅迅速消逝,拿槍尖指著他:

  “再敢亂說一句,今天必殺你!”

  她千里眼偶然看到的未來片段中,恰好就包括了男女上床的畫面,女人一般在床上喊自己男人什么?不就是老公…

  剛好捅到了某人最羞憤的地方,哪怕千年女王也忍受不了了。

  那并不是簡單的歡愛而是調教,這完全擊碎了她以往的高傲,不去提還好,一提…

  特別是由“當事人男主角”提起…心態瞬間爆炸。

  “抱歉。”

  面對目光欲擇人而噬的斯卡哈,雷恩大師自然是碰了一鼻子的灰,趕緊道歉。

  “滾!!”

  但她的情緒依然變得十分暴躁,根本無法溝通。

  雷恩只好灰溜溜地離開了。

  想蹭一下“騎乘”、“避矢之加護”、“重擺陣勢”,“弒神”等固有技能的想法自然也落空了。

  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踩雷了。

  影之國國王都可以,為什么老公就不行了?

  就算后者更加直接露骨,但也不至于氣成那副似乎想要殺人滅口的可怕模樣。

  雷恩情商不低也不算特別高,一臉郁悶地回到了屋內,將心思放在了打造一件新甲胄上。

  至于今天的事,暫時記在小本本上。

  以后有機會他非要讓她叫老公,還要大聲不停地叫不可…

  之后,整個白天他都沒看到BBA。

  等到夕陽西下,遠方的蒼穹下,滾滾云霞染紅了半邊天,她才從山里慢慢走了回來。

  曼妙的身影在黃昏下拉得很長,她手持魔槍迦耶伯格,上面沾染著的縷縷鮮血讓槍桿更加猩紅刺目,煞氣驚人。

  斯卡哈俏臉上冷若冰霜,看都沒看門口那位正在掄著拳頭、砸一塊鋼鐵材料的兵主一眼。

  將魔槍插在腳邊,她雙手抱胸,那窈窕修長的身體遠遠地杵在屋前一株樹下。

  雷恩看的不明所以。

  這點小事也能氣一天,她不是一向心態挺淡然的嗎?

  也不知道她白天是去做了什么,身上有那么重的血腥味和煞氣,幾乎猶如實質。

  直到阿拉什拖著一大堆獵物滿載而歸,才揭曉答案。

  大英雄一回來就把他拉到角落里,小聲說道:

  “雷恩,你是不是惹毛那位女王了?

  今天她在群山中瘋狂殺了一天,周圍的野獸和魔獸全部遭了殃…打獵不成,后來我干脆就跟在她身后撿獵物了。

  看到她似乎心情不太好,我也沒上去問究竟發生了什么…”

  聽到大英雄的話,雷恩瞥了杵在一旁宛如一尊女殺神的斯卡哈一眼,不禁打了個冷顫。

  這幾天,不如還是少去惹她好了…

  “沒事,她只是想在大戰前找找狀態。”

  雷恩敷衍了幾句,打發走了一臉八卦之色的大英雄。

  手邊一扇藍色漩渦狀空間門開啟,他擦了一下額頭不存在的冷汗,將半件騎士甲胄的粗胚放入了無限武裝內。

  高級甲胄還是早點弄出來防身為妙,否則他都有點擔心自己活不過幾天了。

  可惜甲胄的藍本數目還太少了,那些關鍵性的結構,材質和概念幻想等原料依然不足。

  望了一眼天邊漸漸落下的斜陽,他清了清嗓子:

  “時間差不多了,出發!”

  站在前面的斯卡哈深吸一口氣,拔出猩紅的魔槍,大大方方的走到了他身邊。

  此時她身上的煞氣完全內斂了,表情平淡很看不出喜怒,仿佛又恢復成了那種古井無波的狀態。

  ‘終于正常了…’

  這也讓雷恩松了一口氣。

  這時齊格魯德從后院走了出來,看了一眼站在得很近,卻似乎隔著楚河漢界般涇渭分明的雷恩和斯卡哈兩人。

  ‘發生了什么?’

  他嘴巴微張,最后卻沒說什么,只覺得情況有點不對勁。

  “出來吧,光之舟!”

  雷恩向這位屠龍英雄點了點頭,咧嘴一笑,然后啪的一聲打了個響指。

  數十米的虛空頓時泛起了漣漪,他的頭頂上方,一扇巨大而閃耀的空間門敞開擴大,濤濤光海之中,那傳說中的幻想之舟從里面緩緩飛了出來。

  這是天翔的王之御座。

  雙翼如鳥類翅膀散發著翠綠光輝,它那流暢優美的機身更是讓人贊嘆不已,是由珍貴的黃金與祖母綠寶石打造的、可自由翱翔于天空的光輝之“舟”!

  古印度敘事詩《羅摩衍那》、以及《摩訶婆羅多》中都記載的飛行工具──維摩那。

  “天啊,那…那是什么?”

  “真主在上,這是天神的住所嗎?”

  東之村的村民都被這外觀華麗、輝煌大氣的光輝之舟給驚呆了,發出陣陣驚呼。

  “這可真是究極的座駕了,怪不得你說不用提前趕路。”

  屠龍英雄齊格魯德見了維摩那,都忍不住一嘆。

  “請上車,‘雷恩航空’為你服務,我是艦長。”

  雷恩絲毫不掩飾頗為得瑟的表情,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

  四戰時,金先生被他借助大圣杯的力量后投影出的海量贗品武器打的漸漸處于下風,本想拿出這個來換取一些空間優勢。

  可惜這維摩那才剛駛出王之財寶,就被他毫不留情地用一發咖喱棒給打爆了。

  如今倒是便宜他了。

  “沒想到,我有能乘坐維摩那的一天。”

  齊格魯德感嘆著,也不客氣,一躍跳上了這座光之舟。

  維摩那輝煌大氣的外觀也讓斯卡哈眸中閃過一絲異彩。

  雷恩特意走到她身前,微笑著,以騎士之禮做了一個非常標準的,邀請淑女的動作:

  “這座駕可還配得上你的身份?

  我的就是你的,不必客氣,我最愛最美麗的女王啊,請。”

  影之國女王的眼神閃爍了一下,對于這個騷話不斷的活寶,她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以前可沒有人敢這么肆無忌憚,不斷來瘋狂撩撥她,以至于她也不免有些不知所措。

  “哼。”

  輕哼一聲,斯卡哈微微撇過臉去。

  她腳底那雙紫黑色的戰靴一踏,秀發飛揚舞動間曼妙身姿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曲線,人穩穩地落在了維摩那上。

  可能她自己當局著迷,沒察覺到她不經意間喜歡把自己最美麗迷人的一面顯露出來。

  ‘她比摩根其實好不少,至少不是那種喜歡玩弄人心的奸詐魔女,某種程度上來說還挺適合當老婆的,就是太要強了。

  不強勢擊敗她的本體一次,恐怕永遠都上不了她的床。’

  知道她已經不生悶氣了,雷恩大師嘴角露出一縷會心的笑容,亦乘上了自己的座駕。

  轟!!

  光之舟雙翼一展,如巨鷹一般,那尊貴無比的黃金色機身在空中翱翔著劃過了一條十分優美的弧度,極速駛向了遠方!

  僅僅十秒鐘不到,那群聚集起來看熱鬧的村民就看不到維摩那巨大華麗的機身了。

  速度太快了,比大帝的神威車輪強不少。

  經由以水銀為燃料的太陽水晶,產生用來驅動光之舟的太陽能,維摩那甚至能無視物理法則進行高速飛行!

  它還具備強大的攻擊力,不是空架子。

  咻──!

  蒼穹之上光之舟一路風馳電掣,在黃昏的夕光中似一抹淡金色的流光般劃破天空。

  雷恩身披一件精美的銀色甲胄,翹著二郎腿坐在中央的王座上,他一只手托著下巴,另一只手晃著一杯紅酒。

  這姿勢,和金閃閃對陣狂蘭時如出一撤。

  端坐于千米高空,俯視蒼茫大地,雷恩也不由得豪情萬丈。

  大丈夫,當乘此車蓋!

  “本次航空演習,特別感謝熱心市民金先生獨家贊助!”

  他咧嘴一笑,說著旁邊斯卡哈和齊格魯德聽不太懂的話,痛飲了一杯紅酒。

  還句話真心實意,若是沒有當年熱心市民金先生的友情贊助,就沒有今天兵主的威風。

  呆毛王和英雄王,是被雷恩大師剽竊的最狠的兩個人,幾乎底褲都被扒干凈了。

  (金閃閃:我艸&&&#¥£Ψ…[警告:英雄王因為言語過激被管理員踢出群聊。])

  不提某位意氣風發的冠位Faker,齊格魯德和斯卡哈也是有點心神震撼的。

  灰白色頭發在呼嘯的風中舞動,屠龍英雄冰藍的眸子望著身下迅速倒退的群山,悠然一嘆:

  “如此風景,我生前也未曾感受過,這就是兵主的神威嗎?單打獨斗誰是對手?”

  斯卡哈沒說話,美眸中異彩連連,她享受著這種俯視大地,隨意瀏覽萬千景象的暢快。

  也許是維摩那太高調了。

  很快,正前方的天空中,聚集了一群黑影。

  那是一群渾身長著青色的鱗甲,爪趾如飛禽,尾巴呈蛇狀的雙足飛龍。

  寒光一閃,齊格魯德拔出配劍,斯卡哈也握住了魔槍,眼神變得凌厲了起來。

  只是還未等飛龍逼近和兩人出手,王座上的雷恩冷哼了一聲:

  “哼,雜修,誰允許你們攔路的?!”

  下一秒,無限武裝啟動,從那上百道藍色漩渦狀空間門中,迅速延伸出了刀槍劍戟,斧鉞棍錘等各種晶瑩磨亮的寶具。

  轟──!

  轟鳴聲震撼大氣,一件件武器宛如極速的流星雨一般瘋狂掃射向了那群雙足飛龍!

  噗噗!

  身軀被無情的利刃貫穿、撕裂,數十頭飛龍瞬間鮮血飛灑長空!連綿的爆炸閃光中,它們哀嚎著一一墜地!

  幾輪掃射,那些雙足飛龍頃刻之間就被屠戮一空。

  輕描淡寫間,敵人就灰飛煙滅。

  不要錢的亂丟寶具掃射,強大無比的火力讓魔境女王和屠龍英雄都一陣默然。

  特別是兵主身上的魔力都不見一絲減弱。

  可見這種掃射對他來說就是平A,基本都不消耗什么魔力,就火力而言恐怕就真只有吉爾伽美什能相提并論了。

  “女王陛下,能否過來這邊一下,有些事想問你。”

  隨手清理了那群掉礙眼的雜魚,雷恩放下了手指,上方近百道空間門迅速關閉。

  “我去前面看看情況。”

  齊格魯德很有眼色,光之舟很大,他向前方舟首的位置走去,把空間留給了這兩人。

  斯卡哈一怔,向這邊走了幾步,語氣淡淡的說道:“說吧,有什么事?”

  “能否把你身高,體重,年…咳,還有三維數據說一下。”

  雷恩不介意她刻意疏離的態度,微笑著問道。

  “問這些做什么?你不知道這樣很沒禮貌嗎?”

  BBA眉頭一皺,臉色有點冷淡,她并不想向他透露這些對女人而言比較私密的事情。

  “之前不是說了,為了提升實力,我有一件高級甲胄要給你,尺寸需要微調一下。”

  雷恩抿了一口紅酒,笑容溫和的說道。

  “這…”

  BBA臉上遲疑了一下,欲言又止,眨了眨眼睛似乎在糾結,“那就算了吧,我不需…”

  “讓你說你就說,又不會少塊肉,反正我早晚都會知道!”雷恩不耐煩的說道。

  斯卡哈咬了咬自己的紅唇,猶豫一下后,才輕聲說道,“身高168cm,體重…55kg,三維865584cm。”

  說完她就后悔了。

  感覺受了欺騙,這一下他不就什么數據尺寸都知道了…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