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四十一章影之國的BBA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大地漸漸蘇醒,

  一絲晨光打破了夜的寂靜。

  熾熱的心在跳動…”

  東之村,某棟平房的后院中,雷恩哼著歌在后院鋪著青磚的空地中刻畫魔法陣。

  天空褪去了漆黑的濃妝,一抹魚肚白從遠方的群山上渲染擴大,大日顯露出一截火紅的弧度,無聲宣告著初晨的熱情。

  不能向遠坂父女學習,寶石溶液太敗家,雷恩選擇用水銀為材料描繪魔法陣。

  反正為Servant提供魔力的是圣杯,魔法陣并不重要。

  他參加過冬木市的兩次圣杯戰爭,盡管是作為英靈,但這種召喚英靈的儀式再熟悉不過了,輕車熟路一刻鐘就搞定了魔法陣。

  達·芬奇,咒腕哈桑這兩位Servant在一旁圍觀。

  或者說他們兩個昨晚就沒休息,一直在和雷恩討論生產糧食的辦法,已經有了一點眉目。

  至于阿拉什,大清早跑去打獵了,大英雄可忙了,畢竟全村人的肉食都由他負責。

  一天不打獵村民就要挨餓,為此他甚至壓下了對新召喚的英靈的好奇。

  “大家早上好。”

  不多時騎士貝狄威爾也醒了,或者說他其實是一個活人,只是其本質被梅林的幻術掩飾的很好,但晚上還需要休憩。

  似乎是聽到了從后窗傳來的歌聲,藤丸立香打了個哈欠從屋內的地毯上爬了起來。

  草草洗漱一番,他和隔壁已經醒來的瑪修跑到了后院。

  “已經開始吟唱儀式嗎?”

  藤丸立香聽著那意義不明的歌聲,一臉懵逼。

  這是最新的召喚詞嗎?

  “不,還沒呢,這似乎是一首中文歌。”

  達芬奇解釋道,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邪門了,這家伙還懂中文?

  雷恩哼著歌,一扇空間門啟動,他取出通體宛如黃金鑄造而成,外壁流光溢彩的“人造圣杯”擺放在了陣眼上。

  同時,他丟了兩件圣遺物上去。

  不同于王姐敢豪放地賭一把運氣,雷恩大師深知自己萬年幸運D,比大狗和迪盧木多那種非酋也強不到哪去。

  不用圣遺物召喚,來的恐怕都是一些雜魚。

  兩件圣遺物,一把造型精美、劍刃寒氣森森的西洋大劍,一桿猩紅如血的長槍。

  “用寶具當圣遺物?”小貝一怔,似乎沒想到這種操作。

  咒腕哈桑的骷髏面具顫動了一下:

  “雖然很少有人這么豪奢,但是,英靈的寶具某種程度上說,是最高級的圣遺物呢…”

  這是對的,區區圣遺物,不過是英靈生前使用過或者有關聯的物品,怎么比得上寶具?

  別忘了愛因茲貝倫家和衛宮士郎是怎么召喚出呆毛王的,不就是劍鞘Avalon嗎?

  “沒錯,有仿制的圣杯,武器庫內還有無數能以假亂真的贗品寶具,理論上這家伙可以召喚出大多數英靈。”

  達·芬奇微笑著說道。

  她目光灼熱地盯著“壕無人性”的Assassin,那眼神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

  咕噠:“…”

  瑪修:“…”

  他們突然有點理解了,為什么一向很淡定的達芬奇醬總是想誆騙Assassin去迦勒底。

  不提兵主的戰斗力,從功能上說,這也是一個犯規的家伙。

  怪不得能和最古之英雄王一樣,號稱至強無敵。

  “那把劍是原罪,作為所有‘選定之劍’的原型和諸多強大的英靈都有關系。

  例如騎士王,齊格蒙特,齊格飛,西格魯德…”

  達·芬奇觀察著那兩件“圣遺物”,又瞥了一下旁邊醫生的投影屏幕,“那把魔槍也有點眼熟,羅曼,分析出什么了嗎?”

  經歷過五六個特異點,迦勒底已經儲存了諸多英靈的資料。

  “迦耶伯格,貪欲之槍,持有者中最有名的是凱爾特神話中的大英雄──庫丘林!”

  對比數據庫,羅曼醫生很快分析出了一些資料。

  上個特異點還和那位強無敵的“狂王”庫丘林打過交道,對比一下辨認出這把槍不難。

  “原來如此,你是想召喚庫丘林,以及齊格飛?”

  達芬奇臉上露出了然的笑容,賣關子又如何,還不是被萬能的天才猜出來了。

  “好吧,什么都不瞞不過你們。”

  雷恩擺放好兩件寶具級圣遺物,聳聳肩站了起來。

  沒錯,他就是想召喚這兩人。

  魔槍基本指定了大狗,這個特異點已經有了兩個阿爾托莉雅,原罪大概率會召喚出齊格飛。

  至于為什么不召喚赫拉克勒斯,小太陽和阿周那這些更強大的破格英靈?

  因為沒有他們幾個的寶具,B叔的十二試煉看過了也復制不了,迦爾納的弒神槍和日輪甲武器庫內暫時也沒有。

  金閃閃是在加班,恩奇都大概率不會回應人類的召喚…

  因此雷恩能想到最適合的戰友就是大狗和齊格飛了。

  聽話還能打,除了幸運低啥都好。

  雷恩大師幾步退到了魔法陣外,覺得自己已經勝券在握了,不禁咧嘴一笑:

  “來吧,飛叔和狗哥!為我獲取勝利吧!”

  顯然,他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齊格飛:對不起對不起…來不了。

  大狗:謝特,你倒是動作快點啊。

  摩根某種程度上說,也算誤打誤撞搶了人。

  她的兩個要求。

  第一,向所有英靈懇求幫助…本意只是客氣一下,總不能說召喚打手和門下走狗吧。

  但你一說求助,飛叔肯定不會拒絕啊。

  第二,忠誠,聽話,本意只是不想要刺頭和反骨仔。

  但迪盧木多的執念是為主君盡忠,大狗則很聽話…

  王姐還指定了要“三騎士”職階,召喚出他們幾個非酋的概率當真不低。

  可以說那種陣容完全在情理之中。

  不過這就陰差陽錯間,把另一邊的名額全給占了…

  即使是EX千里眼也不是萬能的,雷恩顯然不知道昨晚圣都發生了什么,自信滿滿的開始念咒:

  “宣告!

  汝之身軀居吾麾下,吾之命運寄汝劍上。

  若愿從圣杯之召喚,遵此意,順此理,則應之。

  于此立誓。

  吾乃成就常世一切善行之人,

  吾乃弘布常世一切邪惡之人。

  汝為三大言靈纏身之七天,

  自抑止之輪而來,天秤的守護者啊!”

  隨著召喚咒語的一節節完成,地上的人造圣杯和水銀魔法陣釋放出璀璨奪目的光輝。

  涌動的魔力如狂風編織凝結著,奇跡形成了。

  燁燁神光中,以概念幻想為軀,超越了時空界限,抵達了非人領域的英雄降臨了!

  青絲飛揚,一道身姿曼妙婀娜,有著驚心動魄S曲線的美人率先登場。

  美人可謂風華絕代,英姿颯爽,一瞬間就奪走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雷恩更是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了老色批似的目光。

  這是個身上用紫色半透明絲質緊身衣包裹著的曼妙女性,性感的皮甲間伴以細小的金色飾品,紫紅色的長發猶如瀑布般隨意垂下,直到柔韌的纖腰。

  一雙妖艷而深邃的酒紅色瞳孔,只是直視著她那雙瞳孔,都不由得都讓人沉浸在她眼眸的漩渦之中,不可自拔。

  她的臉蛋極其精致和富有魅力,五官如同被雕刻出來的藝術品一般充滿了和諧美。

  手中則握著一桿猩紅色的魔槍,其上散發出濃重的不詳氣息,仿佛纏繞著無數極重的詛咒一般,象征著死亡和暗影,一眼就能讓人看出這把槍的不凡。

  “是影之國…女王。”

  瑪修眨了眨眼水汪汪的眼睛,小臉上頗為意外。

  沒錯,這就是那位傳說中曾經殺死過數不清的神靈、人類和亡靈,凱爾特神話中多位英雄的導師,支配著死亡魔境的影之國女王──斯卡哈。

  影之國的女王,紫發老太婆…咳,紫發美少女冰山臉上露出一抹清冷的微笑:

  “瑪修,藤丸立香,好久不見。”

  她和其他英靈不同,能保留記憶,對于第五特異點發生的事依然一清二楚。

  不像這個世界的圓桌騎士小莫,雖然也在曾第四特異點一起冒險,但她根本不認識咕噠了。

  “好久不見,影之國女王!”×2

  藤丸立香和學妹露出意外和驚喜之色。

  上個特異點偶然一遇,不曾想,這次竟然又在第六特異點相逢了,而且她似乎還清晰地記得他們。

  ‘毫無疑問,這是個頂級戰斗力…’

  貝狄威爾和咒腕哈桑對視一眼,也是頗為驚訝。

  雖然不知為何來的不是庫丘林,但這個女人貌似更猛啊。

  ‘竟然是BBA。’

  雷恩大師有種中了大獎的感覺,略顯灼熱和侵略性的視線停留在斯卡哈的身上。

  堪稱魔鬼身材,透過那紫色絲質緊身衣可以看到飽滿的胸,纖細不可一握般的柔韌腰肢,以及沒有一絲贅肉性感圓潤的大長腿,整體給人以極致的完美感。

  和普通美人不一樣,毫無疑問,這是一具將每一寸肌肉都鍛煉到極致的完美肉體。

  一如,在主世界被稱為女性武神的凱莎…

  全身充滿了誘惑異性的要素,但斯卡哈偏偏周身卻環繞著猶如女王般高傲的氣場,讓人不由自主升起想要征服她的野心的同時,又忍不住望而卻步。

  如果能夠征服這樣的女人,那一定是種極致的享受。

  ‘這女人,在床上的滋味一定很棒…咳咳。’

  雷恩微微吸了口氣,冷莖一下,但腦子里還是不可避免冒出了這個大不敬的想法。

  不能怪他,BBA很容易讓他聯想到自己的女人凱莎。

  不是說她們外貌和性格有多相似,而是特質。

  鍛煉到極致韌性十足的完美肉體,以及那種武斗派頂尖強者的宗師氣度,女王姿態…

  雷恩把她摁倒在地啪了的想法,遠比對摩根,獅子王,R姐她們時要強烈得多。

  不過──

  微笑著和兩個熟人打過招呼后,斯卡哈自然把目光轉移到了自己的Master,那個風衣男上:

  “我由影之國前來,名為斯卡哈,我稱你為御…嗯?!”

  似乎察覺到了什么,影之國的女王瞇起了那雙紅寶石似的漂亮瞳孔,死死地盯著雷恩。

  視線灼熱,侵略性很強?

  這個她早就習慣了,不喜歡也不討厭。

  所謂的英雄豪杰,哪個不風流?

  別的不說,她教的那些徒弟中,十個里面有九個這么看她,還有一個是基佬…

  習慣了,男人的通病。

  但他的氣息卻非同凡響。

  明明這個黑發男人站在最前面,存在感卻最低。

  連那個戴著白色骷髏面具,阿薩辛的哈桑都比這個風衣男更惹人注目,連她都忽略了一下。

  雖然有被故人吸引了注意力的緣故,但這也很不可思議了。

  這不是光靠Assassin的職階技能“氣息遮斷”就能做到的。

  還有站位,風衣男身材纖瘦,但在她的眼中卻充滿了爆發性的力量,站姿很隨意,卻仿佛隨時可以暴起發難。

  宗師氣勢,含而不發。

  最重要的是那雙眼睛。

  在與她對視的時候也寸步不讓,就那么毫無畏懼的直視著她,目光侵略性強,卻依然深邃如深淵,并不沉淪于欲望,仿佛眼前站著的不是什么影之國的女王,而是路邊偶遇的美人。

  美人,我很喜歡,但卻不會沉淪。

  ‘頂級戰士,弒神武藝,抱歉,忍不住了…’

  斯卡哈心中升起明悟,而后,一種嗜血般的沖動再也遏制不住。

  轟!!

  毫無征兆,她手中的魔槍化為一抹猩紅閃電直刺雷恩的心臟要害,威勢之強,讓空氣發出了雷鳴般的音爆之聲!

  不用懷疑,面對這一擊鐵人都會像豆腐一樣被捅穿。

  ‘魂之刃·血斬’

  氣息交感之下,雷恩想也不想,腳底一抬勾起了地上的原罪,揮手就是一斬!

  這一式沒有凝聚全身精氣神于一點的“破曉”那么剛猛無敵摧枯拉朽,但勝在不用蓄勢。

  鏘──!!

  劍刃槍尖相撞迸射出炫目火星,讓空氣發出如同金戈鐵馬般的巨大咆哮!

  狂亂的氣流讓雷恩頭頂黑發舞動,亦掀起了對面影之國女王的三千青絲。

  刀劍相交,仿佛有電光交織,男人宛如星空的眸子和女人那血紅灼熱的瞳孔對視。

  兩道沸騰如火的氣勢彼此傾軋,碰撞!

  “呃!”

  雷恩低喝一聲,手腕青筋直跳,接觸的刃口摩擦出了火星,他一劍蕩開了嗜血的魔槍!

  隨之而來的就是磅礴殺氣直沖云霄!

  面對長槍突刺假如能反應過來,最好的辦法就打偏其鋒芒,然后欺身發出致命一擊。

  一寸長一寸強,同理,一寸近一寸危。

  對Lancer而言,前者指武器優勢,后者指敵人距離。

  雷恩趁機一個踏步前沖,殺戮萬靈淬煉出的恐怖刀意隨之爆發,手中釋放出血光的魔劍狠狠斬向了斯卡哈的脖頸!

  “破曉”煌烈一劍,一般的槍兵此刻縱然能及時回防,他也可以讓他付出血的代價。

  而面對這蠻不講理的磅礴刀勢,影之國女王的嘴角浮現出一抹冰冷的微笑。

  手中魔槍宛如蛇一般靈活變向,橫槍回擋沒有一絲勉強。

  魔劍重重砍在了殷紅的搶桿上,竟然發出迫擊炮一樣的巨響,那驚人的蠻力甚至讓劍刃把那桿魔槍都壓彎成了弧形!

  斯卡哈嬌軀在巨力壓迫下一彎,穿著紫黑色戰靴雙腿也陷入了開裂的青磚中。

  正常情況下,只要雷恩再次猛攻,就能壓制對手。

  當初五戰狗哥就是這么被打得節節敗退。

  然而──

  斯卡哈的眸中仿佛升起了火焰,借助魔槍被壓彎后自然伸直那一個間隙,彎曲緊繃的軀體如彈簧一樣伸直!

  兩者秒到毫顛的結合竟然形成了一股不小作用力巧妙回擊。

  她雙臂用力一抬,震退了雷恩。

  這讓他不得不后撤以穩住下盤,繼續出劍的動作不免一滯。

  在他略感意外的目光中,斯卡哈手掌一滑順勢握住了魔槍中段,電光火石間迅速一槍刺出。

  唰唰!

  剎那間一槍化為了漫天槍影,如同一道道恐怖的血色閃電一樣要將他扎成篩子!

  ‘臥槽!還可以這樣…’

  雷恩瞳孔一縮,這與其說是槍捅,不如說是劍法。

  因為沒有拉開足夠的距離,顯然是無法正常使用長槍全力穿刺,所以BBA抓中間以槍代劍。

  聽起來似乎很簡單,但假如不是同時精通槍技和劍術只會弄巧成拙,接下來就是被他破開招式,一劍砍死的命。

  不過女王的劍術卻是格外犀利。

  鏘鏘鏘!

  雷恩來不及思考破綻,劍光狂舞,魔劍劍刃和刺向他腦袋和脖頸的血紅槍芒連續碰撞!

  每一次交擊,都會震起氣浪,迸射出炫目的火花。

  縱然格擋有點倉促,但女王的攻擊依然被他滴水不漏的擋下,那爐火純青的強悍劍術讓她眸光閃爍了一下。

  ‘厲害!’

  BBA得勢不饒人,反打一套不成,就欲再次發動攻勢。

  突然,毫無征兆,她脖子瞬間向左一晃!

  一抹鬼魅般的劍光乍現,以刁鉆的角度避開她下意識格擋的槍刃,擦著她脖頸處的雪白肌膚而過,只差毫厘!

  剛剛她要是反應慢了一點點,或克制不住繼續進攻的欲望,頃刻間就會人頭落地。

  ‘好狠毒的招式。’

  想到驚險精妙之處,斯卡哈的目光更加熾熱了。

  ‘可惜…’

  “鬼切”一擊不中,雷恩嘆息一聲。

  陰間手段沒有奏效。

  這個女人太警覺了,或者是從無數的殺戮和戰斗中培養出來的驚人感知或經驗。

  這下雙方一輪精彩驚險的交手、算計全部落空。

  按理來說,接下來應該拉開距離,或者重擺陣勢。

  斯卡哈也是這么想的,正想后撤,那個風衣男卻做了一個讓她有點驚愕的動作。

  氣浪震動,雷恩右手一劍刺空后,左手瞬間握緊,一記兇狠的破顏拳打向了她門面!

  從這也能看出,某人雖然很色,但辣手摧花起來也非常狠──不是我的女人不心疼。

  BBA確實覺得意外,在她眼中,劍術卓絕堪稱大劍豪、劍圣的男子,突然掄起了拳頭。

  正常劍豪絕對不會這樣,這是敗類行徑。

  然而,即使這樣斯卡哈也以驚人速度反應過來。

  她空出的左手如毒蛇吐信一般,瞬間就“咬”住了打向她臉蛋的拳頭,死死掐住!

  不講武德的打法她見得多了,她自己都會。

  斯卡哈用力一拉,用上古希臘式搏擊術“潘克拉辛”中的摔跤技巧,就想將他狠狠摔出去。

  與此同時雷恩腳底冷不丁一掃,踢在她腳底再用力一絆!

  這一下雙方都完全失去了平衡,雷恩被拉得直接撲進了對面斯卡哈的懷里!

  雙方身體猛地一撞震起氣浪,糾纏著摔倒在了一起。

  兩人在后院的青磚上一起翻滾了幾下。

  早有預謀的雷恩順勢引導節奏,停轉后壓在影之國女王的身上,閃電般將寒氣逼人的魔劍架在了她雪白的脖頸上。

  不過他并沒有贏。

  一抹血色懸浮在了右眼處,BBA右手抓著槍頭對準了他的右眼窩,敢動一下那銳利的槍尖就會刺穿他的腦袋。

  “啊,兩位前輩,你們…”

  這時,瑪修才小聲驚呼道。

  這一輪交手非常快,前后加起來不到十秒鐘。

  雖然看到兩人打起來了,但很多人都沒怎么看清具體交手了幾次,其中又蘊含了多少次驚心動魄的博弈、較量。

  加上是突然出手,也來不及制止。

  “沒關系,瑪修,他們只是切磋。”

  藤丸立香解釋道,然后松了口氣,這陣眼花繚亂交手讓他下意識屏住了呼吸。

  “看起來,這可不像是切磋…”小貝咽了口唾沫。

  “嗯。”

  咒腕哈桑頗為認可的點了點頭。

  這兩人武藝高強,技巧爐火純青,他看不太懂具體情況。

  不過雖然沒動用寶具作戰,但他們都是奔著殺死對方而出招的──這一點咒腕能確定。

  假如剛剛有人沒接下對方的招式,那就是一具尸體…

  真打起來誰也收不住手,這也是上個特異點李大師為什么要把和斯卡哈之間的比試放到最后的原因──那時誰死了也不影響什么了。

  “喂,女人,把槍放下。”

  雷恩壓在斯卡哈柔韌的嬌軀上,可以感受到她魔鬼般身材曲線,當真無比美妙。

  注視著身下他那張美麗的臉蛋,神秘幽邃的香味也鉆入了口鼻中,他不免有點氣血浮動。

  這誰把持的住啊?

  換作平時雷恩不介意好好享受美人的福利。

  可那把碰到了他眼睫毛的猩紅槍尖,仿佛隨時會刺進他腦袋,委實影響心情。

  “為什么不是你先把劍放下?”

  即使人用被一柄魔劍架著脖頸,能感受劍刃上傳來的森寒之氣,斯卡哈依然面不改色。

  高傲如女王的姿態,幾乎從骨子里散發出來。

  殊不知這讓某人更加想上她,畢竟凱莎也是這種女人。

  ‘嘿嘿,熟悉的女王姿態…’

  雷恩臉上露出一抹會心的笑容,俯視著她:

  “那行,我不介意壓在你身上,這曼妙身材和水靈的皮膚可太棒了,我猜很多男人心中都想這么做,讓你在身下做回小女人。”

  后院一片寂靜,這話讓小貝,咒腕哈桑,達芬奇,學妹和咕噠他們都驚呆了。

  膽大包天,這是挑釁還是調戲?

  愣了一下,影之國女王性感的嘴角翹起一絲弧度。

  她手掌微微一動,那猩紅的槍尖甚至貼到了雷恩的眼皮上,讓他瞳孔下意識收縮:

  “我猜很多女人也想把這個,嗯,插進你的腦子里攪拌一下。

  那槍尖讓雷恩的眼皮顫動了一下。

  影之國女王的嘴角微微上揚,那張顛倒眾生的美麗臉蛋浮現出一抹驚心動魄的笑容:

  “男人們精蟲上腦很容易治的,只需要用這個槍往他們身上能縮能伸的槍上用力捅一下,隨著一聲慘叫,一切就索然無味了。”

  雷恩:“…”

  BBA,原來這么兇殘,不愧是千年妖精。

  怪不得大狗當年沒能爬上她的床,降不住啊。

  不過他雷恩大師也不是第一次遇見這種千年女神或妖精了。

  他把劍刃貼在她雪白的脖子上,嘿嘿一笑:

  “那太遺憾了,雖然活著的更爽,但趁熱來一發也不是不行,我恰好有讓從者死后還能暫時維持形體的技術呢。”

  斯卡哈:“…”

  誰怕誰啊?

  他雷恩大師睡過主世界的女武神,鎮壓過摩根這個千年妖精魔女,火拼過千年圣槍女神,不至于來了一個BBA就鎮不住場子了。

  影之國女王不屑一笑:

  “你可以試試,短小無力的Assassin。”

  雷恩哼了一聲:“你也可以試試,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的女Lancer。”

  眾人:“…”

  這是搞什么?

  不是該停手,然后商業互吹一波[你很強,哪里哪里,閣下也名不虛傳]之類的嗎?

  就在雷恩和影之國女王較勁,互不相讓時,一個男人的聲音從魔法陣上傳了過來。

  “嗯,打擾了,就沒人歡迎我一下嗎?”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