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三十二章突圍,偷塔失敗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裝逼的最高境界,就是亮瞎吃瓜群眾們的鈦合金狗眼。

  那些歌手,演員再怎么賣弄,也不過在舞臺上多加幾盞燈光而已。

  但高文不一樣,他頭頂著太陽,這璀璨的光芒足以讓好萊塢的燈光師都失業。

  “好閃耀的姿態。”

  “是高文啊,雖然是異邦的騎士,但這份光輝不會作假。”

  “有救了,我們有救了…”

  被自帶出場特效的高文所震撼,難民們瞻仰著“太陽騎士”的威儀,議論紛紛。

  這個出場,可以說逼格完全拉滿。

  雷恩眼睛一瞇,眸中銀芒閃爍,萬物的界限被打破,隱藏的真實顯露。

  眼前的騎士如同一顆人形太陽,渾身散發著璀璨不可逼視光輝,威勢無雙。

  特別是他手中的那柄星之圣劍,聚集著如恒星裂變似的灼熱之炎,光是凝視著就讓人有種血肉將被高溫融化的感覺!

  強大,煊赫,足以震懾一切宵小。

  ‘有點意思,是個值得一戰的好手。’

  雷恩輕輕點頭,對太陽騎士的實力表示高度認可。

  不提加拉哈德,身負圣者的數字,處于“三倍狀態”的高文毫無疑問是最強的圓桌騎士!

  雖然經常有人打臉,說蘭斯洛特曾將高文拖到了日落時分,將他一頓暴捶重創。

  但是他也沒干翻三倍高文不是。

  只能拖到高文的太陽buff消失后,才能反殺。

  現在有獅子王的“不夜”祝福,三倍高文可是全天24小時在線加班,不存在拖死他的可能。

  加上祝福本身自帶的回魔效果…這無疑是個實力接近破格的高手,頂尖強者!

  騎士王確實幾劍就干翻了他,但當時的高文劃水打卡,恐怕是連一半的實力都沒發揮出來,被上級領導秒了再正常不過了。

  雷恩可不能指望他還像上次那么水。

  “…人類已經失去了未來,如今這個狹小的世界也即將毀滅了,唯一的樂園便是圣都卡美洛──純白的不朽王國!

  只要通過這扇大門,進入圣都,就能過上無災無劫的生活…”

  矗立于萬民之前,高文手扶圣劍,慷慨陳詞。

  他描繪的美好生活讓饑寒交迫、衣衫襤褸難民們臉上露出了激動和希翼之色。

  但是他們卻未看到,太陽騎士眼底的那一絲悲哀和憐憫。

  高文壓下心中的一絲不忍,繼續開口道:

  “…非常感謝,想必諸位能來此,也是經歷了一番漫長而艱辛的旅途吧。

  這里就是終點了。

  吾王會接納一切人民,無論是哪個民族哪種信仰都一視同仁,理想的生活就在城門后。

  前提是──能先得到吾王的赦免。”

  騎士將手伸向了城頭,沒人能察覺到他的聲音有一絲顫抖。

  “看那里,有人來了…”

  這群翹首以盼的人們有點激動,順著指引望去。

  一道高挑的人影出現在城頭上。

  她頭戴一頂王冠,裝飾著雪色羽絨的獅子狀白銀面具遮住了容顏,曼妙的身軀上覆蓋著一套精美純白色甲胄。

  沒有高文出場時的異象。

  獅子王只是安靜的矗立在城頭,就仿佛奪去了太陽的光輝,讓萬物失去顏色。

  比任何人都神圣。

  比任何王都威嚴。

  這是神明超越了凡塵的姿態。

  感受到這比城池山岳更加沉重,比星辰大海更加浩瀚的神明氣勢,現場的人們頓時鴉鵲無聲。

  ‘這就是獅子王,完全發育的阿爾托莉雅。’

  雷恩瞇起了眼睛,好大的波…咳。

  她自然外溢的魔力量十分恐怖,完全超越了普通英靈,達到了另一個層次…

  只看了一眼,雷恩大師就知道,這是自己一只手掌握不住的規模,一次性降伏不了。

  “人類的本質是墮落,腐敗的…”

  女神清冷的嗓音在天地間回蕩,宛如拂過冰川大地的一絲寒風,讓人精神一振。

  “不,人類的本質是復讀機。”

  雷恩小聲反駁道,可惜聲音太小,城頭上的女神聽不見。

  白色的披風在寒風中獵獵作響,她黃綠色的眸子如星空般漠然高遠,俯視著眾人:

  “能夠到達止境的人是有限的。

  因此我會在這里進行選拔,選出那些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被玷污,不會墮落,不會為惡所動搖的──永遠無垢的靈魂!”

  “圣拔正式開始!”

  負責主持儀式的高文高聲宣告,城頭上的獅子王舉起手中光輝閃爍的圣槍。

  不是螺旋花紋固態金屬槍,此時圣槍一直處于不受拘束的解放狀態,從外表看來就像一支能量態的金色螺旋光柱。

  ‘果然,不受限制啊。’

  雷恩嘆息了一聲。

  現在唯一限制這支圣槍威力的,就是女神一次性可以駕馭、掌控的魔力量。

  她將能量態的螺旋光之槍高舉,一陣耀眼的金色光芒普照四方,在場絕大部分人身上如同同調般,開始閃爍起金光,雷恩和藤丸立香他們也不例外。

  當然,多數人只是閃了一下就黯淡了。

  只有零星幾個人身上,突然涌出了一道璀璨卻不耀眼的光柱,和圣槍的光隱隱共鳴。

  落選了?

  民眾們有點緊張,開始左顧右盼,發現近千人中竟然就只有三道光柱,這幾率…

  “切,我還以為我這么純潔善良,一定能選上呢,什么破標準。”

  雷恩發現自己身上黯淡無光,顯然被女神判定為了“不可回收垃圾”,不由得罵罵咧咧。

  不止是他,藤丸立香,瑪修,達芬奇也全部落選。

  這就奇怪了。

  咕噠和大碧池不提,連瑪修都落選了。

  她可是繼承了最圣潔無垢,無欲無求甚至被上帝他老人家鐘愛的騎士──加拉哈德的力量!

  這都達不到標準,那獅子王豈不是間接打了上帝的臉…

  雷恩看了一下被選中的三人,一個身材佝僂的老人一個中年大叔,還有一個帶著娃的、姿色不錯的婦女。

  ‘這女人就是咒腕哈桑的青梅竹馬,或前妻?’

  留意了一下那個帶娃的婦女,他收回了目光。

  城頭的獅子王放下圣槍,語氣平淡的對城下的高文命令道:

  “只有三人通過圣拔考驗,高文卿,將他們安全接進來。”

  “明白,吾王。”

  恭敬的向轉身離去的獅子王行禮,再次轉過頭來的高文心中嘆息,眼神逐漸冷了下來。

  “肅正騎士,動手!開始圣罰,王不需要靈魂不凈之人!”

  抱歉,這是王的命令。

  伴隨著高文這句殺氣凜然的話,靜候已久的肅正騎士們動了。

  “噌噌噌…”

  手中的刀劍寒光四溢,身披重甲的騎士們邁著整齊肅殺的步伐,以絞殺陣型從四面八方殺氣騰騰的圍了上來!

  “這是…要做什么?”

  “不,你們不能這樣!”

  “跑,快跑啊!!”

  人們就是再遲鈍也反應過來了,個個驚慌失措。

  藤丸立香在達芬奇的提醒下先一步明白了獅子王的打算,眼見騎士們舉起手中的圣劍砍向面前的難民,他立刻臉色大變的大喊道:“瑪修,撕開防線!”

  “是,御主!”

  按照達·芬奇制定的計劃,學妹答應一聲毫不猶豫地開始沖鋒。

  紫色戰靴在地面踩出道道鞋印,她宛如靈活的兔子一般疾馳到了包圍網的后方。

  嘭嘭!

  瑪修的雙臂用力一砸,盾牌擊打在盔甲刀劍上震起了洶涌的氣浪,幾名肅正騎士在巨力下如炮彈一樣倒飛了出去!

  筋力c打出了筋力a的效果,一盾一個小朋友。

  前面就是圣都,敵人的大本營,要想幫助大家突圍,當然優先撕開后方的防御。

  轟隆!

  與此同時,達芬奇舉起銀色護手,無數白熾閃電在她掌心狂舞著,如同樹木的枝椏分叉一樣向虛空中蔓延閃爍!

  雷霆凝聚成一根根電漿標槍,以閃光般的極速射向了從兩邊包圍過來的肅正騎士。

  “不,別殺我!別…”

  一位女性難民不慎摔倒在地后,雙腿拼命后挪,表情驚恐的看著對她舉起屠刀的騎士。

  那寒氣逼人的刀刃快已經貼到她頭頂。

  電光一閃,肅正騎士動作一滯。

  盔甲上冒出一串串電流火花,一陣強烈的劇痛和麻痹感感襲來,這位肅正騎士下意識低頭一瞥,發現自己的胸膛已經被一發白熾的電漿槍貫穿!

  噗通~

  他高大的身軀僵直著栽倒在地,震起一片灰塵。

  目光鎖定兩側的數十位敵人,達·芬奇靈活操縱著一根根雷光之槍,不斷發起進攻。

  “敵襲,是servant,小心那個女人!”

  當然,畢竟是接近從者的魔偶,也不是所有的肅正騎士都沒反應過來。

  目睹白熱電光在眼前迅速放大,一位肅正騎士立刻一個麻利翻滾,躲過了一道射來的雷光槍。

  可還沒等他松一口氣,下一秒,那根電漿凝聚成標槍瞬間折返,穿透了他的身軀!

  撲通~

  這位騎士跪倒在地,眼中還帶著一絲茫然。

  還有的肅正騎士不斷閃避走位,最后被十幾根電漿槍封死了所有方向,射成了刺猬!

  短短半分鐘,就有七八位肅正騎士倒下了。

  流電護手繼承了無盡之雷的特性,靈活性極高。

  它不如庫丘林的“死翔”威力大,但用來虐菜幾乎無往不利,因為實力弱根本擋不住這種鬼魅般的電光攻擊。

  “我是果然稀世的天才,這么快就掌握了寶具的正確用法。”

  達芬奇臉上笑容燦爛。

  柔順的棕紅長發在風中舞動,揮手間敵人灰飛煙滅,駕馭雷霆的她風采如此動人。

  不過,依然有難民在無情的屠刀下哀嚎著倒下。

  場面很混亂,從各個方位合圍而來的肅正騎士足有上百位,不可能一舉擊潰。

  他們舉起手中的武器殺入人群,無情而冷血,就像殺戮機械,伴隨著慘叫,刀刃切開撕裂血肉的聲音不時響起!

  噗噗!

  每次刀光一閃,都有人尸首分離,殷紅鮮血遍灑大地。

  “不,求你放過我的孩子吧。”

  裹著黑袍的婦女護住自己的孩子,苦苦哀求。

  雖然自己十分幸運的被選中了,但她的孩子卻不被圣都接納,甚至會被無情的殺死,這種選中又有何意義呢?

  “女人,你的身子已經不屬于你了,親人朋友都是需要舍棄的東西,作為理想的靈魂,是沒有人類的自由的。”

  騎士將婦女粗暴的推到了一邊,冷著臉舉起大劍。

  在她驚恐的叫聲中,騎士手中寒氣逼人的利刃就準備朝著茫然呆立在原地的無辜孩子劈下。

  “男人,你的腦袋也不屬于你了,生命和頭顱都是需要舍棄的東西,作為合格的戰士,是沒有人類的命在的。”

  但此時,戲謔的聲音突兀響起,這位肅正騎士只感覺到身后一陣寒意襲來。

  他停止動作轉頭一瞥,對上了一雙幽藍色宛如死神的雙眸,那刺骨的殺意讓他顫栗。

  “嗡!”

  懾人的寒光一閃而逝,一柄鋒利的長劍從他的后頸處擦過,血光中,一顆頭顱頓時高高拋起!

  “快點離開這里。”

  雷恩手持殺人不染血的魔劍,黑袍在風中搖曳。

  “謝…謝謝你,恩人。”

  十分慶幸孩子逃過了一命,婦女露出感激之色。

  她也不敢停留,將被圣槍選中的事情拋到了腦后,立刻抱起自己茫然的孩子往外逃跑。

  “嗯?”

  原本轉身離去的高文眉毛一挑,聽到身后的動靜似乎有點不對勁,止住腳步。

  “是servant嗎?”

  他一眼就注意到了人群中,正在頗為高調的釋放雷霆的達芬奇。

  腳底掀起氣浪,高文戰靴一踏,幾步就閃電般跨越上百米沖刺到了她身前不遠處。

  “啊,這下麻煩了。”

  面對騎士的沖鋒達芬奇瞳孔一縮,抬手幾發熾熱雷槍射出。

  高文手中太陽圣劍燃燒著火焰,凌空一劍將幾發來襲的白熾電漿槍劈的潰散!

  高大的身軀撞破了彌漫的電弧,他宛如戰神一般再次朝她一斬,達芬奇見狀立刻一個狼狽撲倒,一道雪亮的劍芒擦著她的身體撕裂了大地!

  高文正想補上一劍,突然感知到身后極其輕微的雷鳴聲。

  “小把戲。”

  他眉毛一挑,想也沒想反手就是一劍!

  幾發驟然來襲的、由熾熱光雷凝聚成的尖刺全部被太陽圣劍擊中,震散成了電弧火花!

  很顯然剛剛是個不講武德的陰招。

  可惜沒能暗算到身經百戰、感知敏銳的高文。

  “達芬奇醬,你沒事吧?”

  藤丸立香趕緊從一旁跑了過來,將她扶起。

  “我沒事,果不其然,要對付第二圣劍的持有者,太陽下的高文,還是有點勉強啊。”

  達·芬奇拍掉衣服上沾染的塵土,依然面帶微笑。

  旁邊羅曼醫生的影像投射出來,他撓了撓頭:

  “都不用嘗試了好吧,高文在太陽下可是擁有三倍的力量,雖然從assassin那獲得了新寶具,但好歹也考慮一下實力對比啊。”

  “嗯,是來自迦勒底的御主嗎?你叫什么名字?”

  高文看到藤丸立香手上的令咒,以及那道發光屏幕的影像,恍然,然后又皺起眉頭。

  這種情況下碰面,他想起了──[異邦星辰閃耀之時,白亞之盟將被撕裂,王的威光蒙上陰云,神托之塔就此崩解]這個不知何時起在圣都流傳的預言。

  “我是藤丸立香…太陽騎士高文,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看著那些倒在了血泊中的難民,咕噠怒視著騎士。

  “藤丸立香?…世界即將毀滅,這就是獅子王的正義和道路──挑選善良無垢的靈魂,剔除墮落不合格人類…

  當然,既然你們選擇了動手,相當于用行動否定了圣拔的意義,對吾王而言罪不可赦!

  那么,就讓我來對你們施加制裁吧…”

  高文開口解釋,語氣越來越冷漠。

  到最后他舉起手中的太陽圣劍,身上魔力波動陡然暴漲了幾倍,威勢無雙。

  他毫不猶豫提劍踏步沖鋒。

  “雷盾!”

  達·芬奇見狀用手掌對準他,一按,魔力掌心洶涌而出,寶具──流電護手制造出一面翻涌著電漿的雷光盾!

  宛如抽刀斷水般,高文手中的圣劍綻放出日冕似的灼熱光輝,一劍劈開了雷霆交織成的盾牌!

  堅韌的軀體沐浴著溢散的電流,他勇不可擋的沖鋒而至,

  手中圣劍吞吐著雪亮的劍芒,朝咕噠和達芬奇當頭斬下,似乎要一劍將兩人撕碎!

  千鈞一發之際,一道嬌小的身影閃電般疾馳而至。

  高文剛猛的斬擊被一塊盾牌擋下,劍刃劈在裝飾著卡美洛花紋盾上,迸射出無數火星!

  震起的氣浪拂動著騎士的長發,這塊熟悉的盾牌讓他微微一怔──這不就是…

  巨力也使學妹戰靴陷入泥土中,往后滑了幾步。

  騎士高文眼中閃過一絲緬懷,而后臉色又迅速恢復冷漠,“…少女,這塊盾牌對你而言,還太過沉重了點。”

  瑪修不知為何,持盾的手臂一直在不自然的顫抖難以穩住,清純的小臉上露出掙扎之色。

  在騎士面前她似乎顯得有點脆弱。

  藤丸立香和達·芬奇對視一眼,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

  又是一記勢大力沉剛猛劈砍,氣浪席卷四方!

  利刃在盾牌上撞擊出無數火星,高文的圣劍綻放出懾人的劍光,斬擊震的表情掙扎的學妹連人帶盾踉蹌后退。

  “遭了,瑪修此時完全不在狀態,是盾的緣故嗎?”

  達·芬奇蹙眉,護手上電光彌漫,正想釋放雷霆相助。

  就在這時,圣都卡美洛的城門處金色光芒大盛!

  砰砰!

  兩道鬼鬼祟祟人影撞在了一面烙印著盾牌花紋、金光璀璨屏障上,悶響中氣浪翻涌,他們突進的動作頓時一滯!

  城門下的地面也亮起法陣紋路,空間泛起一陣漣漪,這兩人直接被掃地出門。

  很明顯,剛剛有兩個打野想無兵線偷家。

  可惜,貌似被人防了一手。

  高文頓時臉色大變,丟下迦勒底一行人立刻轉身殺回。

  他目光冷冽,注入魔力,太陽圣劍釋放出洶涌的火光,狠狠斬向這兩個膽大包天毛賊!

  “shit,還能這樣!”

  偷家失敗,其中一道鬼魅人影罵罵咧咧。

  但面對太陽騎士的震怒強襲,另一個人有點手忙腳亂,他卻展示出了驚人無比的身手。

  他借助沖擊力,腳底輕輕一踏,就強行扭轉了不穩的身姿,宛如猛虎下山般和從后方殺來的高文撞擊在了一起!

  鏘──!

  太陽圣劍和魔劍利刃激烈碰撞,發出迫擊炮一般的巨大轟鳴!

  無數火花在利刃上飛濺四射,兩人腳下的大地被溢散的劍氣瞬間切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巨大沖擊力讓高文踉蹌飛退,他強行穩住下盤,戰靴在泥土中犁出了兩道痕跡。

  而對方飛退時卻再次一踏,宛如蜻蜓點水般順勢凌空而起,接住了另一名倒飛的同伴。

  “閣下好武藝,只是…為何行那茍且之事?”

  敵人如此高明的卸力借力技巧,驚人無比的身手讓高文都忍不住發出贊嘆。

  對方摘下兜帽,黑色短發飛揚,露出一張在太陽騎士看來有點年輕的面容。

  年輕人身材修長,肌肉勻稱,一對碧藍的眸子深邃如汪洋,手中的利劍劍流轉著強大的魔力光輝,隱隱能和圣劍抗衡。

  “有段時間沒見了,高文卿。”

  持魔劍的正是雷恩了,他對太陽騎士微微一笑。

  這熟稔打招呼方式讓高文一愣,未等他思索此人是誰,他看到了被雷恩接住后放下的另一人。

  兜帽掀開。

  那人露出一張溫潤如玉的臉龐,飄逸的銀色長發隨之垂落,給人既溫柔又堅強的感覺。

  “好久不見,高文卿。”

  銀發騎士身材修長,身披甲胄,他語氣有點緬懷和傷感的對太陽騎士說道。

  “貝狄…威爾卿…”

  高文一怔,眼中帶著濃濃的驚訝。

  并未被獅子王召喚的貝狄威爾,為什么會在這里?

  剛剛那又是怎么回事?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