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第五十七章意外,落幕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意外無處不在。

  今夜注定會很熱鬧,此時此刻,第三方勢力的強勢介入,打斷了雷恩和金閃閃之間的決斗。

  問題來了,這個時候誰敢來礙事?

  是魔術協會,還是圣堂教會?

  不不,他們在這里沒什么勢力,也沒這個膽子。

  警車的汽笛聲十分急促、刺耳,在夜幕下由遠及近,證明來的冬木市警察本部的人。

  什么,區區警察也敢管兩位破格從者之間的廝殺?

  沒錯,他們還真敢管。

  這次警察部門來的人還真不少,一共有八輛警車,三十多位警察,可謂興師動眾。

  “田中警視,那里發生了什么,是瓦斯泄露了嗎?”

  最中央一輛警車副駕駛座上,一位五官端正,年輕帥氣的警佐目瞪口呆的看著車窗外。

  炮火轟鳴聲震耳欲聾,遠方夜幕下,不斷出現奇特的閃光,還有那一顆顆如火紅的小太陽般熊熊燃燒的紅蓮火球正在緩緩下墜…簡直如同末日一般。

  這般景象,讓從警校畢業才1年多的年輕警察不知所措。

  “年輕人,拜托用你那點可憐的腦漿想一想,瓦斯爆炸能炸成這樣?海灣戰爭也不過如此!”

  已經中年謝頂,戴著一副金氣邊框眼鏡的田中警視訓斥道。

  年輕警察脖子一縮,有點委屈,最近太多天然氣泄露的事故了,他才這么想的。

  “那這是發生了什么?是自衛隊在和美軍聯合軍演嗎?”

  “在這里軍演?都不用通知一下?呵呵,鬼知道,也許是天照大神發怒了吧。”

  警察機關的田中警視嘆了口氣,一邊開車,一邊觀看著天邊一團團燃燒墜落的火球。

  巨響,以及地面傳來的震動在車上都能察覺到,讓他那張略顯油膩的臉上充滿了陰霾。

  最近這是怎么了,怪事頻發。

  私立穗群原學園發生瓦斯爆炸,操場被毀。

  柳洞寺外發生山體滑坡,寺內遭雷電災害那些古建筑有所損壞。

  林業部門的人發現,冬木市多處原始森林大面積枯萎,植物動物全部死亡,引發專家恐慌。

  各個醫院出現諸多昏迷的病人,除了虛弱疲倦這個原因,竟然檢查不出任何病癥。

  從業已經二十多年了,田中警視覺得──這些看似毫不相關的事故、意外的內部或許存在某種聯系,一如十年前。

  他想全力搜查,可是上級不知為何,態度十分曖昧,看似在追查,最終卻總是敷衍了事。

  仿佛暗中有一只無形的黑手,在悄悄抹除掉這些痕跡。

  ‘這一次,應該能有所發現吧…’

  隔著半片樹林,望著天邊的火光,田中警視那漆黑的眸子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燒。

  他有種預感,真相可能十分驚人,這是一個天大的秘密。

  然后,他的電話鈴響了。

  “你說什么?讓我們的人不要靠近那里,拉起警戒線,阻止市民過去…最后等軍方來處理?”

  樹林邊緣,八輛警車全部停下,田中警視脖子通紅,拿著手機正在大喊大叫。

  他簡直不敢相信,發生了這種事,上頭竟然只是要求他們封鎖路線,還不必探究。

  “田中,我知道你心中有疑問,但這是上級的命令!”

  田中警視一臉不甘,對同事吼道:

  “命令…命令!好好,那你特么倒是給我解釋一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世界末日,還是外星人入侵地球?!”

  “軍方在這里實驗一種新式武器,出了點意外…但這屬于國家機密,冬木警方無權過問。”沉默了片刻,對面回答道。

  “我要是執意過去呢?”

  “很抱歉,你會被革職處分。”

  田中警視把自己的諾基亞手機狠狠摔在了地上。

  在場的其他警察們眼觀鼻鼻觀心,不敢去看他那張略顯猙獰的臉,剛剛接到電話的可不止是田中,還有一位警部。

  眾人默默拉起了一條警戒線,準備徹底封鎖住這一帶,他們也好奇,但飯碗更重要。

  “田中警視,上頭究竟怎么說的?”之前那位年輕的警佐走了過來,眼神好奇。

  田中點燃了一根香煙,眼神幽暗,面無表情地瞥了他一眼:

  “沒什么,只是美國人在樹林里丟了一顆‘小男孩’而已,慶幸當量夠小,你還能活著。”

  年輕人聞言縮了縮脖子,不敢再問了。

  “喂喂,你們干什么,讓我們過去!”

  “就是就是,這里又不是市區,警方無權封路!”

  后面還跟了不少開著私家車,或騎著摩托車、單車的冬木市民,他們試圖越過這條警戒線,去觀看神跡,外星人,高達,小怪獸…或者光之巨人。

  “讓開,我要變成光!”

  “快滾,我的暴龍獸在那邊,它在噴火!”

  “蠢貨,那是明明是噴火龍!”

  一群整天混跡二次元的年輕人、死肥宅們格外興奮,狂熱,成群結隊地試圖強行越過警戒線,讓警方頭疼不已。

  至于危險,呵呵,被無視了,光天邊那些大場面,就足以讓他們過去一探究竟了。

  別奇怪為什么這么多人來這,因為動靜實在太大了。

  雷恩和金閃閃交手的地方是在冬木教堂附近的山坡下。

  山坡上只有一座古舊的基督教堂和廢棄的墳地,人煙十分稀少,而山坡下有一片樹林區,大約1.5公里外有幾個居民區。

  正常情況下,有樹林這個緩沖,不會驚動市民和警察。

  但是,雷恩和金先生打架的聲勢可謂驚天地泣鬼神。

  就像幾個炮兵師在對轟,外加幾十臺轟炸機在進行地毯式轟炸。

  不僅的巨響和地面震動,寶具在空中炸開形成諸多巨大的熾熱火球,光芒更是照徹四方,相比之下,雅典奧運會開幕的煙火表演都是過家家的水平。

  冬木市的市民是出了名的心大,但他們又不是聾了,瞎了,死了…這么大的動靜都發現不了。

  雷恩和閃閃開打之后,幾乎驚動了附近這一帶數千居民。

  而且隨著時間推移,戰斗愈發激烈,周圍被驚動的人越來越多,其中不少人都從被窩里爬起來,過來一探究竟。

  等圣堂教會的那些人反應過來了,自然要準備封路,由于聯系不上麻婆神父這個監督者,動作稍微慢了一拍。

  轟隆!

  地動山搖,天地變色,熾熱的紅蓮火光沖天而起,當“偽·螺旋劍”爆炸,升起了一朵恐怖的蘑菇云后,那毀天滅地的大場面驚呆了樹林外的數千人。

  “上帝啊,那里發生了什么…”

  田中警視瞠目結舌,哀嚎著說道,香煙從嘴里掉落都不知道。

  “是核彈,是核彈,快跑啊!”

  “外星人,明明是外星人!”

  “可惡,別踩我!”

  市民們騷動起來,多數驚恐不已,也有一臉興奮的,茫然失措的,發泄叫喊的…那些警察已經控制不住局面。

  市民們炸鍋了,踩踏、擁擠、喊叫…現場一片混亂,有點理智的人都在瘋狂逃離,也有少數不怕死人趁亂沖過了警戒線。

  面對那些不怕死沖過去的家伙,一些警察不得不硬著頭皮,坐上警車去攔截他們。

  當然,也許某位警視有意如此,才會讓市民有點“輕易”的趁亂突破了警戒線。

  警車的汽笛聲,人們的叫喊,今晚可謂喧鬧無比,而當這部分人快要接近戰場中央時,自然驚動了雷恩和金閃閃。

  兩人都有十分高級的千里眼,視力驚人,捕捉到了這一幕。

  吉爾伽美什不必多說,他擁有的可是最高位的EX級千里眼,這也是賢王C閃能擁有GrandCaster資格的原因。

  金先生的EX級千里眼甚至可以觀測未來,只是雷恩這個家伙在月世界根本沒有什么未來可言,也不屬于人類史之內,所以才一片模糊,都是馬賽克,

  至于雷恩,他的千里眼技能已經并入了破妄之眼內。

  不過單獨列出來,至少也是A級。

  這個級別的千里眼不僅是視力好,他其實也可以觀測過去未來,只是效果比梅林,閃閃,所羅門他們幾個的要差一些。

  “嘖嘖,看來今天打不成了。”

  銀眸眺望著逐漸逼近的警車,以及那些不怕死的熱心市民,路燈上的雷恩大師嘖嘖稱奇。

  這都敢過來,不愧是民風淳樸的冬木市啊。

  “兩位,告辭,青山綠水,后會有期。”

  鉛筆小說23qb

  雷恩動作瀟灑地輕輕一揮手,撤掉了那堆遮天蔽日的贗品寶具,然后從路燈柱上跳了下來,頭也不回的離去。

  “哼,Archer,你這是想趁機逃跑嗎?”吉爾伽美什冷哼一聲。

  那對猩紅色的血瞳又豎了起來,注視著他修長的背影,語氣顯得十分暴虐。

  雷恩嗤笑一聲,回頭一瞥:

  “呵呵,簡直是笑話,金皮卡,嘴硬并不會讓你變得更強,記住了,是本王準許你逃跑。”

  “那就繼續啊?”閃閃眸光很冷,陰惻惻的說道。

  “我可不想像馬戲團的猴子一樣,被一群普通人圍觀。”

  閃閃沉默了一會兒。

  剛剛處于下風,雖然是有原因的,但這個結果依然讓他備感恥辱,因為他從未想過自己會有一天被別人壓制。

  原本,即使面對歷史上那些最頂級的Servant,他也有自信──只要自己全力以赴,憑借萬能王之財寶能略勝一籌…

  然而就在今天,他真碰到了一個來歷神秘未知,卻同樣毫無疑問到了Servant極限的家伙。

  看著眼前揚長而去的Archer,金閃閃心中有點猶豫,考慮是不是用Ea將他留下。

  高傲如他,迫切想洗刷恥辱,或證明自己最強的地位。

  “哼,我其實也很想直接干掉你,只是這里地方太小,施展不開,就讓柳洞寺,或者找個無人地帶決戰吧。”

  似乎察覺到了金閃閃的不甘,雷恩冷笑了一聲。

  他之所以此刻選擇停戰罷手,并不是因為有警察和市民來了,而是這里施展不開。

  之前看似很激烈,但對他們而言,也只是試探而已。

  再打下去,閃閃必然奮力一博,會拿出原罪,維摩耶,天之鎖,乖離劍等等強大的底牌。

  雷恩并不畏懼,圣劍Excalibur,無毀的湖光,魔刀…他的底牌也數不勝數。

  只是,那種破壞力就…

  參考隔壁更加暴躁的fsf世界,美國雪原市發生了一場圣杯戰爭,恩奇都這個破格從者也被人召喚了,和閃閃相愛相殺。

  他們根本沒在市區動手,而是去了城外的沙漠。

  然后在沙漠中,兩人皇城PK,EX級對界寶具乖離劍對拼EX級對肅正寶具世人啊,冀以鎖系神明,打出一個巨大隕石坑,嚇傻就觀戰的魔術師。

  這要是發生在市區,可想而知會有什么后果。

  無數建筑會倒塌損壞,死亡人數難以計算。

  現在,雷恩不會比恩奇都弱,一旦和金閃閃殺紅了眼,勝負不論,冬木市會死多少市民?

  山坡下這一帶,離居民區才不到2公里。

  要是只會波及幾個無辜路人,雷恩也許不介意,但毀掉一個區域,他還沒這么喪心病狂。

  “那就這樣吧。”

  英雄王聞言眉頭一皺,想了想,關閉了王之財寶。

  他也猜到了對方顧忌什么。

  雖然有用圣杯黑泥洗地的想法,但對他而言,用黑泥是對人類的考驗。

  這和自己動手殺死一堆普通人還是有區別的。

  注視著越來越響的汽笛喧囂聲,金閃閃也招呼麻婆神父離開,還留下一句話:

  “Archer,下次交手,拿出你全部的實力!”

  “哼,這自然不必說,你會看到的。”

  在市民們過來之前,雷恩化作一陣光雨消散。

  金閃閃也帶著麻婆神父消失在一側。

  今晚的戰斗暫時告一段落。

  本就今晚的戰斗就只是一次試探,即使沒有出現意外,也不可能分出勝負。

  “呵呵,金皮卡,下一次你就知道厲害了。”

  雷恩走在回到冬木教堂的路上,他銀色瞳孔中,正倒映著剛剛交手的畫面。

  他微笑著,眸中的畫面一幕幕不斷的回放,推演。

  他的氣息沒有變強,卻越來越深沉。

  鉛筆小說23qb

無線電子書    從巨人開始的無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